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五四章 驱虎吞狼(一)
    “嗯?”陈志宁疑惑,不知道这女猎人为什么忽然这么问。

    赵小林扭捏又倔强的说道:“你很强大,有九阶凶兽坐骑,你人也很好,不恃强凌弱,而且……”她咬了咬嘴唇:“你认真思考的时候,从侧面看挺有魅力的。”

    陈志宁更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被人夸奖还是蛮开心的。

    “但是!”赵小林用力说道:“我是有约定了终生对象的人,不管你怎么处心积虑展示自己的优点,我都不会也不可能跟你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你是抱着这样的目的,请你适可而止吧。我不想让你白费力气,最后又失望。”

    陈志宁看看她,眨眨眼,然后随手丢出一个法术,在赵小林面前张开了一道明镜。

    赵小林奇怪:“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志宁歪了歪头说道:“意思是,你自己照照镜子……”

    赵小林:“……”

    路上这一点小尴尬,还不至于让陈志宁将赵小林直接丢在危险地北野蛮荒。他没有太在意,一路上仍旧在思索着铁棒的事情,回到了通古城周围,陈志宁拍了一下大牯莽,对赵小林说道:“呐,钱货两清,再见了。”

    赵小林红着脸从九阶凶兽后背上跳下来,陈志宁也收了战兽施施然回了城中。

    “他竟然真的就这么走了?”赵小林看着陈志宁的北影,心中五味杂陈。她知道无论是自己还是青哥,一辈子无论怎么努力,都赶不上他的成就。

    “他真的连我的名字都没有问过……”

    ……

    “少爷,您回来了。”陈忠陈义看到他回来,立刻起身相迎。

    陈志宁点点头,问一边的方食禄:“玉角公主怎么样?”

    “看上去像是要醒过来了。”

    陈志宁一道法术落下去,房中的玉角公主渐渐地安定了下去。他说道:“差不多了,明天早上她就会醒来。”

    玉角公主很“满足”,昨夜陈志宁使劲了浑身解数满足她,因为两人即将“分别”,玉角公主要回帝隐脉复命,同时等待最后消息,是否延续了血脉。

    而陈志宁则要继续在外游历。

    两人“约定”,若是没有怀上陈志宁的孩子,三个月后京师再会。

    ……

    方食禄看着一脸满足,带着几分羞涩的玉角公主和陈志宁道别之后,依依不舍的离去,立刻对陈志宁翘起了大拇指:“少爷你好本事!”

    陈志宁一撇嘴:“要不是这女人太可恶,我怎会出此下策?”

    蔡琳对玉角公主十分不满:“罪有应得,哼!少爷,咱们接下来去哪里?”

    陈志宁想到了一个地方:“咱们去代天城。”

    有些事情他不太放心,还是要亲自过去看看,并且趁机观察一下自己未来的敌人。

    ……

    代天城原本叫做“燕林城”,是代天候唐天河的家乡。唐天河这些年如日中天,于是就有马屁精将燕林城改名为代天城。

    这里是代天候的大后方。

    这些年下来,整个代天城已经全部置于代天候的控制之下。城中商铺有三成是属于代天候府的,各大商行每年暗中要向代天候上缴一成的利润作为保护费,否则没办法在这里经营。

    城外的田庄九成都是代天候的,山中矿脉他占了八成。除此之外,还有各种的灵丹、法宝、阵法、灵符作坊,整个代天城的收入,占到了唐天河总收入的三成。

    只要唐天河在皇帝面前没有失宠,只要代天城不出什么乱子,唐天河在太炎王朝就稳如泰山。

    数天之后,有一行人低调的出现在了代天城外,一辆漂游马车,几匹低阶战兽,看上去就像是一群随意出游的公子哥。

    陈志宁坐在马车中,方食禄去交了入城税,一行人进了代天城,四处看看,这里还当真很繁华。

    代天候在城中层层盘剥,但商人们还是愿意来,因为代天候在朝廷的税收上做了手脚,这里免税!

    所以总的算下来,在代天城中做买卖还是很划算的。

    “找个地方先住下来。”陈志宁吩咐一声:“然后咱们出城去看看代天候的那些矿脉。”

    “是,少爷。”

    ……

    计划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朝东流聚集的大修们都在暗中准备。而圣者堂方面,也已经从美人蛇的住处找到了陈志宁藏进去的那件东西。

    随后,这件东西被连夜送往雪山上的宫殿,摆在了众位长老的面前。

    没有“人”见过妖族的至圣传承,但是这件宝物上面,缭绕着一层层的妖气,当中不断凝结出一枚枚深奥强大的妖文。

    每一枚妖文都让人视之沉迷,似乎能够从其中感悟出一部直达天境的功法。

    这宝物乃是一枚九窍妖骨,更会时不时的从九窍之中飘散出来一些神秘之音,听之则会深思飞散,好像进入了另外一重世界。

    圣者堂的长老如今有七位,都是资深天境,修为精深见多识广。而圣者堂之中,更是保存着百族众多法宝,稀奇古怪、强大凶狠不一而足,但七位长老也从未见过此等异宝。

    他们观摩了足足有一个时辰,而后一起直起身躯,感叹道:“当是至圣传承无疑。”

    “难怪无数大妖从其中感悟出的妖法各不相同,此物博大精深,恐怕已经囊括了妖族诸般神妙!”

    “可惜啊,我们都是人族,无法从其中感悟出高深功法。”

    瑶光长老却是摇头:“非也,即便我们是妖族,也难以感悟出什么来。妖族至圣传承,需要另外一件宝物配合,才能真正感悟,否则就会像我们刚才的感觉一样,明知道很强大,却无法从中获得任何一种功法。”

    有一位长老点头:“这个事情我也有所耳闻,妖族的至圣传承,范围传承本身和传承斑眼两部分。没有传承斑眼,根本无法看清至圣传承。”

    又有一名长老指着至圣传承说道:“那就是说,传承斑眼还在唐天河的手中?”

    “恐怕是的。”瑶光长老道:“美人蛇那里找不到,肯定就在唐天河手中了。”

    有人质疑:“为了一份传承,和唐天河这种王朝权臣为敌,是否值得?”

    瑶光长老笑了:“你说的不准确,我们不是要跟唐天河为敌,我们是要将唐天河的势力连根拔起!所有知道至圣传承秘密的人,一个不留必须全部灭口!

    难道你忘了,至圣传承意味着什么?有了这东西,不出三百年,我们就能培养出另外一支‘妖族’,其中有多位大圣,可以将妖族进一步挤压,让圣者堂从现在凌驾于人族之上,变成凌驾于人妖两族之上到那个时候,其实也就是凌驾于整个凡间界之上!

    谁想飞升,得先经过我们的同意!”

    七位长老心头火热,都明白这将是一个重大的机会,进一步提升圣者堂的实力和地位。

    但很显然妖族不会对此坐视不管,一旦消息泄露,必定会引来妖族全面的进攻,夺回至圣传承,甚至可能因此导致圣者堂和妖族的全面战争。

    那位长老点了点头:“所以必须灭口。”

    “不错。”

    又有一位长老说出了自己的担心:“会不会有人陷害,让我们攻击代天候?唐天河在太炎敌人极多。”

    “哈哈。”瑶光长老一笑,指着“至圣传承”说道:“换做是你,你舍得用这等宝物布置一个陷阱吗?”

    那位长老想了想,赞同瑶光的观点颔首通过。

    “那么,我们已经达成了一致,覆灭唐天河势力?”瑶光看向众人,而后从她的左手边开始,一名张来举起手来:“我同意。”

    “同意。”

    “同意!”

    很快,七位长老全部通过,瑶光嘿然一笑,颇为自傲说道:“唐天河在太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是对我们圣者堂来说,也不过是需要稍微重视一点的对手罢了。当年咱们一句话,太炎皇室不也得乖乖退让?”

    的确,他们能够全票通过,也是因为唐天河虽然强,可是相对于圣者堂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可怕的对手。

    坐在首位上的大长老淡淡道:“让下面人办事吧。”

    “是。”瑶光恭敬的答应了一声。

    ……

    圣者堂暗中调动,十分隐秘,即便是那些大宗门、大世家也都好无所觉。

    但是毕竟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朝东流和宋志野还是通过一些隐秘的渠道感应到了。宋志野兴奋地来见朝东流:“老师,大事成矣!”

    朝东流其实也是一副老心肝一直悬在嗓子眼,这些天食不知味寝不能眠,但一定要在众人面前保持镇定,一副信心十足的姿态。

    此时更是摆足了“老夫料定如此”的姿态,淡然一笑:“意料之中的结果罢了。”

    宋志野有些心痛:“只是可惜了那件重宝那可是足以传世,确立万年豪门的宝物啊。”

    提到那件东西,朝东流的眼神复杂起来,但还是说道:“若不如此怎能让圣者堂的人相信?”

    宋志野叹息一声:“话虽如此,可是当年葬丘之中,老师只得到了这件东西……”

    朝东流勉强笑了笑不想再说。当年葬丘灯灭,损失惨重,直接导致朝东流从朝堂隐退,并且深深自责。

    那一次唯一的收获,便是这一枚到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用途的九窍妖骨!

    “通知大家做好准备。等圣者堂灭掉了唐天河,咱们跟在后面痛打落水狗!”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