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零九章 六大祖龙(三)
    敖元又看了陈志宁一眼,问道:“你身边有人身负龙族血脉?那壶茶你拿去吧,对他们想必是有大用处。”

    陈志宁犹犹豫豫,这老龙活的年岁太长,看不出深浅来,让他有些不敢接受,不知道真是机缘,还是一个大坑。

    敖元一笑,道:“老夫绝无恶意。”

    他顿了顿,又说道:“老夫当年和族中其他五支意念不同,原本以为大家都是同族,即便有些争执,总还是一家龙,他们不至于帮着外人与我为难。

    却没想到,老夫实在太天真了。他们岂止是帮着外人,他们干脆和外人联手,坑害了我元龙一族!”

    老龙痛心疾首:“不但将我一族几乎诛杀殆尽,而且还捏造罪证,将我们打为孽龙!”

    他长叹一声,指着周围:“这里的一切布置,都为了老龙我而来,专门针对我的弱点。若不是有那五族泄露机密,老龙我的弱点怎么会被仙族知道?又怎么会被封印在此!?”

    陈志宁联想到他前面说的话,脸色却有些古怪:“真的只是他们对不起你?”

    老龙心念一转,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你说的,是老夫斩杀一头龙神的事情吧?那件事情发生在老夫被封印之后。”

    陈志宁连连摇头:“怎么可能?前辈,你被封印在这里,或许还能散出一丝元神,但想要凭此斩杀龙神,呵呵,我虽然年纪小,可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敖元点点头:“你猜的没错,我现在的确是以一丝元神化形与你交流。但我也只剩下这一丝元神了。真正的元神,当年被封印之后,我遁出去,斩杀了那头龙神之后,就被仙族打灭了。”

    陈志宁等大了眼睛,差点就想说:您老人家吹牛皮的时候麻烦多考虑一下,这话有人信吗?

    老龙呵呵一笑,抬起手指在他眉心轻轻一点,一部精妙至极的道决,送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陈志宁的神识之海内,无数金色的龙族文字翻滚流淌,让他瞬间理解并融合贯通。

    他惊讶看向敖元:“这是……秘炼元神之法!”

    敖元问道:“现在你相信了吗?”

    “可是……”陈志宁还有些疑点,老龙索性说道:“这部《神元精绝正法》并非龙族绝学,而是老夫自创的。在被出卖之前,老夫刚刚修成了一道斗战元神,所以那些叛徒们并不知道。”

    敖元指了指上面:“老夫的幻术比起敖蜃也毫不逊色,老夫的空间神术甚至超过了敖夔,其他的龙族手段,老夫也都冠绝龙族。

    事实上,一直到被封印数千年之后,老夫才忽然明白了,他们联手坑害老夫,恐怕不仅仅是因为理念的问题,还因为他们惧怕老夫,惧怕元龙一族。”

    陈志宁暗道一声,您老人家才想明白啊?人家的绝技,你比人家更擅长,那五位祖龙的脸面往哪儿搁?

    “他们知道老夫的各种弱点,将老夫出卖给了仙族,而后仙族设下陷阱,老夫被困于此。但他们的各种手段,都无法防备住老夫的斗战元神。”

    “老夫遁出元神,斩了傲天那厮,毁了他的神台,神台崩塌,他在凡间界的各处敬神台也就崩塌了。”

    “敬神台?”陈志宁嘀咕一声,看了看老龙,又想到他口中的“仙族”,觉得自己正在逐渐接近一个了不得的大秘密!

    “但是随后仙族赶来,老夫寡不敌众,斗战元神被毁,只留下本体内的这一丝元神,唉……”

    陈志宁问道:“最近封印松动了?您有机会脱困而出,所以山峰拔地而起,天空出现了漏洞。”

    “时间长了,没有仙族来加强封印,当然就慢慢松动了。”敖元说道:“不过仙族似乎还有人盯着我,打开了天罚闸口,想要继续将我镇压。”

    敖元也有些疑惑:“但那些家伙为什么不亲自下来呢?老夫准备很多手段……”他打住不说了:“只是天罚落下,他们应该知道奈何不得老夫。而只要来一个仙族,加强一下封印老夫就无可奈何了。”

    陈志宁说道:“已经很久没有仙人下界了。”

    “嗯?”老龙一愣,旋即大笑起来:“哈哈哈,那一定是仙族自己身出现了问题,老天有眼啊,仙族多行不义,终于造了报应!”

    他又狂笑了几番,这才冷静下来,问陈志宁:“刚才那一部《神元精绝正法》你能修炼吗?”

    陈志宁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头。

    “那就当做是老夫提前给你的报酬吧。老夫有件事情拜托你去做。”

    陈志宁道:“您先说是什么事儿。”

    “老夫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脱困,其实并不容易。这座山峰就算是全部被顶起来也无济于事,顶多是让仙族心惊胆战一下,只要外面那只绝龙钉还在,老夫始终无法脱困。”

    “但只要我元龙一族再次强大起来,每多一名族人,老夫的力量就会增大一分。所以,只要你帮我扩大族群,找到身负龙族血脉的人,将那壶茶给他们喝一杯,老夫早晚能够脱困!”

    陈志宁十分犹豫,要不要帮这个忙。

    敖元看到他的神色,又说道:“你有亲密之人乃是龙族,只要喝了茶壶中的茶水,就是老夫的族人,难道老夫还会坑害自己的族人不成?你要是不放心,也可以先找一个无关紧要的其他人试验一下,就知道老夫所言不虚。”

    陈志宁想了想,勉强答应了下来他暗中的算盘是:先脱身再说。不答应下来,老家伙恐怕不会放自己走。

    老龙看上去不疑有他,见陈志宁答应了,立刻满脸笑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好极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龙了。”

    他想了想:“老夫对自己龙一向慷慨,只是一部《神元精绝正法》,似乎显得有些小气了。可惜老夫被封印时间太久了,随身的宝物不过……不过……”

    他想了想,随手凝聚出一枚玉符交给陈志宁:“这是老夫当年的一处秘密水府,位置和打开门户的方法都在里面,你去寻找一下,想必里面的收获,会让你满意的。”

    老龙笑眯眯的,显然对自己水府中的宝物很有信心。

    陈志宁暗喜:“多谢前辈厚赐。”

    “好了,你也该出去了。老夫会将山峰降回来,升起山峰本不是为了脱困,只是为了引人注意。现在有了你,老夫目的已经达到。”

    他说完之后挥了挥手,陈志宁眼前空间转换,瞬间回到了地面上,再一看,自己正站在那座洞口。

    不远处的营地中,太炎修士们还在翘首仰望,九霄之上的天境之战还未落幕,仍旧有连绵不绝的轰鸣对撞声传来,灵光阵阵闪烁,穿过了厚厚的云层,一直扩散到了下方。

    战斗的余波不停地扫过,周围数千里的山脉中,积雪乱飞,已经引发了数十次恐怖的雪崩!

    陈志宁想了想,没有去插手天境的战斗。

    他动用天境地魔,只有空九天看到了。而那也是为了营救空九天他相信这位资深天境的人品,不用他多交代,空九天一定不会泄露。

    但对于白云唐,他就没有那么信任了。

    他慢吞吞的走向营地,心中盘算的却是刚才敖元的那些话。

    “这老龙,也是狡诈。”他暗骂了一声,关于仙族、敬神台等等疑问,他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被老龙给送出来了。

    老龙显然是感觉到,外界形势变化复杂,这些事关重大的秘密,他并不想让陈志宁知道太多。之前因为不了解外部情况,已经说漏了嘴无可挽回。

    他只希望陈志宁好好给他办事。

    而陈志宁则在猜测,敖元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老龙对他有所保留,反而让陈志宁感觉到老龙说的大部分应该是真的。如果要蒙骗他,应该是摆出一副“知无不言”的架势才对。

    他怀中已经多了一只茶壶,打开来看了一下,有半壶淡金色的茶水荡漾。陈志宁又看了看自己左臂上上的龙形印记,撇了撇嘴。

    “这只茶壶似乎也是一件法宝,但我有些看不透,到底是什么类型的法宝。”

    陈志宁一向胆大包天,当即就像将茶水倒出来,然后把茶壶交给葫芦老爷!

    无奈现在玉壶小洞天仍旧暂时封闭,只能等打开之后再说了。

    他将茶壶送入了天南一角,自己回到了营地中。陶真然看他回来,连忙迎上来拱手问道:“小陈兄弟回来了,结果如何?”

    陈志宁随意回了一句:“千机王国特使团只剩下万永古了。”

    陶真然面皮动了动,翘起大拇指由衷赞道:“了得!”

    千机王国逃走的修士还有十来名,都是绝境大修,其中不乏绝融境,只是未到绝融境巅峰而已,陈志宁一个人追上去,全部斩杀干净,这战果让他更是心惊肉跳,绝不敢与之相提并论了。

    陶真然已经暗暗下定决心,回去之后通知家中,想办法和京师陈家搞好关系,现在陈家还被皇室压制,正是雪中送炭的好时机。

    (表示,晚上还有一章)17-03-10 06: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