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二五章 地遁神术
    一群纨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到了此时才终于醒悟过来,平日里他们自视极高,以为自己的新一代的栋梁,但这一次现实残酷的告诉他们:他们只有伸手向家里要钱这一个选择,凭他们自己根本没可能还上这一笔账。

    没有家族,他们狗屁都不是。

    “唉……”王师兄一声长叹,站出来说道:“陈师弟放心吧,我们不会一错再错了。在使团离开太炎之前,我们一定会把这笔钱还上。”

    陈志宁笑了笑,道:“王师兄是忠厚之人,我相信你的承诺。”说着,还看着万正一眼,显然是在讽刺万正并非忠厚之人。

    其他人也纷纷说道:“我们一定和王师兄一起想办法,绝不在另生事端。”

    陈志宁眉毛一扬:“这边最好了,告辞。”

    从驿馆出来,万洪眉眼之间压抑不住那一股欢喜劲儿,陈志宁笑道:“你想笑就笑出来吧,我们不会嘲笑你们兄弟阋墙的。”

    “哈哈哈!”万洪畅快大笑,竟是有些收不住了。

    陈志宁摇摇头,嘀咕道:“这是在家里被压了多久呀……”

    平白又赚了九千万,陈志宁也挺开心,他赚得多花的也多,炼制了四件法宝,虽说主材都是自己在万古界收获的,但其他的个辅助材料价格也是不菲,他的积蓄也已经花的七七八八,现在有了这笔钱又能够支撑一段时间了。

    万洪笑着说道:“要我说,陈叔叔传铃商号生意做得很大,但利润还真未必有你一个人高。”

    陈志宁干笑两声,绝不敢拿这件事情去跟父亲炫耀,恼羞成怒的老爹一定会拎着棍子撵的自己满院子乱窜。

    应元宿东张西望一阵子,忽然对陈志宁说道:“我就不送你回去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呀。”

    陈志宁意外:“这么晚了你还有什么事情?”

    “我有正事。”应元宿一本正经道:“最近修炼正好到了一个关卡,我要赶回去抓紧时间打坐。”

    “撒谎!”陈志宁斩钉截铁。

    应元宿一愣:“啊?真的这么明显吗?”

    陈志宁一笑:“并不是,我只是诈你一下。”

    应元宿顿足后悔:“陈志宁你太狡猾了。”然后不等陈志宁逼问,发足狂奔逃遁而去!

    陈志宁哑然,等应元宿跑的远了,他才摸摸脑门:“你要去私会云天音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也没打算追问呀。”

    万洪忍俊不禁:“这就是做贼心虚。”

    ……

    京师之外,已经是一片漆黑的官道上,有一道瘦削的身影正从远处一步一步的走来,他终于来到了城门下,抬头看了看高大巍峨的城墙,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而后,他低头借着月光又看了看自己的脚,鞋子已经完全烂掉了,露出十根脚趾头。

    他低低一叹,而后从腰上解下来一根草绳,将两只烂的已经快不能穿的鞋子绑在了脚上。

    他在城门洞中一缩,抱着胳膊准备睡一觉,心中安慰着自己:到了京师,未来是一条金光大道。

    “嘿,那儿是我的地盘,滚一边去。”一个声音忽然想起,黑暗中冲出来一个身材高大的乞丐,一脚朝他脸上踹了过来。

    他心中那一股愤怒终于压抑不住的发泄了出来:“这世上多是狗才,杀尽了才干净!”

    他动也不动,那高壮乞丐乃是这座城门附近的一霸,仗着身强力壮,平日里尽是欺压别的乞丐。看他穿的破破烂烂又是一个人,以为是别处来的乞丐,因而想要教训他一番,让他懂懂规矩。

    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却没想到如同贴在了一座钢铁的塑像上。

    “咔嚓!”

    因为用力过猛,反震之力让他脚踝直接骨折。

    “啊”乞丐一声惨叫,他站起来走过去,乞丐一声惊叫:“你是什么怪物?!”

    他在黑暗中一个狞笑,牙齿森然,似是怪兽。

    他双手摸上了乞丐的身躯,从他的那只脚开始,一点一点的捏了过去。

    “啊”惨叫声再也没有停止,那一双手所过之处,所有的骨骼都被捏成了骨粉!一直到头骨。

    惨叫声戛然而止,他收手站起来,地上已经只剩下一堆看不出形状的软肉。

    他轻松的吐出一口浊气,从家乡到京师,这一路上憋在胸口的那一口恶气终于发泄了出来,抛弃了之前的一切“自我束缚”,原来彻底放纵和堕落的感觉竟然是如此之好。

    “哼。”他冷笑了一声,离开了这里。

    城墙上,几名士兵听到了下面的惨叫声,却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懒得理会继续巡视去了。

    那些乞丐根本不算人,随便他们怎么折腾吧,没有人会在意。

    天亮的时候,他仍旧从这座城门进入了京师,顿时被这里的繁华和热闹震撼了,在他心中,失去了束缚的野心迅速的膨胀起来:“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这才是我应得的待遇!”

    ……

    五天之后,用早膳的时候,方食禄跟陈志宁闲聊起来:“你知不知道,最近那个三成说又有新闻了。”

    陈志宁埋头大吃:“什么新闻?又有什么新的天才出现,他们觉得达到了我三成的实力?”

    方食禄道:“非也,这一次的这个人,大家公认已经超越了你的三成实力。现在大家都在猜测,他到底能达到你多少实力。

    甚至,还有人吹捧,说他甚至已经超过了你。”

    陈志宁来了兴趣:“是什么人?”

    方食禄道:“说起来,这个人的经历也是传奇……对了,他是咱们天火州的老乡。”

    其他人一听如此,也都竖起耳朵。

    “你是说最近五天中崛起的那个家伙,最近风头正盛的司空啸吧?”蔡昊问道。

    “正是他。”方食禄说道:“他今年二十一岁,据说半年之前,他还只是天火州一个叫不上名字的乡下,给别人放羊的,人们喊他‘狗欢儿’。”

    蔡琳在一边好奇插话道:“难道是有什么奇遇?”

    “并非如此。”方食禄说道:“司空家据说很多代以前,就一直有传言,他们家中有一部修真功法流传,十分强大,数千年前,曾经与人凭借这部功法显赫一时。

    但乡人们从来没有当真,都以为这是他们吹牛,司空家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修士。而到了他这一代,谁也不知道竟然真的有这么一部功法存在,而且司空家的人,也一直在暗中修行,只不过许多代过去了,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罢了。

    他却是一直坚持了下来,到了半年前,忽然顿悟成功,修为大成,于是请乡中私塾先生为自己改名司空啸,意欲一鸣惊人。”

    蔡昊接着说道:“可惜在天火州,尽管他这半年表现不错,可是始终没有人关注,于是他孤注一掷赶来了京师,五天连接连杀败了五名‘三合十三鹰’榜上高手,而且下手狠辣,对手非死即伤,立时名声大噪。”

    陈志宁听得眉头一皱:“非死即伤?他修炼的是什么工法?”

    “据说名叫《不死不坏大神术》,号称绝境以下肉身无敌。而且他在京师这五战,也的确是每一战都会以肉身抗衡对手的法宝,而且不落下风,甚至曾经一拳砸碎一件四阶法宝!”

    陈志宁摸了摸下巴,忍不住笑了:“肉身无敌吗?呵呵。”

    他暗自道了一声,在京师之中,敢号称肉身无敌,得先问问自己的《双极神魔体》!

    尽管这个司空啸很嚣张,但在陈志宁眼中,也只是一个梦想着一飞冲天的小修士,前来京师碰碰运气,而且看上去运气还算不错,但她和这些人已经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了。

    他看看方食禄和蔡昊:“你们修行的进度如何了?”

    方食禄一听这话,眼睛一亮,知道是少爷有意指点自己,连忙把最近的几个修炼瓶颈说了,陈志宁思忖一番,按照自己的经验为他解答了几处,方食禄听得眼睛越发明亮了,连连点头道:“应该就是如此,我这就回去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突破。”

    他说走就走,一推碗筷飞快去了。

    蔡昊扭扭捏捏半推半就,小声的也说了几个难关,陈志宁自然明白他的心思,看着蔡琳微笑着将自己的答案说了,又补充一句:“这好似我的看法,给你当做一个借鉴吧。”

    蔡昊虽然倔强,但总是明白厉害,起身来微微一躬身:“谢谢少爷。”也连忙回去尝试了。

    蔡琳眨眨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少爷,眼中荡漾着一股柔情蜜意。

    她知道少也愿意指点自家那个执拗死硬的哥哥,完全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陈志宁伸手一拉,蔡琳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少爷。”女孩脸儿微微红,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还站在旁边的贝小芽。

    陈志宁嘿嘿一笑,朝贝小芽招招手,后者懵懵懂懂的走过来,完全没有羊入虎口预感。陈志宁另外一只手一揽,左拥右抱感觉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将脸埋进了蔡琳的秀发之中,少女身上洋溢着一种单纯青涩的香气,如同青苹果一般。他心中爱意横生,忍不住就不老实起来。

    “少爷……”蔡琳面上发烫,被少爷撩拨得有些难以自抑。

    “少爷!”偏生在这个时候,陈忠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万洪少爷来了。”

    陈志宁懊恼的用力一挥拳头,蔡琳在一旁红着小脸掩口偷笑,忽然黑白分明的眸子转了一转,像一只小猫儿一样悄悄偷袭上来,在他脸颊上柔柔湿湿的吻了一下。

    而后,她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羞涩的逃走,而是两眼亮晶晶勇敢的看着少爷。

    陈志宁差点就忍不住要将她就地正法了,忽然一旁,有一具冰冰凉凉的身躯,如同一条美人蛇一样缠了上来。

    贝小芽摘去了口罩,露出了一双冰蓝色的双唇,闪烁着丝丝点点的电光,用力的朝他吻了过来。一瞬间,陈志宁感觉那双冰蓝色的双唇,有一种无比诱人的诱·惑!

    ……

    万洪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陈志宁才从两个女孩的美人乡中挣扎出来。

    这需要极其巨大的自制力,也有另外一个原因,让陈志宁自己都惭愧:他还是童子身,并不像这样仓促的结束掉。

    万洪看他衣冠不整,脖子上还有几处痕迹,忍不住笑了,搞的陈志宁老脸一红,连忙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家里传来消息了,第一批想要四枚天龙易脉丹,价格好商量。如果你想要灵玉,我们就支付灵玉。如果你愿意接受其他的宝物,祖父决定从他这些年的收藏之中拿出来一部分,随你挑选。”

    陈志宁刚刚从万正那里赢了不少灵玉,于是说道:“宝物都有什么?”

    万洪递过来一张清单。陈志宁看了一下,暗赞果然是资深天境,这张清单之中,都是七阶以上的材料,甚至有七八种九阶凶兽的材料。

    除此之外,还有几件东西引起了他的兴趣:北极冰髓,云霄雷种,混沌金风魄。

    恰好是他修炼的法术所要用到的。除此之外,还有几部罕见的法术典籍,他随手也勾了出来:“就这些吧。”

    北极冰髓乃、云霄雷种和混沌金风魄都是七阶灵物,罕见程度虽然不如七绝龙火,但无论是等级还是威力,都不逊色于七绝龙火。

    得到这三件灵物,炼化进自己的法术之中,就可以将各种法术平衡,不至于象现在这样,万炼火羽术一家独大。

    现在唯独《天下无影剑》暂时还没办法加强。

    万洪接过去看了一下,虽然有些肉痛,但也不得不承认,陈志宁选择的这些只能算是“等价交换”,并没有狮子大开口。

    再想到四枚天龙易脉丹入手后,自家这一脉就能够有四名天才破除藕脉症的困扰一飞冲天,他的心情立刻好了起来。

    “好,我这就回报家里,很快就会将这一批宝物送过来。”

    陈志宁点头道:“那好,我现在就开炉炼丹,争取赶在你们将宝物送过来的时候,也能将四枚天龙易脉丹交给你们。”

    万洪笑了:“和陈少做生意就是痛快。”

    ……

    陈志宁说到做到,送走了万洪,他派人去跟父母禀报了一声,自己立刻闭关,提炼化龙蚯的精血,炼制天龙易脉丹。

    炼制这种灵丹,对于现在的陈志宁来说没有什么难度。他用了四天时间,很顺利的炼制出了一炉天龙易脉丹,不过一炉丹足有十八枚,他分出来了四枚,用玉瓶装好了,又用一个小小的阵法笼罩了玉瓶,确保药力不会流失。

    而后就打算出关,等着和万家交易。

    不过临时他又看到了一旁的一堆“废料”。

    说是废料也有些奢侈,因为这一对黑乎乎的东西,实际上珍贵的化龙蚯血块,提炼了精血之后残留下来的。

    但是其中精华仍旧不少。陈志宁想了想,索性坐回来,用了几个小法术,检验了一下这些“残渣”,弄清楚了各种属性。

    “咦,似乎可以废物利用一下……”陈志宁一阵欢喜。

    化龙蚯血块之中,仍旧有许多的精华部分,比如说强大的力量血脉,强横的身躯属性。万古界天坑旁边一战,化龙蚯看上去“普普通通”,无论是力量还是身躯的强悍程度,似乎都马马虎虎但那是和七首魔龙对比!

    这种超九阶凶兽,号称地下力量最强,本身精通土遁能够在地下畅通无阻,身躯自然强悍无比。

    而且别忘了,化龙蚯的“土遁”已经达到了一种极高的境界,一般的土遁,遇到山石自然无力穿过,而化龙蚯的土遁在天坑边山脉遍布的地方仍旧能够畅通无阻,就可见其身躯的强悍了。

    陈志宁将这两次炼制天龙易脉丹用的化龙蚯血块收集起来,凝练了一番,又添加了几种辅助的灵药,送入丹炉按照特殊的手法炼制,一天半之后,一枚闪烁着暗金色的灵丹出炉了。

    这枚灵丹是陈志宁临时起意自创的丹方,没有名字但也是七阶灵丹的水准。

    他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吞服下去,默默运转《双极神魔体》。

    ……

    这枚暗金色的七阶灵丹,将化龙蚯血块之中剩余的精华部分完全淬炼了出来事实上这一部分要比炼制天龙易脉丹的那一部分更多。

    大约四个时辰之后,陈志宁将《双极神魔体》运转了九个大圆满,灵丹的药力彻底炼化,无论是从力量上,还是从身躯的强悍程度上,都有了巨大的进步。

    实际上他每一次进出反间,都是对身躯的一次锤炼。

    而当他结束了运功,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他就发现自己从这些精血之中,获得了一项特殊的能力:地遁。

    他一直以为化龙蚯是“土遁”,真正从血脉之中得到了这一门神通之后才明白,化龙蚯所使用的乃是“地遁”,因而能够无视环境,在深山之中施展遁术。

    而这种遁术的确是建立在化龙蚯强大的力量和强悍的身躯基础上的。

    这种神通实际上并不仅仅是神通,是身体、力量、法术三者的配合。而陈志宁以人族的身躯施展,甚至比化龙蚯更加便利顺畅。

    他的身躯强悍程度和力量,以人族的身躯大小来看,已经远远超越了化龙蚯的程度。

    他心念一动,无视脚下的石板,径自钻进了地下,而后灵觉放开,笼罩周围,在地下也不会“抓瞎”。

    玩耍了一会儿,他又从修行静室之中冒了出来,心中已经有了一些计划:“妙极!”

    凡间界都知道土遁之术无法穿透岩石,因而对于如何防御这种法术,已经有了一套非常成熟的办法:地下石宫。

    就好比京师中的那些大世家,在建造府邸的时候,都会预先在地基下面布置一座“石宫”,实际上就是用岩石垒成一个类似于迷宫的结构,如果有修士土遁而来,往往会一头撞在外墙上,根本无法通过这种法术进入府邸中。

    而石宫周围,会故意留下一个“入口”。如果土遁的修士不死心,沿着石宫的外墙寻找入口钻了进去,那么往往会迷失在里面,上下都被石墙封住,只能在里面不停地转,时间长了法术消耗完毕,生生憋死在下面。

    这种方法简单易用,而且成本很低,但是没有人想到陈志宁这种另类,获得了“地遁”的能力,可以在地下穿行无阻,这种屡试不爽的石宫对他根本没有用处。

    而就连皇城地下,使用的也是这种石宫!只不过石宫外,还有一层预警用的阵法这阵法自然是难不住陈志宁。

    当然前代皇城的因素也要考虑。

    陈志宁利用地遁之术潜入皇城并不容易,却有了一种可能。

    “而且……”他自言自语:“就算进不去,我也能轻松退走。触动了底下的阵法,吓他们一跳!嘿嘿!”

    这件事情却是鲁莽不得,要做好充足的准备,至少不能让皇帝怀疑到自己身上。

    他心中思索着,打开了阵法出关来。

    ……

    陈志宁的要价很合理,所以万雷王很快就通过传送阵,将宝物送了过来。万洪望眼欲穿,每天都来陈家看一眼陈志宁是否出关。

    终于,让他等到了。

    万洪江那几件宝物交给了陈志宁,拿了灵丹飞快回去了。

    陈志宁转身又回了修行静室,提升自己的法术去了。

    (这一章近六千字,实际上是两更了,因为下午动身回老家,所以一并发出来,起个大早一起赶出两章,困困的……我争取过年不断更,希望能够做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