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三四章 灭门(二)
    朱三少则是脸色一变,怒骂道:“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他的怒吼声戛然而止,因为两名绝境大修已经倒了下去,眉心中露出一点猩红!朱三少也终于看清了来了人,一个哆嗦:“陈、陈志宁,你、你、你杀了我的人?你来做什么!”

    朱三少怒吼:“我与你井水不敢喝水,我们朱家是代天候的人!”

    陈志宁走上前来,手中一柄金色长刀,刀刃弯弯,好似一截牛角。

    他没理会朱三少,到了慕容真面前,笑道:“来了京师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要不是玖儿姑娘来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

    慕容真脱口而出道:“原来那个死丫头去找你了……”

    出门之前,她的贴身丫鬟玖儿就不见了,叔父不断催促,她也来不及去找,随便又喊了一个丫鬟跟着自己,没想到玖儿是去找陈志宁了。

    她之前幻想过很多,自己和他在京师中应该如何偶遇,那些浪漫的幻想之中,绝没有眼下这种情况,但是毫无疑问,她此时很庆幸陈志宁在这里。

    陈志宁朝她微微一笑:“放心,一切有我。”

    他朝向朱三少,轻轻一弹手中的金色长刀,淡淡说道:“你在这座楼周围布置了三十六名玄境,六名绝境,我既然能进来,他们就全都去阴曹地府等着你了。”

    朱三少大吃一惊:“这不可能!”

    这么多强者,怎么可能无声无息全都被杀死了!

    “你也只是绝境,怎么可能连杀六位绝境大修而不惊动旁人?”他不肯相信的大喊道。

    陈志宁指着后面地上的两位绝境大修说道:“纠正一下,是八位绝境大修,而不是六位。另外还要再提一下这两个难道不能证明吗?”

    朱三少一个哆嗦,陈志宁刚才一举击杀两人,的确无声无息!

    陈志宁微微一笑:“好叫你知道,虽然同为绝境,但彼此之间也是天堑一般的差距!”

    周围那些狐朋狗友已经看出来事情不妙,悄悄远离朱三少,准备离开了。陈志宁一声冷哼:“刚才为虎作伥的时候,怎不见你们害怕了?一群败类,既然你们欺负女孩子的时候本事通天,这个时候就不要怂!”

    立时,那些人都不敢动弹了,吓得哆哆嗦嗦坐在位置上。

    朱三少一咬牙,怒道:“我朱家……”

    “完蛋了。”陈志宁帮他补充了一句,十分淡然,只是告诉他一个事实。

    “你不要欺人太甚!”朱三少大怒,陈志宁环视一眼,楼中还有两位绝境大修,十位玄融境的强者。

    可是这些人全都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豆大的冷汗顺着额头滑落下来。

    陈志宁想了想,道:“你们没有动手,很好,我只诛首恶!”

    修士们如蒙大赦,朱三少却是大叫起来:“你做梦……”

    陈志宁手中金光一闪,也不与他嗦,一颗大好头颅翻滚出去。陈志宁收刀冷笑:“嗦。”

    小爷不屑于口舌之争,一向只是以事实说话!

    慕容真一愣,没想到陈志宁真的这么干脆就把京师一个大世家的子弟枭首。陈志宁回头看看她,忽然又有些不好意思,扭捏说道:“这小子……早看他不顺眼了,朱家也总和我们陈家作对,也不光是为了你了……”

    他发现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慕容真俏脸红红,眼神闪闪烁烁,明明亮亮的看着他,笑意和情意一起荡漾着。

    陈志宁不知道,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刚来京师的时候,听说他为了红颜知己当街杀人,那时候还在想,如果那个红颜知己是自己该多好,现在真的是了。

    “想不想在跟我去看一场好戏?”

    慕容真微微一笑:“好呀。”

    她上前来,很自然的挽住了陈志宁的胳膊,斜身依偎在他旁边,自然流畅,不知道在自己心中已经演练了多少遍。

    而陈志宁却是身躯僵硬了一下,暗自一个苦笑:她还是那样爽朗明媚,让人不知道应该怎么拒绝。

    不过,此时的陈志宁已经看开了:“罢了,既然要闹事,那就闹大了吧!”

    ……

    他自北荒而来。

    北荒远离太炎王朝的核心区域,终年冰天雪地,那里生存条件恶劣,能够活下来的无论是人还是凶兽,都是强者中的强者。

    而他晁森罗乃是北荒勇士之中最强大的凶兽战士,有着自己的骄傲。

    北荒不像太炎其他地方,他们会在孩子年幼的时候,挑选最有前途的一个,带着他去捕捉凶兽幼崽,而后让凶兽幼崽和孩子一起成长,从小培养默契和感情,等到成年,凶兽成为坐骑,而孩子则会成为强大的凶兽战士!

    晁森罗是个孤儿,从小表现平平,没有人为他捕捉凶兽幼崽,但是在北荒的村落之中,还有一个传统:如果孩子配不上幼崽,或者说跟不上幼崽的成长速度,那么别的孩子都有机会挑战,夺取幼崽的所有权。

    但是孩子的父母往往会相见办法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晁森罗数次挑战都被拖延,最终不了了之。

    但他绝不肯放弃,一直到第九次,终于完成了挑战,将村长的孩子打杀!

    是的,那一年他十一岁,就已经心狠手辣,毫不留情的杀死了那个对手。村长只有一个孩子,绝后的村长虽然疯狂,但晁森罗很干脆的杜绝了这一场仇恨绵延下去,以免后患无穷。

    十四岁的时候,他杀死了村长。

    而后,一路高歌勐进,纵横北荒!

    如果不是因为北荒和太炎王朝的核心区域相隔遥远,他的威名一定已经传遍了整个太炎。在他看来,什么三合会战,比得上在冰天雪地之中和凶兽生死搏杀吗?

    “那些天才,不过是在南方温暖地带生长的娇柔花朵罢了。”晁森罗自傲的想着。

    他在北荒年青一代已经没有对手,北荒严酷的环境造就了他,但想要更进一步,北荒严酷的环境也成了束缚,所以他选择了南下。

    一路上他都在听到一个个名字,什么三合十三鹰,什么陈志宁,他只是呵呵冷笑,而路人们对这个裹着一身俗气的皮裘的年轻人也没什么好感,无人跟他多余解说。

    终于,到了京师,晁森罗一个冷笑,傲然入城。

    他胯下,乃是一头七阶凶兽冰极剑齿虎!庞大的身躯需要缩着才能从京师的城门钻进来。这让守在城门口的卫兵们大为惊讶,向上请示了很久,才终于让他入城。

    “那是什么!”刚一进城,就传来了一声惊唿,街道上的人们不是没有见过凶兽坐骑,京师的纨绔们最喜欢的就是炫耀,但他们炫耀的战兽,大都只是三阶、四阶。再往上,想要驯服就十分困难了,即便是驯服了也不是那些纨绔的境界能够驾驭的。

    但是眼前他们看到了什么?数十丈的巨大身躯,小山一般强壮,强横的威压让人几乎喘不上气来。

    “七阶凶兽!我的天哪,我竟然在京师城中看到了七阶凶兽。”

    “那是来自北荒的凶兽王者,冰极剑齿虎!”

    “上面的骑士好强大,难道关于北荒的那些传说是真的?他们真的会从小饲养凶兽?”

    一阵阵惊唿声传来,晁森罗心中得意之极,脸上却仍旧好像冰冻一样的森然,保持着一种神秘,让人不敢接近。

    他从街道上走过,享受着众人的仰视,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他打算就这样多走几条街道,向整个京师宣告北荒王者的来临,而后再找个客栈,说不定连钱都不用花,那些客栈的老板,一定会哭着喊着让自己去住。

    就在他转过一个街角的时候。果不其然又看到了那条街道上目瞪口呆的众人,听到了一声声的惊唿。

    但是他很快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人们惊讶和惊唿的方向并不是朝向自己,而是想着街道的另外一侧。

    “哼!”他暗自一声冷笑,十分自信不管这些人惊讶的是什么,只要自己让胯下的冰极剑齿虎咆哮一声,必定会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他双腿一夹发出了讯号。他从十一岁开始饲养冰极剑齿虎,彼此之间已经十分默契,可是他的讯号发出,这一次却没有得到冰极剑齿虎的回应,他微感惊讶,正要询问自己的“战斗伙伴”为何如此,忽然发现胯下的冰极剑齿虎有些不对劲,庞然大物竟然浑身发软!

    “这是怎么回事?”他大吃一惊,要知道七阶凶兽全身肌肉刚硬如铁,否则不可能支撑起如此庞大的身躯。

    他坐在兽鞍上,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战兽全身变软,然后哆哆嗦嗦的轰然一声跪了下去!

    “不好!”晁森罗暗唿一声:“莫不是遇到了天境?”

    除非天境,否则就算是绝境大修,也不会让冰极剑齿虎如此恐惧。

    就在这时,长街的另外一头,传来一阵咚咚咚的震动闷响声,一头巨兽现出身形,晁森罗刹那间便知道自己判断错了但他宁愿自己判断对了那头巨兽庞大无比,四根九丈长的醒目巨牙,让人一眼就认出来了它的种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