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二一章 一对三(三)
    皇城内,皇帝和皇后正在秘议应公韦的事情,忽然有所感觉,一起抬头看到了一道不可思议的毫光。

    皇后哑然失声道:“那是什么宝物即将出世?”

    皇帝感受了一下,大喜道:“这宝物中并没有暮气,应该是新炼成的法宝!难道我太炎又多了一位炼宝大师?”

    他霍然起身:“摆驾!”他要亲自去看看,自己治下又一位炼宝大师。

    ……

    御造堂内,几乎每一位器师都感应到了那一种重宝出世的气息,这种感觉实在是难以描述每个人心里都是五味杂陈,他们都坚信自己是最棒的那一个,但眼睁睁看着另外一位大师的诞生,而自己距离那个目标还很遥远,难免有些不是滋味。

    大督造阁下眼睛一睁,精光一闪而过,暗自冷哼了一声。

    以往整个京师只有他一位八阶大器师,现在有人来“抢食”了。他背靠御造堂尤其会怕有人来竞争?

    “派个人过去看看,到底是谁!”

    “是!”

    ……

    那一道毫光再次一闪,忽然泯灭,强光之后众人的眼睛有些不适应,好像周围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便在此时,轰隆一声,仿佛大地之下有一头神龙长吟一声,鼎炉打开,九色宝光投照出来,当中有一枚方方正正的大印冉冉升起。

    大印通体金色,印纽乃是一头翼虎,四周皆有云纹缭绕,印文神秘深奥,一眼看去就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着强大的山川之力!

    陈志宁凌空一点,为此宝命名:“这边是,山河印!”

    众人一片肃然:“八阶法宝山河印!十五岁的八阶炼宝大师,旷古绝今!”

    陈志宁的身后,两个跟班相视一眼,震惊无比,少爷不仅仅炼制出了八阶法宝,而且在不知不觉间,提升到绝启境后期!

    这也是陈志宁自己所没有想到的,一对三,三种修真技能全开,他也是将自己的速度逼到了极限,没想到这种极限的压力下,竟让他轻而易举突破到了绝启境后期!

    他暗自思忖一番也就明白了:实际上从万古界归来,他的累积已经足够迈入绝启境后期,只不过他一直对绝境怀有一种“敬畏”,觉得到了绝境大修的层次,必定不会像以前那样能够轻松提升了。

    因为信心不足,所以他在绝启境中期上多耽误了几天时间。而这一次比试,无意之中忘记了那些“杂念”,于是水到渠成的提升了一层境界。

    通天古国众人呆若木鸡,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万正“幽怨”的看着陈志宁:不就是一个学子之间的交流吗,你赢了也就赢了,连赢三场我也认了,一对三大获全胜也没问题。但你有没有必要整出一件八阶法宝啊!

    你知不知道八阶大师意味着什么?那可是可以镇国的奇才啊!

    这么小的阵仗,你弄出这么大一件法宝……你不觉得有些牛刀杀鸡?不对,这不是牛刀杀鸡,这是象刀剁蚂蚁啊!

    全场鸦雀无声,就算是蔡三笑,提前知道陈志宁必定会尽出全力碾压获胜,也没想到他竟然已经是八阶大器师了。

    整个战歌堂中,好半天没有人说一句话,第一个赶到的是冷八极,大祭酒阁下才懒得搭理这些监生,他还忙着复原自己的古籍。这些人的身份,也不够让他亲自出面。

    他赶来之后一眼看清了场内的形势,当他将目光集中到了半空中漂浮旋转的山河印的时候,一手扶额摇头不已遗憾说道:“可惜啊,竟然错过了一位八阶大器师的诞生!”

    “陛下驾到”

    正在此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所有人连忙下拜:“恭迎陛下!”

    皇帝美滋滋的赶来,等到了太学门口,他的心情就不太美好了:太学?那么就有九成的可能,这位新诞生的八阶大器师就是陈志宁。

    他从皇撵上下来,一扫场内,面色沉了一下,然后不著痕迹的掩饰过去,哈哈一笑做出欢欣无比的姿态说道:“可是陈志宁你提升了?”

    陈志宁中规中矩的回答:“正是小子。”

    “哈哈哈!”皇帝又是一声大笑:“上苍眷顾我太炎,好、好、好!走,随朕回宫,朕要为你大肆庆祝。”

    “是。”

    皇帝当即传旨,二品以上的朝中官员,只要在京师内的,全部入宫赴宴。

    京师的人们,原本还在震惊应公韦老爷子“手段老辣”,不声不响的将整个千做堂都给灭掉了,没想到又出了一件大事,陈家少爷已经是八阶大器师了!

    这个时候,甚至连街边的草民都开始深信不疑,我太炎“国运昌隆”,当今圣上乃是“中兴之主”了。

    席间,陈志宁规规矩矩的坐在朝东流和冷八极的旁边,做出了学生的姿态。连带着朝东流和冷八极都收获了不少赞誉。

    他在皇室面前,表现出了一种“乖巧”,在自己的实力没有足够之前,绝不会显露出任何“逆反”的姿态。

    在启東县的时候,他就已经学会了如同毒蛇一样的潜藏。他懂得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打架的时候,如果不能够彻底将对方打得爬不起来再也无法还手,那么不如隐藏进阴影之中,等待自己真正强大的那一天。

    如果能够嚣张的时候,陈志宁绝不会隐忍,一定会将对手踩到最深的烂泥中。

    席间,他虽然没有专门去观察,但也敏锐地感觉到,有几道阴森的目光,多次扫过了自己都是从皇室方向传来的。

    他暗暗冷笑,但是表面上却越发拘谨乖巧起来。

    山河印被皇帝专门摆在了宴会厅的中央,任何人都可以上前观摩。京师各大世家都暗中评测过了,得出的结论都是:这是一件水准之上的八阶法宝。

    或许还无法和御造堂大督造阁下的八阶法宝相比,但作为一位八阶大器师的第一件作品,绝对是精彩之作。

    皇帝暗中得意,陈志宁和皇室貌合神离的内幕外臣们并不知道,他现在还是皇室战车上的成员,正好借此机会,让那些不怎么安分的世家也老实一点,让他们明白,皇室的强大。

    可以说,是将一件坏事变成了好事。

    宴会结束后,黄喉严令珅太子,必须马上让陈志宁在诸位公主之中选择一个或者几个,传下血脉。

    珅太子暗中为难,却不敢违抗母后,只好唯唯诺诺的答应了。

    陈志宁带着自己的山河印,与父母一起回到了家中,秋玉如喜气洋洋,像小时候一样用力揉了揉儿子的脸蛋:“娘的儿子真棒!让京师那些蠢货们羡慕去吧。”

    陈雲鹏苦笑:“恐怕……皇室会更等不及了。”

    秋玉如银牙一咬,悍然说道:“儿子,实在躲不过去,你就别跟皇室客气了,不管他们送过来几个公主,你全都收了。反正吃亏的又不是咱们!只要你注意点,不让那些公主怀上孩子,血脉无法延续,皇室也没办法。”

    陈志宁脸上一红:“娘……”

    陈雲鹏难得在妻子面前硬气了一回,瞪眼道:“胡说!有你这样叫儿子的吗?”

    秋玉如不服气:“那你说该怎么办?”

    陈雲鹏摸着下巴想了想,道:“办法不外乎一个拖字诀。你先虚以委蛇答应皇室的一位公主,试着相处一段时间。而后找个机会离开京师,只要出了京师,你在外面三五年不回来,难道公主还能一直追着你?”

    陈志宁眼睛一亮:“还是爹狡猾……啊,不是,还是您老高明!”

    陈雲鹏一瞪眼:“我很老吗?”

    “不,我爹春秋鼎盛,正值壮年!”陈志宁毫无气节。

    秋玉如妙目流波,轻笑一声道:“是呀,老爷精力旺盛,是不是该给您纳个妾啊?”

    陈雲鹏一哆嗦:“为夫绝无此意。”

    陈志宁在一边捂着嘴使劲笑,陈雲鹏无奈,觉得夫人不给自己面子,父亲的尊严全无呀。

    一家人商议完毕,陈志宁问安后回去了。他本来也有计划,要去一趟通古城附近,现在看来这个计划要加快实施了。

    不过在那之前,陈志宁还有一件“大事”要办。

    ……

    通天古国使团的正使大人今天约了代天候阁下商议一些很重要的事务,一大早他就起来了,梳洗准备一番,用过了早膳之后他正准备出发,却见一名随从一脸尴尬的飞快而入:“大人,门口被人堵了。”

    正使大人不满道:“这里乃是太炎王朝的驿馆,他们太炎人是怎么待客的?居然让人将驿馆的门口堵了,还不快去驱散!”

    随从看了看周围的几间屋子,说道:“大人,这个……太炎人说他们管不了,来的不是一般人,而且是冲着咱们来的。”

    正使大怒:“放肆!太炎人想干什么?”

    “是……万正他们几个,昨天输了九千万三阶灵玉,如今债主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