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八零章 大岛入魔(一)
    陈志宁从阵法舱内走出来,沿着甲板行走慰问大家,顺便不着痕迹的将一直潜藏在海面下的太古神王像收了回来。

    是的,他从一开战,就将自己的太古神王像潜藏在海面下,吞噬那些沉入海面下的恶灵否则恶灵战舰沉没后,怎么会没有恶灵浮上来?

    如果不是陈志宁这一手暗中的安排,这一战至少还要持续半天时间,获胜会变得更加艰难。

    陈志宁这么做也不是没有私心。太古神王像显然吞噬恶灵会变得更加强大。

    而且陈志宁还有另外一个打算:趁机了解冥海杀域。

    他对于冥海杀域太陌生了,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别人告诉他的,陈志宁觉得这样的认知太过片面,他需要从另外一个“角度”全面了解冥海杀域。

    铁页丹之中正在凝聚出一份份关于冥海杀域的“记忆”。

    那些恶灵和别处的的确有些不同,好比万古界的那些恶灵,总还残留着一丝生前的记忆,而冥海杀域之中的这些,却完全丢失了记忆,甚至在冥海杀域中的经历,能够记住的也少的可怜。

    但是好在恶灵的数量众多,每一头只有一点记忆,但是凑在一起就有很丰富的关于冥海杀域的认知。

    陈志宁心分二用,一面安抚众人,一面消化这些记忆。

    果然纯正的冥海杀域“生物”和太鹿港的修真战士们的认知是不同的,而且毫无疑问恶灵们对于冥海杀域更加了解。

    原来每一头真正强大的海兽都有自己的领地,像七层鬼雾和漫天桃花母这种看上去无比凶悍的凶物,之所以四处漂流,只是因为它们还没有强大到能够拥有一片领地。

    陈志宁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万古劫刀原本得主人,或者说那一截金色牛角的主人,那位汪洋主宰。

    海兽们有什么习性,汪洋中为什么会出现一些虚空险境……恶灵都有自己的认知,可能并不准确,但给陈志宁提供了重要的参考。

    在六艘战舰上转了一圈之后,陈志宁已经将这些记忆大致消化完毕,现在他可以非常肯定的说,自己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更加了解冥海杀域。

    屈海智也累的不轻,他连吞了好几枚高阶灵丹,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但脸色仍旧苍白的吓人。

    他找到了陈志宁:“阁下辛苦了,今天看来是无法登岛了,咱们休息一下吧,明天上岛。”

    陈志宁自无不可:“好。”

    说着,他不由得看了那座冥海大岛一眼,心中浮现起恶灵们关于这座大岛、以及大岛上十年一次的天降帝浆流的记忆。

    帝浆流惠及一切生灵,这是凡间界所公认的常识。也就是说,帝浆流这种灵物对于人族、妖族、兽族、灵族、植物等等一切生灵都有巨大的好处。

    虽然一直说帝浆流对妖族的帮助最大,但是其他种族也同样有效。比如恶灵,陈志宁从恶灵们的记忆中毫不费力的找到了它们对于帝浆流的强烈渴望。

    只要能够得到一滴帝浆流,五阶可以直接升为六阶,六阶可以直接升为七阶,七阶以上,提升笑了一些,但是即便对于九阶恶灵,帝浆流的好处也十分巨大。

    但是,它们如此渴望帝浆流,却从未登上那座大岛。

    并非不能,而是不敢在恶灵的记忆之中,对于那座大岛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但当天降帝浆流的那一刻,它们对于大岛有两个非常强烈的感觉:贪婪和恐惧。

    那种恐惧让它们克制住了贪婪,不敢踏上大岛半步。

    可是恶灵的记忆实在是有些“浅薄”,它们只有一种本能的恐惧,却并不知道到底恐惧什么。

    在恶灵们的记忆之中,还有一个非常清晰地“情况”:不仅是恶灵们,每当天降帝浆流,大岛附近都会暗中聚集大量巨兽,八阶都没有资格占据一席之地!

    但是这些汪洋巨兽,全都老老实实的潜伏在周围的海域,谁也不敢登上岛屿。

    它们似乎只敢期望万一有一滴帝浆流飞落出来,而不敢登岛争夺。

    “那座大岛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吓得九阶们都不敢上岛?”陈志宁暗自嘀咕了一声,心中自有盘算。

    这一天,大家就在海面上休息。好在七层鬼雾之后,周围的凶兽也都被吓跑了,这一天平安度过。

    到了傍晚的时候,有些率先恢复的修真战士,已经跃入海中,开始打捞战利品。

    很快各种宝物被送上来,这些收获回去之后大家平分,所以每捞上一些宝物,都会引发一阵欢呼。

    陈志宁也干脆来到了船边,一个鱼跃钻进了大海。

    “漂亮!”众多的修真战士现在对陈志宁阁下佩服的五体投地,就算是他放个屁,也会有人大加称赞“声如洪钟、味如兰麝”,更别说这个入水姿势的确矫健。

    但陈志宁没有去打捞战利品,他玩性大起,一路向下深潜,很快周围就变得一片昏暗。

    冥海杀域的海水深达数十里,越往下压力越大。等到了数百丈以下,已经是一片漆黑了。

    但是这难不倒陈志宁,牛刀杀鸡的催动了权瞳,顿时周围一片透彻清明。七层鬼雾过境,将绝大部分凶兽都吓跑了,但深海之中还是有些海兽的,有一般的鱼类,也有一些低阶的凶兽。

    这些家伙都不敢来招惹陈志宁,他一口气冲到了海底,踩在柔软的海底淤泥上行走着,这里生灵极少,但都十分奇特。

    陈志宁发现了一道巨大的海底峡谷,无论是从深度还是长度上来说,都可以说是他所见过的最大的一条峡谷。

    峡谷深处,隐隐有些幽光泛起,那是一群群能够发光的鳗鱼。

    他顺着峡谷走着,峡谷中的那种光亮却是越来越强,已经显然不是一般的鳗鱼了。他飘了下去仔细观看,那种光亮是从峡谷的一片眼是裂缝中传出来的。

    但是这些岩石裂缝非常狭窄,只有光亮透出来,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

    “难道是什么宝物?”陈志宁嘀咕一声,顺着岩石裂缝往上寻找而去,渐渐地岩石裂缝开始变大,那种光芒也越来越强烈,但陈志宁却皱起了眉头,他已经非常肯定,不会是什么宝物,因为随着这种光芒变得强烈,有一种古怪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陈志宁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就是觉得不舒服。

    再看那光芒,是一种红色,并非让人振奋的红色,也并非让人恐惧的红色,而是一种让人从骨髓最深处,产生烦躁的红色。

    他抬头一看,在权瞳的作用下,数百里内一片清明。不知不觉之间,海底周围这种红色逐渐变多。就好像一道道红色的“脉络”,逐渐朝着一个方向汇聚,而汇聚的地方正是那座冥海大岛!

    他不由得猜测:这就是恶灵和凶兽们都恐惧的东西?

    他又沉了下去,这一段的峡谷之中,那种红色的光芒已经十分巨大了,陈志宁钻进了裂缝之中,遇到难以通过的地方就用地遁术传过去,很快,一阵烦躁的热意扑面而来,他停了下来,在他前方的海底深处,是一片燃烧的赤红色烈焰!

    这种诡异的火焰在海水之中燃烧着,就好像一条条红色的章鱼,在不停的挥舞着自己的触手。

    陈志宁在这里只待了这么一小会儿,就感觉到一阵恶心,浑身都不舒服,恨不得怒吼咆哮,或者是大肆杀戮一番发泄出来。

    他强忍着自己的冲动,又观察了一段时间,这种火焰似乎“粘”在了海底大地上,不断燃烧着生生不息,就连陈志宁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他尝试着再靠近一步,却立刻感觉到整个人压抑不住的烦躁暴怒,他赶紧退了回来。而后慢慢朝后飘去,终于在离开了那一片红光的范围之后,情绪和身体恢复了正常。

    “古怪!”他一声判断。

    再去看的时候,只见那座大岛沉在海底的“根部”乃是这种赤红色的光芒燃烧的最为旺盛的地方。

    他逐渐上浮,发现虽然红光看上去猛烈,但只要到了数里之外就看不见了。而太鹿港的人刚刚打通了这条海路,肯定还来不及发现这个秘密。

    哗啦……

    陈志宁从水面下伸出头来,朝大家笑了笑,一跃上了甲板。

    慕容真递过来一块布巾,他擦干了身上的水,看了看周围对慕容真低声说道:“明日登岛,不要跟我分开了。”

    慕容真巧笑盈盈点头答应着,心中暗道:本来也没打算跟你分开。

    ……

    那座巨大的雪山之上的宫殿当中。

    圣者堂的长老们围坐一圈,他们最近一次聚会决议,是上一次决定对唐天河势力下手。而今天,他们又聚集在一起,却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

    “冥海杀域之中的布置如何了?”

    “他们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进度比我们预料的慢了一些。”

    “一群废物!已经帮他们将最难缠的那头超九阶吞天雷鱼赶走了,他们却还不能顺利登岛!”

    “不要着急,最晚明天他们就会登上那座魇魔之岛,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咱们要关注的是,后续的行动准备的如何了?”

    “诸位放心。”瑶光长老道:“苍天已漏……”

    她身边的天璇长老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地魔将成!”(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2-23 06:0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