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九六章 这是个误会(二)
    陈志宁在赶来的路上,制作了几枚阵基、阵盾,全都是九阶。他在客栈中刚刚升起了一座九阶大阵,将双极神魔体运转了一个大圆满,心头忽然有所感应,脸色一变,抬眼朝外看去。

    视线无视各种房屋阻碍,看清晰地到了外面的夜空中,正有一位强者背靠月光而来!

    气势恢宏,力量庞大!在他的威压之下,整个云迅城都一片死静,连潜藏在地下的虫豸都不敢出声,蚯蚓不敢钻地。

    陈志宁大为吃惊:“天境!”

    他没想到自己只是路过,就能遇上一位天境!

    他暗骂了一声:“怎么回事,最近为什么到处都是天境?难道天境忽然变得不值钱了吗?”

    他身形凭空消失,一个挪移闪现到了云迅城之外。丁原凌空蔑然一笑,自己乃是天境,以天境之威碾压过去,管你什么少年天才,管你什么胆大心细,管你什么深入虎穴擒得虎子,统统只有破灭的下场。

    他不紧不慢的跟着陈志宁出了云迅城,他已经将自己的全部家当都带在了身上,亲属也都引入了小洞天世界之中。杀了陈志宁,立刻掉头不顾一切冲入千机王国。

    虽然和千机王国的联络还没有最终敲定,但已经顾不上许多了。

    陈志宁一路狂奔,丁原淡淡冷笑,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着。他年轻的时候就不是什么天才,而是一直被天才压制的那一批“可怜人”,他一直苦心钻营,才在云迅城眼看着就要没落的时候,谋求到了一个城主之位。

    果然,不过百余年的时光,云迅城一直跌落下去。如果不是突然发现了一道天石晶脉,他这辈子也就这样,充其量是个绝境,完全没有可能迈入天境。

    所以他对于陈志宁这样的少年天才心底深处充满了怨念,现在能够追杀全太炎最杰出的少年天才,他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兴奋,想要玩一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咦”他忽然一声惊讶,因为前面的陈志宁忽然一路向下,钻进了大地之中。“竟然还会土遁之术,但是这等雕虫小技,以为就能躲过本座的法眼?”

    到了天境,对于修士来说是一个质的飞跃,有很多匪夷所思的手段,甚至都不用修炼,只需要理解了相应的大道天理,就能无师自通。

    他朝下一“望”,却诧异的发现,就然不能够轻易在大地之中找到陈志宁。

    他微感意外之后,也就点头:“不愧是太炎第一少年天才,的确有些不凡。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处。”

    他用手在眼上一抹,双眼蒙上了一成淡黄色的光芒,再往下看去,大地下一片清晰,陈志宁在他的视野之中,变成了一个淡淡的“影子”,竟然以不逊于飞遁的速度在地下穿行。

    “果然不能小看这些天赋异禀的少年奇才。”丁原也不由得一声赞叹,对于能够击杀这样的少年天才,更加兴奋起来。

    前面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山脉,丁原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就在这里吧,地遁不可能穿越山脉,这里就是太炎当代第一少年天才的埋骨之地。

    “哼哼,青山埋忠骨,这片荒山风水差了一些,不过你对皇帝老儿这么忠心耿耿,甘冒奇险孤身进入云迅城调查本座,死在这里也算是死得其所。”

    可是又一次让他吃惊了,陈志宁在山脉下的穿行速度飞快,仍旧丝毫不逊于飞遁。

    “这是……地遁神术,而不是简单的土遁。”丁原越发觉得,陈志宁已经“手段尽出”,不疑有他一路追杀而去。

    过了那一道山脉,距离云迅城已经有一千多里了,陈志宁估算一下,这里应该达到一个“安全距离”了,战斗起来不会被云迅城内的修士察觉。

    他忽然从地下冒了出来,一个踉跄没有站稳,扶着一旁的一棵树气喘吁吁,似乎是已经拼尽了全力。

    丁原露出一丝微笑,凌空降临了下去,方圆百里之内,草木低头,再向天境表示自己的尊敬。

    “怎么不跑了?”丁原插着双手,一派强者风范。只是陈志宁见过擎天王这些资深天境,再看丁原,就感觉他这做派有些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陈志宁忽然笑了笑:“不跑了,这里风水不错。”

    丁原看看四周:“你倒是会给自己选择墓地……”

    陈志宁摇头:“非也,是为您老人家选的。”

    “哈哈哈……”丁原放声大笑,却忽然感觉到,脚下大地忽然晃动了一下,一层层的灵光,好像喷涌的沸泉一样从地下冲了起来,他还来不及反应,一座复杂严密的九阶大阵已经成型了。

    灵光层层闭合,和天空中的月光交相辉映,似乎还能够从月亮之中汲取元能。

    而后在阵法中,忽然出现了一道道巨大的身影……

    “吼!”巨猿仰天咆哮,将手中的大棒重重砸在了地上,而后第一个朝丁原冲了过去。

    “九阶凶兽?五头!”丁原吃了一惊,但还算镇定:“哼,今天便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天境!虽然你能拥有五头九阶战兽已经非常罕见,但是仍旧只能饮恨收场!”

    他毕竟不是实打实提升上来的天境,眼光不足,看不出巨猿五个已经不是普通的九阶,还以为自己能够轻松获胜。

    陈志宁还站在阵法之中,微笑说道:“天境吗?好的,那就让你见识一下天境之威!”

    丁原猛然感觉到脖子后面一阵寒意,他连忙一个闪避,就在这一刹那,有一道黑红色的虚影猛的杀了过去,差之毫厘!

    他回身一看,一个古怪的“人”站在不远处,双眼之中闪烁着让人厌恶的赤红色,身上黑色和红色的火焰交替出现,黑红火斑幻化出一道道神秘的符文。

    他大吃一惊:“天境?傀儡?为什么这么有灵性?”

    陈志宁则张开双手,缓缓退出了阵法范围:“祝城主大人玩的愉快!”

    丁原慌了,还是那个原因,他不是一路杀上来的天境,他是用资源堆出来的。战斗经验极其缺乏,面对五头九阶,他还有着境界上的压制,因而底气十足,但是面对同样是天境的对手,而且是这么诡异的对手,立刻就慌了。

    等他在发现,巨猿五个并不是普通的九阶,竟然已经快要摸到超九阶的边沿的时候,他就更慌乱了,于是连连出错,刚一开战就被彻底压制!

    陈志宁坐在阵外,摆开了一套从白仁初那里弄来的野外酒具,自己温了一坛真意酿,用九阶小刀切了一盘九阶凶兽肉,然后开始喝酒吃肉看好戏。

    丁原更慌了,他有些吃不准了,这小子到底有多强的实力?刚才切肉那柄刀,可是九阶法宝啊!他就这么用九阶法宝?!

    陈志宁优哉游哉的自言自语:“比自己成为天境更爽的事情就是,杀天境都不用自己动手。”

    陈志宁刚才地遁的时候,已经在这地下布置了九阶阵基这一套九阶阵基乃是参照冥海大岛上那做阵法炼制的,陈志宁又进行了一些改进和提升。

    他已经吸收了乔应理的两枚记忆灵种,其中有关九阶阵法方面,对他帮助极大,可以说现在他在九阶阵法方面的造诣,比之前提升了一大半。

    这一套阵基威力更大,布置起来也有些麻烦,所以陈志宁才需要借助地遁掩护暗中布置。

    不过一旦成功,比起冥海大岛上的那做阵法也毫不逊色那座大阵乔应理可是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而且一旦布置完成就不能移动。

    资深天境包承天想要打破那座大阵也要花费一番手脚,更别说远远不如他的丁原了。

    丁原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还因为猛攻阵法而被天境地魔击伤,他不得不稳下心神来跟天境地魔和五头九阶道兵厮杀。

    毕竟是天境,丁原稳守之下竟然也能稳定局面,一时半会并没有被击败。

    陈志宁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他等了整整三天,终于等到阵法当中传来一声惨叫,丁原倒下了,天境地魔、五头九阶凶兽道兵一拥而上,丁原尸骨无存!

    陈志宁眼睛也不眨一下,手指一弹,铁页丹滴溜溜飞出,将丁原的灵魂收入其中。

    过了片刻,铁页丹分出一团记忆,陈志宁观看了之后才是恍然:“原来是唐天河的人。”这次真是误打误撞。

    巨猿吼了一声,从大牯蟒那里将一只形状奇异的黑铁指环抢了过来,然后讨好的送到了老爷身边。

    陈志宁已经从丁原本人的记忆之中,知道了这枚特殊的指环,乃是他的小洞天世界“大黑山”。丁原所有的家底都在这里面。

    他打开了这个小洞天世界,扫了一眼不由得动容:“丁原是个废物天境,但眼光着实不错!”

    大黑山小洞天之中,并不是简单地存放着各种资源,丁原的身家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各种珍宝,另外一部分则是堆积如山的高阶功法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