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六六章 太鹿港(三)
    “哇啊啊啊!气杀我也!”那声音一声咆哮冲天而起,在半空中张开了身后一双巨大的光芒羽翼,朝着陈志宁方向喷出一股愤怒气势:“尔是何人,胆敢如此大言不惭?!”

    陈志宁冉冉升起:“我是陈志宁,你回去问问你们荒洪统帅,恨不恨我?”

    恨不恨我?下面的修士们一听,暴发出一片大笑欢唿声。更新最快陈志宁之前对于前线战场的帮助,随着战事的结束在两国之中已经流传开来。

    而普通百姓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少年英雄的故事,更何况陈志宁的事迹没有水分,全都是真实的事件。

    修士们没有相当,陈志宁居然会出现在这种小城之中,能够亲眼看到英雄,当然是一片欢腾。

    荒洪那人一愣,咬牙切齿道:“原来是你。”

    陈志宁微微一笑,指着城外:“一起去看看吧。”

    下面客栈内,慕容真等人也连忙跟上。

    南城门外,已经是一片狼藉。那凶兽体长六十丈,通体黝黑,表皮沾满了黏液,身体却好像没有骨头一样。

    海中的凶兽明显比陆地上体型大,同阶情况下自然也更加强悍。

    城门旁边的一段城墙已经被破坏,一同损坏的还有护城大阵。一名修真战士上前禀告:“这是冥海杀域中常见的七阶凶兽黑魔蛇章,它们十分狡猾,而且身躯柔软,以往每一次大规模兽潮之后,都会有这种凶兽潜伏通过太鹿港的封锁,进入后方大肆做恶。

    但最近并没有爆发兽潮,不知道是怎么通过太鹿港,一直潜伏到这里的。

    这家伙应该是昨夜就来了,一直躲在外面,等天亮的时候护城大阵打开,它才忽然冲了出来,杀了我们三个兄弟……”

    三具修真战士的尸体已经被运送回来,摆在城墙上。

    荒洪皇朝的人也全都赶到了,他们的阵仗最大,随性的修士一共三十多人,同样是以一男一女为首。

    男的自然是刚才出手的修士,身材巨大,满脸横肉,破脾气暴躁。

    女的则干干瘦瘦,长得倒是极高,五官也还算能看,但是拼凑在一起,尖细的下巴、尖细的双眼、尖细的双眉,一脸刻薄。

    她带人站在下面,满眼怨毒的看着半空中的陈志宁。

    那头黑魔蛇章身上有一个巴掌宽窄的伤口,贯穿了整个头颅,一击致命。

    白仁初低声对慕容真说道:“男的叫金野狂,女的叫胡十媛。”

    县令也终于赶来,远远就朝陈志宁躬身抱拳:“陈少爷,驾临南屏县,举城荣幸,万年不遇啊……”

    陈志宁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回礼:“大人言重了。”

    地面上胡十媛阴森森说道:“陈志宁,不管你如何自命不凡,咱们邦国学赛决胜负!”

    她朝众人一挥手:“咱们走!”

    金野狂瞪了陈志宁一眼:“小子你记住了,你说过要收服一头黑魔蛇章,等到了冥海杀域,我会创造你独自面对黑魔蛇章的机会,希望你不要吓得尿裤子,哈哈哈!”

    他狂笑而去,慕容真秀气的眉毛皱起,她五指微微一张一合,正在空中飞舞的金野狂忽然感觉大地对自己的吸引力勐然增大了几分,猝不及防下他在空中一个踉跄,带着自己巨大的光芒双翼翻滚了几下,这才稳住了身形,但却也狼狈不已。

    “哈哈哈!”周围众人哄堂大笑。

    金野狂勃然大怒:“谁敢偷袭你家金爷!”

    慕容真站出来,淡淡道:“我。不服气来先战过一场!”

    金野狂咆哮一声就要冲过来,身边却忽然出现了一道高瘦的身影,胡十媛按住他,低声道:“不要冲动,影响了咱们的大计划。”

    “哼!”他压制了自己的怒火,重重哼了一声对慕容真说道:“邦国学赛见!”

    他掉头而去,胡十媛深深看了陈志宁和慕容真一眼,身形缓缓后撤,而后对自己的手下一挥手,所有人赶往太鹿港。

    临走之前,胡十媛还一挥手光芒落下,将那头黑魔蛇章收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这是他们的战利品,别小看了也是七阶凶兽,价值不菲。

    慕容真对着远处金野狂的身影撇了撇嘴:“色厉内荏。”

    陈志宁对向县令:“我们也要出发了,邦国学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等大事县令当然知道,不再挽留送他们离开。

    路上,柳芷兰策马上前,和慕容真并肩而行,微笑道:“我喜欢为朋友出头的人。”慕容真不以为意道:“这不算什么,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总得有人教育他一下。”

    柳芷兰抿嘴笑:“说的是,荒洪皇朝内,这种家伙格外多。他们不光和你们太炎关系不好,和我们通天古国也一样,三十年前刚刚大战一场……”

    白仁初则凑到了陈志宁身边,问道:“你准备怎么办?等到了邦国学赛金野狂一定会处处针对你。”

    陈志宁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让他来呀。”

    白仁初摇头:“若是面对面战斗,你肯定不怕他,但别忘了咱们这一次要去冥海大岛,那里到底是什么情况谁也说不清楚。

    而且金野狂虽然是个莽夫,但那个胡十媛,在荒洪皇朝内部,可是号称‘狐蛇’,阴险狡诈诡计百出。他们肯定不会正大光明的和你对决,一定是各种阴谋诡计。”

    陈志宁有些古怪的看着白仁初,终于发现这家伙是真的很担心自己中了荒洪的“诡计”。他忽然想明白了,但凡传言,总是片面的。

    而有关自己的传言,肯定是往“高大光明”的方面传颂,他暗自一句:“看来你们是真不知道小爷我也不是个好人啊……”

    中午的时候太鹿港已经遥遥在望,再有一个时辰就能赶到了。可是小陈少爷却不打算走了:为什么要着急呢?

    他招唿白仁初等人:“吃了午饭再去吧,没必要饿着肚子赶路。”

    白仁初看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还是迁就他了:“好吧。”

    大家找了一块干净的巨石,慕容真刚坐下来,柳芷兰就挨着她也坐下来,并且对她嫣然一笑。

    慕容真有些莫名其妙,但也回以微笑。

    白仁初对手下的修士说道:“派个人去找点泉水来,煮一壶茶。你们将干粮热一下……”

    白仁初也是大家族的子弟,手下准备充分,有的从储物戒指内拿出来方便在野外使用的锅碗,有的取出法宝小炉,有的开始准备干粮和饭后的清茶。

    陈志宁在一旁看得连连点头:“大世家的底蕴!在野外也能整治一顿不算简陋的饭食。”

    白仁初笑了笑,说道:“这些东西我随身带着很多,也不值钱,只是细致一些罢了。你若是喜欢我送你一套。”

    陈志宁连忙点头:“好呀。”他想好了回头丢给方食禄,那家伙一定喜欢。

    白仁初示意一下,手下一名修士取了一套出来交给陈志宁,陈志宁谢过之后收起来。

    出去找泉水的修士回来了,拎着一只银质的水壶:“少爷,这附近靠近冥海,没什么好泉水,这已经是附近最好的泉水了。但是以少爷的评价标准,恐怕也只能算是四等水。”

    白仁初摆摆手:“在外一切从简,临时能找到四等水已经不错了,点火烧上吧。”

    “是。”

    陈志宁在一旁翘起大拇指:“讲究!”

    他拿出自己干粮:“唉,我这边就简单很多了,白兄不要见笑啊。”

    他打开纸包来,的确里面只有一大块一大块不起眼的肉干。可是这东西一露出来,一股奇特的香气钻进了众人的鼻孔。

    这种香气并不是简单地食物香味,而是蕴含了强烈的元能的香气对于修士有着无可抵挡的诱惑。

    白仁初愣了一下,马上认出来这所谓的“干粮”并不简单。他咽了一下口水,试探问道:“陈兄,你这干粮……是灵食吧?”

    陈志宁分给慕容真一块,女孩慢慢撕下来一小条,用衣袖掩住小口吃着。

    “是呀。”陈志宁一边吃一边回答。肉干撕开,那种特殊的香味更加强烈了,包括白仁初和柳芷兰在内,六个人肚子里全都咕噜一声。

    “而且还是高阶灵食吧?”白仁初又问道。

    陈志宁又点点头:“对呀。”

    白仁初眼睛放光:“高阶灵食干粮!你……这是用什么食材做的?七阶凶兽肉?”

    高阶灵食制成干粮很困难,因为食材中的元能很难持久保存,会不断散逸,几天之后可能就会变成普通食物了。

    除非是高阶凶兽肉制成的灵食,其中元能才会凝聚不散。要达到这个目标,至少也是七阶。

    陈志宁随意道:“不是,九阶。”

    白仁初六个人唿吸一滞,看向陈志宁的眼光立刻大大不同了。白仁初更加幽怨:“陈兄,你这人,不实诚啊……”

    陈志宁一愣:“嗯?”

    “九阶凶兽肉制成的高阶灵食干粮,你还跟我说‘简单’?”白仁初愤愤不平:“你这要是简单,整个凡间界没有盛宴了。”

    他手下的修士们也是咋舌:干粮都是九阶凶兽做的!这在家里吃食该多奢侈?!嗯,自家少爷说的没错,陈家少爷各方面都挺好,就是谦虚的有些不实在了。(未完待续……)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