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二九章 故人来(一)
    唐天河平心静气的喝着一盏茶,品了三四口之后,将茶碗盖好,轻轻放在了身边的茶几上。而后,他才抬起头来,看着身前忐忑不安垂手而立的令先生。

    “不用担心。”唐天河一扬眉毛说道:“本侯……去·他·妈·的已经习惯了。”

    令先生一个哆嗦,更加小心谨慎的站在原地,不敢发一言。

    唐天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克制自己的愤怒,然而他居然成功了!他“心平气和”的接着说道:“陈志宁算个什么东西?本候执掌朝堂,就算是他的老师朝东流当年也是被本侯赶出京师的!

    他不过是修士而已,小孩子,连个正经的官身都没有,上不得台面。

    可是为什么就是这么一个小角色,本侯连手指都不用伸出去,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弄死他的家伙,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本侯制造麻烦?

    令先生,本侯养着你们,还拿出无数资源,恭迎像司空啸这一类的蠢货,他们就用接连不断的失败来回报本侯,你觉得本侯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令先生哆嗦起来,浑身发紧,汗如雨下:“殿、殿下,请、再、再给我一次机会……”

    唐天河摇摇头,有些意兴阑珊道:“难道你要本侯告诉你,在你负责的陈志宁这件事情上,本侯已经习惯了失败?”

    “殿下!”令先生扑通一声跪下去,连连叩头:“殿下饶命!”

    唐天河一摆手:“你既然知道了本侯的决定,就安心去吧。”

    “殿下……”他的惊呼声戛然而止,从房梁上的黑暗之中,忽然那伸出一根极长的钢针,无声无息的刺进了令先生的头顶百会穴中,一瞬间那根钢针变得血红,而令先生的身躯,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嗖!钢针收了回去,黑暗之中传来一个满足的饱嗝。

    唐天河冷哼了一声,厌恶的看一眼地上的干尸,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你来负责吧,本侯已经厌烦了从外面找来的那些所谓的少年天才,还是用我们自己培养的人吧。”

    “另外,万古界那边的事情,你也接手吧。”

    “是。”一个无限妩媚的声音响起来,而后有一道柔若无骨的身影从屋顶上的黑暗中游走下来。

    她一身鲜红的衣裙,绣着暗金的花纹,如同一条美人蛇一样缠绕在了唐天河身上。四肢不断在他身上游走着,舌尖挑逗着。

    唐天河一身怒气,美人蛇刚刚大补一番,双方都需要发泄,天雷地火勾动起来,很快房间内就只剩下了男人的粗喘和女人的呻吟声。

    ……

    妖女的手段和令先生大有不同。

    陈志宁第二天一早,就见到了宋英格。

    宋英格苦笑道:“你小子啊……少啰嗦了,跟我走一趟。”

    陈志宁意外:“为什么?”

    “你当街杀人,还灭了人家玉京门的京师分舵,这么大的罪过,当然得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宋英格摇头说道。

    陈志宁哑口无言。

    太炎王朝一向是“民不举官不究”,陈志宁灭了玉京门京师分舵,当街打杀了周志信和司空啸,按说不会有官府来找麻烦因为这些人本身也没什么朋友,即便是有那么几个,也都会被陈志宁的实力吓住,不会为死人出面告状。

    更何况,凡间界有个惯例,修士争斗,生死有命,官府一般不会主动插手。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惯例并非律法,只要有人举报,官服就得调查。

    陈志宁面色古怪的跟着宋英格去了天狮卫的衙门,路上问道:“宋叔,是谁举报了我?”

    宋英格道:“一个有些怪异的女人。”

    “女人?”陈志宁心里咯噔一下,怀疑是不是自己欠下了风流债,但反思一下,最近很老实啊。

    宋英格压低声音道:“你也别猜了,我有十成把握,是代天候的人。”

    陈志宁咬牙切齿,想说些什么但又忍住了。他担心自己无意吐露什么连累了宋英格。

    “这狗东西真是不长记性,看来还得暗中教训他一番!”

    ……

    太炎王朝立国多年,机构早已经腐朽,的确是秉承着“民不举官不究”的宗旨,可是即便是有人检举,也还有一招叫做“官官相护”。

    陈志宁虽然不是官,但他跟很多官关系极好。

    那女子举报了陈志宁,案件转来转去,转到了和陈志宁关系最好的天狮卫衙门这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陈志宁在天狮卫衙门转了一圈,宋英格想了些办法,很顺利的就规避了各种律法,又把陈志宁放了出来。

    他和宋英格一起走出来,在天狮卫衙门的正门口,忽然心有所感,转脸朝一个方向看去,门外的一座茶摊上,遮阳棚下面,慵懒随意的靠坐着一名女子。

    她一身大红衣裳,绣着暗金色的花纹。

    身段柔软如蛇,桃花眼,下巴尖尖,有一道宛如毒蛇一般的纹身,从衣领下延伸出来,顺着脖子一指蔓延到了她的耳后。

    她看到陈志宁,露出一个无比诱·惑的笑容,更伸出鲜红的舌头,贪婪的舔了一下嘴唇。

    宋英格皱眉道:“就是她举报的。”

    陈志宁哼了一声:“不过是想恶心我一下罢了。”

    妖女的确只是想给陈志宁添堵,并没有真打算用这件事情纠缠。她看着陈志宁和宋英格远去,自言自语道:“看上去,味道不错。”

    ……

    寿王有些无奈了:前几天,陈志宁手下两个跟班就把三合十三鹰中的几人击败,让他们羞愧的退出了三大擂。

    昨天陈志宁干脆亲自出手,打杀了三合会战两大热门人选,周志信和司空啸。尤其是司空啸,可是公认的魁首大热门。

    现在他面临一个很尴尬的局面:目前他连三合十三鹰的名额都凑不齐了。总不能将那些玄启境的小修士也列进去吧?

    “唉……”他一个苦笑:“陈志宁啊,你可真会给我找麻烦。”

    他吩咐了一声:“派人出去,到各州动员一下,让那些少年天才们参加这一届的三合会战,告诉他们,今年的奖励比去年更加丰厚。”

    唯有动用这一招了。

    “是。”

    ……

    京师西南方向上,有一支队伍迎着朝阳前进着,队伍周围,有十几位修士护卫,中央是一辆华美的马车。

    马车两侧,更是有两位绝境大修骑着战兽严密保护。

    有一名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修士,骑着一头四阶战兽御风黑豹,披挂着全身的精美战甲,在队伍中往返折跑。

    在他的调度下,整个队伍井然有序,不见丝毫混乱。

    他安排好了一切,不由得看了队伍中央那辆马车一眼,眼中有一股掩饰不住的爱意。于是,他按捺不住来到了车边,朝里面喊道:“慕容姑娘,大概中午咱们就能赶到京师。”

    车内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好的,卢兄一路照拂,辛苦了。”

    女孩虽然口中称谢,但语气却很淡然,也没有打开车窗,颇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

    但是卢先然却不在乎这些,似乎能够和女孩说几句话就已经很满足了:“不辛苦,能够陪在姑娘身边,乃是生平最开心的事情。”

    车内没了回应,卢先然摸了摸鼻子,嘿嘿笑了笑,催动胯下的御风黑豹离开了。

    马车旁边,慕容家的两位绝境大修有些怜悯的看着离去的卢先然,却也不好开口说些什么,两人都在心中暗道:不能怪这小子,只能说……他时运不济啊。

    卢先然到了队伍前面,这里的护卫,都是卢家的人。整个队伍有两家人组成,卢家人实际上实力更加雄厚,卢先然身边有四位绝境大修,其中最年轻的一人愤愤不平道:“当真不识抬举!少主看上她那是她的福气,装什么装?”

    其他几位绝境大修也有些不满,扫视后面马车一眼。

    这一路上,在外围警戒的是卢家人,遇到盗匪,出手的也是陆家人。慕容家的人被严密的保护在了中间。可是慕容家的人似乎并没有“受宠若惊”,尤其是马车中的那个女孩,似乎对自家少主还很抗拒。

    甚至,他们听说慕容家的人在私下里传言:如果不是家中安排,他们肯定不会跟卢先然一起赴京。

    卢先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几位莫要着恼,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不管她怎么对我,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总有一天慕容姑娘会回心转意的。”

    “唉。”几位绝境大修叹气:“我们只是为少主不值。少主天纵奇才,这世上有几人能够相比?您若是有意,随便勾勾手指头,这天下无数绝色女子都会立刻倾倒,为何偏偏要在这个女人面前自取其辱呢?”

    卢先然仍旧只是微笑,却不想再说什么。有时候,感情就是这么奇妙吧?喜欢你的人你不喜欢,你喜欢的人却拒你于千里之外。

    他回头看了一眼马车,心中仍旧涌起一股信心:是啊,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说到底,还是因为卢先然对自己有着极大的信心。他相貌堂堂,家世显赫,本身更是修真天才,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都有信心击败任何竞争者,最终赢得慕容姑娘的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