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三八章 前朝四殿(二)
    呼!

    一片暗淡光芒扑面而来,陈志宁猛然间感觉到强烈的危险!他一声呼喝,全身灵光外放,猛烈的如同一颗小太阳。

    同时身前飞出一枚阵盾,这是他重新炼制过的,高达七阶,嘭的一声张开一片阵法防御,挡在了他的面前。

    但是那扑面而来的东西,无形无质,诡异的朝着阵法一扑便刷一下穿了过来!

    陈志宁大吃一惊,几件法宝飞出去,在面前布成了一道防线,但是那一片特殊之物,仍旧是一扑,唰一声再次穿透了法宝!

    “这是什么东西?”陈志宁也是大惊,飞身后退,双手不断挥舞,五大法术轮番而出,一层层的火焰、雷光撒落下来,朝着那一片神秘之物轰击过去,可是一次次的落空,根本没有打到任何东西。

    但陈志宁分明感觉到那神秘之物袭来,而且灵识能够感觉到,那东西十分危险。

    急切之间,陈志宁忽然心神一动,那东西再次一扑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就要迎面侵入他的大脑和身躯,陈志宁一声大喝,铁页丹滴溜溜飞出,太古神王像光芒大放,张开来横亘在那神秘之物面前。

    一声特殊的怪叫声传遍整个空间,那东西似乎受到了伤害,它猛的朝后退去,唰一声缩回了长泰阁的地下。

    陈志宁只是隐约看道一道灰黑色的影子,可大可小,似乎变化无穷。而且一身煞气,似乎憎恨一切!

    他惊魂未定,将太古神王像高高悬在头顶,警惕的观察着四周,怕那东西忽然再次冒出来。

    “能够穿透阵法的力量,无视法宝的防御,不惧法术的攻击……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他自言自语一阵,抬头看了看太古神王像,感觉到安心不少,这才慢慢朝长泰阁靠了过去。

    灵识扫视,整个长泰阁中一片安宁,那东西已经不见了。

    陈志宁又检查了几遍,的确没有了踪迹。而那东西虽然可怕,却有一个弱点,似乎无法瞒过灵觉。之前陈志宁正是因为灵觉警醒,这才发现了那东西的偷袭。

    他谨慎的迈出脚步,进入了长泰阁中。

    迎面是一座汉白玉石台,半人高,上面有一只九彩琉璃罩,内中有一物,沉稳内敛神物自晦。陈志宁上前去一看,九彩琉璃罩内竟然是一枚巨大的玉印!

    玉印上雕刻着人族百态,农林渔牧,显然是一件重宝。

    他大喜,这里有那神秘凶物守护,开门就有一枚大印法宝,想来一定是藏宝重地,里面必定还有许多好东西。

    他手掌微抬,虚空中有一股力量将九彩琉璃罩升起,而后,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将那枚大印拿出来。

    双手一碰那枚大印,不知道用什么玉料炼制的大印却迅速的化为了一片流沙,哗哗哗的从他的手指间流淌了下去陈志宁愕然,他皱了皱眉头,收回手来继续朝里面走去。

    长泰阁共有五层,第一层用回廊和影壁分为了五个部分,陈志宁发现大印的地方是第一个部分,而后他转入了第二个部分,这里用一个类似祭坛的地方,安放着一枚特殊的金钱。

    但和那枚大印一样,陈志宁只是轻轻一碰,就化作了一片流沙。

    另外三处,分别书一只春秋笔,一座玲珑石祂和一只古朴人佣,但毫无例外全都化作流沙。

    而第二层,存放着四件宝物,第三层三件,第二层两件,最高那一层,只有一只玉鼎。

    所有的这些宝物,全都已经变成了流沙,只剩下一个“形态”而已。

    陈志宁十分奇怪:“难道说是因为时间太过漫长,所以最后只留下一片尘埃?但……还是诡异啊。”

    他站在长泰阁最高层朝周围望去,另外三座宫殿之上的阵法光泡还在,无意识地蠕动着,像三只巨大的虫子。

    陈志宁灵觉猛的朝下沉去,落入了大地之中,立刻捕捉到了什么。之前的那神秘之物,嗖一声消失不见了从地下消失了。

    陈志宁意外:这东西能够遁地,为什么自己凭借地遁之术潜过来的时候它不袭击自己?在地下自己行动迟缓,它来偷袭成功率大增呀。

    这个疑惑让陈志宁更加细致的去探究起来,他从那神秘之物在地下遁走的痕迹上分析起来,忽然一拍脑门:“不是遁地之术!”

    那神秘之物是从地下消失的,但是陈志宁敏锐地发现,使用的却不是遁地之术,而是类似于“空间传送”一类的方法,忽然从长泰阁地下消失,但却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它能够容身于地下。”陈志宁暗自一声,他迅速下来,到了第一层,循着刚才那神秘之物的痕迹,打开了一处地板:“竟然还有个小小的地宫。”

    的确是不大,应该叫做地下室而不是地宫,斗室九尺空空如也,唯独正中有一枚金杯,其中有半杯特殊的灵液。

    只是这灵液却已经是漆黑,好像墨汁一般浓稠!

    陈志宁从这半杯灵液之中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灵力涌动,应当是某种珍贵的宝物,可是不知为何变作了现在这般模样,甚至给他一种感觉:此乃剧毒,无解药!

    刚才那东西就是藏身于这半杯毒液之中,而后在陈志宁发现之后,忽然从这只金杯当中传送离开。

    陈志宁小心翼翼的收了金杯和毒液,灵觉在金杯上一扫,就已经心中有数:另外三座宫殿?

    金杯当中的一个特殊阵法,连接的竟然是另外三座宫殿。

    “不对。”他忽然注意到了:“这金杯之中的传送阵发十分特殊,不能传送实物……似乎只能凭借某种神秘的感应联系,将类似灵体的东西彼此传递。

    而且,金杯之间彼此联系,不只有这四枚金杯,似乎很多……”

    他细细感应,而后统计了一下数字,不由吃惊道:“竟然是一百零八只,暗合周天之数。难道说当年前朝皇城内,一百零八处宫殿地下,都有这样一枚金杯?”

    他觉得自己猜的应该没错,这样的话金杯中的特殊凶物恐怕来头颇大。

    他想了想:“先将另外三座宫殿破解开,看清楚情况。”

    破解前朝的七阶阵法对他已经没有什么难度,两个时辰之后,他将望天楼的阵法破解了。这一次果然不出他所料,那凶物暗藏地下,在陈志宁看似“大意”走入望天楼之后,再一次突然杀出。

    不过陈志宁早有准备,太古神王像猛然出现,当头给了那凶物一棒,凶物一声凄厉怪叫,遁入地下消失不见了。

    不出所料,陈志宁在底下找到了第二只金杯。

    同样,金杯之中还有半杯毒液!

    而望天楼一共七层,每一层都安放着一枚七层玲珑宝塔,但同样只要一碰就化作了流沙。

    陈志宁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但需要将四座宫殿的阵法全部打开,弄清楚了全部情况才能确定。于是他在望天楼之中不做耽搁,立刻去破解景阳宫阵法。

    这一次又有进步,他只用了一个半时辰就打开了景阳宫的阵法。那凶物似乎已经被逼到了绝境,嚎叫着拼命朝陈志宁杀了过来,陈志宁一身冷然,铁页丹猛然撞出,狠狠给了那东西一击,那凶物一声尖叫,遭了重创无奈的遁入地下。

    陈志宁已经抢先一步打开地宫,手中一道法诀打出,落入了金杯之中,想要将它困在此地,却不料禁制落下,那凶物却丝毫不受影响,一晃就从金杯之中消失了!

    陈志宁意外:“嗯?难道不是恶灵一类?”

    历代皇城之中都不缺冤死、枉死之辈,所以皇城之中一些阴暗的角落,往往会存留一些恶灵。即便是在修真的世界之中,这些恶灵很容易就会被修士抹杀掉,但总还会有一些漏网之鱼。

    陈志宁原本以为,这凶物就是这种恶灵,只不过借着金杯之中的毒液修行多年,成了气候而已。

    但刚才那一道专门针对恶灵的禁制失效,说明他这个猜测并不正确。

    “罢了,将九绝殿打开,彻底绝了它的后路。”他打定了主意,将第三只金杯和其中的毒液收好,出来直奔最后的九绝殿。

    ……

    到了九绝殿这里,陈志宁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他磨磨蹭蹭用了足有四个时辰,才将这座阵法破解开。

    同样是七阶大阵,并不比另外三座宫殿高明,而陈志宁也没有“退步”。

    阵法一旦破解开,预料之中那凶物最后疯狂的攻击却没有到来,陈志宁微微一笑:看来狡猾的不光是自己。

    他一步步走入了九绝殿,不去看这其中是否还有宝物遗存,而是直奔地宫,而后弹指打出一道禁制,将整个地宫封禁住,不让任何东西逃出来。

    随后,他才一脸“自信”的打开了地宫。

    可是在那只金杯当中,却没有发现凶物!陈志宁似乎有些“错愕”,猛然间九绝殿当中阴风怒号黑云翻滚,一道道紫黑色的细密雷电在黑云和阴风之中咔咔闪过,最后化作了一张巨大的电光魔首,雷火为须发,张开恐怖大口,一枚枚紫蓝色的“利齿”闪烁,从背后一口将陈志宁吞下!

    一声怪响,就好像烈火忽然被一道洪水浇灭,那一颗巨大的电光魔首迅速的消散,陈志宁安然无恙的走出来,在他身边,有一层层紫黑色的雷火燃起又熄灭,被他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