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一二章 天龙易脉丹(二)
    万洪勉力坐起来,他看到了一个少年,十四五岁的样子,比自己还要小不少,不由问道:“是你救了我?”

    少年一笑:“也可以这么说。”

    他拉过一张椅子来,在他的床边坐下,一指旁边放着的一碗兽肉羹:“吃点吧,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万洪端起碗来吃了一口,立刻胃口大开,狼吞虎咽吃起来。

    那少年说道:“我叫陈志宁,治好你伤势和隐疾的两种灵丹都是我炼制的,所以也可以说是我救了你。

    但这两种灵丹的材料却是别人提供的,所以……也不好说究竟是谁救了你。”

    他忽的一笑,拍手道:“我想明白了,其实还是你祖父救了你!”

    万洪哑然片刻,却也不由得笑了,点头道:“你说得对,如果不是祖父的存在,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在乎我的生死吧。”

    他将那一万瘦肉羹吃完,放下碗来抹了抹嘴:“无论如何,还是应该谢谢你。我……昏迷这段时间的事情,能跟我说一下吗?”

    陈志宁点点头:“当然没问题。”

    他从天脉宗和千做堂的争斗说起,一直说到了应老爷子中毒,说到了他自己炼制灵丹,治好了万洪。

    万洪听完之后沉默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说道:“应老大人在这个时候中毒,是有人想让我死在应家吧。”

    陈志宁点点头:“你也看出来了?而且他们的计划还不止这么简单。”陈志宁丢出一只玉瓶:“这是千做堂送来的那一瓶玉角白鹿精血。”

    万洪一愣:“你没有炼制天龙易脉丹?可是我体内的经脉……”

    陈志宁道:“我炼制了,不过用的不是这一份精血。”

    “为什么?”

    “因为这瓶精血之中,被人做了手脚。”陈志宁将玉瓶翻转过来,而后透光一照:“看到没有,这玉瓶底部,有一个特殊的机关。”

    万洪看不出来,陈志宁指点他:“玉瓶瓶底中央位置上,有一块显得更加浑厚。一般人可能只会觉得,这是因为底部比周围要厚一些造成的,但我仔细检查了一下,里面有一座非常微小的机关。

    这个机关设计的极为精巧,能够感应到玉瓶中玉角白鹿精血的分量,如果全部倒出去,那么机关就会悄然启动,释放出一种特殊的药物来。”

    万洪脸色变了:“你的意思是,如果有人只是检验这一瓶精血的真假,根本不会触动这个机关,而只有当炼制天龙易脉丹,需要将所有的精血用掉的时候,才会被激活释放出那些……毒药!”

    “猜对了。”陈志宁道:“这一瓶精血,是应老大人中毒前跟千做堂讨要的,千做堂的这个布置不仅仅是针对应老爷大人,恐怕更是要进一步针对我。”

    “针对你?”万洪皱了一下眉头,忽然一拍脑门:“你说你叫什么名字?陈志宁是吧,我想起来,你在太炎好像非常有名对吧?”

    陈志宁:“……”好吧,至少他的威名还没有远播到通天古国境内。

    他进一步解释:“千做堂如果参与了整个阴谋,那么他们就应该知道,当这一瓶玉角白鹿的精血抵达京师的时候,应老大人已经中毒了,无法为你炼制天龙易脉丹。

    那么有很大的可能,最后是由我来接手。所以他们这个阴谋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你最后死在了我们陈家。

    那么,万雷王的怒火将会毁掉我们陈家和应家。”

    可惜的是,幕后之人还是小看了陈志宁的制器水准,或者说幕后之人对自己的“隐蔽手段

    太过自信,认为陈志宁不可能发现。

    但这件事情从一开始陈志宁就怀疑千做堂,他们送过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不小心检查?

    万洪人不会赞叹:“你小小年纪,心思缜密,当真让人敬佩。”

    他忽然有意识到了什么:“你接手?而且都是你炼制的灵丹,你今年才多大?已经是七阶丹师了?”

    陈志宁矜持一笑,心中却舒爽了不少:总算是震惊到你了。

    万洪愕然片刻,才点头说道:“难怪在我们通天古国,也曾听闻过你的名字。”他顿了顿,说道:“好吧,你一定很想知道,我是怎么会出现在两派大战的战场当中?”

    陈志宁比划了一个手势,请他慢慢说来,自己洗耳恭听。

    万洪却忽然道:“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还有多少玉角白鹿的精血?”陈志宁摇头:“一份也没有过。”

    万洪顿时遗憾,却注意到了陈志宁的用词:“你说什么?一份也没有过?难道你不使用玉角白鹿的精血炼制的天龙易脉丹?”

    陈志宁扬了扬眉毛撇了撇嘴:“是的。”

    “这不可能!”万洪大吼一声跳了起来:“我走遍凡间界,探访了诸多的丹道大师,他们都告诉我,只有玉角白鹿的精血,没有第二种选择!”

    陈志宁淡淡道:“但我就是办到了,你试试看,身体内是否还有什么隐患?”

    万洪尝试了一番,灵气激荡,畅通无阻!不仅如此,身体内隐隐还有一种特殊的力量似乎在蠢蠢欲动,他更加吃惊了:“这、这是血脉的力量?!”

    陈志宁说道:“利用玉角白鹿的精血,是因为玉角白鹿乃是瑞兽,精血之中的力量强大,更兼温和。

    而单纯从力量强大,合并和开辟经脉的角度来说,高阶凶兽的血脉也足够了。只不过若是不加处理,高阶凶兽的血脉炼制的天龙易脉丹当场就能让你爆体而亡。”

    他说到这里也就足够了,后面的话不会再说下去了。

    事实上从五阶丹师开始,机会涉及到一些更加高深的灵药处理方法,就如同陈志宁所使用的处理凶兽精血的方法,以及多种将有毒的灵药毒性淬炼出去,只留下药性的精华部分的方法,等等。

    只不过绝大部分丹师都不会去钻研这些方法,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细枝末节,或者应该说,目前的凡间界丹道,这种手段并不流行。

    凡间界有的是灵药,众多的蛮荒之中,还有很多未开发的区域。他们根本不需要这样“精细”,只要找到替代的药物就可以了。

    而陈志宁则对于每一层阶几乎完美掌握,才会想到了这个办法。

    而他用来替代玉角白鹿精血的,乃是化龙蚯的精血!化龙蚯何其强大?血脉之中蕴含的力量远远超过了玉角白鹿,化去了那种“暴躁”之后,用来炼制天龙易脉丹,效果要远远好过原本的方子。

    这些超九阶凶兽的精血,下一次要弄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陈志宁原本是舍不得,但当时情况紧急,他发现了玉角白鹿的精血有问题,更不敢使用了。而万洪已经气若游丝眼看着撑不下去了……

    而是用了化龙蚯的精血炼制天龙易脉丹之后,意外地让万洪体内多出了一丝化龙蚯的血脉之力!

    这是他接下来要研究一下的部分了。

    万洪一阵狂喜,不但身体内的隐患解除了,而且还获得了某种不知名的强大血脉之力。他激动之余,俯身朝陈志宁一拜:“阁下虽然年轻,却已经是大师水准!我家中还有几位兄妹,都和我一样是藕脉症患者,还请大师仗义出手。”

    陈志宁却沉吟不语,万洪当即到:“您放心,必定不会让大师白白辛苦。”

    陈志宁淡淡道:“你可知道你身上的血脉是什么?”

    万洪摇头,同时看向了陈志宁,眼中充满了期待:“是什么?”

    “化龙蚯!”陈志宁一字一顿说了出来。

    万洪已经“极限”强大的往九阶凶兽血脉上幻想了,却没想到竟然是一种超九阶的凶兽血脉。他浑身一震,狂喜说道:“可是号称‘地下力量最强’的化龙蚯?”

    “正是!”

    万洪低头沉吟片刻,道:“大师,大恩不言谢,这一次的事情,万洪记下了,我如今身在外,有些东西拿不出来,等我能够……一定不让大师失望!”

    陈志宁点点头,他和万洪没什么交情,只是因为应元宿,以及万洪背后的万雷王,才出手相救,损耗一块化龙蚯的精血不能没有收获。

    “至于你家中的其他人,治好他们当然也没有问题,价格上我们另外再谈。”而后,陈志宁摊开两手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受的伤了吧?”

    万洪点点头,开始了讲述,神情微微有些恍惚。

    ……

    所有的人只要听到万洪的名字,第一反应就是“命真好”。资深天境的嫡孙,不管到了什么地方,别人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但只有万洪自己明白,身患隐疾的他在家中承受着多么巨大的压力。

    那几个没有遗传藕脉症的弟妹,都对他的位置虎视眈眈。而祖父根本不管孙子辈的争斗或者说,儿子们的明争暗斗,已经让老人家心力憔悴,无力去估计更小一辈的家伙们了。

    这一次出来之前,有三个弟弟咄咄逼人,修为上已经牢牢压制了他,更是从各个方面,不遗余力的打击他。

    他非常心仪的一名女子,原本双方的父母已经开始商议婚事,却被四弟抢走了。因为四弟没有藕脉症,修为远远超过他,更是一位五阶器师!

    他心灰意懒之下,孤身出外游历,没想到得到消息有一头玉角白鹿出现在太炎王朝,于是连夜赶来。

    他在古豪州无意泄露了身份,被人引入了两宗混战的现场……

    (搞不出来了,今天就两更吧,难受……明天还要去参加年会,唉……)(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1-08 08:5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