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九二章 帝浆流妙用(一)
    尽管陈志宁对圣者堂恨之入骨,但是在检查了那一名天境地魔之后,也不得不赞叹,圣者堂的确底蕴深厚!

    大地恶焱充满了各种负面力量,也强大无比。这种力量几乎不可能受到控制。

    而通过那座大阵的两次转化之后,变成了可以初步受到控制的地魔。地魔结合了承载体的灵智,又拥有大地恶焱的可怕力量,实在是一种可怕的人形恶宝!

    “当初设计出这座大阵的人,绝对是个天才。”陈志宁赞叹一身,他对自己的阵法造诣十分自傲,但也明白百族史上,各种天才层出不穷,不能小看。

    他原本想将这一名天境地魔直接收回来,却忽然感应到,正有强者飞快朝着冥海大岛赶去。

    他心中一头,让天境地魔在大岛上潜伏下来。

    ……

    冥海大岛之前被阵法封印,什么消息也传递不出来,但陈志宁强多了阵法的控制权之后,原本的布阵人立刻就有了感应。

    圣者堂的这位阵法大师,立刻动身赶往冥海大岛。

    他随行有一位天境护送!九阶阵法大师就算是在圣者堂也是非常罕见的,整个圣者堂有几十位天境,但只有三位九阶大阵师。超九阶目前没有。

    他们赶来的时候,正好和其他的天境错过。护送的天境看到阵法已经破碎,立刻道:“我马上联系包承天阁下。”

    九阶大阵师乔应理却更关心自己的阵法,他摆摆手:“我先去看看。”

    护送的天境无奈,一面中激活玉符,尝试联系包承天,一面抢先一步进入大岛中,确认没有危险,才将乔应理接了进来。

    远在千里之外,包承天和另外一位天境发现后面的恶焱魔兽不追了,松了口气,他感应到传讯玉符闪烁了两下,立刻取出来正要激活,忽然周围整个空间似乎被什么力量干扰了,一切错乱起来,玉符的联系也被冲断。

    一股力量笼罩下来,包承天两人脸色一变:“资深天境!”

    擎天王的身影出现在这一片区域之中,震天王和扫天王则守住了另外两个方位。包承天暗暗一叹,之前和恶焱魔兽拼杀,消耗太大,同为资深天境,他竟然没有察觉到擎天王已经赶到。

    擎天王也不说话,一挥手三位天境一起杀了上来!

    ……

    护送的天境看了看手中的玉符,包承天一直没有回应,他只好先收起来,专心护卫乔应理。

    乔应理进了大岛,先四处看了一圈,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而后才来到大岛中央,随手在一勾,元能牵引,从大地下拉起来一道阵法刻线陈志宁破解他的阵法,现在轮到他破解陈志宁的阵法了。

    不过他比陈志宁简单,这座阵法已经被包承天攻破了。

    用了几个时辰,他已经来到了阵法中枢空间。到了这里,他就能“通观全局”,认认真真的研究,对手是怎么破解了他的阵法并且据为己有的。

    这一看之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有些手段……很奇妙!似乎和我们现在经常使用的也不太一样……”

    他越研究越投入,不知不觉的深陷其中。

    护送的天境已经很了解他,几乎所有的高阶阵师都是这个样子,一旦遇到感兴趣的难题,必定是废寝忘食。

    他在一边盘坐下来,灵觉放开,笼罩了整个岛屿,静静等候着,同时分出一部分心神,参悟一些法术难题。

    这样又是几个时辰过去了,乔应理忽然啊呀一声,天境连忙睁开眼来,只见乔应理额头上一层冷汗,手中已经勾住了一根阵法刻线,差一点就要将这一根阵法刻线切断了。

    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停住了,而后他稳住了自己的手,轻轻将那一道阵法刻线松开,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得意一笑:“这个家伙很狡猾,居然还留下了一个阵法陷阱。要是刚才老夫切断了那一道阵法刻线,这里……”他得意地指了指周围:“嘭!整个都要沉进大海下了。”

    他们现在所在的阵法中枢空间,深处与大岛的核心地下数千丈,如果真的全部塌下来,天境不死也要脱层皮,但肯定护不住仅仅是绝境的乔应理。

    天境也是暗自抹了一把冷汗。

    “哼,还是小看了老夫。”乔应理说着,从刚才那一道阵法刻线下面,又勾出另外一道刻线,分辨了一番,有放了回去。

    这样分辨了数次,终于找到了一根正确的阵法刻线。他嘿嘿一笑,手指化作剪刀轻轻一剪。阵法刻线断开,整个阵法运转彻底停止,接下来他就可以重新着手,再次夺回阵法的控制权。

    乔应理表情放松,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地面一动,周围忽然落下来十二道奇特的光芒,没一道光芒之中都有一枚银白色的金属柱。

    “不好!”护送天境一声惊唿,可是他身后忽然冒出来一个古怪的身影。护送天境全身汗毛乍起,勐然转身,一层灵光如同水波一样荡漾开去,同时他双手一扣,整个空间都被他凝固下来。

    可是他看到身后的影子却大吃一惊:“廖同!”

    竟然是同为圣者堂的天境!但他很快明白,眼前的廖同已经不是自己的同伴了,他双眼喷射出赤红色的火焰,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让人无比厌恶痛苦的气息。

    “你已经成了地魔!”

    天境地魔身躯一晃,咔嚓一声分所周围的空间破碎,廖同还是人类的时候,两人的境界就不相上下,现在他已经成为地魔,强大了数倍,比不上资深天境液相差不多了,他根本不是对手。

    而他身后的乔应理更是一声惊唿,那十二道银色的金属柱全部弹开,化作了无数刺猬一样的法宝,轮番攒射而来!

    陈志宁原本就没指望利用阵法陷阱制服他,阵法陷阱只是个幌子,正确的破阵方法下面,隐藏着一个机关陷阱!

    陈志宁最近钻研机关术有些心得,现学现卖。

    而这个机关术和整座大阵相互联系,瞬间将整个大阵的力量抽空,全部用来轰击乔应理!

    乔应理虽然是绝融境,但他的侧重点在阵法,境界乃是用灵丹强行提升上来的,完全不擅长战斗,平日里大部分时间,又都是被天境保护着,应变能力更差。

    这一番轰击,一根根法宝锐刺夹杂在元能光线之中,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瞬间就让乔应理中招了。

    他一声惨叫被打成了筛子。

    这惨叫更是让护送的天境心头一颤,“廖同”趁机杀了上来……

    ……

    十二个时辰之后,陈志宁将所有的收获,包括那一头天境地魔都收了回来。他自我反省了一下,感觉这一次的行动并不算完美。

    他抬起手来,铁页丹滴熘转动,其中有一个虚幻的小人儿,那是乔应理的灵魂。再过一段时间,铁页丹就能够从其中提取两份记忆灵种。

    一份是关于他的阵法之道。

    另外一份则是他知道的所有圣者堂的情报。

    这两枚记忆灵种对他都很重要。

    但护送天境逃走了,只凭一头天境地魔,击败普通天境不成问题,想要杀死几乎不可能。护送天境逃走,这头天境地魔就暴露了,以后只能偷偷摸摸使用,否则一旦曝光,就等于告诉圣者堂,是我坑了你们!

    除了两枚记忆灵种,一头天境地魔之外,他还收获了全部的帝浆流!

    想到这个,他不由得露出了危险。这一次之所以不完美,说到底还是因为他的实力不足。若是他有绝融境的实力,就可以参与到天境的大战之中,和天境地魔、五头九阶道兵一起围攻护送天境,必定能够把这名天境留下来。

    “有了帝浆流,正适合用来提升!”他想了想,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来:如果用帝浆流浇灌三位老爷,会有什么收获?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有些不可遏制,陈志宁充满了期待但是他很快也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同样可能血本无归!

    三位老爷吃好喝好,而后什么也不给,因为这可是帝浆流,只能算是“浇灌”不能算是“埋下”。

    他摸了摸下巴,有些纠结。最后,陈志宁嘿嘿一笑,先从天地蛊蜈那里讨来了三滴帝浆流。

    但让他意外的是,这一次,天地蛊蜈老大不情愿。

    不仅是天地蛊蜈,连小六儿都站在了它那边,朝着陈志宁挥着手臂大声抗议,吱吱吱的好像要对他说些什么,但“言语不通”,小家伙很着急。

    陈志宁一拍脑门,恍然道:“是我粗心了,忘记了帝浆流其实对你们的好处最大。”

    大牯蟒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心说老爷小的这次也是出生入死了呀……

    陈志宁大手一挥:“这样,各自一滴,先炼化了看看效果。”

    道兵们一片欢唿。

    帝浆流无比珍贵,虽然数量着实不少,但陈志宁暂时还是舍不得给岩蟒。他分出八滴帝浆流,先给了天地蛊蜈、小六儿、巨猿、四翼天虎、陆地魔蛟、大牯蟒、山丘虎和凝虚玉象,想要看看道兵们吸收了帝浆流会有什么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