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一三章 一对打手(一)
    “等等。”陈志宁问道:“你进入战场,居然没有任何人阻拦你?你是从哪个方向进入的?”陈志宁抓住细节询问。

    “没有人阻拦。”万洪也察觉到有问题:“我是从鹰眼涧那边进去的。”

    “这就对了,那边是千做堂镇守的范围,他们是故意放你进去的。”

    一切顺理成章了,发现万洪、布置阴谋、随后连环计,要将应家和陈家一网打尽!

    陈志宁起身来对万洪说道:“你多休息,养好精神。”

    他出了来,想了想决定再去见一下应公韦。

    ……

    应公韦的毒性已经祛除,只是身体还需要将养。他听说陈志宁来了,立刻将他请进去密谈。

    陈志宁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说出来:“我觉得区区一个千做堂,没有这么大的野心,他们背后还有人!”

    “会是谁?”应公韦猜测道:“唐天河?可是唐天河跟古豪州那边有这么密切的联系吗……”

    陈志宁的双眼炯炯有神,早已经想到了答案。

    应公韦猛地一拍脑门:“你是说……”

    陈志宁点头:“御造堂!”

    千做堂乃是以制器起家的宗门,这一类的宗门,几乎没有不巴结御造堂的。陈志宁和应公韦多次让御造堂落了面子,御造堂大督造对他们自然是恨之入骨。

    玉角白鹿精血玉瓶底部的那个精巧机关,显然也是御造堂的手笔。

    应公韦连连点头:“不错,肯定是那个老东西!而且……咱们还不得不防,那个老东西已经和唐天河老狗勾结在一起!”

    这到是陈志宁没有想到的:“不错,极有可能。御造堂的人脉,代天候的势力,真真是狼狈为奸!”

    应公韦咳嗽了一声,恼怒道:“这是死仇!”

    ……

    一老一小两只狐狸商量好了反击的对策,陈志宁坐着马车离开了应府。

    刚走到半路上,就听见路边传来一声大喝:“凤阳郡后进末学百里射,挑战陈志宁前辈,还请赐教!”

    他说话之间,不等陈志宁同意,升起一道十丈长的巨型光芒玉尺,威压四方,凌空朝着陈志宁的马车砸了过来!

    根本不让你拒绝,就是来挑战你。

    陈志宁哼了一声,坐在马车中动也不动,扣指一弹。

    噗!

    车窗上出现了一个破洞,一股力量嗖一声射出去,准确的轰在了那一柄玉尺上,咔嚓一声,五阶法宝玉尺当场破碎!

    陈志宁一指准确的击在了这件法宝最脆弱的部位。

    “噗”那个百里射当场喷出一口鲜血来,顾不上其他踉跄而逃。

    周围的路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这一场所谓的“挑战”就已经结束了。等到马车逐渐远去,大家才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顿时一片鼓掌喝彩声。

    “好样的,小陈少爷!”

    “果然不愧是我们京师的骄傲!”

    “外埠那些小崽子们,不知天高地厚,妄图挑战陈志宁?哈哈哈,一招落败,法宝也被毁了,大快人心!”

    陈志宁在马车内不由摇头,之前那个“三合十三鹰”和“三成说”的麻烦终于出现了。

    今天有了第一个挑战者,想来很快就会有其他挑战者接二连三的出现了。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顿时觉得大为失败:“小爷我身边,没有几个打手啊!”

    狗腿子有两条,陈忠陈义,是他从启東县带来的。保护的高手也有,陈雲鹏暗中安排了人保护他,一般情况下,这几位大修是不会出现的。

    但他身边缺少了几个明面上的打手。

    他一路上都在想这件事情,回到家中就吩咐陈义:“去把方食禄和蔡昊喊来。”

    ……

    来的最快的居然是很久没见的蔡昊!

    陈志宁诧异:“你怎么这么快。”小爷一杯茶还没喝完呢。

    蔡昊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一边的蔡琳小脸微微发红哥哥整天盯着自己,生怕少爷“欺负”了自己,因而只要少爷回来,他肯定就在附近,自然来得快了。

    陈志宁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放下茶杯道:“你现在是什么境界了?”

    蔡昊天赋不俗,这些年又有陈家的资源供应,来到京师之后,修炼功法不缺,他对自己的进步很是自傲。

    听到陈志宁询问,他浑身一抖,一股气息弥散开来,陈志宁感应到了,点点头道:“玄照境后期,还行吧。”

    蔡昊气得哼了一声,却说不出反驳的话他的确自傲,可是跟陈志宁相比,他差的就太远了。

    又等了一会儿,方食禄来了,嘴里嚼着一块肉干,溜溜达达优哉游哉:“少爷,你喊我?”

    陈志宁盯着他手里的肉干:“八阶凶兽肉?”

    方食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是少爷你孝敬老爷和夫人的。夫人担心吃不完不新鲜了,所以名人做了一部分肉干。”他从怀里取出来一包:“夫人让我给少爷送点过来,我担心厨子不用心做,所以先帮少爷您尝了尝!”

    陈志宁无语看着他,方食禄大义凛然道:“少爷放心,那些厨子不敢不用心,这些肉干的味道,都在水准之上!”

    “我谢谢你!”他一把抢过去,随手交给了蔡琳:“帮少爷收好。”

    “是!”蔡琳脆生生的答应着,然后在少爷背后,冲方食禄做了个凶狠的鬼脸。

    “你什么境界了?”陈志宁问方食禄,后者懒懒散散:“玄照境巅峰啊。”

    蔡昊于是不爽了。陈志宁更不爽啊:“你们两个……当打手的话忠心不成问题,可是境界实在低了点了。”

    蔡昊:“……”

    方食禄倒是眼睛一亮:“少爷,你打算把我们带在身边?”

    “最近挑战者有点多有点烦,总不能全让少爷我出手打发吧?”他摸着下巴想了想:“罢了,少爷我帮你们提升一下。

    至少也要到玄融境,才拿得出手啊。”

    拿得出手……蔡昊幽怨的看着陈志宁,忖道:我好像还没答应给你当打手吧?

    陈志宁显然已经无视了他的意愿。才好正要站出来,却看见妹妹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他受不了妹妹这种眼神,只好暗暗一叹,闭上嘴巴算是默认了。

    他暗中打量着陈志宁:这纨绔子弟有什么好?怎么就把妹妹的魂儿都勾去了?

    ……

    当天晚上的时候,陈志宁已经炼制好了两枚灵丹,交给两个打手。毫无悬念的,两人全都被陈志宁强行提升到了玄融境初期。

    这个水准,便是去参加三合会战,也是三合十三鹰的水准!

    无论如何,境界的提升都是让每一个修士感觉到欢欣鼓舞的。蔡昊虽然打手当得不情不愿,但能够提升一个境界还是挺满意的。不过到了第二天一早,少爷要出门的时候,这种“欢欣”的感觉就荡然无存了。

    “你们两个这是什么装束?换一身去!”

    “这个样子也好意思跟少爷我出门?再换!别给我丢脸。”

    “不行不行,蔡琳,你帮他们两个挑一身武士袍,起码得是能出去见人的那种。”

    方食禄小叫花子出身,能有什么品味,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穿。而蔡昊喜欢沉稳的色彩,比方说藏青色,黑褐色。但是少爷不喜欢,少爷喜欢“明快”的色彩,具体表现就是……花哨!

    终于,到了半中午,陈志宁终于把两个打手“打扮”好了。

    一身骚包的绛红色武士袍,配上宝石蓝的腰带,袖口、衣襟处,都绣着暗花。陈志宁很满意,方食禄浑浑噩噩,可苦了蔡昊,他估计自己这辈子就算是当新郎官的那一天,也不会穿上这么一身亮骚的衣服……

    陈志宁今天要去太学,他已经可以着手从太学毕业了,今天去和大祭酒阁下商量一些事情。

    刚一出门,走不出二里,路边竖着一根红色大旗,上书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挑战!

    有一名十七八岁的白衣少年,盘膝坐在了旗子下面,静静地等候着。陈志宁的马车出现,他远远抱拳一拱手:“陈小哥可敢与我一战?”

    陈志宁都懒得知道他是谁,摆手道:“你们谁去打发了?以后这种货色,不要让他们再来打扰少爷,我要你们两个干什么呢?”

    蔡昊撇撇嘴,心理面一百万个不爽,但还是走上前去,舌尖有一团灵气炸开,喝道:“滚!”

    那名白衣少年眼中精光一闪,身外三层淡青色的屏障幕布一般的展开,荡漾之间,将蔡昊的这一声叱喝音波化解去了。

    他一把抓起身边的大旗,纵身杀来,旗头上枪尖一挑,九色玄光自枪尖处迸射出来,化作了一道光芒漩涡,要将蔡昊吞噬进去。

    蔡昊冷哼一声,一拳砸了出去,灵气翻涌,如浪如潮。

    两人转眼之间已经十七八个回合过去,竟是杀的难分难解!

    周围的人看的有些骇然:“今日来挑战的,可是入了三合十三鹰的‘白身袁’!已经是玄融境初期的袁肃穆,袁家第三代的领军人物,居然还战不过陈志宁身边一个家臣!”

    “想不到陈家初入京师,时间不长竟然已经有了如此深厚的底蕴。”

    (最后两章存稿,今天一发……现在出发去年会,只能在飞机上码字了。好可怜好可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