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七六章 冥海杀域(三)
    陈志宁洗漱完毕,和所有选手聚在一起,驿馆准备了早膳,大家一起用餐。

    白仁初和柳芷兰没羞没骚的跟在陈志宁身边。

    这还是除了那一次接风宴之外,所有选手第一次聚在一起吃饭。金野狂不屑的一声冷笑:“好歹也是通天古国的选手,去给太炎人做跟屁虫,真是自降身份!”

    他的声音很大,故意让所有人都听见,千机王国两女掩口偷笑,五妖也是满眼鄙夷的看着两人。

    但是白仁初和柳芷兰仍旧我行我素,反而用一种看傻瓜的眼神扫视着其他人。

    果然,早膳一端上来陈志宁就暗暗皱了一下眉头。白仁初在一旁嘿嘿一笑,十分开心。

    除了他们之外,五妖,千机和荒洪两国,全都眼前一亮,就连五位督审大人也都是十分满意的点点头。

    九霄上人练赤霞还没有到,他承诺会在出发前赶到。

    平心而论,太鹿港准备的餐食真是不错,满桌的灵食,各种食材、各种口味、各种属性。太鹿港毗邻冥海杀域,凶兽众多,食材也多,所以诸葛仟专门吩咐了,今早是最后一餐,要给选手们践行,一定要丰盛一些,所以全都是用七阶凶兽做的高阶灵食!

    选手们日常也就是吃一些低阶灵食,十天半个月才能吃一顿高阶灵食。五位督审吃的多一些,但七阶凶兽肉也不是每天都有。

    所以大家都对太鹿港的招待十分满意。

    唯独陈志宁除外毕竟你不能强求一个每天吃着九阶凶兽肉的人,对七阶凶兽肉感到惊喜吧?

    可是这毕竟是太鹿港精心准备的,陈志宁无可奈何的拿起来吃了一口,发现的确不行了,现在七阶凶兽肉对他已经毫无帮助,入腹之后所化的气血之力和天地元能太少了。

    只吃这东西,不知道多久才能吃饱。

    他只好尴尬的朝屈海智笑笑:“我还是习惯吃自己家做的东西。”

    有了这个借口,他取出自己的九阶凶兽肉制成的灵食,白仁初和柳芷兰立刻眼巴巴的看着他,陈志宁当然“慷慨”的分给他们一块。

    在旁人看来,这怎么都像是你吃饭的时候,有几条流浪狗可怜兮兮的围着你打转,并且摇晃着尾巴。

    然后你没办法,随手丢了一根骨头给它们。

    可是这一根“骨头”,瞬间让其余所有人眼睛都直了!这些人和妖之中,只有五位督审大人当中,只有妖族的督审大人吃过几次九阶凶兽肉。

    有一次是他们三位玄融境巅峰大妖联手猎杀了一头九阶凶兽,其余的几次,这都是妖圣大人恩赐的。

    毕竟猎杀一头九阶,大部分的兽肉都卖掉了,换来灵玉莽石充实自身的实力,是舍不得像陈志宁这样直接吃了。

    这一下,所有人都明白,为什么一到吃饭的时候,白仁初两个就哈巴狗一样的跟着陈志宁了。

    要是有九阶凶兽肉制成的灵食,让我当哈巴狗也没有问题呀。这事情哪有什么难度?我也可以胜任!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这个时候再凑上去,只有招来一通白眼。

    人妖两族一边吃着原本觉得还不错的七阶凶兽肉,一边无比妒恨得看着白仁初两人,觉得这七阶凶兽肉,味道也就是一般般。

    屈海智苦笑一下,回想起那一夜猎杀九阶凶兽三首海狼:“难怪当时志宁阁下那么淡然。”

    这一顿原本应该是皆大欢喜的早膳,就这样在尴尬惆怅的气氛中结束了,诸葛仟和蔡军勇也赶到了,为大家送别其实是送陈志宁。

    “太鹿港为了这一次的邦国学赛,抽掉了六艘战舰组成了冥海舰队,护送大家进入那座冥海大岛。”

    在登上了旗舰之后,诸葛仟和蔡军勇认真告诉所有人:“我可以向大家保证,这一支舰队有天境坐镇,就算是遇上了九阶凶兽也能战而胜之,甚至当场斩杀。

    但是不要忘了,这里是冥海,任何危险都可能存在。致命的并不仅仅是凶兽。所以大家千万小心,一旦进入冥海,尽量呆在自己的舱室内,不要登上甲板。航行和战斗交给熟悉冥海的修真战士们。

    最后,祝大家这一次旗开得胜,每人都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机缘!”

    诸葛仟说完,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长啸,整个海面顿时翻滚起来,数百里的汪洋好像煮沸了一样,随着啸声的不断持续,并且由远而近,海面下一头头凶兽被震死,翻着肚皮浮了上来!

    诸葛仟面上一喜,跪在甲板上高声道:“恭迎九霄上人!”

    一道身影出现在天空中,单足踏剑,引声长啸,衣袖飘飘,仙风道骨。

    在数百里汪洋凶兽的“陪葬”之中,他飘然落在了船上。对诸葛仟等人点点头:“老道如约而至,出发吧。”

    “遵命。”

    诸葛仟和蔡军勇退回了太鹿港,屈海智站出来高喊一声:“起航!”

    整只舰队启动了战舰的法宝核心,灵玉大量投入其中,从战舰两侧各自伸出来八十八只船桨,一起滑动起来。

    战舰依次驶离了港口。

    九霄上人容貌看上去很年轻,但他两百年前就是天境,真是年纪必定在九百岁开外,真真正正的老牌天境,老前辈了。

    他看了众人一眼,目光中几乎看不到一点波动,陈志宁觉得自己这些人,对于他来说,和刚刚被他一声长啸震死的那些凶兽没什么区别。

    他心中一阵感叹:难道活得太久了,所以没什么人情味了吗?

    九霄上人淡淡吩咐屈海智:“没什么生死存亡的大事,就不要来打搅我了。”说罢,原地消失,谁也不知他去了哪里。屈海智原本为他准备了全船最为尊贵的一间舱室,还有一通最为尊敬的说辞,可是现在全都派不上用场了。

    最为难的是:“万一真的遇上强敌,我怎么‘打搅’您?”根本不知道你在哪儿啊!

    陈志宁上来拍拍他的肩膀:“有事了大喊九霄上人就行,他们这个层面的修士,这么近的距离内,有人提到自己的名字立刻就能感应到。”

    屈海智这才恍然。陈志宁苦笑一下,心中暗自揣测:修行的时间越来越长,亲人和朋友一个个死去,等到最后一个不在这世上了,他也已经是天境了,更没有什么人能交流。于是慢慢的就会变成这种近乎于“太上忘情”的状态了。

    “这样的天境生活,有意思吗?”陈志宁不由得深深怀疑。

    轰!

    一个巨浪拍在船头,黑色的水浪撞得粉碎,船体周围包裹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白色泡沫。但后面的海浪仍旧一层一层的撞上来。

    数十里之外,有一群八阶凶兽“飞角撞山鱼”游过,它们飞快的跃出海面,划出一道巨大的弧线之后又落回了海面下。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数里之外了。

    这一群飞角撞山鱼足有数万条!它们浩浩荡荡的从海面上经过,屈海智即便是有天境坐镇,也不敢试其锋芒,连忙命令整个舰队暂停下来,等它们通过了这才继续前行。

    “还好这种飞角撞山鱼性情温顺,只要不去招惹它们,它们不会主动攻击,否则一出海就会全军覆没了。”屈海智对陈志宁苦笑一下:“冥海之中,实在是太多凶险。”

    他看了看四周,甲板上只剩下他和陈志宁两人,修真战士们都在几十步之外,他压低声音,提醒陈志宁:“阁下,最近荒洪那两个家伙,和千机王国的那两名女子,交往十分密切,我听说您在路上,和金野狂曾经发生过冲突?不可不防啊。”

    陈志宁微微一笑,道:“就凭他们?还想算计我?呵呵。”

    屈海智看他有些听不进去的样子,不由得暗暗担心。

    忽然,桅杆上的水兵大声呼喊起来:“不好了,是漫天桃花母!”

    屈海智脸色大变,运起了修为高声喊道:“全军进仓躲避!打开护舰大阵,没有得到命令,任何人不准出来!希望咱们有些好运气,能闯过这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