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九零章 三职九阶(二)
    “你……这是什么手段?你是什么时候下在我们身上的?”

    不禁胭太虎想不明白,其余白仁初等人也是大为意外,仔细回想,也不记得陈志宁有什么机会,能够对所有人施展隐秘手段。

    九文鹿又仔细感应了一下体内的状况,有些不太确定说道:“这是……毒?”

    陈志宁点点头:“别忘了,我是一位丹师。”

    众人无语,他们都知道太炎王朝内有关陈志宁的各种传言,但因为实在太多太杂,他们还是会下意识的忽视一些东西。

    陈志宁说道:“是桃花水母精,你们还记得吗。”

    “桃花水母精!”胭太虎吃惊:“不可能,你怎么能控制漫天桃花母?”

    陈志宁笑而不语,只是眼神中带着意思如同针芒一般的冷意看着他们所有人。他不需要控制漫天桃花母,只需要控制桃花水母精就行了。

    炼为道兵并不困难。

    “咬伤你们的桃花水母精经过我的特殊饲养,毒性和一般的桃花水母精大大不同,你们回去可以找高阶丹师尝试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办法为你们解毒。”

    “我等不敢。”胭太虎留着冷汗说道。

    陈志宁一摆手:“我并不在意你们尝试解毒,是真心实意鼓励你们试一试否则你们怎么会知道本座的手段,绝不是那些普通九阶丹师能够破解的呢?”

    胭太虎等人心头又是猛然一跳:九阶丹师!他已经是九阶丹师了!

    陈志宁的眼神扫过所有人,在金野狂、胡十媛、白仁初、柳芷兰四名人族脸上停留了一下,轻轻一摇头:“可笑。”

    他摆摆手:“都出去吧,给你们三个月的时间,回去试试能不能解毒,要是你们做不到,那就乖乖的每年送上买命钱。

    每个人每年三千万三阶灵玉。我可以接受等价值的高阶材料。

    另外如果你们运气好,我有什么任务交给你们去做,那么你们那一年就可以免去买命钱。”

    胭太虎默然了片刻,毕恭毕敬的朝陈志宁一鞠躬,而后退了出去。

    她之后,妖族们也都退出房间。金野狂和胡十媛,此时已经彻底臣服之前有多狂妄,现在就有多谄媚。

    胡十媛居然还想“以色侍主”!恶心的陈志宁差点将她的买命钱翻了一倍。

    将这两人赶出去之后,白仁初和柳芷兰还没有走,两人低着头,心中只剩下无限懊悔。陈志宁却懒得和他们多说什么,摆手道:“出去吧。”

    白仁初想要说什么,却还没开口就迎上陈志宁似笑非笑的嘲讽目光,登时羞愧的满脸通红,以袖遮面仓皇而逃。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慕容真才好奇问他:“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白仁初和柳芷兰会背叛你?”

    陈志宁有些遗憾:“从上船的那一刻起金野狂明显在拉拢所有人一起对付我,他必定也会去找白仁初,白仁初事后却没有告诉我,不管他是真的和金野狂同流合污,还是想要置身事外,都让我很失望。”

    他又没个正形的对慕容真笑笑说道:“也很肉痛呀,毕竟我给他吃了几块九阶凶兽肉呢。”

    陈志宁最初对白仁初还是认可的,虽然还称不上被人背叛,但的确有些失望。

    慕容真轻轻啐了他一口,知道他真正心疼的不是凶兽肉,而是自己的“善意”。

    ……

    四妖重聚在一起,外面的一切手段都已经撤去,睡觉的人不会有任何感觉,值守的修真战士也醒过来,悄悄四处一看,暗呼侥幸:没有被上官觉。

    但他们也有些怀疑:我乃是玄境修士,竟然会不知不觉睡着了?

    胭太虎面色阴沉,九文鹿有些六神无主:“你倒是说句话啊,咱们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向大圣们求援?”

    虎鬼连连点头:“只要大圣们愿意出手,这些小毒随手就能化去。”

    胭太虎没有开口,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另外一名妖族黯山魂问道:“你到底怎么想的?担心回去之后坦言计划失败会受到惩罚?大圣因此不肯出手?”

    胭太虎终于开口说道:“这只是一种担心,我还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她抬起头来,双眼之中闪烁着一种叫做野心的东西:“你们有没有想过,陈志宁现在是什么实力?”

    “实力?”三妖莫名其妙。

    胭太虎深处三根手指:“九阶大阵师、九阶大器师、九阶大丹师!”

    三妖一想,登时被吓了一跳:还真是如此!

    在大岛上,三位天境联手维持的阵法必定是九阶,陈志宁能够在其中游刃有余,最后很可能就是利用阵法拖住了三位天境。

    毫无疑问他已经是九阶大阵师。

    好一会儿,三妖才回过神来,有些干涩的说道:“前所未有啊!”

    是的,凡间界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一位修士身兼三职,而且还能够全部达到九阶以上。别说九阶了,连三职八阶都没有过。

    胭太虎看着大家:“你们还不明白吗?这是我们的机会!让陈志宁控制我们,是一个我们和他之间联系的纽带。

    如果他愿意给我们一些任务,那我们和他的联系就会更加紧密!”

    三妖有些面面相觑,胭太虎的话太过颠覆,他们听着很不舒服,不但不反抗,反而要向陈志宁献上自己的“谄媚”。

    但是这种心理上的不舒服之后,仔细想一想却觉得胭太虎的选择毫无疑问是最佳的。

    他们每一妖的身后,也都有一个庞大的族群妖族不是通过家族的纽带来维系关系,而是同族。同一个种类的妖族就是一股势力。

    “九阶法宝、九阶灵丹、九阶大阵对于陈志宁来说似乎根本不算什么,他随手就能炼制出来。可是对于我们、乃至对于所有人妖两族的修士来说,都是无比珍贵的宝物啊!

    我们可以进一步和陈志宁达成协议,因为他能够控制我们,进而会因此对我们多了一层信任!”

    九文鹿连连点头:“别的不说,只是刚才那一柄九阶小刀,只要我能搞到手,就可以有各种运作方式,保证能够获得巨大利益!”

    他歪了歪头,感觉“九阶小刀”这个称谓是在有些“简陋”,不符合九阶法宝的身份,但在陈志宁那里,真的就是“九阶小刀”而已啊。

    虎鬼和黯山魂也是点头:“那咱们就这么决定了!这件事情是我们四个的秘密,回去之后决不能泄露出去!”

    “必须如此!”胭太虎悍然道:“我提议,歃血为盟!”

    对于妖族来说,歃血为盟乃是最高级别的誓言,从血脉牵扯到灵魂,绝不可能背叛。

    “好!”另外三妖一头。

    于是,妖族历史上最为诡异的一场歃血为盟出现了。

    四位妖族年轻天才、站在年轻一辈最顶端的四妖,为了保持住被一个人族控制的权力,歃血为盟,保证绝不泄露这个秘密!

    ……

    而金野狂和胡十媛被赶了出来,却没有多少“羞辱”的感觉,他们之前已经被陈志宁羞辱太多次了,都已经习惯了。

    回到房间后,两人呆呆的坐下去,过了好一会儿,金野狂端起一杯凉茶灌了下去,总算是从巨大的震惊之中清醒了一些过来,他看看胡十媛,忽然觉得什么阴谋诡计智谋多端,都是扯淡,在真正强大的力量面前都是浮云啊。

    胡十媛已经是他见过的诡计多端的女人了,可是那又如何,在陈志宁面前败得稀里哗啦,最后还想动用女人最原始的本钱结果人家连这个都看不上。

    他一撇嘴,暗自道:女人啊,尤其是有点姿色的,都不愿意承认自己长得不如别人好看。我身边要是有慕容真那种绝色佳人陪着,我肯定也看不上胡十媛了。

    胡十媛忽然种种拍了他一巴掌,金野狂一皱眉头:“干什么?”

    胡十媛兴奋无比:“这是个大好机会啊!”

    金野狂瞪眼:“你傻了吧?还好机会?咱们以后的小命都捏在了陈志宁手里!他那么自信,连九阶丹师都解不了他的毒……”

    胡十媛连连摆手:“正是如此,才是大好机会,你想想啊,九阶大丹师、九阶大阵师、九阶大器师,这是多么强大的存在,而现在咱们有机会给他送钱……”

    胡十媛的理论和胭太虎差不多,但她说得更加直白。金野狂也马上想明白了:荒洪不是没有九阶,虽然数量不多但也的确存在。

    那几位,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的确如胡十媛所说,面对这些存在,你就算是想要送钱,人家还不肯要呢!

    好比九阶大丹师,现在连他十年后的灵丹都已经卖出去了甚至,买主们还专门制作了一张“时间表”,将九阶大丹师阁下每年哪个时间段炼制的哪一炉灵丹,都详细的规划好了,归谁的就归谁,不准插队,不准抢买别人的灵丹。

    这种状况下,没有很亲近的关系,九阶们绝不愿意和旁人进行交易,真的是想送钱都送不进去。

    但是现在,陈志宁简直是一位“野生”的三职九阶啊!

    金野狂也明白陈志宁是个大金矿,可是他之前把陈志宁得罪得太狠了:“他……不太可能跟我们合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