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一八章 九步玉尺
    远处的城头上,两位镇守此地的绝境大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摇了摇头,彼此说了一句:“好狠!”

    “这是要将千做堂赶尽杀绝啊!”

    “没有了这些强者的支持,千做堂留在古豪州中的那些人还能坚持多久?”

    这两位远离京师,对于很多事情并不知道内幕,只是震撼无比:“竟然生生灭了一个一流宗门,该是多么强大的势力!”

    战场之中,岩蟒肆虐,陈志宁将凝虚玉象也丢了出来,前一战这家伙偷懒,死活赖在小洞天中不肯出来,这次终于被老爷赶了出来,心中自然有一股闷气,不敢朝老爷发泄,自然全都出在了千做堂的这些弟子身上。

    巨象狂奔,踩死了数十名弟子。

    仍旧是盏茶功夫,战场中已经是一片死地,千做堂最后一名长老陨落,昭示着这个曾经在古豪州,和天脉宗对抗了数千年的强大宗门,就此烟消云散,彻底成为了一段历史。

    陈志宁傲然立于风中,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看了看手中的万古劫刀,心中有所明悟:果然是一场劫难。

    只不过是别人的劫难。

    他神识扫过整个战场,将值得收集的战利品全都收进了碧水湾小洞天之中。尸体全都让岩蟒吞吃了。

    上一战之后,吞吃了那些绝境大修的岩蟒,竟然隐隐出现了即将突破的迹象。

    这让陈志宁看到了希望,对于自己的敌人,他向来没有什么怜悯之心,拿来喂养道兵,助它们提升,真真是一件废物利用的大好事。

    这些战利品之中,陈志宁发现了一件有些价值的东西。这东西是从元敖广身上搜出来了的,乃是一枚特殊的玉尺,上面只有九道刻度,陈志宁用灵识一扫,却发现自己竟然看不清这宝物的用途。

    他顿时起了好奇之心,打扫完毕战场,立刻退入了反间,通过反间回到了京师。

    在自己的密室之中,陈志宁探究了一会儿,马上弄明白了这宝物的用途,顿时哑然失笑,赞了一句:“妙极!”

    这枚玉尺乃是千做堂的根本重宝。

    但毫无疑问,这宝物并非千做堂老祖炼制,应该是千做堂初代堂主无意之中得到的。玉尺上的九枚刻度代表着制器九阶。

    炼制出一件一阶法宝,就能够查看第二道刻度中的二阶法宝炼制方法。炼制出两件二阶法宝,才能查看三阶的手法,炼制出三件三阶法宝,才能查看四阶手法,以此类推。

    千做堂到目前为止,只打开了第八个刻度,也就是说,他们还没能炼制出九件八阶法宝。

    数千年了,千做堂也没有能够达到这个标准,但即便如此,他们也能够在古豪州称雄一方,和天脉宗对抗这就是炼宝宗门的好处,同样的丹道宗门、阵法宗门也会有一样的效果。

    这却便宜了陈志宁,他毫不犹豫的将玉尺埋进了金竹下面,准备了足够多的高阶灵玉,而后对着金竹老兄一阵祷告:“老兄收拾它!”

    果然,金竹给力,半天之后就解析成功,将这枚玉尺中从一阶到九阶全部的炼宝手段全部解析出来。

    陈志宁在制器方面,一直到九阶的传承都解决了,只是在渊博方面还有些不足,需要另外进行补充。

    饶是如此,小陈少爷的收获也是巨大的,他成功的领先一步将自己器师等级提升到了八阶!

    仍旧困扰他的问题是境界,虽然他有了八阶器师的“理论”,但却没有那个实力。陈志宁估算,自己至少要再提升一级,达到绝启境后期,才能够勉强达到炼制八阶法宝的水准。

    他思忖着,要不要自己炼制一枚七阶灵丹,将境界提升上去。不过这事情也急不得,七阶灵丹需要的灵药十分珍贵,还要用心收集。

    等他再从密室出来,整个京师已经炸开了锅:千做堂被人灭了!

    之前灭掉了千做堂少堂主的队伍,已经让人们议论热烈。仅仅半个月的时间之后,竟然连堂主带来的剩下一多半力量也彻底杀灭!

    所有人都在心中暗暗吃惊:好狠啦!

    当真是一旦成仇,下手绝不留情!

    也有人在暗中称赞应公韦:“好一位枭雄人物!”

    应公韦背了黑锅,本来还有些不开心,但这几天上朝的时候,以往那些敌人对他忽然多了一丝暗中的恭敬,眼神都带着一丝畏惧,让他有有些美滋滋的,背起锅来自然也就多了几分干劲。

    这天中午的时候,万洪忽然来找他。

    “能不能陪我出去一趟?”万洪显得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恳求说道。陈志宁并不介意和一位资深天境的嫡孙搞好关系,点头道:“没问题,去哪里?京师内的好去处小爷我都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类型?美艳成熟的,风骚浪荡的,还是清纯靓丽的……”

    万洪愣了一下,顿时冷汗,一把拉住他:“非也!陈少爷莫要调笑,在下……乃是正事。”

    陈志宁嘿嘿一笑,不再捉弄他了。万洪正色说道:“我家中来人了。”

    ……

    万雷王家来的人,和通天古国的使团一起来的,同来的还有让冷八极十分头疼的通天古国国子监的几位监生。

    这些监生的身份相当于太炎王朝太学的上舍生,美其名曰交流,实际上就是要在邦国学赛之前,前来刺探虚实,称量一下太炎这一代上舍生的实力。

    前去见家人的路上,万洪显得有些情绪低沉,陈志宁不免奇怪:“你就要见到亲人了,为什么还如此沉默?”

    万洪笑了一下,显得有些勉强:“来的是三弟,他……一向和我不怎么亲密。”

    陈志宁隐约猜到了一些事情,饶有兴致的看着万洪,万洪脸上微红,咳嗽了一下问道:“怎么了?”

    陈志宁一摆手:“没关系,我知道家丑不可外扬。”

    万洪脸又红了一些,低下头去好一会儿才说道:“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的藕脉症遗传自大奶奶。但爷爷除了大奶奶之外,还有另外四位姬妾,她们也都有后代,却没有这种病症,修为上自然要远远胜过我等。”

    陈志宁点了点头,问道:“你这位三弟,是专门来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治好了藕脉症吧?”

    万洪点了点头。

    陈志宁先是冷笑,旋即又想到这恐怕是真正的大家族中不可避免的杯具。自己的后代很可能也会如此,立刻就有些意兴阑珊,也不想再开口指摘万家什么了。

    “唉……”他陪着万洪叹了一口气,不料万洪却因为这一声叹息,眼圈发红,用力握了握他的手,颇有些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意味。

    ……

    通天古国的使团住在京师的驿馆之中,这一片建筑十分广大,太炎王朝也是十分“好客”的。

    使团内分为好几个部分,万家人身份超然,通报之后很快就被请了进去。

    使团的正使大人还在宫中和朝臣们商议国事,副使大人出面接见了万洪,一见他进来,立刻笑呵呵的说道:“贤侄没事真是太好了,否则我通天古国可就少了一位栋梁之才。”

    万洪一笑,躬身正要谦逊几句,忽然一旁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肖大人这话实在是太抬举他了,我万家虽然人才不少,但不管怎么排,栋梁之才这名好,也落不到她万洪头上。”

    陈志宁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在肖副使旁边,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容貌和万洪有几分相似,只不过神态倨傲,斜视着万洪,眼中尽是不屑和取笑。

    肖副使颇为尴尬,好在乃是官场老油条,连忙哈哈一笑:“万家人才辈出,这是众所周知的。”

    万洪看着自己的三弟,道:“万正你已经是玄融境中期了?”

    那少年傲然道:“不错,出使之前刚刚突破,按照这个进度,两年之内,我就有可能提升到玄融境巅峰,再三年,我就有可能迈入绝境!不到三十岁的绝境大修,便是祖父当年,也没有如此成就!纵观整个凡间界历史,我也是杰出天才!”

    “哟,好厉害,好可怕,好强大!鼓掌!”陈志宁在一旁做出了一个极为夸张的表情,连连称赞假的不能再假了。

    万正勃然大怒,拍案怒斥:“你是什么人?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万洪,这是你的跟班吗?你真是越来越不长进了,下人都不知道怎么管束,如此不守规矩!”

    万洪淡淡道:“我可没资格用他做跟班。这凡间界之中,恐怕都没有人有这个资格。”

    “嗯?”万正意外,看着陈志宁,陈志宁的境界远远高过他,他这一认真起来,才发现自己根本看不出来陈志宁到底是什么境界!

    万正虽然仗着祖父的威名有些蛮横嚣张,但并不愚蠢,他立时警惕问道:“他是什么人?”

    万洪道:“你在吹嘘自己三十岁之前可成绝境的时候,大约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站着一位十五岁的绝境大修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