<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二二章 修真败类(二)
    “阁下休息了吗?晚辈林兆南求见。”

    房间内陈志宁的眉头皱了起来,暗自嘀咕一声:这家伙跑来做什么?

    他本来想不予理会,但心思动了动,还是一挥手撤去了阵法看到阵法灵光消失,林兆南也就明白陈志宁的意思了,毕恭毕敬的在外面先说了一句:“晚辈叨扰了。”这才轻轻拉开房门。

    林兆南跪的很快,连永大师都心悦诚服的人物,他当然毫不犹豫的跪下了。

    “嘿嘿。”看到陈志宁不是那么友善的神情,林兆南尴尬的笑了两声,然后双手将一张礼单和一枚储物戒指奉上:“冒昧前来拜访,晚辈不好意思空着手来,还请前辈笑纳。”

    陈志宁随手一指:“放那吧。”看也不屑于一看。

    林兆南精心准备的礼物,就这么放下了。他也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知道以阁下的实力很身份,自己认为的珍贵之物,人家未必能看的上眼。

    他放下礼物之后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弓着身子站着。陈志宁没有开口让他坐下,他也不敢随意去坐。

    陈志宁淡淡开口问道:“有什么事情?”

    “这个……”林兆南再一次谄媚的笑了笑:“晚辈实际上是为了小徒而来。”陈志宁不动声色:“哦?”

    “前辈请看。”他说着,张开五指打开了一道光影画面,其中有一名二八年华的美貌少女,身段妖娆青春靓丽,一头翠绿色的长发,鼻梁高挑,皮肤细腻洁白,双眸深蓝如水。

    “这是晚辈的关门弟子,我和她的祖父乃是至交,我们一同入门,一同修行,情同手足。可惜在十年前的一次冒险之中,我的好兄弟为了救我而陨落了。

    他临死之前,让我照顾他的孙女,可是这丫头已经到了婚配的年龄却眼高于顶,谁也看不上,还曾明言,此生只愿嫁给真正的大英雄大豪杰。嘿嘿,不值前辈是否已经有了道侣?”

    还不等陈志宁回答,他就紧跟着说道:“就算是前辈有了道侣,像前辈这种世外高人,真正的绝世人物,做侍妾小徒应该也是愿意的!”

    饶是陈志宁这些年在京师历练,也是嗔目结舌,暗暗道:这老东西,忒不要脸了!

    前倨后恭到了此等地步,实在是陈志宁生平仅见。

    林兆南期待的看着陈志宁,他一点也不担心陈志宁拒绝,他这次来只是要表明一个态度,陈志宁接受了当然最好,不接受的话也明白自己认怂了我都怂成这样了,送徒弟给你睡了,你还好意思计较我之前的冒犯?

    而林兆南也很有信心,觉得这位“阁下”,十有八九是不会拒绝自己的“好意”的。

    在林兆南刚刚开始修行的时候,门中有一位师叔祖对他影响深远。这位师叔祖教会了他两个做修士的道理:第一,面厚心黑。该倨傲的时候,一定要高高在上,该服软的时候,一定要装灰孙子。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对于修士来说,生命漫长,只要保住性命,以后有的是报仇的机会。

    第二,对于不那么熟悉的人来说,想要讨好他两个办法:送钱送女人。这两者通杀天下。

    所以林兆南有很多和他“情同手足”,最后为他而死,然后托他照顾家小的“好兄弟”,也有好几个这样年轻貌美的“关门弟子”。

    他之前就有这一招,成功讨好了一位仅仅是萍水相逢的天境,那一位现在是他最大的靠山,所以周宗麟虽然也有些不喜欢林兆南的势利奸猾,但还是依他为左膀右臂。

    可是让他十分意外的是,陈志宁却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他那名心爱弟子的光影画面,就转过脸去轻轻摇头,淡淡道:“不必了。若没什么别的事情,你就出去吧。”

    林兆南一愣,还想再努力一下:“阁下,小徒十分诚心,不如我让她过来……”

    “不必了。”陈志宁坚决,而后一抬手,林兆南眼前一花,已经被阵法的力量送到了门外,那一扇门缓缓合上。

    “这……”林兆南哑然,他心中一阵低估:“我还不信邪了!”

    修士也是人,在还没有飞升成仙之前,同样有着各种欲望。他这几个小徒弟,自己都垂涎三尺,如果不是另有用处,肯定已经监守自盗了。

    他之前给男修送女人,给女修送面首,还从来没有失败过,偏偏在陈志宁面前碰了钉子。他不觉得陈志宁真是“正人君子”,他觉得是因为这位“隐士高人”是个老怪,年纪太大,见得太多,所以一般的美貌女子已经无法打动他了。

    “莫不成,真得把那个丫头弄出来?”他暗自嘀咕。

    “代价太大了呀……”他只是稍稍一犹豫,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代价大,但是收获和回报也大。这可是和天顶大师比肩的人物!只是这一句话,无论花费多少代价都是值得的,如果巴结上这一位,可比他现在那位天境靠山更加显赫!

    至少有一点林兆南猜对了,小陈少爷显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林兆南的漂亮小徒弟没能打动他,完全是因为贝小芽。

    蓝色双眸,贝小芽可比那个女孩漂亮多了,而且更有气质。在融合了真龙血脉之后,这一点越发明显。

    而且身边两个小丫鬟也还没有吃到口,所以他对林兆南献美的事情,也就不是那么热心了。

    而且林兆南来得的确不是时候,他正想到了一个问题,深深思索的时候,所以也就不太有耐心,三言两语就把他给送出去了。

    这个问题要归功于永大师,虽然永大师没给陈志宁帮上什么忙,还从陈志宁这里受到了启发,未来机关术再次突破已成定局。但陈志宁在对他讲述的过程中,也等于将一些问题重新思考了一遍。

    俗话说温故而知新,陈志宁在这个过程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能不能将机关术和阵盾、阵基结合起来?

    阵盾、阵基严格来说也是法宝,机关术和法宝结合起来并无问题。

    送走了林兆南,他就继续钻研起这个问题来。

    但是有被林兆南无耻献美的行为撩拨得有些心浮气躁,于是一咬牙遁入天南一角,厚起脸皮来,爬上了冰霜小侍女贝小芽的床,从身后搂住了正在睡觉的女孩。

    贝小芽迷迷糊糊的,嗅到了身后少爷的气息,于是很安心的往少爷怀里缩了缩,睡的更香甜了。

    陈志宁被她缩的这两下,摩擦的有些不太美妙,毕竟是气血方刚的时候,而他又是绝境大修,气血无比旺盛。

    他狠狠咬了咬牙,壮起了色胆,一只魔爪从小姑娘的衣领里伸了进去……

    饱满,圆润,弹滑,一只手都握不下。

    陈志宁感觉更糟糕了,睡梦中的小女孩似乎被什么硬邦邦的东西顶的很不习惯,又哼哼一声,扭动了几下娇躯。

    陈志宁感觉自己已经忍耐不住了,这真是折磨!

    ……

    蔡琳睡得迷迷糊糊,被一阵动静吵醒了。

    她来往外一瞧,贝小芽住的树洞内,冰霜与火焰交织,蓝色和红色宛如两道美丽的彩霞,地面微微震动,她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小脸羞红,微微有些失落,咬了咬嘴唇钻回了被窝,像一只鸵鸟一样将自己的脑袋盖了起来,不去听那些羞人的声音。

    她知道少爷在欺负小芽妹妹,但为什么,她心里也非常希望,少爷欺负自己呢?

    ……

    林兆南从陈志宁那里被赶出来,回到自己房间后,立刻找出来一张附近的海图,在这张海图上,标注了一颗醒目的红点。

    红点并不是大红色,而是一种暧昧的桃红。

    他检查了一下目前战舰所在位置:“明天应该就到了……”

    ……

    这一夜,战舰遭遇了七次凶兽的袭击,但都不是高阶凶兽,下面的修士们出战就应付过去了,几位绝境大修休息充足。

    第二天清晨,林兆南就找到了大副:“路过清歌岛的时候稍微慢一点,老夫要去办点事情。”

    大副皱了皱眉头,但还是点头同意了:“知道了。”

    林兆南走后,大副身边一名老水手不满道:“他还要去捕猎海灵女?”

    大副叹了口气:“咱们管不了,惹恼了他咱们也得遭殃。人家的靠山,可是一位天境!”

    “唉。”老水手轻轻一叹。

    ……

    四百年前,有一艘从惊涛河口开出来的修真战舰,在冥海杀域中遭遇了巨大危险,船上所有的修士和水手苦战到了最后,虽然杀死了凶兽,但也全军覆没。

    这艘战舰飘进了一片迷雾之后,后来船上重伤昏迷的一名修士,被神秘的救醒了。他诅咒发誓,不会将迷雾中清歌岛的秘密传出去,这才被放了回来。

    这名修士一定程度上保守住了秘密,她只告诉了有限的几位好友:如果在冥海之中遇到危险,恰好在附近的话,可以进入那片迷雾之中寻求庇护。

    而后的事情,也就不出意料的变坏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15 06: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