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九五章 这是个误会(一)
    返程的路上,陈志宁联系了朝东流,将千机王国的邀请说了,询问老师的意思。

    朝东流反问他:“你自己的想法呢?”

    “学生想去看看,但是有些担心他们如此热情的邀请,恐怕别有用心。”陈志宁的目的还是千机王国的机关术。

    朝东流笑了:“你小子奸诈如鬼要是千机王国的人动用三位天境埋伏你,老夫还会担心一下,他们要是想要用什么阴谋诡计对付你,呵呵,老夫一点也不担心。”

    陈志宁苦笑,于是点头:“那还得老师您帮忙。”

    “放心吧,我会想办法的。”

    陈志宁得朝廷同意才能过去,这件事情绝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因为陈志宁可是整个皇室的“宝贝”,送到边界上,而且还是和千机王国这么近的地方,万一他逃去千机王国,皇室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陈志宁又问道:“老师,天山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

    “有一座山峰长高了。”朝东流说道,陈志宁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您说什么?山峰长高了?”

    “我老人家活了这么久,也没有见过这样奇特的事情。”朝东流也说道:“而且它还在继续长高,按照现在这速度,恐怕再有半年时间,这座山峰就会超过雪鹰峰,成为天上的最高峰。”

    陈志宁又问:“那许山晴告诉我,天破了个洞是怎么回事?”

    朝东流也有些词穷:“这个怎么形容呢,等你到了自己看吧。”

    陈志宁结束了和朝东流的通话,开始着手为天山之行做准备。慕容真很想和他一起去,但是途中接到了家族的传书,让她回天火州一趟,家族中有重要事务。

    慕容真不得不在半路上和陈志宁依依不舍的分别了。

    陈志宁顿时孑然一人,突然之间竟有些不习惯了。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开玉壶小洞天。葫芦老爷仍旧那样优哉游哉,金竹老兄和桃树老哥摇动了一下枝条,似乎实在欢迎他。

    陈志宁感觉三圣越来越人性化了和

    他在玉壶小洞天之中坐了下来,也不说话,取出一只小小的玉瓶打开来,玉瓶内是一滴帝浆流。

    他料想之中的“急切”情况并没有出现,金竹核桃树朝着这边倾斜了一下枝干,而葫芦老爷,则是慢慢深处一条藤蔓,到了他的面前之后,顺势向下探进了玉瓶之中。

    那一滴帝浆流不见了。

    葫芦藤缩了回去,轻轻抖动了一下,而后一只小葫芦渐渐生长了出来。

    陈志宁眼睛一亮:这只小葫芦青碧色,透着一股浓浓的生机。

    陈志宁不必多问了,葫芦老爷已经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不会白白吞了他的帝浆流,于是他有取出来三百滴帝浆流,三圣每位一百滴,而后退出了玉壶小洞天。

    关闭玉壶小洞天的时候,他忽然有所感应,立刻哑然:这座小洞天世界又一次关闭了!

    “这次要多久?”陈志宁郁闷了,却没想到在自己心里面,自言自语似地问过了这句话之后,居然从玉壶小洞天传来了一阵波动,这种波动不是语言,不是意念,而是一种“意会”的存在,似乎已经触及到了极高层面的一层大道天理:直接灌输进了陈志宁的脑中。

    让陈志宁明白了它的意思:祂也需要帝浆流。

    陈志宁再次哑然,并且下意识的长大了嘴巴:他早就觉得玉壶小洞天不简单,孕育了三圣,但似乎和三圣又不是一体。

    之前玉壶小洞天一只尽量隐藏自己,只让三圣和自己交流,现在吃醋了?嫉妒了?

    陈志宁嘿嘿嘿的笑了。他大手一挥,又是一百滴帝浆流落向了玉壶小洞天。这一次已经封闭的玉壶小洞天忽然打开一道缺口,将这些帝浆流容纳了进去。

    陈志宁再次问道:“究竟要多久?”

    可是玉壶小洞天吞了帝浆流就“吃干抹净”,再次关闭,没有了半点声息。

    “这……”陈志宁郁闷:“简直跟葫芦老爷一样没良心!”

    他开开心心的说着葫芦老爷的坏话,反正现在玉壶小洞天关闭了,葫芦老爷也没法找自己算账。

    这个“得意洋洋”的念头刚刚冒出来,忽然一根葫芦藤从莫名的虚空之中伸出来,啪一声抽在了他的屁股上!

    “哎哟!”陈志宁一声痛呼,毫不犹豫的大声认怂:“我错了!行了吧?我错了!”

    葫芦老爷收了回去,陈志宁揉揉屁股哼哼唧唧一阵,忽然笑了:他发现了葫芦老爷另外一个神通,无视虚空!

    “可惜啊,现在境界太低,若是能够提升到了天境,对大道天理的理解和认识大大提升,到时候根本不用去参悟,直接从三圣身上感悟就可以了。”

    陈志宁现在的修行速度已经是逆天,但他此时更加清楚地认识到:等到了天境,他会让全天下真正吃惊的发现,什么才是进步如飞!

    ……

    天山在太炎王朝的“极西之地”,但是对于千机王国来说却是“极东之地”。陈志宁没有返回京师,在半路上他就接到了皇帝的旨意,让他赶往铁砺戈壁外的“碎叶城”,和太炎特使团会合,而后一同进入天山。

    铁砺戈壁也是一片蛮荒,其中处处凶险,特有的“无幽鬼城”和“绝天阴风”只要遇上了,除非是天境,否则绝难逃脱。

    陈志宁用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赶到了铁砺戈壁附近,距离碎叶城还有两天的路程。

    ……

    云迅城是铁砺戈壁边缘一个不太起眼的小城。六百年前,太炎王朝在西边的铁砺戈壁中发现了大片的黒源石矿,于是大批勇于冒险的修士涌来,他们带领着凡人矿工深入铁砺戈壁挖掘矿产,渐渐形成了云迅城。

    到了一百年前,这附近的矿产已经被开采殆尽,于是繁盛不再,这里渐渐冷落下来,到现在已经几乎被太炎王朝遗忘,变成了治下一个普通的边远小城。

    最鼎盛的时候,云迅城乃是郡城的建制,但是现在,已经降为了县城的建制,城内还有五六千的居民。

    现任的城主名叫丁原,已经在云迅城两百多年了,他经历了云迅城从鼎盛到没落的过程,但是一直到现在他都不肯离开,而很少有人知道的是,他在五十年前已经暗中投靠了代天候唐天河。

    有着唐天河的庇护,他在云迅城为所欲为。

    更没有人知道的是,云迅城外面的铁砺戈壁中的矿藏的确已经开采完了,但是在五十年前丁原在城内的地下,发现了一道天石晶脉!

    天石晶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矿产,每一块天石晶之中,都可能封印着不同的珍贵材料,一道天石晶脉,可能开采出无数种珍贵材料。

    当初建造云迅城的时候并没有专门选址,只是大家都聚集在这里居住,久而久之就成了一座城镇,而后朝廷决定建城,就在外面修了一圈城墙,这就是云迅城。

    当初建造城墙的时候,也很不凑巧没有发现这道天石晶脉。

    丁原发现这道天石晶脉的时候,就立刻投靠了唐天河,凭此才能保住自己的位置,否则早就被人赶走了。唐天河帮他隐瞒了天石晶脉,而后天石晶脉开采的大部分收益,都交给了唐天河,但丁原自己也收获不小!

    他在半年前凭借这些秘密的收获,正式晋升天境!不过他秘而不宣,却没想到忽然之间唐天河的力量被连根拔起!

    他隐藏的很好,再加上云迅城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城,圣者堂没有理睬他,于是他侥幸没有受到波及。

    但丁原感觉到自己并不安全。真正到了天境才知道其实能够威胁自己的东西很多。

    他当了两百年的城主,锐气早已经消磨殆尽,又是靠着资源硬生生堆上来的天境,和那些通过磨砺和死战历练提升的天境相比差距极大。

    但好歹也是天境丁原觉得自己只要逃亡千机王国,必定可以受到重用和保护。比待在太炎王朝要安全得多。

    他密谋了许久,就打算趁最近天山之中的变故,浑水摸鱼逃往千机王国。

    但是这一天傍晚,他从外面回府,忽然在城门口看到了一个人,有些眼熟,他暗中留意,看到了那人的正脸,顿时脸色一变,吩咐下人赶紧走。

    “那小子来我的云迅城干什么?难道他已经知道了我和唐天河的关系?知道了天石晶脉,所以来斩草除根的?”丁原疑神疑鬼。

    他不能不多想,那可是陈志宁!唐天河的覆灭,看上去和他没有关系,但大家都在猜测,恐怕是他在后面推波助澜。

    否则皇室怎么可能会袖手旁观?陈志宁是皇室的宠儿,只有他才能说服皇室放弃代天候。

    丁原越想越觉得危险这就是远离京师的坏处了。他没有亲身经历京师内各种斗争的诡变,远在数万里之外,只能够听到一些道听途说,自然无法了解到真相。

    丁原背着手,在书房里走来走去,随后叫来一名心腹吩咐了一番,心腹领命而去。

    等到了晚上,心腹回来禀报:“大人,那小子只是待在客栈内,并没有跟什么人接触,属下也没有发现有人跟他联络。”

    丁原点点头,挥手让他下去了:“孤身而来,哼哼,想要暗中调查清楚老夫的实力和天石晶脉,而后引来强者一举拿下?哼,未免太小看老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