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二八章 战长街(三)
    “好强!”人人心中惊诧,难怪敢于挑战陈志宁。

    “呵哈”他一声大喝,合身撞至,陈志宁闪身躲开,司空啸撞了个空,他掉转头来看见陈志宁站在一侧不远处,微笑着朝他勾了勾手指头。

    司空啸大怒骂道:“胆小鬼,只会躲闪吗!”

    他再次轰然撞来,陈志宁随手拔起地上的一根旗杆。这根旗杆乃是精铁铸成,比之前的拴马石还要坚硬。

    “呼”一声,旗杆被陈志宁掷了出来。啪一声旗杆撞在了司空啸身上,顿时弯折,司空啸毫发无损,大步追了上来。

    他已经和之前不同,脚下步伐错落有致绝不慌乱,双手之上,隐隐有金光凝聚,便是凭借这种神通,他能够用身躯撞碎对手的法宝。

    陈志宁抬起手来凌空一摄,已经倒在地上没了气息的周志信,身上飞出来一枚铜铃一样的法宝,叮铃铃一串铃声,而后朝着司空啸撞了过去。

    “五阶法宝!”有人惊呼一声,周志信的法宝,被陈志宁强行催动这也就是陈志宁,八阶器师,否则一般人绝不可能拿到手不需要炼化,直接就能够激活。

    那铃铛在空中嗡的一声膨胀到了房屋大小,凌空砸落下来正中司空啸。

    司空啸一声大吼,身躯刚硬无比,双拳猛的朝天一砸,碰一声闷响,五阶法宝竟然被他凭借肉身,硬生生的震起来数十丈!

    “真的好强!”周围一片惊呼,司空啸的气势更是已经达到了一个,他裹挟着这股气势,大踏步的朝陈志宁追了过去,口中大吼道:“懦夫,可敢正面一战!”

    陈志宁却不躲闪了,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自己的脖子,等着司空啸杀到。

    呼!

    司空啸蛮不讲理的一拳砸出,随后拳法如同大江大河,滔滔不绝连绵不断,一圈紧跟着一拳,有一种强大的逼迫感。

    如果是一般的修士,面对这样紧密的攻击,肯定已经手忙脚乱疲于应付。

    可是陈志宁却游刃有余,他从容不迫的施展这身法,玩玩一个动作,就会让司空啸随后七八个动作全部落空。

    而陈志宁偶尔的一记反击,也会让司空啸手忙脚乱一阵。

    司空啸越打越乱,心中一股烦躁,到最后心中一种憋闷的感觉,难过的他想要吐血。他恼怒的不断的寻找机会,想要和陈志宁“硬碰硬”来一下,凭借自己强悍的肉身优势扳回局面。

    可是陈志宁却只是微笑,如同花中蝴蝶一般穿梭而过,他连陈志宁的衣衫都没能沾到一下。

    “懦夫!”他又是一声大吼,猛地站定了,双拳撞山重重击出。

    陈志宁一声长笑:“好极了,如你所愿吧!”

    他猛地立起了双拳,迎着司空啸的双拳,再也不闪避,轰的一声撞在了一起!

    啪啪!

    拳头碎裂!

    在司空啸的印象之中,所有的对手都是软弱的,即便他们拥有极高的修为,强大的法宝,只要他双拳砸出,对手就会软弱的垮塌下去,不论是他们的身体还是意志。

    但是今天,陈志宁给了他一种“全新”的感觉,他的双手变得软弱,和陈志宁双拳一对,他听到了自己的双拳碎裂的声音。

    他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的第一反应是不可置信,而随后、双手上的剧痛感觉才传来,紧接着陈志宁强大的力量,摧枯拉朽一般顺着他的双拳延伸到了他的手腕,腕骨粉碎;延伸到了他的小臂,小臂骨头粉碎;延伸到了他的大臂,大臂骨头粉碎;延伸到了他的双肩,肩骨粉碎……

    “啊”

    他一声凄厉惨叫,忽然脑海中许多个记忆一起冒了出来,那是之前,他将对手的骨头打碎,对手的惨叫,便如同此时的他一般。

    原来这么疼!

    他踉踉跄跄的后腿,双臂已经是鲜血淋漓,破碎的骨茬如同利刃一般刺穿了他的肌肉。他满眼怨毒的看着陈志宁,恨不得化作厉鬼扑上去将他一口一口吞吃掉。

    陈志宁却甩了甩双手,而后朝他耸了耸肩膀:“我不断激怒你,只是为了得到一个正在巅峰状态的对手,可惜你太让我失望了,只是一击,竟然就已经失败到了这种地步。”

    他意兴阑珊的摇摇头:“什么《不死不坏大神术》,不过如此。”

    “啊”司空啸一声怒吼,一种羞辱的感觉从脚底升起,飞快的冲上了他的头颅,他一低头不顾一切的朝着陈志宁撞了过去。

    陈志宁上半身纹丝不动,忽然一只脚抬起来,不可思议的用一种“柔和”的姿态,脚掌按在了司空啸的头上。

    司空啸感觉到头顶上,有一股非同寻常的力量,十分强大并且韧性十足,他猛地朝前冲,就会被这股力量化解掉了;他想要后撤,却又会被这股力量吸住,一时间他处在了一种进退不得的尴尬境地。

    陈志宁单足而立,不管司空啸如何发力,他都纹丝不动,好似钢铁浇铸的一般。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才算是看明白了:“陈家少爷一直在激怒司空啸,只是为了让司空啸能够发挥出最强的战力。”

    “恐怕司空啸在陈家少爷的撩拨下,已经超水平发挥了,但仍旧远远不是陈家少爷的对手,你看他现在,在陈家少爷面前,连个孩童都不如。”

    “呵呵,居然还敢号称天境之下身躯强悍第一,和陈家少爷一比,真真是狗屎一般的垃圾。”

    “之前不曾听说陈家少爷身躯强悍,原来也是隐藏了实力。”

    “这叫底蕴陈家少爷身上本事太多,出彩的地方太多,大家都关注别的方面了,身躯强悍这一面也就不会凸显出来。而像司空啸这种肤浅的家伙,就只有这一个能够吹嘘的地方,当然会迫不及待的宣扬出来!”

    “放开我!”司空啸有些狗急跳墙,大声怒吼。

    陈志宁一个冷笑,脚底柔韧的力量一发,司空啸一声惨叫,整条脊椎都被震碎了。

    他瞪大了双眼,整个人软绵绵的倒了下去,虽然还没死,却也是全身失去了知觉,连话也说不出来。

    陈志宁解决了两人,随手摸出一枚储物戒指丢给还战战兢兢站在客栈房间内的掌柜:“一百万三阶灵玉,打坏的东西连同影响营业的损失,可还足够?”

    掌柜的猛然回过神来,连连点头:“足够,陈少爷您给的多了。”

    陈志宁洒然一笑,朝他拱手歉意道:“多有打扰,多出来的就算是给兄台压惊了。”

    他又朝周围团团一礼,而后抽身离去。走出去数百丈,他随手一招,一只插在街道中的五色大棒呼啸一声化作了一道巨大的五色流光,如同神龙一般追着陈志宁而去。

    哗啦啦啦……

    掌声四起。

    掌柜的走到了司空啸身前,低头看看他,颇有些怜悯的说道:“我早跟你们说过了,让你们快点逃命,你们偏偏不听,觉得自己厉害,结果呢?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他摇摇头,也懒得理会地上的两人,招呼店小二等人,收拾一下准备继续营业。

    陈志宁这一趟,打坏了不少东西,可是对于店家来说这却是好事情,以后可以告诉大家,这里可是陈家少爷战斗过的地方以此来招揽生意,一定会大为红火。

    司空啸还没有咽下最后一口气,他躺在地上,望着苍天,白云悠悠,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家乡放羊的时候,也经常如同此时一般,躺在地上仰望天空天火州和京师的天空一样湛蓝,云朵也一样柔软一样洁白。

    两处地方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他想起来自己二十年如一日的苦练,想起来骤然成功的狂喜,想起来当年的自己,功成之后并没有得意忘形,与人斗法仍旧是彬彬有礼,下手留三分余地。

    可是这样的他在天火州之中,虽然连战连胜,却并没有引起别人的重视。

    他的实力冠绝年青一代,却过得越来越穷困潦倒,祖先遗言之中,神功大成之时便是荣华富贵之日,并没有实现。

    他不得不孤注一掷来到了京师从天火州到京师,这一路上更是受尽了白眼,但他仍旧恪守自己的信念,没有对那些人痛下杀手。

    终于在京师城门下,他爆发了,他放弃了自己以往坚守的所有道德、准则,随后他进入京师,下手不留情,对手非死即伤。他开始自我吹嘘,对外宣称“天境之下身躯强悍第一”。

    人们畏惧他,议论他;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他似乎得偿所愿,可是他没有想到,最终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白云悠悠,身边不断的也有人走过,都是用那种鄙夷的眼神看着他,他不禁有些后悔,去猜测着:或许当初留在家乡,只是做一个放羊人也不错……

    而后,耳边一切声音渐渐远去,视野越来越窄,终于全都沉入了黑暗之中。

    (今日就更一章吧,年关将至,想必大家和我一样各种琐事接连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