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六九章 妖族大团结(二)
    虎鬼的确是在装晕,太羞耻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全力冲击,可是面对陈志宁,他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自己就全军覆没了。

    这个时候与其被陈志宁继续言语羞辱,还不如装晕蒙混过去。可是陈志宁太狡猾了,居然一眼识破了他。

    陈志宁对他说道:“在城门口负责迎接的我太炎官员,就是护送我去驿馆,所以没有来得及回来,在这里迎接你们。

    你说他们看重我所以轻视了你们,好吧,我替他们承认了,你说得对!那又如何?你有什么不服气的?就凭你这点微末的实力,也就配这种待遇。”

    虎鬼的面皮已经变成了黑紫色,屈辱无比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不管他之前怎么胡搅蛮缠,打输了一切都是空谈。而在妖族的传统中,空谈是最耻辱的事情。

    陈志宁哼哼了一声:“滚吧,小爷今天不要你的小命,老老实实在城门外等着,再敢放肆,一定拆了你的妖骨、夺了你的妖丹、灭了你的妖魂!”

    虎鬼一个哆嗦,他能感觉到陈志宁不是在恐吓他,而是在很直白的告诉他,小爷真的能办到。

    他也丝毫不怀疑。

    陈志宁一脚把虎鬼踹了回去,而后转身笑着对蔡军勇和诸葛仟说道:“两位大人,城门口这些损坏,修补平整起来也要不少人力,花费想必不少,这都是妖族造成的,让他们加倍赔偿吧。”

    诸葛仟和蔡军勇一愣,虎鬼那边已经飞来一枚储物戒指,诸葛仟伸手接住了,里面有三万三阶灵玉,绰绰有余,已经不止是翻倍了,而是翻了几十倍。

    陈志宁哼哼一声,算他识相。

    “走吧,咱们先进城。两位大人放心,他们不敢造次了。”

    陈志宁当先而走,诸葛仟和蔡军勇跟在后面。进了城,蔡军勇有些担忧道:“小陈少爷,妖族损失惨重,真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陈志宁笑道:“将军看来是不知道妖族内部的情况。像刚才那种情况,虎鬼擅自动手,如果成功了,魇眸大圣会为他背书。因为妖族向来崇尚勇武。

    但是他惨败,就不敢向家中报告了,那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因为失败者是没有用处的。妖族不会为了失败者出头,即便是他的亲生父母也不会这么做。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打赢了,惹多大的事情都没关系,妖族为你撑腰;打输了,不过多大的恶果,自己兜着。”

    诸葛仟和蔡军勇恍然,连连点头:“还是小陈少爷见多识广。”

    他们将陈志宁一行人送进了城内的驿馆,又攀谈一番这才告辞离去,让陈志宁他们休息。

    而他在城门口的一番作为,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太鹿港。太炎人大受鼓舞,虽然人妖两族和平多年,而且人族明显实力更加强大,但是也有一个问题就是人族这些年来对妖族处处忍让。

    一方面是妖族更加团结,一旦有什么事情,大贤者一句话,五大妖圣立刻齐心协力。而人族却很难做到这一点。

    如果开战,很可能是人族一个王朝面对五大妖圣联手。自然有败无胜。

    另一方面,是因为妖族性情暴戾,人族则更加慎重忍让,不愿意轻易开启战端。所以人族不如妖族强硬。

    但普通百姓不能理解这种王朝的政策,他们所听到的传闻,往往是妖族如何嚣张,但我朝只能忍让退避。

    次数多了大家心中难免憋闷,而这次陈志宁雷霆之势杀败了妖族,而且毫不客气斩杀了十几头妖族,自然是大快人心。

    而驿馆内其余各国的选手也只到了这个消息。

    金野狂面色阴沉,对胡十媛说道:“可恶!这混蛋竟然有一群七阶战兽,恐怕黑魔蛇章难不倒他。”

    胡十媛却冷笑道:“非也,这是一个好消息。”

    金野狂一瞪眼,怒道:“这还是好消息?”

    “当然。陈志宁那混蛋降服过七阶凶兽,必定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认为自己能够降服黑魔蛇章。呵呵,他若真是以为海中的七阶凶兽和陆地上的七阶凶兽一样,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而冥海杀域中的七阶,和一般海洋中的七阶又不相同。

    你等着瞧吧,陈志宁面对黑魔蛇章的时候,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金野狂想了想,立刻放声大笑起来。

    ……

    半个时辰之后,服用了灵丹,迅速恢复了伤势的虎鬼被人迎进了太鹿港。

    因为太鹿港内驿馆并不大,四国选手住在驿馆,而妖族的五位选手,则被安排在了另外一座大宅内。

    这座大宅原本是代天候唐天河的产业,现在成了太鹿港的公产。

    等到了晚上,妖族五位大圣派出的选手全都到齐了。他们简单安顿之后,立刻一起出现在了虎鬼的房中。

    虎鬼取出一只白骨魔铃轻轻一摇,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铃声荡漾开,化作了一层层的墨蓝色光膜,将整个房间封印起来。

    另一位妖族则抖动了一下双耳,猛的胀大,仔细的停了片刻,道:“没问题,没有人能够监听到我们的谈话。”

    五妖这才放心:“虎鬼,今天试探的结果如何?”

    虎鬼脸上露出一丝恐惧之色:“那家伙太强了,难怪苍须妖老命我们联手出击。”

    他将白天的过程讲了一遍,大家都知道结果,但对于详细的过程并不知晓。等虎鬼讲完,另外四妖脸色也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位问道:“以你所见,咱们几妖出手才能制服他?”

    虎鬼想了想:“若要抗衡,至少要三妖联手,而且不能有所保留,必须要拼尽全力。

    若要击败他,那就需要四妖出手,如果想要轻松击败擒获他,恐怕要咱们五个一起出手!”

    另外四妖身躯不由自主的前倾了一些,有些质疑问道:“真要如此?我们五妖乃是五位大圣座下年轻一代最拔尖的强者,居然还要五妖联手才能稳胜不败?”

    尽管听了虎鬼描述的战斗过程之后,他们已经认可了陈志宁的实力,但是五妖联手……还是大大超出了他们的估计。

    有妖更是冷笑:“虎鬼,你是被陈志宁吓破了胆子吧?”

    虎鬼勃然大怒,喝骂道:“蠢货!擒拿陈志宁只有一次机会,难道不应该搏兔亦用全力?”

    被骂的妖族大怒而起,却被另外三妖拉住了,他们斟酌一番说道:“虎鬼说的没错,搏兔亦用全力,擒拿陈志宁事关至圣传承,而且一旦失败立刻就会造成人妖两族对立不可大意。就这么定了,咱们登上冥海大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五妖联手擒拿陈志宁!”

    “好!”

    “万无一失!”

    ……

    在驿馆内睡到了半夜,陈志宁忽然被一阵喧嚣声吵醒,听了听似乎是从港口方向传来的。而后又听到了几声震天的巨响,而后一切终于安静下来,他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但太鹿港今夜注定有人无法入眠,比方说一直在太鹿港中地位超然的阵鬼肖三。

    陈志宁听到了喧嚣声,是一头八阶凶兽巨头海蛇钻进了港口内,最终牺牲了十四位高阶修真战士,动用了七门八阶法宝弩炮,才将它轰杀。

    八阶法宝弩炮已经是太鹿港最高级别的大型战争法宝了,每一门激发一次,都要消耗一万枚三阶灵玉!这一次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而战后检查发现,又是护城大阵出现了问题,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漏洞,被那头巨头海蛇钻了进来。

    肖三已经被诘难了好多次了,他也很纳闷: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港口上镇守的修真战士们再也忍不住了,天快亮的时候,不当值的数百名修真战士包围了阵鬼肖三的府邸。

    “肖三,你出来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护城大阵一再出现漏洞?除了我们太鹿港,其他的各地都没有这种情况出现!”

    “听说你最近正在变卖太鹿港的产业,是不是打算逃走了?”

    一时间群情激昂,高阶修真战士是整个太鹿港、甚至是整个冥海杀域防御的中坚力量,就算是王朝也要慎重对待他们的要求。

    更何况区区一个阵师?

    他坐在自己的府邸中,脸色阴沉无比。以他的脾气,怎么可能忍受这种境遇?放在往常,早就冲出去,劈头盖脸的将那些修真战士们臭骂一顿,但是现在……他也只能咬牙忍着。

    “太诡异了!”肖三自言自语一句:“阵法漏洞出现的莫名其妙,没有一点痕迹……”

    他想尽了各种办法,以往一直被称为阵法鬼才的他,居然也找不出任何问题。

    肖三很骄傲,他知道自己脾气很臭,没人喜欢,但他更知道自己的本事那些人不喜欢自己,可是拿自己没办法!甚至出现一些难以攻克的阵法难题的时候,他们还得陪着笑脸来求自己。

    这就是他的骄傲所在。

    但是现在,他对于自己的骄傲已经开始了怀疑,不再那么自信了。

    肖三不傻,他很清楚如果没有阵法之道“护身”,他的下场绝不仅仅是北太鹿港扫地出门那么简单。他得罪的人太多了,这些人会毫不留情的将他撕碎。

    他不敢出门去面对质疑,因为他还没有找到原因。他在变卖产业不是为了逃跑,而是因为最近不断验证护城大阵,想要找出漏洞,消耗实在太大,他不得不卖房卖地凑钱继续进行阵法试验。

    偏偏这个时候,还有个愚蠢的下人进来低声禀报道:“老爷,诸葛大人派人来通知您,今晚要为邦国学赛的各位选手举办一场接风宴,咱们太炎王朝的陈志宁少爷和慕容真小姐也在其中,请您出席一下。”

    “滚!”肖三抓起一只茶杯砸了过去:“白痴!你以为老爷现在还有心思去参加什么宴会?”

    “啪!”茶杯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那个倒霉吓人的额角上摔得粉碎,他满头鲜血,也不敢多说什么乖乖退了出去。

    肖三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忽然想起来刚才下人的话:“陈志宁?他也来了?”

    他狠狠一咬牙,已经是穷途末路了,还拉不下脸面?而且……如果陈志宁也不行,整个太鹿港就不会责怪自己了吧?

    他一声大喝:“回来!”

    下人在外面一阵纳闷,小心翼翼探进来半个身子,要是还有茶杯茶壶砸过来,自己也好赶快逃离。

    “滚过来!”肖三一声怒斥,下人可怜兮兮的进来了,跪在面前道:“老爷,有什么吩咐?”

    “你刚才是说,陈志宁也来了?”

    “是的,郡守大人是这么说的。”

    “你去打听一下,陈志宁住在哪里,得到消息后马上来回报。”

    “是。”

    ……

    陈志宁住在驿馆,这没什么保密的,所以下人很快就打听到了,而肖三想要出门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他家周围被高阶修真战士团团围住,而他一向自命不凡,建造这座宅子的时候,又没有准备暗道、传送阵法一类的东西,最后还是下人出了个主意,他装扮成了一个出门采买的伙夫头子,一身粗布短衫打扮,这才在几个仆人的掩护下偷偷溜了出来。

    驿馆内,差别极为明显。

    最大、级别最高的一处院落给了陈志宁居住。即便是太炎王朝想要“好客”,也觉得以陈志宁的实力和地位,只有他够资格住这座院子。

    若是别国的选手住进去,那就不是好客,而是故意让人难堪了。

    若是以往,肖三肯定已经大大咧咧的闯进去了,但是现在,他老老实实的在门口等着,花了几块灵玉,请人通报了一下。

    陈志宁意外:“肖三?”他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是那个阵鬼肖三啊。”

    当初护城大阵改进计划中,双方算是两个竞争阵营,不过总算是有过一面之缘。

    他想了想,道:“好吧,请他进来吧。”

    白仁初正好在他这里闲聊,两人住着相邻的院子。白仁初不知道阵鬼肖三是谁,陈志宁为他解释了一下,白仁初笑道:“我猜这个肖三是遇到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