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六三章 冥海大岛
    “大化天龙剑!”陈云鹏赞叹一声:“不愧是九阶法宝!”

    九阶法宝只有天境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但陈云鹏已经是绝融境初期,已经可以初步驾驭。

    陈志宁道:“这柄大化天龙剑就是为您准备的,那一只六秒如意是给娘的。”

    秋玉如拿着那柄六秒如意,轻轻一晃,一道灵气融入其中,“嗡”的一声轻响,空间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震颤起来,一层层的波动朝四周扩散开去。

    秋玉如一声惊讶:“这宝物笼罩周围,有六种妙用,削弱对手半成实力,增强自身半成实力,法术威力倍增,攻击空间凝滞,毒性减免,还有……虚空挪移!”

    陈志宁笑眯眯的:“正是如此,正适合娘您这种……机智多变的女中豪杰使用,可以坑害敌人,可以保护战友,嘻嘻。”

    他暗呼一声好险,差点说成了“诡计多端”。

    秋玉如却将宝物还给了儿子:“你比为娘处境危险,还是你拿着……”

    陈志宁又拿出几件九阶法宝:“儿子这里还有。”

    夫妻俩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珍贵无比的九阶法宝,在儿子这里竟然跟大白菜一样。

    “孩子一片孝心,你就拿着吧。”陈雲鹏劝说道,陈志宁也小鸡啄米一样点头,秋玉如看着六秒如意,美滋滋的收起来:“好,乖儿子越来越有本事,比你爹强多了。”

    陈雲鹏不满:“怎么每次夸儿子都要贬损我一下?”他埋怨了妻子一句,却不敢多追究,转而对儿子说道:“你是为了邦国学赛回来的吧?”

    “是的,老师传讯让我回来。我之前答应了祭酒大人,要为太学争光。”

    “你先休息一下,然后去拜见一下朝大人,你在路上这几天,事情有了些变化。”

    ……

    冷八极正好也在朝东流府上,陈志宁来的真是时候。他拜见两位大人之后,朝东流随意指了指椅子:“坐吧,这一次邦国学赛有了些小变化,恐怕不像我们之前想得那么简单。”

    陈志宁连忙问道:“究竟是什么变化?”

    朝东流看看冷八极,后者说道:“规模扩大了一些,比赛的形式也有了一些变化。”

    他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说道:“原本邦国学赛只是咱们人族的事情,但是这次妖族也非要参加。五位妖圣门下各自派出一位年轻弟子,再加上人族四大邦国的八位选手,一共是十三人。”

    陈志宁好奇:“妖族来凑什么热闹?”

    冷八极看看朝东流,没有解释,而是接着说道:“比赛的形式上,原本是擂台对决,但是这一次……变成了猎杀赛。”

    “猎杀赛?猎杀凶兽吗?”

    “恐怕不只是凶兽。”冷八极面色古怪:“你听说过冥海杀域吧?”

    “当然听说过。”

    “从太鹿港进入冥海杀域,有成片成片的神秘凶险的海域,其中有一片云迷海域,每十年太鹿港的人都会看到奇景天降帝浆流……”

    “帝浆流!”陈志宁也吃了一惊,这可是罕见的天材地宝,据说乃是上苍恩泽,灵化万物。

    “可惜云迷海域危险无比,太鹿港的人多次想要清理那片海域都没有成功,但前几天他们终于打通了一条海道,可以直通上云迷海域中的一座大岛。

    这条通道十分不稳定,随时可能会被突然出现的海兽、风暴、错乱空间、甚至是陨石等等截断,因此也不知道能够使用多久。

    但恰好到了十年一次帝浆流的时间,于是四国商议,将邦国学赛的年轻人送上去,能够得到多大的好处全凭自己的造化。”

    陈志宁点了点头:“因为帝浆流的‘灵化’效果越年轻作用越大,老一辈即便是承受了帝浆流,也未必能有多大的效果,不如让给年轻人。”

    冷八极点头:“但是冥海杀域毕竟凶险无比,稍不留神就会身死道消,一般的年轻修士能进去却无法走出来,所以你们适逢其会,是最合适的。这一次天降帝浆流之后,又是整整十年这中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可能那条海路也就封闭了,所以机会十分难得。”

    陈志宁嘀咕了一句:“难怪妖族也要来凑个热闹。”

    冷八极接着说道:“虽然航路打通了,但是那座大岛上到底有什么危险谁也不知道,所以这一次的比赛实际上十分危险,愿不愿意去你自己考虑清楚。”

    陈志宁问道:“那猎杀赛怎么计算战果?”

    “很简单,你们猎杀的战果收进特定的储物空间内,出来之后大家一起检验战果,收获最大的自然是冠军。”

    陈志宁立刻贼兮兮的追问:“嘻嘻,那冠军的奖励是什么?”

    冷八极淡淡道:“这一次的奖励极为丰厚,人族四国、妖族五圣共同出资,据说冠军奖励乃是一件九阶法宝!”

    可是他等了半天,却没有看到陈志宁有什么狂喜的神情,冷八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接着说道:“除了这件九阶法宝之外,还有另外两件奖品,一份超九阶材料,天河之水!

    另外一件是千机王国提供的,你也知道这个国家一直神神道道,他们故作神秘,说这件奖励暂时保密,但一定会让大家满意。”

    陈志宁一撇嘴:“我看就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想好,到底把什么宝物拿出来作为奖品吧?”

    朝东流在一边忍不住笑道:“我也是这么猜测。”

    冷八极说道:“且不去管千机王国,你是怎么决定的?冥海杀域极为凶险,虽然你之前答应过我,但现在情况有变,我也不会逼迫你一定要去参加。”

    陈志宁道:“我参加。这么多的宝物,还能一探神秘的冥海杀域,为什么不去?”

    他神态轻松,冷八极暗暗点头,也不由称赞一声,经过了多次的锻炼之后,陈志宁已经处变不惊气度沉稳。他却不知道,陈志宁已经经历过万古界的锤炼,区区冥海杀域,算的了什么?

    陈志宁自己也不知道的是,他小看了冥海杀域,这一次探险当真是惊心动魄,险些就回不来了。

    冷八极最后交代道:“十五日后,所有参加邦国学赛的选手要到太鹿港报到,你也准备一下,到时候和宗门系的选手一起出发。”

    陈志宁点点头,他倒是挺期待慕容真获胜,她世家出身也可以代表宗门系出战。

    冷八极交代完了,知道朝东流和陈志宁肯定有秘事商议,起身来很干脆的告辞了。等他走了,陈志宁首先关切问道:“老师,计划进展如何?”

    朝东流立刻红光满面:“十分顺利,唐天河在整个太炎的实力被连根拔起,圣者堂的确强大,除了代天城,他们的损失十分微小……”他看了看陈志宁有些担心,因为陈志宁最大的敌人就是圣者堂。敌人太过强大,他担心学生会自己气馁。

    这完全是杞人忧天了。

    陈志宁神色如常,其实他是在担心被老师看出来,自己去代天城“掺和”了一下。

    “……不过很遗憾唐天河跑了。”朝东流分析:“他应该还有大笔资源暗藏了起来,所以咱们还要防备唐天河东山再起。”

    陈志宁点点头:“时间站在我们这边。”

    他并不需要多做解释,朝东流也明白只要再给陈志宁十年时间,他就可以稳稳迈入天境,再有三十年,就能够成为资深天境!

    到时候就算唐天河卷土重来,只凭陈志宁也能把他打残了。

    “我并没有趁机大肆扩张势力,那样就太明显了,而且会引起皇室的忌惮。事实上我还故意办砸了几件差事,让皇帝有借口分走我手中的权力。”朝东流果然是老狐狸,这方面的事情陈志宁只能默默地听着。

    朝东流将接下来的规划说了一下:“你继续和皇室虚以委蛇,今后有两个应对方式你可以选择:第一,你一直不延续血脉,这样皇室虽然很恼火,但也要继续保着你。能拖到什么程度,就看你自己的本事。

    第二,你迅速延续血脉,让皇室看到你的价值。皇室中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会把你当成下金蛋的母鸡,未必会甘心只收获一名星空无限血脉的后代,这样你也是安全的。”

    陈志宁无辜的看着他,老师果然是未达目的不择手段,我们师徒还真是一家人。

    朝东流瞪他一眼:“看什么看?为师这都是为你考虑!你要是敢对不起芸儿,老夫一定将你门规处置!”

    “这……”转折太快,陈志宁有些应接不暇。

    朝东流一摆手:“好了,不说这个了,说说这一次的邦国学赛,你知道为什么妖族也要掺和进来?”

    “难道不是因为帝浆流?据说帝浆流对于妖族的提升要远远大于人族。”

    “帝浆流勉强能算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要找至圣传承!”(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2-15 12: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