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九零章 遍地凶物(二)
    顷刻之间,又有七八条岩蟒毙命于他的火焰大棒之下,但仍旧有很多源源不断地涌上来。

    而且那一片乱石滩之中,还在不断的有新的岩蟒钻出来。这种凶兽智力太低,只是到一门心思的往上冲,一定要咬死敌人。

    陈志宁忽然心头一动,把手朝天一指,碧水湾小洞天打开来,巨猿在其中一声咆哮,它已经彻底康复,得了那一枚先天灵桃之助,只差一步就能够提升为九阶凶兽!

    事实上它现在力量已经足够,还未晋升只是差了一场凶兽大战,打败一头至强八阶,或者是较弱的九阶,就能够成功完成晋升。

    陈志宁将天吞蚁神火棒抖散了,化作一片火海,漫漫洋洋撒落下来,铺满了整个乱石滩。将数十只岩蟒凌空拔起丢尽了碧水湾小洞天之中。

    而乱石滩之中,又有其他的岩蟒钻了出来,陈志宁故技重施,一连数次,捉了百多条六阶岩蟒之后,终于不再有岩蟒再从下面钻出来。

    陈志宁将火海一按,天吞蚁现出原形,一只只得往下钻去,很快就确认这巢穴之中再也没有岩蟒了。于是他收了法宝,关闭了碧水湾小洞天。

    而在那小洞天之中,得了自家老爷旨意的道兵巨猿,流着口水挥舞双拳咚咚咚的教训起了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长虫。

    岩蟒乃是从低阶晋升而来的凶兽力量可以提升,但是灵智上先天不足。它们只看到陈志宁体型“渺小”,就一门心思的杀上来要吃他。哪怕是后来撞得头破血流,也不知道转圜。

    但是面对强大的八阶巅峰凶兽的时候,低阶出身的劣势就太明显了,巨猿只是一个怒吼,就吓得它们瑟瑟发抖浑身发软,提不起一点力气来。

    巨猿却不肯放过它们:得罪了我家老爷,不给你们点教训怎能成?

    咣咣咣!每条岩蟒都挨了一拳头,砸的它们眼冒金星,脑子里嗡嗡作响。此时,陈志宁准备的后手落下,将这一百多条岩蟒全都炼化为道兵。

    碧水湾小洞天之中,成了陈志宁饲养凶兽道兵的场所。

    不过这个小洞天空间有些不足,容纳了一头八阶巨猿,再进来一百多条岩蟒就显得拥挤了。

    外面,陈志宁却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

    他刚才将天吞蚁按下去,检查了这一片乱石滩,发现了这群岩蟒的巢穴。

    他扫开一层碎石,在下面一个巨大的洞口。这巢穴也是用碎石建造而成,不过是岩蟒用自己的口水裹着碎石黏在一起,因而极为坚固,只是有一股子腥臭味。

    陈志宁闭了呼吸走进去,里面弯弯曲曲,一直走到了最深处,这里是一座极为宽敞的地洞,能够容纳几十条岩蟒一同挤进来。

    而在这个地洞的最中央,有一大堆破碎的蛋壳,从蛋壳的花纹来看,正是岩蟒的卵。

    而蛋壳堆上,盘一只小小的金色蜈蚣。

    这蜈蚣似乎正在沉眠,浑身气息全无,它看上去一点也不让人感觉到恐怖,反而因为金光闪闪招人喜爱。

    但但陈志宁一点也不敢大意,这家伙钻进了岩蟒的老巢,将岩蟒珍若性命的卵吃了个干净,却还能安然无恙的在这里睡大觉,岂是等闲?

    他上前一步,一股气息笼罩向小蜈蚣。后者没有一点反应,陈志宁用灵觉一扫,暗暗点头:小蜈蚣一次吃得太多了!

    它处在一种炼化收获的状态之中。陈志宁一笑,随手将它丢进了碧水湾小洞天中。

    这东西一落进来,把那些岩蟒吓得一个哆嗦,就连巨猿也是露出警惕忌惮的神色,和那小东西保持着距离。

    好在,天空中落下符印和阵法来,那只蜈蚣毫无抵抗之能,稀里糊涂的被炼成了道兵。

    巨猿长出了一口气,安安钦佩老爷威武。

    ……

    陈志宁并不知道自己收了一只多么了不得的凶物,他从岩蟒的巢穴出来,穿过了那一片乱石滩,来到了那座让他一看就有奇特感觉的大山下。

    山形有些奇特,上下宽窄差别不大,山上郁郁葱葱,甚至有一群巨鹰在山顶筑巢,时不时的飞出来狩猎喂养雏鹰。

    陈志宁转到了的大山的另外一面,一下子呆住了。

    到了这一面,他能够看清楚了,尽管被碎石泥土和植被掩盖,但这座大山分明就是一尊巨大的王座!

    王座如山,当年是什么样的巨人,才有资格有能力端坐在这样的王座之上!祂只是坐在那里,便能够俯视苍生。

    “好强大的气息……”站在这里,那种奇特的感觉越发明显起来,陈志宁终于明白了,即便是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散逸,凝聚在王座之上的那一股至强气息仍旧在不停的发散着。

    “咦,那是……一道裂痕?”他注意到了隐藏在植被下的一些痕迹,在那座山岳王座的中央,有一道巨大的裂痕从顶部一直延伸到了基座上。

    而裂痕的缺口处,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砸的。

    “似乎是某种强大的法宝。”他推测道。这痕迹不像是那刀痕和剑痕,并没有凛然的刀意和剑意凝聚在其中,完全是凭借强大的力量施为,应该是某种强大的法宝。

    陈志宁站在这座王座下良久,心中充满了一种沧桑感。以他的年纪,原本很难会产生这种感觉,但自从进入万古界,他就从周围的一点一滴的感受到,这里曾经强盛一时。

    甚至,远远超过了现在的凡间界。

    到了这尊王座,这种感觉终于打到了一个:繁华强盛,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也不过是一场大梦。转瞬之间就会逝去。

    他第一次对于时间的“力量”有了一个深刻的认识。

    时间和空间方面的大道天理,乃是整个宇宙万象构成的最高准则,陈志宁对于空间略知道一些,对于时间则是完全懵懂,而此时,这一扇原本冰封的神秘大门,开始慢慢解冻了。

    他矗立良久,总结了一下自己的感悟,然后登上了那尊王座,想要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宝物遗留下来。

    一路攀登,他受到了多种凶兽的骚扰,尤其是在“山顶”上筑巢的那一对巨鹰,让陈志宁不胜其烦。

    他检查了一番,却只能遗憾的退下去,确实没有什么东西了。

    等他从王座上下来,天色已经不早了,陈志宁想了想:“今晚暂时在这里休息。不过这里晚上都是高阶恶灵,我先找个安全的地方……”

    恶灵是从地面下钻出来的,他在王座正对面找了一株茂密的古树爬上了树枝,找了个宽敞的地方盘膝坐下啦,准备好了随时进入反间。

    他对于这些恶灵还是很好奇,所以还想再多看一看,反正他可以随时进入反间,不会有什么危险。

    天上厚重的黑云后面,太阳的光芒逐渐暗淡,黑夜真正降临了。

    就好像是一个约定一样,太阳的光芒彻底消失的那一瞬间,地面上同时浮现出一颗颗惨碧色的“光点”那是恶灵先浮出地面的脑袋。

    而后整个身躯钻了出来,无声无息却蔚为壮观!

    陈志宁不由得开始幻想:如果有人能够掌控整个万古界的高阶恶灵,那真的可以称霸天下,什么太炎王朝皇室,什么圣者堂,全都可以蛮不讲理的横推过去。

    在这样强横的力量之下,一切都是虚妄。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事实证明,他选择在高处,并且收敛了自己的全部气息,是一个明智之举。那些恶灵暂时没有发现他,它们发现了一头隐藏在岩洞中的凶兽,一拥而上将那头可怜的七阶凶兽精血吸光了。

    七阶凶兽绝对称得上强大,但是面对一大群七阶、八阶恶灵,当真毫无反抗之力。

    陈志宁看的暗暗咋舌,他一面警惕着下面的那些恶灵,一面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白天那座山岳王座。

    这一看顿时愣住了:那巨大的王座上,坐着一个人。

    陈志宁再仔细看去,那当然不是一个人,只是和恶灵一样,由淡绿色的光芒凝聚而成的形象。

    和恶灵那种惨碧色相比,王座上的巨大身影并不让人觉得恐惧,那种淡绿色反而给人一种宁静平和的感觉。

    陈志宁很敏锐的发现,周围那些高阶恶灵游荡到了王座下面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朝那道巨大身影行个礼,而后直起身来继续四处游荡搜寻血食。

    仿佛对着王座上的那一位行礼,已经是烙印在它们灵魂之中,它们只是本能的这么做了,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恐怕它们自己也不记得了。

    陈志宁不禁猜测:难道这些恶灵,生前都是王座上那位王者的部下?

    他再一看那王座,这次他留意到了那巨大身影的面孔,猛的浑身一震不由自主的气息泄露。树下面游荡者七八只恶灵猛的转过头来,盯紧了树上。

    陈志宁来不及多想,立刻离开万古界,进入了反间。

    (来吼一嗓子:!)、,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2805:4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