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一零章 事出蹊跷
    “志宁你看出来了什么?”应公韦问道。

    陈志宁一点头,看着应老爷子说道:“不止我看出来了,我猜应爷爷您也看出来了吧,只是……不能确定,所以才将我找了过来。”

    应公韦怔了一下,终于露出一个苦笑,指着他说道:“你呀,这是个小狐狸。”

    应元宿越听越不明白,百爪挠心一般难耐:“爷爷,志宁,到底是怎么回事,您们倒是快说啊?”

    陈志宁点头:“万洪的伤势并不简单,他应该之前有隐疾在身,又恰逢岂会被卷入了这样一场争斗,受伤之后隐疾也爆发了,因而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应元宿一愣,翘起大拇指道:“还是志宁你厉害,天脉宗请了那么多高阶丹师,都找不出原因来,你来了只看了一眼就弄明白了……”

    陈志宁看着他,应元宿这马匹拍着拍着自己就拍不下去了,又怯生生问道:“还有别的内幕?”

    陈志宁叹了口气:“你真当那些高阶丹师都是傻瓜?他们就算不能像我一眼,第一次就能诊断出来真正的病因,但数次之后,总会有人看出其中的问题。”

    这下子应元宿也有些傻眼,应公韦道:“请你过来,并不是要将拉进这趟浑水,而是我也不敢十分肯定,另外……这种重大的事情,也只有你值得信任了。”

    陈志宁点头,他明白应公韦真正的用意。别看他手下丹师无数,真到了这种时刻,当然要找自己最亲近最信任的人。

    他又对应元宿解释道:“那些丹师们能够看出问题所在,但是第一,他们和应爷爷一样不能够非常肯定;第二,这事情可能会牵扯到一位资深天境的秘密,他们没有把握解决,因而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

    应元宿急得抓耳挠腮:“志宁,陈少!我的好哥哥你快点说明白好不好?”

    陈志宁偏偏不如他所愿:“玉角白鹿的血除了可以炼制延寿灵丹之外,还有另外一种重要作用,炼制‘天龙易脉丹’。这种丹药是用来医治一种十分罕见的病症……藕脉症。”

    应元宿一愣:“藕脉症?”

    “顾名思义,藕脉症的患者,全身经脉像一截藕一样,并不是一条通道,而是有很多条,但有些通道能够联通,有些却是堵塞的,而且即便是能够联通的部分,也会非常狭窄。这种人一般来说是没有办法修炼的。”

    应元宿终于明白了:“万洪身患藕脉症,玉角白鹿的血炼制天龙易脉丹治疗,结果又受了伤……”

    “确切的说,他是被天脉宗独有的法术万剑焚脉术所伤,经脉彻底受损,否则不至于此。”

    “难怪了……”应元宿连连点头:“我听天音说过他们天脉宗的几种法术,万剑焚脉术专毁人经脉,在他们天脉宗之中,也是要谨慎挑选传人的一种法术。”

    陈志宁继续说道:“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藕脉症十分罕见,但它是一种遗传病。也就是说,万雷王阁下家中,身患藕脉症的应该不止万洪一个人。那么藕脉症在万雷王一脉之中,到底情况有多严重……这可就涉及到一位资深天境的隐私了。”

    应元宿终于明白了,那些丹师如果能够解决藕脉症,正好可以送给万雷王一份人情,但如果解决不了,反而揭开了资深天境一个家族隐患,那可就把万雷王得罪了。所有他们干脆全部假装不知道。

    应公韦也说道:“我也是看出来了这一点,但事关重大,还需要一位高阶但是来助我确诊。”

    陈志宁点头问道:“对于藕脉症,您有什么办法吗?”

    “老夫去和千做堂谈一下,让他们让出一部分玉角白鹿的精血,然后亲自出手先炼制一枚天龙一脉丹。”

    陈志宁立刻就明白了:“治好了万洪,也告诉万雷王,玉角白鹿的精血的确有效,让他去找千做堂的麻烦,还是老爷子您高明啊!”

    应公韦一笑:“他千做堂明明知道天脉宗跟我们应家有瓜葛,还敢如此做局坑害,真当我应公韦是泥塑纸糊的不成?”

    “嘿嘿!”陈志宁一笑,翘起了大拇指。

    事情已经敲定下来,他也就告辞了,剩下的事情应公韦自会处理好,想来最后万雷王也无话可说。

    陈志宁的马车从应府驶出来,不紧不慢的往回走,却不料还没转过街角,忽然后面应府之中嘭的一声闷响,一团淡金色的光芒猛然撑起,防御阵法启动!

    深宅中顿时躁乱起来,一位位高阶修士呼啸而出,有人直追而来,大声喊道:“陈家少爷还请留步!”只是语气已经十分不客气。

    “少爷?”陈义低声询问,陈志宁也是奇怪:“回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

    马车刚一停下来,就有三名绝境大修飞快追来,唰一声落在了马车周围,呈三角形将马车包围了起来。

    陈志宁一看这种“擒拿犯人”的架势就脸色一变,心中升起一股怒气。

    三名绝境大修低声喝道:“陈家少爷,您刚走我家老爷就中毒,说不得只好请您再回去一趟了!”

    “什么?!”陈志宁也大为意外:“应老爷子中毒了?”他可是八阶大丹师!

    三名绝境大修面色阴沉,但是眼神之中却带着怀疑之色,陈义大怒:“你们这是怀疑我家少爷?”

    三位绝境大修生硬说道:“不敢,但为了洗脱嫌疑,还是请陈家少爷跟我们回去。”

    陈志宁想了一下:“好,我跟你们回去看看。”

    这件事情实在可疑。陈志宁前脚刚走,应元宿后脚就中毒了。

    可是他回到了应府之后,三位绝境大修却没有带他去看应公韦,而是将他领到了一间空旷的房间中:“在这里等着。”

    “我要见应元宿。”

    “小少爷现在没空见你!”三位绝境大修往门口一堵,不由分说的升起阵法:“等着吧!”就将他们丢在了这里,留下一人看守,另外两人便立刻离去。

    陈义大怒:“少爷,他们这也太过分了!当您是什么?罪犯吗!他们有什么权力这么做?”

    陈志宁沉着脸,想了想沉声道:“我相信应元宿。”

    他长吸一口气,盘膝坐下,闭目凝神,开始修炼《双极神魔体》。

    应家现在一定已经鸡飞狗跳,自己如果这个时候强行杀出去,一定是雪上加霜。为了朋友受点委屈并不是什么不能忍受的事情。

    他心中自我劝说着,同时暗暗一叹道:应元宿,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

    两个时辰之后,在一旁等得有些百无聊赖的陈义,忽然那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小少爷,你不能……这是二爷吩咐过的……”

    “滚开!”应元宿出现在了门口,他两眼血红,看到陈志宁和陈义,松了一口气,上来连忙打开了阵法,到了陈志宁面前,一屁股坐下来,粗重的喘了几口气,双拳紧攥如铁。

    “对不起……”

    陈志宁微微一笑,摇头道:“不算什么事情。”

    应元宿一个深呼吸,再将浊气吐出来,又说道:“有你在,我才不至于六神无主。”

    陈志宁正色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

    应府深处,应公韦的卧房之中,七八个人围在了床前,有人面色焦急,有人悲悲切切。应公韦躺在床上,脸上一片青紫色,整个人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气!

    忽然门口传来了一阵女子的叱喝声:“你这个小畜生,带他来做什么?都是因为他,老爷才成了这个样子!”

    应元宿一言不发一耳光抽过去:“贱人滚开!”

    “啊!”那女子一声尖叫被打倒在了地上,应元宿带着陈志宁闯了进来。

    屋中众人一看到他,神情都变了变,立刻有人站出来叱喝道:“元宿,你这是干什么?陈志宁他还是有嫌疑的!”

    应元宿冷冷看了他一眼:“二叔,如果只是因为陈志宁离开后祖父中毒,就判断他有嫌疑……你也实在是太肤浅了!”

    “你!目无尊长!”应元宿二叔恼怒不已,回头看向了大哥:“你教的好儿子!”

    应元宿的父亲看看儿子,再看看病榻上的父亲,摇头道:“陈志宁也是丹师,让他看看也好。”

    “有什么用?”一旁有人站出来,冷笑道:“应大人中的乃是绝影之毒,我们都已经确认过了,绝不会有错。”

    “绝影之毒?!”陈志宁也是十分惊讶。

    “不错。”刚才说话之人乃是应元宿手下三位七阶丹师之一。另外两人也在,一起上前来说道:“我们都已经确认过了,这种修真之毒十分棘手,其实解药的丹方我们手中都有,但……你肯定知道,要想炼制出解毒灵丹,最重要的一味灵药是虚玉碧元蛇的蛇胆。”

    之前那位七阶丹师说道:“虚玉碧元蛇已经绝种,绝影之毒也就成了无解之毒!”

    应元宿浑身一震,下意识握住了陈志宁的胳膊,近乎绝望的低声询问道:“真、真的吗?”(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1-07 08:4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