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五一章 古之龙术
    这就像是滚雪球。

    陈志宁降服第一头九阶道兵的时候很困难,而后就会越来越顺利,到了现在,四头九阶凶兽围捕一头,山丘虎连连咆哮,然后……然后战斗就结束了。

    谄媚的大牯莽想要在老爷面前表现,它在巨猿三个牵制山丘虎的掩护之下,化作一条小蛇悄悄爬到了山丘虎的身下,而后忽然变大,将山丘虎缠住,巨猿挥舞着大棒给了山丘虎当头一棒。

    但是收服山丘虎却遇到了一些麻烦,因为像大牯莽这样软骨头的九阶毕竟是少数,陈志宁最后还是展示出了让凶兽进阶的能力,山丘虎才勉勉强强接受他的炼化,成为了第五头九阶道兵!

    实际上陈志宁也只是因为看到山丘虎吃了阳炎巨雀才临时起意要捕捉它。

    数百里之外,正在狼狈逃窜的玉角公主,忽然感觉到身后那一直锁定自己的九阶凶兽气息消失了!

    她一阵狂喜,以为那只凶兽终于放起了,却没想到下一刻那气息竟然出现在自己身后不足百里!

    “啊”玉角公主要发疯了,她希望之下又绝望,再一次亡命狂奔。

    “嘿嘿嘿!”陈志宁在后面一阵窃笑,然后催促山丘虎就这么不远不近的追着,能把玉角公主逼疯了最好。

    一头九阶凶兽,离开了自己的领地,而且是山丘虎这种数百年都不肯挪窝的,不是大牯莽那种“善变”的九阶,北野蛮荒中的人类修士震动。

    山丘虎途经了一座人族的训练营,两处药庄,吓得里面的人类修士严阵以待,同时飞快向通古城求援,恳请坐镇城中的天境前来支援,他们愿意支付高昂的报酬。

    却没想到只是虚惊一场。

    两天两夜,玉角公主没命奔逃,一刻也没有休息过,她终于看到了通古城的城墙,一时间感动的竟然哭了出来。

    陈志宁真想过就在北野蛮荒中,借助九阶凶兽的力量杀了玉角公主。

    但这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玉角公主死了,哪怕是皇室和帝隐脉毫不怀疑,但肯定会紧接着再派出一位公主。

    而陈志宁这几天,利用铁页丹凝聚了妖圣的“先道灵种”,从其中搜寻到了一些功法,让他对解决玉角公主的问题有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

    玉角公主进了通古城,像个野人一样。

    守在城门口的士兵对此见怪不怪,有很多修士进入北野蛮荒之前,对这里认识不足,遇到危险逃回来的时候,都是这幅模样。

    玉角公主回到了之前住的客栈,她也不缺钱,房间还没有退。

    回到房间内洗了个热水澡,恢复一些之后,更是对陈志宁恨得咬牙切齿!

    傍晚的时候,陈志宁回来了,没有带其他人,她愤怒无比就要兴师问罪,不料这一次陈志宁对她十分恭顺,似乎是终于认命,不再和皇室对抗,转而希望帝隐脉能够庇护自己。

    接下来几天,他对玉角公主百依百顺言听计从,哪怕是一些十分屈辱的要求,都毫不犹豫的答应照做了。

    玉角公主渐渐满意起来。

    她自视甚高,来之前也曾听说皇室和陈志宁的事情,当时就嗤之以鼻:皇室公主丑笨。待本公主出马,没见过世面的黄口小儿必定手到擒来。

    太炎民间有句俗话,叫做“眼高手低”,玉角公主这种,应该叫做“眼高”但是“脸低”。

    她之前连连挫败,没想到陈志宁忽然态度大变,让她十分满足。陈志宁对她百依百顺七八日之后,玉角公主觉得“火候已到”,于是当晚将陈志宁叫到了房中来……

    让玉角公主很羞耻的是,这个小家伙年纪不大,却懂得很多稀奇古怪折腾女子地方法,各种让人难以启齿却有着异样快·感地方法,让她整晚上都处在一种欲罢不能的状态中。

    当那东西终于来临的时候,玉角公主猛然间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疼得她浑身发抖,如果不是使命在身,她肯能当场就退缩了。

    她悄悄用手一握,忍不住暗嗔一声:真真是人小鬼大,这家伙怎生得如此了得?自己一只手居然抓不过来,难怪进来的时候如此之痛。

    而后虽然渐渐适应了,实在是双方尺寸太不匹配,陈志宁每一次征伐,都让她痛并快乐着。

    一夜颠鸾倒凤,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玉角公主连床都下不来了。

    ……

    同一时间,陈志宁带着两个手下,正在通古城的八丰票号内,他将蛛魔娄星繁的存票递了过去,负责接待他的档头微微一笑,引着他往后去了。

    跟玉角公主在一起胡天海地的人当然不是他,事实上从两人再次相见的时刻开始,玉角公主就一直是一个人在房间内,被一道奇异的法术笼罩。

    这是陈志宁从雷鬼妖圣的记忆之中得到的一门幻术,据说传自上古神兽九幻蜃龙,号称人妖两族幻术第一,陈志宁花了些时间修到了小成,对付玉角公主不成问题。

    原本陈志宁就打算这么敷衍过去,可是后来想了想,若只是单纯的幻术,玉角公主回去一检查发现没有破身的话……那么就会有一个很危险和一个很尴尬的结局。

    危险地结局就是被人看穿,他欺骗了整个帝隐脉。

    尴尬的结局就是,没人怀疑这是个便宜,而被人怀疑他的尺寸。

    陈志宁原本想要威逼利诱两个打手蔡昊和方食禄之一,李代桃僵。但两人誓死不从。小陈少爷又去威逼陈忠和陈义,两个狗腿子当场跪地求饶。

    陈志宁无奈,原本想劝一句:这女孩长的其实也还不错……最后觉得还是不要自欺欺人了。

    于是自始至终都是玉角公主一个人,而最后关头,被陈志宁改成了一根闩门棍……

    所以玉角公主受苦了,她也因此“高估”了小陈少爷。

    因为施展了幻术,需要时间,所以他在通古城多呆了一段时间。既然如此索性去看看蛛魔娄星繁的“藏宝”。

    话说当年,他还对娄星繁的藏宝充满了期待,有着各种幻想,希望某一天自己来启开这座宝藏,能够从其中找到另外一座上古遗迹的线索。

    到了今日,上古洞府对于他来说也是唾手可得,对于小小蛛魔的宝藏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却没想到,蛛魔存在八丰票号的东西并不是灵玉莽石,而真的是一件物品。

    档头请他们坐定,而后从宝库之中取出来一件东西:“这边是客官的物品,还请检验一下,没什么问题就算是两清了。”

    陈志宁面前摆着一只盒子,他随手打开了看了一眼,微微一点头:“好。”

    然后也不多说,将盒子塞进了怀里,带着手下就走了。

    方食禄是个好奇鬼儿,刚才在外人面前得守规矩,没好意思伸着脖子往盒子里看是什么,这一出来便忍耐不住了,催问道:“少爷,是什么宝贝?”

    陈志宁一瞪眼:“你想看?给你。”

    他随手盒子丢过去,方食禄接过来一看,里面一块破铁块,好像是圆的又好像是方的。他奇怪:“蛛魔把这东西郑重其事的存放在八丰票号中做什么?”

    陈志宁没有回答,方食禄又把盒子还给了他,却没有注意到,这盒子上另有玄机。他一路思索:这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自己得到蛛魔的存票已经好几年了,在那之前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若是那个时候就立刻赶来通古城,将着东西取出来,多半也就是随手扔了,也就与这宝物失之交臂了。

    他捏了捏手中的盒子,忽然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总感觉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暗中操纵着这一切。

    若是两年前,他可能会感叹:这就是命运。

    但现在,他却有了更高的认识:这就是天机!

    回到了客栈,他独自回房,打开了那只盒子,盒子必定不是蛛魔之物,他应该是连盒子带其中的宝物一起得到。

    因为盒子内部,隐藏着一个逆向重力的阵法,让这只盒子拿起来和一般的木盒没什么区别,但只要那铁块离开了木盒,就会感觉到重若泰山!

    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点,蛛魔才知道这东西乃是重宝,郑重其事的存在了八丰票号之中。

    陈志宁费解的是:“为什么存在这里?”

    他猜测着:“最大的可能是蛛魔就是在这附近得到的这宝物,而后因此被人盯上了,于是将宝物存入票号,自己却吸引敌人的目光逃走,准备等风声过后再来取出宝物。”

    “说不定蛛魔随后就一直被追杀,一直到启東县,并没有机会来重取宝物。”

    他将那铁块拿了出来,和之前两块拼在了一起,现在看起来,这只铁棒已经能够看出来大致模样了。

    “岳先生的那一块得自万古界,这一块出现在通古城,北野蛮荒外……”陈志宁沉吟片刻,进入了天南一角。

    五头九阶道兵正在其中,各自占据了翠玉灵湖旁边的一片领地,巨猿正在举着一座小山打熬力气,四翼天虎飞上飞下,一会儿钻进湖里一会飞出来,玩水玩的不亦乐乎。

    陆地魔蛟吃起来没完,山丘虎还是懒洋洋的,大牯莽昂着头,似乎正在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