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六二章 风火大成
    陈志宁最看重的是那一片风石矿,他要将玄黄灭世风提升一个大档次。

    他将天地蛊蜈召唤了出来,之前陈志宁拿走了机关傀儡的残躯,小蜈蚣已经非常不情愿,现在居然还要风石矿?

    陈志宁费了好大力气,许多诸多口头承诺,这才让小蜈蚣将风石矿吐了出来。

    他将双手张开,炼天宝焰和七绝龙火滚滚而出,将整个风石矿剩余的七道矿脉一起炼化。在两种高阶灵火的作用下,风石矿当中,凝练出来两道朦朦胧胧的淡青色风行元能,缓缓注入陈志宁的鼻孔之中。

    整个炼化过程持续了十天时间,这还是因为陈志宁已经提升到了绝照境初期,若还只是绝启境,至少要二十天时间。

    炼化完成之后,他收了两种灵火,而后盘膝坐好开始默默修炼“玄黄灭世风”。

    现在他最强的乃是“万炼火羽术”,得到了两种高阶灵火之后,这法术更进一步。而俗语说得好:风助火势,若是能够修成玄黄灭世风,大风一吹,高阶灵火必定铺天盖地!

    若是其中再有雷力助威,那真真是如虎添翼!

    这威力,陈志宁自己想一想都觉得心潮澎湃。

    数日之后,陈志宁终于将所有的风行元能融入到自己的“玄黄灭世风”当中。他盘膝坐在山洞中,左右两手弹开来,左手上一根火焰凝聚而成的小棒。右手上,则是一团淡黄色的风旋。

    两者之间,隐隐有一道雷光呼应着。

    “成了!”他微微一笑。虽然现在的玄黄灭世风还比不上万炼火羽术,但已经是自己五种法术当中的第二强横。

    他又从那些九阶法宝之中挑选了几件自己合用的,随手炼制了一下,而后长身而起,自言自语:“不知打外面的形势如何,出去看看情况再做决定。”

    ……

    京师中渐渐归于平静,并不如人们所预料的那样,代天候倒台了,他的政敌朝东流就会一家独大,甚至这段时间朝东流经手的各种“差事”,皇帝都很不满意的,各种理由训斥下来,朝东流心里有数,默默忍受了。

    朝堂之上,已经出现了三位能够和朝东流抗衡的大人了,到了这个时候大家也都看明白了,最后谁能脱颖而出,就是未来和朝东流一派对立的另外一股力量。

    陈家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冲击,而在这段时间内,三大擂已经决出了擂主,在陈志宁的“保驾护航”下,慕容真毫无悬念的夺得了震古台的擂主,再过几天,就是三合会战的对决了。

    这一天,冷八极来找朝东流:“让志宁回来吧,已经平静下来,他不会有什么危险了。你们这一次,真是行险!看得我心惊肉跳!”

    朝东流沉默不言,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冷八极能看出来,肯定也会有别人能看出来,不过大家都没有证据罢了。

    “邦国学赛快开始了。”冷八极说道:“那小子答应我要参加,而且要碾压各国。”

    朝东流考虑了一下:“好,我这就通知他。”

    ……

    邦国学赛三年一次,每个王朝出两人,虽然名为学赛,但实际上是书院系和宗门系全都参加。这两个名额之中,就是一个书院学子一个宗门弟子。

    太炎王朝这边,学子肯定是陈志宁了,但是宗门弟子还没有定下来。

    现在比较主流的意见是从这一届三合会战之中,选出成绩最好的宗门系弟子。但也有人有不同意见,去年的三合会战,精英极多,但他们都遇上了陈志宁。

    而今年这一届的“质量”差了很多,但没有陈志宁压着,很多人名声很大,实际上实力如果放在去年显得十分平平。

    所有想要重新选拔,不以三合会战的成绩为标准。

    各方争论,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结果。而目前三大擂的擂主,震古台是慕容真,豪杰阵上今年太学表现平平,擂主被来自大江州州学的周知节夺走。

    而英雄场的擂主,则是京师万念堂的杰出弟子粟云来。

    之前三合十三鹰的人选之中,只有慕容真出现在擂主的位置上,其余……大部分被陈志宁解决了,小部分爆冷被淘汰了。

    这一届的三合会战,已经被民众私下里戏称为三百年来,最“悲剧”的一届。

    陈志宁出关之后,很快联络上了老师,朝东流让他赶回京师,准备接下来的邦国学赛。他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答应了冷八极,不但要夺冠,而且一定要横扫夺冠。

    “是,学生马上回来。”

    他远远望了一眼代天城,有大量民工正在重修城墙,天空中还有几位绝境大修凌空境界,大约是害怕凶兽扫荡团再次出现。

    他暗自一笑,飞快而去。路上他联络了方食禄等人,让他们去京师和自己会合。

    十天之后,陈志宁在京师外的一座小镇上于方食禄等人汇和,蔡琳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回去:“少爷,您总算回来了。”

    陈志宁摸摸她的小脸儿,笑着道:“担心了?”

    “嗯。”蔡琳有些难为情,声音细小的好像蚊子。

    蔡昊现在不得不习惯,他始终认为自己对少爷的判断是正确的:他不可能一心一意对妹妹好。还没结婚呢,就已经有六个了……

    但他也无力阻止,甚至现在更不能阻止了,只好装聋作哑。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少爷这么坏的家伙,肯定不会有事的的。”陈志宁开着玩笑,对大家说道:“咱们回家。”

    “回家!”方食禄一听这话,就心里火热,这段时间他过得苦呀,在外面别说高阶灵食了,一般的灵食都难吃上一顿。他的口水出卖了他深深地想家了。

    半个时辰之后,陈志宁出现在了陈府中,他一路飞奔大喊:“爹,娘!我回来了。”

    秋玉如身影一闪,拉住了儿子的手:“可算是回来了,快让娘看看,瘦了吧?”

    陈志宁嘻嘻一笑:“您儿子现在也是绝境大修,就算是几年不吃不喝也不会瘦的。”

    秋玉如还是不放心的上下打量一番。终于松了口气:“没事那就好。”

    陈雲鹏也从里面走出来,朝他点点头,说道:“跟我们进来。”

    进了父亲的书房,陈雲鹏关上房门的瞬间,阵法便启动了。他严肃问道:“你老实说,代天候的事情,是不是你和朝大人密谋的?”

    对父亲没什么好隐瞒的,他老实承认了:“是。主要谋划是老师出面,儿子小小的帮了点忙。”

    “你呀!”陈雲鹏摇摇头:“太胆大了,唉……”

    这期间的凶险,陈雲鹏很清楚。即便是事情过去了,一旦泄露出去,恐怕皇室和圣者堂都不会善罢甘休。

    秋玉如不满,瞪了他一眼:“儿子刚回来,你就要三堂会审哪?”

    她将丈夫推开,对陈志宁说道:“在外面受苦了吧?想吃什么娘让人去做。”

    陈志宁先拿出玉符来交给二老:“您先别忙,这东西抓进炼化收为己用。”

    “这是什么?”陈雲鹏一边问着一边随手炼化了,然后呆了一下:“这……”秋玉如也炼化了,同样惊喜:“儿子真孝顺!这下我跟你爹就算是面对天境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了。”

    陈志宁嬉皮笑脸道:“有这些八阶道兵抵挡一下,至少能逃走。”

    陈雲鹏嘿嘿一笑道:“好宝物!在大战中施展出来,保证让那些对手目瞪口呆,哈哈哈!”

    陈志宁又取出两件东西,说道:“爹,真正的好宝物在此。”

    “还有?”陈雲鹏意外,再一看陈志宁手上是两件普普通通的法宝。一柄飞剑,暗淡无光,缩为手指大小。另外一件是一柄如意。

    “这是……”他带着疑问拿起来看了看,却忽然脸色一变,双手也抖了一下,两件法宝差点掉在地上:“这是九阶!?”

    秋玉如也吓了一跳:“什么?”她从丈夫手中抢了过来:“你不会看错了吧?”

    等她入手仔细检查了一下,也是吓了一跳:“真、真是九阶法宝!”她连忙问儿子:“你从哪儿来的?”

    “哼哼,这是唐天河补偿给咱们家的。”陈志宁哼哼一声说道。唐天河多次为难他,甚至拉拢一些他的对手,想要将他击杀在擂台上。所以袭灭唐家,夺了唐天河的藏宝,他是一点负罪感都没有。

    他将代天城的战斗简单说了一下,陈雲鹏愤怒不已:“国之奸贼!区区百年时间,他竟然搜罗了如此之多的重宝。”

    即便是京师的这些古老世家,也未必能够每家都拥有一件九阶法宝。这等重宝,真的是能够传世、镇族了。

    陈雲鹏抚摸了一下那柄小剑,一丝灵气注入其中,唰一声神物苏醒!

    飞剑猛然朝前吐出一道一丈的光芒,浓密凝视化作了巨大的剑锋。而后又铿锵一声剑柄朝后延伸,柄尾弹出一道三尺长的灵光,化作了一道三指宽的光芒锐刺。

    手柄上一层层金属龙鳞出现,两侧的护手也飞快变大,化作了两到翅膀一样的形状,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每一枚鳞片、每一根羽毛都是一并更小的飞剑。

    “喝!”陈雲鹏一声轻叱,道道鳞片根根羽毛嗖嗖嗖的飞起,在周围环绕盘旋,灵动十足宛如活物!

    一股强大的气势凝而不发,保持在小小的书房范围内,甚至连书房的阵法都没有影响。但是在这个范围内,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九阶法宝给人一种近乎天境的强大压迫感!

    (总算是把后面的情节理顺了,过度情节结束,开始新的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