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一五章 惊涛河口(三)
    在这正天楼里做侍女的,大都是普通凡人,或是低阶女修。

    二十年前有一位凡人女孩,容貌在众多侍女之中只能算是一般,但有一天一位玄融境初期的修士被一位绝融境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正在失意郁闷之时,这名侍女看他可怜,主动上前劝慰。

    没有想到这位玄融境的修士竟然因此心生感激,最后将这名凡人女孩收为侍妾。玄融境初期也已经是修士之中的佼佼者了,只不过在正天楼这种地方才会显得不那么耀眼。

    而这位修士在三年后就成为了绝境,一时间名声大噪,连带着那位侍女身份也水涨船高,一家人鸡犬升天!

    而且对于凡人少女来说,哪怕是获得了一位玄启境初期修士的青睐,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事情,远比在这里做侍女要好得多。

    所以自那以后,正天楼中这些侍女中,就多了不少有心人,陈志宁眼前这个,显然也是其中之一。

    她暗中等待机会很久了,今天终于被她遇到了一个。

    她相信自己的眼光,这位这么年轻,而且看上去并不像是缺钱的样子,定非池中之物。

    而且她对自己也很自信,除了外貌条件之外,她觉得自己更懂得人心,只要搭上了关系,这个年轻的修士一定逃不出自己的温柔陷阱。

    但是陈志宁只是看了她一眼,接过真意酿喝了一口就皱了一下眉头,把酒杯又还给她,淡淡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看看。”

    修士的森然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种态度,透过强大的力量和气度,无形之中释放出去,让这侍女浑身一紧,忍不住的后退一步不敢再有打扰。

    直到陈志宁走出去很远,她才猛的回过神来,心中一片惊讶:竟然失败了?没道理啊!

    她仔细回忆着陈志宁刚才的神情,不由得看了看手中的酒杯:他喝酒的时候皱了一下眉头,难道是嫌弃这酒不好?不可能啊,这可是三百年分的真意酿啊!

    正天楼再阔气,免费提供的真意酿也不可能是三百年份的,只是五十年份的。这一杯是侍女在楼主一次招待几位绝境大修的宴会上,想办法偷偷藏下来的,就是为了钓金龟婿用。

    今天看到陈志宁,才悄悄拿了出来做好准备。

    在她看来,这已经非常好的酒了。可是陈志宁是真的嫌弃,他喝得都是六百年、八百年的,三百年份一入口,就觉得渣呀。如果不是出于礼貌,他就一口吐出去了。

    但这并不是他没有接受侍女“好意”的原因,而是他真的对这女孩无感。

    他身边的女孩一个比一个出色,不仅仅是容貌和身材上,修士在气质上有一种凡人绝对无法比拟的优势,所以侍女虽然漂亮,但在陈志宁眼中看来,真真太过普通。况且陈志宁心中另有打算,自然不想让人跟着。

    而侍女此时却是惊愕的看着陈志宁的背影:这么珍贵的真意酿他居然觉得不好?还皱眉头?他、他平时恨得酒得多珍贵?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侍女懊恼无比,一只巨大的金龟婿显然已经离自己远去了。

    “唉。”她暗暗一叹,将陈志宁喝剩下的半杯三百年份真意酿小心翼翼的又收了起来,等待着下一只倒霉的金龟婿。

    这件事情对于侍女来说,乃是决定一生命运的错失,而对于陈志宁来说……就是“被骗”喝了一口劣酒而已。他很快就忘记了,转而继续去别的包厢看看。

    这个包厢门口有几个人正在排队,陈志宁上前客气问道:“这位师兄,里面的大修需要什么样的伙伴?”

    排在最后的一名修士也是玄照境后期,淡淡说道:“只要是玄境就行,周大人这一次需要近百名修士,所以对境界要求不那么严格。”

    “要这么多人?”陈志宁也很意外。

    前面的一名修士回头说道:“人多钱少,不过能跟周大人同队也值了。这一次给周大人留下一个好印象,下一次说不定就会提携你一下。”

    陈志宁恍然,看来这位周大人口碑不错。

    正在这时,包厢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五名满脸喜色的修士,修为从玄启境到玄照境各有高低。

    而包厢内传来了一个声音:“都进来吧。”

    陈志宁想了想也跟着进去了。

    包厢内坐着三位老者,居中一位精神矍铄,满头黑发,只是脸上有了不少皱纹。陈志宁扫了一眼,这位想必就是“周大人”了,已经是绝照境中期的修为,和自己的真是境界相当。

    周大人的左手边,是一位个子矮小的绝照境初期,右边则是一名老妇,也是绝照境初期。

    三位绝境大修在平常都能单独组队,这次却联手招人,而且一招就是百名修士,看来图谋不小,陈志宁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

    “见过周大人,林大人,王大人。”前面的修士躬身行礼,陈志宁也跟随大流。

    中间的老者笑了笑:“不用客气,老夫周宗麟,这次的事情老夫挑头,大家给面子,老夫很感激。”

    他说着,还客气的拱了拱手。

    但他左侧的林姓老者却冷冷开口道:“周兄不好意思开口,但老夫却没那么随和。你们要明白,我们挑选的是能够并肩战斗的伙伴,而不是拖后腿的。”

    他说着,双眼锋利的扫过了众人,尤其是站在最后的陈志宁,玄照境后期的修为,在整个正天楼内,属于中等偏下。

    “如果不是因为人手不足,玄融境以下的低阶根本没有机会。”他严厉说道:“所以你们要明白,这次是你们的机会。上了船,进了冥海杀域,一定要奋勇当先,不要成为整个队伍的拖累!

    谁要是出了问题,别怪老夫心狠手辣!”

    陈志宁前面,刚刚和他攀谈的那位玄照境后期冷汗淋淋,连忙点头道:“晚辈明白,林前辈放心,晚辈一定会珍惜这次机会的。”

    陈志宁却全然无感,仍旧那么不咸不淡的站着也不开口保证。

    林姓老者大怒,却被周宗麟轻轻按住了:“林老弟消消火气。时间紧迫,人手不足,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

    “哼!”林姓老者又瞪了陈志宁一眼,重重一哼。

    周宗麟示意了一下,那王姓老妇抬手分出几枚玉符,众人各自一枚,她说道:“明日一早,持此玉符到楼外集合。此行危险,你们也多做些准备。好了,都出去吧。”

    ……

    从包厢内出来,陈志宁悄悄拉住前面那位玄照境后期问道:“师兄,周大人到底要执行什么任务?”

    那个林姓老者明显对他不满,陈志宁对加入这支队伍的意愿并不强烈,犹豫着要不要丢掉玉符再去找别的队伍。

    “这件事情不是秘密,正天楼内已经传开了。”那修士说道:“几日之前,有贵人找到了周大人,给出一份宝图,请周大人招募人手,探索宝图上的一座上古水府。”

    “上古水府?”陈志宁暗道一声:“不会这么巧吧?”

    “对,这座水府在冥海杀域中的‘碎星海’,那一片海域最大的特点就是大大小小的岛屿星罗棋布,多如天上星辰。

    而那张宝图不知从何而来,并不算是详尽,只是给出了一个大致的区域,在那片区域内,少说还有数百座岛屿。每一座岛屿都可能是水府入口,所以每一座岛屿都需要修士细细搜查。

    而碎星海周围水文复杂,每年只有这段时间前后十天左右,岛屿才会全部露出水面。一旦过了这段时间,有九成岛屿沉在水下,根本无法搜索你知道的,就算是绝境大修,也不敢长时间潜入冥海,在水中绝对是凶兽的天下。”

    陈志宁明白了,时间短,要搜索的地方多,百名修士听着不少,实际上还有些不够用。

    而他在听到碎星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在暗骂了:真的这么巧!

    敖元的水府就在那一片海域中。这下子,他不去也得去了。

    几十万年的时间,敖元的水府都没有暴露,没想到自己来寻找的时候,偏偏就有人也要来开启水府。陈志宁不由得怀疑起来: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缘故?

    “难道是敖元那个老家伙?”他嘀咕了一声,决定低调上船,暗中观察情况再说。

    ……

    第二天一早,陈志宁结算了房费准时来到了正天楼。这里已经聚集了一百多名修士。玄照境后期的修为,在祁家老店和白云客栈可以算是强者,但是在这里,真的只是实力偏下的一群人。

    百名修士之中,有十余人乃是玄融境巅峰,人人有望绝境!他们自动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小圈子,面对低境界的修士的时候,神情冷傲高高在上。

    他们所聊的话题,其他人也插不进嘴,都是高阶法宝和灵丹阵法,动辄价值数千三阶灵玉,有一种挥金如土的感觉,让其他的修士自惭形秽也不敢靠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