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六五章 太鹿港(二)
    小陈少爷表示很无辜。终于有了两个人独处的时间,但是慕容真却像一只胆小的兔子一样,和大灰狼相处,生怕被吃掉了,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弄得陈志宁哭笑不得。

    慕容真经常红着小脸,在京师的时候人多,她盼望着能够有和心上人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可是真的出了京师,这一次陈志宁干脆连两个狗腿子都没带,真真正正只有他们两个人,慕容真最开始还有些期盼,能够发生些什么。

    但是在当天中午在一座小城中吃饭的时候,陈志宁递给她一碗灵米饭,两人的手无意碰了一下,慕容真浑身汗毛一竖,猛的把手缩回去,啪一声碗掉在地上摔碎了,整个饭店的人奇怪的回头看着两人。

    慕容真缩在自己的椅子上,好像一直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小白兔。

    自那以后,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特别敏感,搞得两人经常尴尬。

    这样经常闹出滑稽场面的两人,渐渐接近了太鹿港。这一天到了一座小县城“南屏县”,天色已经不早了,两人商量了一下入城休息。

    吃晚饭的时候,外面有一行人进来,一看衣着就不是太炎的人。为首的一名修士身后背着一只巨大的剑盒,用青色绸缎包裹着,但仍旧能够感受到其中散发出来的阵阵元能波动。

    “掌柜的,最好的上房要六间。”他朗声说道,随手丢出一枚三阶灵玉:“打扫干净,办的好了这个赏你。”

    掌柜的看了一眼三阶灵玉苦了脸:“客官,实在抱歉,原本上房是足够的,但刚刚这两位要了两间,现在只剩下五间了,要不您看看能不能挤一挤?”

    六人之中,明显以一男一女为首,那身背巨大剑盒的修士回头请示了一下两人,不了其中男修士笑了笑走到了陈志宁和慕容真的桌子上坐下来。

    “认识一下,我是通天古国的白仁初,你们也是来参加邦国学赛的吧?”

    陈志宁和慕容真相视一眼,点了点头:“太炎,陈志宁。”

    白仁初一拍桌子,连连道:“哦哦哦,是你,我知道你。”他打量了两人一眼,笑嘻嘻的压低声音道:“怎么样,分我们一间吧,反正你们也可以住在一起,这里远离京师,又何必掩人耳目呢?”

    慕容真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她来不及发怒,只是心中一个劲的在想:真的那么明显吗,第一次见面的人都看出来了?

    陈志宁冷冷一笑,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等得有些不耐烦的女子,问道:“为何不是你们两个一间房?我看你是千情万愿的。”

    “哈哈哈!”白仁初大笑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挠了挠头凑过来对陈志宁说道:“看破了你就自己藏在心里好不好?我情愿有什么用,人家又不情愿。怎么样,能不能商量?”

    慕容真这会儿终于恢复了正常,深吸了口气对他说道:“白兄说笑了,我……虽然仰慕志宁,但我们真的还没有那么亲密。”

    白仁初一愣,诧异的看看陈志宁,最后由衷翘起了一个大拇指:“服!我什么也不说了,邦国学赛见。”

    他起身来就走,还嘀咕着:“我这边是人家女孩不愿意,这家伙倒好,女孩愿意,他不愿意……”

    陈志宁暗自冷汗,心中狂吼:不是你想的那样!小爷我没那么矜持。

    六人商量了一下,两名修士挤一挤住一间,也不算什么大事。但是白仁初似乎对陈志宁“敬佩无比”,晚上出来散步的时候遇到了,总想让陈志宁传授他一下有什么诀窍。

    天黑的时候,南屏县城的护城大阵已经封闭,一般的县城最多也只有六阶护城大阵,这里靠近冥海杀域,为了安全装备了七阶护城大阵。

    淡淡的光芒笼罩了整个城市,延伸到了城墙外三十丈。

    子夜时分,在冥海杀域方向上,有一团黑影穿越了山林而来,它的动作十分“轻柔”,庞大的身躯穿过几棵大树之间狭窄的空隙,竟然没有惊动树上的栖鸟。

    它昂起巨大的头颅来,在半空中嗅了嗅,县城内传来诱人的生灵香味,它两眼顿时血红,立刻抓进时间游动过来。

    等到了城外,正要杀进去大快朵颐一番,却看到了阵法的光芒。它显然是很认真的思考了一番,而后在城外的一座小山坡后面潜伏下来。

    它贪婪的望着县城,张开的大嘴中利齿森然,大片的口水滴下来,落在地上嗤嗤作响,腐蚀出来一个个坑洞。

    ……

    “啊哈”白仁初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迎着阳光大声吟诵一句:“大梦谁先醒,平生……”还没说完,隔壁就咣当一声咋墙壁的声音,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大清早的,鬼哭狼嚎个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小子错了,嘿嘿,林姑娘还请安睡,我安安静静的。”

    陈志宁在隔壁房间听到了,连连摇头,这家伙性格倒是爽朗,可一物降一物,遇到了这个女子被吃的死死的。

    他起来洗漱一番,有等了片刻,去喊了慕容真一起下楼用早膳。慕容真开门来,今天换了一身打扮,月白色的滚缎武士袍,裁剪的十分合体,将身材衬托的越发韵致。一头秀发随意的束在脑后,用一只暗金色的发环箍成了马尾,手中把玩着一柄长一尺半的竹骨折扇,英姿飒爽,光彩照人。

    陈志宁眼睛一亮,这神情落在慕容真的眼中,她暗自开心,不亏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

    “走吧,下去吃饭。”她抿嘴一笑,陈志宁答应一声,跟在了后面。前面女孩的香气飘来,融入鼻孔,好像整个人都要融化在这种香气之中。

    两人吃到一半,噔噔噔一阵楼梯声,白仁初几个人下来,他跟陈志宁打了个招呼,指着女孩介绍道:“这位是我国太学最优秀的学子柳芷兰姑娘。”

    柳芷兰对陈志宁和慕容真含笑点头:“陈兄,慕容姑娘,虽然我在通天古国,但也是久仰二位的大名。”

    陈志宁和慕容真连忙客气回答,而后看看白仁初,感觉这位柳姑娘并不难相处呀,为什么对你就是一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态度?

    白仁初耷拉着脑袋,显然也很受打击。

    “速度快一点的话,今天中午咱们就能进入太鹿港。”陈志宁刚说完,忽然咚一声巨响,整个县城都摇晃了一下。

    众人脸色一变:“什么东西?”

    城头上传来修真战士一声凄厉怒号:“凶兽袭城!”

    县城上空,一枚县尊大印凌空升起,转动之下一层层光芒朝四周散去,县令的声音传遍城内每一个角落:“本县遭遇强悍凶兽袭击,所有修士全部登上城头作战,来敌强悍,若是不齐心协力,一旦被它杀入城中,所有人都难逃一死!”

    县令的声音还没落下,一声大笑从城西一个角落里传来,随后呛啷一下飞剑出鞘的声音,一道凌厉的淡青色光芒横贯城头,唰一声落下来,众人只听见“嗷”的一声巨大惨叫,现成的震动消失了,外面一切平静下来。

    那笑声的主人冷冷道:“太炎无人,区区一头七阶凶兽,竟然让你们如此慌张,真真可笑!”

    县令大印还在半空上旋转着,可是一时间也不见县令对此话进行回应实在是逆转太快。

    这座小小的县城,怎能抵挡得住七阶凶兽的袭击?而他也的确没想到,七阶凶兽居然在人家手下一招都走不过去。

    客栈内,白仁初贼兮兮的看着陈志宁,颇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那声音我熟悉,路上遇到过了一次,是荒洪皇朝的人。”

    陈志宁端坐不动,平淡自如的开口,声音却也传遍了整个县城:“太炎虽然无人,却也能打得荒洪小国头像认输割地赔款。”

    “哈哈哈!”城中也有不少修士,只是境界都不高,被那人一剑斩杀凶兽的威势所摄,心中虽然不快却也不敢开口。

    但这个时候有人出头,而且似乎实力不逊于对方,他们顿时大笑起来:自家人说的没错呀,刚刚那一场大战,输得可是荒洪。

    那声音勃然大怒,在城西怒斥道:“阁下有此等口舌本事,刚才凶兽来袭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手?”

    陈志宁应道:“蠢货!此地距离冥海杀域很近,这凶兽必定是从冥海杀域偷偷跑上来的,我们即将进入冥海杀域,正需要一头土生土长的凶兽作为战兽,也好熟悉地形,了解水文。我本意是将其捉拿这可是个大好机会,若是到了冥海,凶兽数量众多一窝蜂涌上来不好下手。

    哪成想你这么急躁,毫无远见,飞快出手就斩杀了。我本来想阻拦你一下,但又怕你面子上挂不住,说我们太炎不懂待客之道,只好作罢。”

    这一次,城内的修士们不笑了,却是暗暗开心,自家人口齿伶俐,把对方说得好似一头蠢货一般。

    “一派胡言!”那声音怒斥一声:“那可是七阶凶兽,岂是你说收服就能收服?哼!原来太炎都是你这等大言不惭之人。”

    陈志宁这会有些懒洋洋的了:“我这等大言不惭之人,也能助我太炎轻松打败你们荒洪,你说说看,你们荒洪该是何等的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