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四零九章 瑞兽之争
    陈志宁在太学中两耳不闻窗外事,苦心修炼了一个月,新一届的三大擂和三合会战报名差不多尘埃落定了虽然最后报名截止时间远还没有到,但哪些天才会来参加已经确定了。

    外界评定出了第一稿的“三合十三鹰”,并且还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三成之说”:只要你能达到陈志宁实力的三成,你就能够入选三合十三鹰。

    应元宿将闭关一个月的陈志宁拽了出来,陪他一起喝酒。一边品着真意酿,一边对他说道:“评定三合十三鹰的人觉得这个标准是对他们的褒奖,可是对于被评上的人来说,他们反而觉得这是一种侮辱。”

    “现在外界议论的最热闹的话题,就是这一届的三合会战魁首,到底会有你几成的实力。”

    陈志宁苦笑摇头,因为年轻,听到外面这些事情,他心里虽不免有些小得意,可是也很清楚,这对于他来说是个大·麻烦。

    “算了,不去管这些吧,该来的总会来。”陈志宁一向不惧挑战,而且他最近连连提升,正需要一些试金石。

    他看向应元宿:“你专门把我拽出来做什么?不会只是为了喝酒聊天吧?”

    应元宿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这一个月内,我约了云天音五次,她出来了三次。”

    陈志宁瞧他美得冒泡的样子,实在不好意思打击他,只能说道:“那也不错啊,看来你们发展的很顺利。”

    应元宿又开始挠头:“但是……每一次她都冷冷淡淡,而且总会不紧不慢的说一些有关京师纨绔的恶评最关键的是,她说的那些事情,我多半都干过……

    她是不是在提醒我,以后不要那样做了?”

    陈志宁当然知道应元宿以前是个什么德行,他可以毫不自夸地说,跟自己做朋友之后,应元宿好转了很多。

    但他也是纨绔出身,对于一些贵族子弟的行为并不如云天音这样抵触,因而正色问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愿意为这个女子而改变吗?”

    应元宿更苦恼了:“我……我也不确定。”

    陈志宁两手一摊:“这种事情,我是没办法告诉你答案的。”

    应元宿颓然,把上半个身子都摊在了桌子上,哼哼哼的好一阵子,才起身来连干了三杯:“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陈志宁陪他喝了一杯。

    应元宿又说道:“我这次来找你还有正事。”

    他严肃了一下,又扭捏起来:“其实说白了还是跟云天音有关。”

    陈志宁已经无语了,重重一敲桌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应元宿立刻语速飞快:“是天脉宗的事情。

    天脉宗在古豪州算是顶尖的宗门,但也不能算是一家独大,更何况出了古豪州,放眼整个太炎,他们也就是一家实力还算不错的宗门。

    可是天脉宗的人一直以古豪州第一宗门自居。半个月前,古豪州境内出现了一只玉角白鹿,这可是罕见的瑞兽啊,于是整个古豪州震动,几乎所有的高阶修士全都出动,入山寻找这只玉角白鹿。”

    陈志宁知道瑞兽,这是一种不同于凶兽的特殊兽类,它们实力不弱,但并不想凶兽那样残暴嗜杀,而且它们身上的各种材料,或许是名贵的灵药,或许是罕见的高阶材料。

    比如这头玉角白鹿,头顶上那一双玉角,和浑身的精血都是最为珍贵的,玉角可以添加在任何一种高阶凶兽材料之中,添加了之后炼成的法宝,威力要比之前增大三成!

    而浑身精血则是炼制高阶延寿丹的最好材料。

    除此之外,鹿骨、鹿皮、鹿肉等等,也都是非常珍贵之物。

    但这种玉角白鹿,本身的实力实际上仅仅相当于七阶凶兽。风险极低,收益极大,引的整个古豪州震动。

    陈志宁点头道:“最后的结果呢?”

    “结果是天脉宗和古豪州另外的一大宗门千做堂将玉角白鹿围困在了一片山脉之中。两大宗门对决,可是天脉宗偏偏把通天古国的一位贵人给伤了。”应元宿也很无语。

    “贵人?”陈志宁皱了皱眉头,能让应元宿这么说的人,身份必定不一般:“是通天古国皇室成员?”

    “要是皇室成员就好办了。”应元宿道:“是通天古国资深天境万雷王的嫡亲孙子!”

    陈志宁一听,立刻就知道事情有多么棘手,皱眉道:“这的确有些麻烦了。”

    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不管是什么势力,得罪了一位天境,都是很麻烦的事情。就好比是太炎王朝,当然不惧一位天境,可是这位天境如果狠下心来,日夜骚扰,皇帝也会寝食难安,王朝也会被消耗的元气大伤。

    而天境也有强弱之分,能够被称为资深天境,至少也是天照境。万雷王在六十年前,就已经是天照境后期了,如今是什么境界?很可能已经踏入了天融境!

    得罪了这样一位天境强者,就算是太炎皇帝也会觉得头疼。

    陈志宁问道:“万雷王的孙子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天脉宗又是怎么把他给伤了?”应元宿苦笑道:“天脉宗现在自己也没弄明白。两方混战一起,自然有人受伤,不知怎么的这其中就有那位万雷王嫡孙。”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天脉宗担不起这么大的事情,于是赶忙想办法给人家治伤,可是问题紧跟着来了,高阶丹师请了一波又一波,偏偏没有人能够治好他的伤势,于是天脉宗紧急将人送来了京师。”

    陈志宁恍然,笑道:“京师有你这个大凯子啊,你爷爷是御丹堂大督造,哈哈哈!”

    应元宿被他笑的老脸一红,连连闹打:“行了行了,笑一下就行了,没完没了还是不是兄弟?”

    陈志宁一本正经告诉他:“你放心,这个事情,我肯定会嘲笑你一生一世,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的。”

    “……”应元宿苦恼:“但我爷爷也有些拿不准,他让我来喊你过去,一起商量着看看。”

    陈志宁眼睛一瞪:“不是吧?应老爷子八阶大丹师,还用得着我去参考意见?”

    “我爷爷说了,你虽然年轻,但是思维敏捷,有很多想法是他们这些老一辈丹师所欠缺的,所以你去了,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陈志宁想了想,自家兄弟的事情,便点头说道:“好,我跟你去。”

    ……

    应府,陈志宁以晚辈之礼拜见了应公韦,等下人们都退休了,陈志宁取出一大块九阶凶兽肉,呈上去道:“晚辈孝敬您的。”

    应公韦意外,口中客气道:“是我们请你来帮忙,你还带什么礼物……”兽肉还未拿到面前,一股强横的气血之力已经扑面而来,应公韦吃惊:“这是……九阶凶兽肉?不可!这礼物太贵重了。”

    应公韦身为八阶大丹师,御丹堂大督造,不是没有吃过九阶凶兽肉,甚至他还过手过九阶凶兽兽丹。

    但那毕竟也是少数,陈志宁出手就是九阶凶兽肉,让他也有些生受不起。

    陈志宁不在意道:“您老就别客气了,您多次帮我出头,这份恩情我又该如何报答?”

    应公韦想了想,勉强道:“好吧,那老夫就收下了。”

    即便以他的修为,多吃些九阶凶兽肉也是大有帮助,本身实力又能因此增强不少,这份礼物的分量着实不轻。

    “老爷子,那家伙的伤势到底如何?”陈志宁问道。

    应老爷子起身来:“走,我带你去看看。”

    ……

    为了方便诊治,万雷王的那位嫡孙和天脉宗看护他的人,都住在了应府。陈志宁在应元宿的引领下,进了一座跨院,在厢房内见到了躺在床上的万雷王嫡孙。

    进门之前,应元宿悄悄对他说道:“那小子名叫万洪,我们派人调查过了,的确是万雷王的长子长孙。”

    陈志宁暗自点头。

    万洪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如纸,气若游丝。天脉宗有三名弟子正在照顾他,看到迎老爷子带人进来,立刻起身相迎。

    迎老爷子一摆手,对陈志宁道:“志宁,你来看看。”

    陈志宁上前一搭脉,片刻之后再用莽气走遍万洪全身,眉头也不由得皱了起来。

    天脉宗三人原本暗中有些不悦,陈志宁进来之后也没有跟他们打个招呼。但听到应老爷子说出“志宁”的称呼,一下子就明白他是谁了,心中的不满一扫而空,态度行为之间,也变得恭谨了很多。

    这可是太炎王朝最近一段时间,最耀眼的一段传奇!

    “如何?”等陈志宁松开了手,应老爷子轻声问道。

    陈志宁双眉拧起,又看了看床上的万洪,动手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各部位反应,而后对迎老爷子说道:“咱们出去说。”

    一行人又出来,应元宿一头雾水,等得有些焦急了。一出门便说道:“万雷王那边已经给天脉宗下了最后通牒……”

    应公韦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沉住气!”

    “是。”应元宿委委屈屈的答应一声,退到了一边不敢在说话。

    陈志宁道:“应爷爷找个能说话的地方吧。”

    应公韦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点头将他们领到了自己的书房,轻轻一敲桌子上的一枚玉板,阵法升起,将他们和外界隔绝开来。

    (今天三更,晚上还有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