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二六章 战长街(一)
    轰!

    司空啸一个勐冲,将一块三丈高的硬金黑石撞得粉碎,然后轻松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和石屑,走到了唐天河面前,躬身一礼:“殿下。”

    唐天河不由得鼓掌,笑赞道:“精彩!在你之前,本候绝难想象到,天境之下的修士中,竟然有人的身躯比硬金黑石还要强悍,好!”

    硬金黑石是一种很特殊的材料,硬度甚至超过了一般的五阶法宝,但是除了这一点,再也没有别的优势,无法被炼化,被加工,只能开采出来当作靶子,试验攻击的强度。

    而像司空啸这样纯以身躯将之撞碎,古往今来很可能是第一人。

    “谢殿下称赞,能为殿下效力,司空啸三生有幸。”他在出名之后,毫不犹豫的投靠了唐天河,因为唐天河给的钱最多。

    “好。”唐天河满意:“这一次的三合会战,一定要努力表现,如果能超过上一届的陈志宁,本候重重有赏!”

    司空啸微微一笑,道:“殿下,想要超越陈志宁并不难。”

    “哦?”唐天河感兴趣了:“你有什么办法?”

    “很简单。”他傲然一笑:“和他打一场不就行了?”

    唐天河却没有笑了,问道:“你有把握战胜他?”

    司空啸道:“我不会炼丹、不会制器、不会布阵,这些方面我都不是陈志宁的对手。但如果只是战斗……呵呵,他不如我。”

    “好!”唐天河大赞一声:“有志气。冷先生……”

    冷先生连忙上前:“属下在。”

    “你去安排,务必要将这一场比斗,宣传得人尽皆知,本候要让整个京师、整个太炎,都知道陈志宁败了!”

    “侯爷放心,交给属下了。”

    唐天河点点头,勉励了司空啸几句:“小子努力吧,让本候看到你的潜力!本侯一向不吝惜金钱,只要你值得扶持,本候一定大力投入。”

    “多谢侯爷!”

    唐天河离去,司空啸和冷先生将他送出门,返回来之后冷先生看着司空啸,肃然道:“你给了侯爷一个许诺那些对侯爷许诺却又没有办到的人,下场都是无比凄惨。”

    司空啸淡淡道:“放心吧,战斗方面,我绝不输给同辈的任何一人,陈志宁……也不过是我注定要踩过的对手之一。”

    冷先生看了看一地的碎石,这才点了点头:“其他的事情我来安排。”

    ……

    陈志宁还在闭关,并不知道外面的风风雨雨。

    司空啸投靠代天候的第二天,京师中已经出现了一种论调,对于所谓的“三成说”大加批判显得十分不屑。

    “陈志宁已经过去了,今年的三合会战,未必不会出现一位能够和他相提并论,甚至超越他的年轻天才。”

    “三成说是对所有少年天才的侮辱。很可能就是陈志宁自己找人炮制的,他不肯承认自己已经是往届魁首,还想时时刻刻被人关注,真是可笑。”

    这种风言风语是代天候惯用的手段,对陈志宁实际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这天下午,宋清薇和朝芸儿一起出门,半路上马车被人拦住了……

    ……

    五道流光在京师之中宛如五道彩霞一般,随着陈志宁的心意不断变幻着,意随心动。

    其中四道光芒明亮鲜丽,唯有一道显得有些“力不从心”。陈志宁操演了一番,忽然手臂一震,五道光芒扭转盘旋,汇聚在了一起,而后勐然融为一道五色大棒。

    陈志宁以大棒演武,挥舞抽打,力量凝而不发,身边却隐隐出现了各种异象,即将法术大成!

    “唿”他一个收势,缓缓吐出一口五彩灵气,不由得微微一笑。

    这一番演练,若是有人在一旁观看,想必只会觉得这也就是一门不错的法术武技罢了,但只有陈志宁才明白,自己压制之下,五种法术已经是何等强大!

    尽管有《天下无影剑》拖后腿,难以将五种法术彻底融会贯通,但他已经有信心,只凭借这五种法术,杀败绝照境的对手。

    随手一抖,无色大棒散去,五种光芒融入了头顶的天网之中。

    五件七阶法宝,四种七阶灵物炼化,他在法术方面自问不会属于任何同阶修士。

    打开阵法,陈志宁刚出关来,就看到蔡琳一脸忧心站在外面等候着,陈志宁立刻知道出事了“怎么了?”

    蔡琳连忙道:“少爷不好了,宋家姐姐和芸儿姑娘被人打伤了。”

    陈志宁的心头怒火蹭一下字窜了起来,两眼怒瞪:“是谁干的?”

    ……

    朝芸儿和宋清薇都在朝府养伤。

    陈志宁赶来的时候,朝芸儿眼圈一红,委屈的差点哭出来:“志宁哥哥。”陈志宁搂住她,轻轻拍着:“没事,有我在。”

    宋清薇躺在床上,脸色有些发白。看到陈志宁进来,眼中闪过一丝甜蜜的欣慰,却只是轻轻一笑,朝他点了点头。

    “到底怎么回事?”陈志宁问道。

    朝芸儿一扁嘴,开始告状:“那个人好坏好坏!”

    宋清薇道:“是这一次参加三合会战的周志信,他是这一届三合十三鹰排名前三的少年天才,外界评价至少有你两成的实力,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关于这个三成说有了很多争议,我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头,背后似乎有人在操纵着,你要小心一些。”

    陈志宁不管这些,拉着朝芸儿走到床前,关切看着她:“你伤到哪里了?”

    “也没什么。”宋清薇道:“和他对了一掌,有些震伤内腑。”

    朝芸儿带着哭腔道:“清薇姐是为了救我。那个周志信太可恶了,这样扭着我的胳膊,清薇姐赶来救我,才中了他的陷阱,和他对拼了一掌。”

    朝芸儿做出了一个姿势,陈志宁恼火不已,周志信当时应该是将朝芸儿的胳膊扭到了背后。

    他心疼不已,揉着朝芸儿的肩头问道:“还疼吗?”

    “没事了。”朝芸儿气鼓鼓的:“志宁哥哥,你一定要为清薇姐报仇。”

    陈志宁点头:“交给我了。”

    宋清薇没有劝他什么“隐忍”之类,她从小在京师长大,知道什么时候必须出手,什么时候应该退让。

    眼前的局面,必须迎头而上,退让只会让敌人得寸进尺。她说道:“如果你要出手,做好和司空啸一战的准备。”

    “嗯?”陈志宁疑惑。

    “周志信早已经投靠了唐天河,而司空啸据说昨天被人引入代天候府。”

    陈志宁冷笑:“原来如此。”

    ……

    周志信来自通辽州玉京门。

    在通辽州玉京门乃是排名前三的大宗门,据说玉京门的老祖当年得到了一件至宝“白玉京小洞天”,从其中学得了仙人的法术,因而一身道行贯通天地,这才创立了玉京门。

    玉京门也一直对外宣称,他们拥有至宝“白玉京小洞天”乃是仙人遗宝。

    但玉京门数次谋划称霸通辽州失败,又数次谋划闯出通辽州进入京师,也一样失败,人们也就逐渐看清楚了,当年的老祖只怕就是在吹牛皮,玉京门的弟子们也跟着吹了几千年。

    不过作为一州前三的大宗门,玉京门实力雄厚,他们在京师有一处分舵,乃是当年想要进入京师的时候设立的,这么多年也一直保留了下来。

    据说这反倒是玉京门最得意的一件事情:四百年前他们买下了这座分舵的房产,只花了两百多万三阶灵玉。如今京师寸土寸金,只是这一处分舵的地皮和房产,就已经价值数亿!

    玉京门尽管没能进入京师,却在京师的房产投资上大赚了一笔!

    周志信自然住在分舵之中,而四百年前算是冷清的地段,如今已经是繁华闹市。

    分舵门前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货郎们挑着担子四处穿梭,街边还有杂耍的卖艺的正在卖力表演。

    忽然,整个街道上的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就好像是给正旺的篝火上勐的浇上了一桶凉水,整个街道一下子安静下来。

    大家面面相觑:“怎么回事?”

    长街的另一头,大步走来一个少年。他面色冷峻,两只嘴角向下,眼中怒意冰冷。

    宛如缩地成寸的法术,他很快来到了玉京门分舵门前,这一路上虽然行进极快,但仍旧有不少人认出来了,不由得暗暗兴奋:“是陈志宁少爷!”

    大家自觉地让开一条路,却并没有远去,感觉自己今天运气不错,有幸目睹陈家少爷一场大战。要知道,上一届的三合会战,大家还没看够呢。

    “陈家少爷来这里是为何?”

    “你还不知道?昨日周志信拦了宋清薇和朝芸儿的马车,出手将两个女孩打伤了。”

    “呸!这个周志信真不是个东西,竟然对女孩子出手,我要给陈家少爷喝彩,让他狠狠教训那个周志信!”

    陈志宁孤身一人,连蔡昊和方食禄也没带,站在了分舵门前,抬头一望看到了玉京门的匾额。他一声冷笑,右手勐然向身侧探出,轰隆一声雷鸣,五色光芒奔涌而出,如同五条神龙互相缠绕飞舞,而后铮的一声鸣响,凝聚为一道五色大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