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八三章 帝浆流
    在得到的东南方向上,地面翻滚,一头头巨大的古木魔物滚滚而出。一柄淡金色的巨大飞剑呛啷啷的翻飞,将魔物一一斩杀。

    每一剑落下,都有一片金光伴随,庚金之气散逸,让其他的魔物不得不后撤半步避其锋芒。

    “啊”金野纵着飞剑将一株千年古树劈成了两半,憋闷的一声大吼,胡十媛和他背靠着背,身前有两道三丈长的半月形弧光护佑,她警惕的看着周围的魔物,猛然放出两道弧光,唰唰唰一阵脆响,一片树木倒下去。

    “太炎人太狡猾!”金野狂咆哮:“果然他们邀请我们来参加邦国学赛没安好心!”

    胡十媛脸上布满了汗水:“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好用?想办法逃出去吧。”

    “等等!你看那是什么?天降帝浆流!”金野狂大喜:“原来这就是考验,哈哈哈!”

    胡十媛也看到了天空中如同湛蓝流星雨一般降落下来的帝浆流,数量不少,每一颗“流星”都是一滴帝浆流。按照这个数量分析,恐怕有好几千、甚至上万滴!

    “哈哈哈!给我灭”金野狂一声狂笑,猛然发力,金色的飞剑横空扫荡,在面前打出了一片三十丈宽、一百多丈长的空白地带,周围的魔物攻击为之一缓。

    而后,他一声长啸凌空而起,将飞遁之术催发到了极致,直奔天空中的帝浆流而去。

    胡十媛也不甘落后,紧随其后好像一道影子一般。

    金野狂冲到了最高处,飞遁之术的能力到了极限,脚下出现了巨大飞剑,托着他继续上升。

    他双手取出玉瓶,迎着帝浆流施展了一道法术,淡金色的灵光凝聚成了以巨大的漏斗,他咬牙拼命将这只“漏斗”的面积扩大,恨不得笼罩了整个大岛,将所有的帝浆流一滴不剩的收进自己的玉瓶中。

    胡十媛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除了有他俩,居然没有一个人冲上来收取帝浆流。

    魔物的确难缠,但是能来参加邦国学赛的都是天才,不可能真的只是一波魔物就将他们全部杀死。

    “野狂,有些不对劲!”她出声提醒,金野狂却听不进去:“什么不对劲?你也快些准备,我们独占全部的帝浆流!”

    地面上,五妖联手,克制住了心中的烦躁和杀意,终于清理出来了一片空地,还有余力观察着天空中的情况,胭太虎看到金野狂和胡十媛迫不及待的杀上去,一声冷笑骂道:“愚蠢!”

    白仁初四人也看到了帝浆流,激动之余也隐隐有些不安:“你们感觉到没有,帝浆流出现,这些魔物似乎安分了一些。”

    吼吼吼……

    四周的魔物仍旧双眼赤红,在他们周围游走不定,随时可能再次扑上来,但和刚才想必,的确不是那么暴躁了。

    柳芷兰猜测:“难道天降帝浆流和这些魔物有什么关系?”

    ……

    小洞天之中,陈志宁看着天空中的帝浆流他眼中的大岛和别人不同,别人只看到了岛屿,而他看到了笼罩在整个岛屿上的一座庞大阵法。

    此时,这座阵法正全力运转起来,所调动和汇集的元能庞大的让陈志宁都感觉到畏惧。

    ……

    忽然,战舰上的屈海智一声惊呼:“不好,快快后退!”

    达到周围的海面忽然沸腾起来,一头巨大的海兽从海面下探出狰狞的头颅,它却没有搭理距离并不算很远的旗舰,而是贪婪而畏惧的望着那座大岛上空的帝浆流。

    随后,一头又一头的巨兽钻了出来。

    还好屈海智见机得快,他们已经退出数十里,而且没有触怒这些巨兽,仍旧在缓慢撤退。

    屈海智暗自松了一口气:之前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群兽围岛,却不敢上去,屈海智也是微微皱眉:“这座岛屿恐怕有些古怪。”

    话音刚落,屈海智忽然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他大吃一惊:“练先生!”

    九霄上人练赤霞忽然出现,他没有去看身边的屈海智,只是面带忧色的望着大岛。屈海智连忙问道:“先生,岛上有什么危险吗?”

    练赤霞似乎犹豫了一下,旋即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又消失了。

    作为天境,他已经感觉到岛上的变故,可是当他看到那座笼罩着整个岛屿的大阵之后,他立刻放弃了一切想法此等大阵,背后必定有天境主持,而且肯定不止一位天境。

    他远比一般的天境冷漠,虽然受托照顾这一次的邦国学赛,但是绝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和道行去拼。

    所以练赤霞阁下毫不犹豫的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继续隐身。

    ……

    陈志宁越看越凝重,他暗中观察了很久,终于渐渐能够把握这座大阵的关键。可是他也逐渐发现,想要布置和催动这样一座大阵,的确需要天境。

    而且很可能还不止一位天境!

    就算是逃出去又能怎样?面对天境毫无还手之力。

    慕容真在一边问道:“有什么办法吗?”

    陈志宁想了想,将大岛周围的全部线索综合起来,有一个计划在脑海中逐渐成型:“拼一把吧。”

    但是对慕容真,他却微笑说道:“放心,这世上能难道我的阵法还真不多。”

    他捏了捏慕容真的手:“你在这里等我。”

    他身形一晃,出了天南一角。

    天空中,帝浆流终于“降落”到了大岛上空,金野狂纵声大笑,想要收取帝浆流,可是当湛蓝流星雨一样的帝浆流降落到了他的金色灵光“漏斗”上的时候,却诡异的直接穿了过去,根本没有被收取!

    “怎么回事?”他一声惊呼,就在此时变故突生!

    那一片湛蓝流星帝浆流,连同它们所在的那一片天空,忽然被人“搬运”走了!帝浆流没有了,那一片空间也没有了。

    就好像有人拿着一柄大勺子,把那一片天空直接挖走了。

    “不好,快走!”胡十媛一声惊呼,拽着金野狂不顾一切的往下冲去。而缺失了一块天空的那一方空间,立刻在一阵尖锐的啸声之中崩塌了,一道道虚空裂痕密密麻麻的出现,从这些裂痕之中,吹拂出来一道道恐怖的“混乱之风”,所过之处一切毁灭!

    轰轰轰……

    空间崩塌不断传递着,很快波及到了周围数百里的天空,胡十媛和金野狂根本来不及逃窜,身后破碎的虚空很快追了上来。

    两人咬紧了牙关,长辈们赐下来的各种防御法宝不计代价的朝后飞去。

    啪!啪!啪!一件件法宝破碎,可是生死关头,两人却顾不上心疼,只要能够抵挡片刻就行了。

    可是即便如此,破碎虚空的力量也不是他们能够轻松抵挡的。所有的防御法宝全部炸碎,两人也还是被这种恐怖的力量波及了,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身后衣衫炸裂鲜血淋淋。只是轻轻一个“接触”,两人背后的皮肤连带一层肌肉已经消失不见了。

    砰!砰!

    两人重重摔在了地上,又吐出一口鲜血来,但都强忍着重伤,飞快遁走。

    那破碎的虚空一路向下,很快就“挤压”在了地面上,魔物、大地很快一起消失不见,大岛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好在这个时候,虚空终于渐渐稳定了下来。虽然裂缝还存在,其中还在闪耀着暗蓝色的幽光,那种毁灭之风也还在吹拂,但至少裂痕已经固定,没有继续扩大。

    而就在金野狂和胭太虎他们所看不到阵法层面,那一片“天空”连带其中的帝浆流,正被一种特殊的阵法结构“凝固”住,而后缓缓收缩。

    阵法中枢位置上,有三位天境成“品”字行盘坐,其中一人看上去仙风道骨,他张开手来凌空朝那一团天空收摄而去。

    他的手掌枯瘦修长,掌心位置上有一片淡淡的黄光,其中有一座小小的洞天世界。

    这座阵法极为庞大,三位天境联手运转起来也有些吃力。毕竟,这可是要“偷盗”天机的。

    所以三位天境没有注意到,庞大的阵法之中,有人正在利用自己的阵法造诣,飞快的接近了那一团“天空”。

    而后,一只小小的金色蜈蚣背上缠着一条更小的细蛇,嗖一声钻进了那一片阵法结构当中。

    “嗯?”分出一只手来,收摄帝浆流天空的天境这下子察觉到了。

    他目光一凝,却在阵法结构之中找不到什么东西!

    “有古怪!”天境一声冷哼,他身边另外一位天境却说道:“先收取帝浆流,其他的事情随后再说,快来帮我们,阵法有些松动了。”

    “好。”他也是果决,而对于天境来说也有这种信心。于是将这些“细枝末节”之事放在一旁,掌心的洞天小世界张开来将那一片天空“一口吞下”,而后他重新将精力集中在了阵法上。

    隐身暗处的陈志宁松了一口气,他故意破坏了一部分大岛的阵法,就是想要吸引天境的注意力。果然天境都十分自信,要以“大局为重”,没有去细究天地蛊蜈。也幸亏天地蛊蜈乃是洪荒异种,能够避开天境的初步查看,否则他的计划就进展不下去了。

    大岛忽然晃动了一下,那种让人烦躁、厌恶、恐惧的感觉骤然变得更加强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