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二一章 修真败类(一)
    “你想想看。”永大师说道:“自始至终,他都很低调,并不急于去展示自己的实力让别人重视自己,但又不会真的去忍受别人的欺辱。”

    周宗麟不由点头。

    永大师道:“这说明什么?人家淡然!”

    “淡然?”周宗麟渐渐明白了:“您是怀疑……”

    “这种淡然,老夫只在那些真正的隐士高人身上才见过,尤其是实力真正强大的隐士高人。我大概分析过这些阁下的处世原则:不张狂,但也没必要隐忍。”

    周宗麟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不张狂是因为那个级别的存在,早已经看破了这些。不隐忍,是因为以人家的实力,根本不需要隐忍。

    对照一下,周宗麟这会也觉得,那位小友怎么看都像是一位隐士高人!

    永大师说道:“修士的外貌最具有欺骗性,他看上去十分年轻,但极有可能已经数百岁高龄!是个游戏人家的老怪了!”

    周宗麟也是点头:“既然如此,的确由大师您出面和他交流比较合适!”

    ……

    当天晚上,周宗麟设宴庆功。毕竟接连遭遇危险却都化险为夷,不仅如此还有大量收获。大家算了一下,发现就算是现在打道回去,这一趟也是稳赚不亏了。

    于是周宗麟心情大好,下令庆功。

    在庆功宴上,永大师决定试探陈志宁的事情不可避免的被林兆南知道了。

    林兆南三位绝境和永大师四人坐在一桌,一听说这件事情,林兆南将酒杯猛的一放:“大师,恕我不敬!您真的这么看好那小子?还隐士高人?哼,我看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子,仗着祖辈的余荫,耍弄了两次手段而已。

    机关术,那可是最为精妙的修真手段,就他那副德行,哼,我看压根就是个绣花枕头!”

    周宗麟和永大师连连皱眉,暗道还好那位小友没有来。

    周宗麟当然派人去请过,而且就是那位美貌女修可惜陈志宁压根没让她进门。

    如果陈志宁在这里听到了,只怕又是一场冲突,麻烦不小。

    王枝梅低声劝了两句,林兆南这才哼了一声不再言语,只是自顾自的喝酒。宴会进行到了一半,正是热闹的时候,有一队歌舞伎上前助兴,已经有几分醉意的修士们大声叫好,口哨声鼓掌声不断响起。

    席间,男修女修混坐在一起,那些歌舞伎之中,不仅有身姿柔美的少女,也有健硕强壮的少男。

    男修看美女,女修看俊男千机王国的风气要开放一些,实力深厚的女修,有着七八个面首并不稀奇。

    一片乱糟糟之中,有个人无声无息的从外面进来,看到这里的景象不由一笑,忽然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如果还是在启東县的时候,他是最喜欢这种欢场了。

    可是现在,为什么毫无感觉,甚至有些微微的抵触了呢?

    陈志宁暗暗一摇头,在会场的最里边桌子上,找到了永大师,他连忙过去,拱手一拜:“大师,小子有些问题想向你请教。”

    永大师正想跟陈志宁多多“亲近”,当即起身离席,甚至连向同桌诸人告罪客气一下都没有,就拉着陈志宁走了,态度极为热切。

    这让林兆南更是嫉妒,他们在讨好永大师,而永大师则在讨好那小子。

    “哼。”林兆南暗自冷哼一声,低声说道:“等你们发现那小子只是驴屎蛋子表面光,一定会后悔现在这么低声下气。”他抓起酒杯来猛灌了一口。

    不过永大师离开时间不长就回来了,有些魂不守舍的坐下来,一言不发的只是发呆。

    坐在他身边的周宗麟发现,永大师已经一额头的冷汗!

    “大师?”周宗麟试探性的问了一下:“那位小友呢?”

    永大师好像回了一半的魂,下意识的回答道:“他?他已经回去了,唉,老夫无能。”他摆摆手,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之后,在周宗麟和王枝梅有些疑惑的目光中,在林兆南有些幸灾乐祸的目光中,永大师无论是饮酒还是吃菜,都像是木头人一样十分机械,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

    而他本人,早已经魂游物外不知道想着什么。

    林兆南暗暗欢喜,猜测是永大师发现了陈志宁的“真面目”,想必是有些后悔了。但他也有些奇怪:即便是如此及所想,也不至于有如此之大的反应吧?

    他眼珠子一转,端起酒杯来:“永大师?那家伙向你请教了什么问题?”

    其实周宗麟和王枝梅也有些好奇,只是没好意思问。林兆南一开口,两人全都看向永大师。后者恍然回过神来:“哦,是一个机关术的问题。”

    “原来如此。”林兆南暗暗冷笑,又说道:“想必那小子是仰慕大师的名声,所以想趁机讨教,甚至……可能更进一步,请大师收他为徒吧?”

    这种推断,周宗麟和王枝梅也是连连点头。如果他们年轻的时候有这么好的机会接近永大师,必定也会如此。

    只不过周宗麟还有点怀疑,因为陈志宁究竟是不是“隐士老怪”,一时半会还无法确定。

    不料永大师愣了一愣,旋即苦笑道:“那位……阁下,还用得着向我讨教?唉……”

    他连连摇头,不用周宗麟三人催问,紧接着说道:“那为阁下遇到了一个机关术上的难题,听说老夫的……虚名,唉,现在才知道真是虚名呀。所以他来向我请教。可是,丢人啊,阁下的难题,层次实在太高了,老夫连弄明白都很困难,还是阁下费了不少口舌讲解,老夫才终于懂了。

    结果不但对阁下毫无帮助,反而在阁下讲解这个难题的过程中,随口解答了几个一直困扰老夫的机关术难题!

    老夫,平白得了这些珍贵无比的指点,实在是心中有愧啊!”

    “啊!?”三人当场傻眼,尤其是林兆南,他简直怀疑是不是永大师收了什么天大的好处,故意配合那小子造势,为他刷名望同时捉弄自己!

    但这几乎没有可能,永大师是什么身份?需要多大的代价,才能让他做出这种大大有损自己名望的事情?

    周宗麟和王枝梅相视一眼,震惊的无以复加。周宗麟声音颤抖的问道:“大师,当真如此?那位阁下的机关术造诣,真的已经到了此等地步?”

    “千真万确。”永大师叹息一声道:“之前大副给咱们看的那一段光影录像,我现在非常确定,阁下是出手了。那是他第二次拯救我们,并且拯救了老夫,否则老夫就算是能够从舰轴炮的爆炸中幸存下来,这一辈子也要活在愧疚和自责之中!”

    “这么说来,他已经救了咱们全船三次了?”王枝梅愕然,她一直说人要懂得感恩,此时压力如山:显然那为阁下实力深不可测,受人三次救命之恩,她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报答。

    周宗麟则是暗暗庆幸,还好自己为人处世一向和善低调,对那为阁下一直还算不错。至于身边的这家伙……他不由得暗看了林兆南一眼,下意识的往边上挪了挪,离他远一点。

    这家伙可是不知死活,把阁下往死里得罪,又是呵斥又是讽刺,刚才还贬低阁下了一句,离他远点,免得阁下一旦动怒,我也受到牵连。

    王枝梅看到了周宗麟的小动作,也学着里林兆南远一点。

    林兆南当然注意到了,可是他现在顾不上这些了,因为他也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恐怕那位阁下,已经记恨上自己了!

    他猜得还真没错,之前数次挑刺儿,陈志宁早已经被他记在心里了。之所以没有发作,不是因为忌惮他的实力陈志宁在天山的时候,一个人追杀千机王国特使团其余绝境,全部诛杀干净他只是怕真抽了这家伙,就和整个战舰的修士闹翻了,虽然他能以武力压服,但低调进入碎星海,悄然取走老龙水府宝藏的愿望也就破灭了。

    但陈志宁感觉到,自己已经快忍不了了,这老家伙如果还不识趣,小陈少爷就要让他明白什么叫做“睚眦必报”。

    林兆南眼珠子乱转,寻思着怎么才能扭转那位阁下对自己的印象,时间不长,一个无耻的计划就在他心目中成型了。

    ……

    陈志宁对永大师有些失望,他是在炼制轴炮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所以去找永大师探讨。结果大名鼎鼎的永大师听了之后满眼茫然。为了让他明白自己的问题,陈志宁倒是讲解了半天,间接帮助永大师解决了几个困扰他很久的难题,实力大大提升!

    有些郁闷的小陈少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又思索了片刻,发现以自己目前的机关术造诣,很难解开这个难题。

    “看来,还是需要在千机王国这边,再搜罗一些高阶机关术典籍。”

    他下定了决心,就开始盘算,明天再去找永大师商谈一下,用一些代价,换取永大师手中的机关术典籍。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林兆南谄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阁下休息了吗?晚辈林兆南求见。”(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15 12:3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