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八七章 一击之威(二)
    陈志宁站在两座山峰之间,看到一群猿猴模样的凶兽顺着山崖攀爬下来,想象着当年是怎样一位存在,才能够如此一剑落下,将如此巨大的一座山峰和这一片大地一起斩成了两半!

    毫无疑问,发出那一刀和这一剑的强者,胸中都有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坚信只要自己出手,不论眼前是什么“敌人”,全都会一切两段。

    他站在原地,心意如同琴弦拨动,灵识如同水波一般荡漾开去,细细感悟着整个山峰和大地上的痕迹。

    在他的“灵觉视野”当中,掩盖在这一道巨大的“剑痕”上的碎石杂物逐渐被剔除出去,岁月留下的“损伤”也被补全,一个完整的剑痕显露出来。

    他回忆着四十七号院底下的那一道刀痕,互相印证,细细参悟。

    忽然之间,他的心神剧震,似乎有所收获。

    便在这个时候,那山崖上忽然那有一头巨猿攀援而下,随手将一条隐藏在崖缝中的巨蟒拽出来,三两口咬断吃了。

    崖上原本那一群猿猴凶兽也吓得惊叫四散。

    巨猿高达百丈,通体黑毛发亮,双臂有搬山之力。

    它吃了那条巨蟒,似乎还有些不满足,一拳砸进了山体之中,将一头足有六张长的银白色穿山甲凶兽捉了出来,一把捏断了脖子,而后咔嚓咔嚓的大嚼起来。

    这一头巨兽,凶焰滔天煞气四溢,惊得周围其他凶兽连忙逃走。

    忽然,它吃光了那头穿山甲,注意到了站在山崖下的小小家伙陈志宁。

    “吼!”

    它一声大叫,猛的从高大的山崖上一蹦下来,咚的一声砸落在山谷内,地面上一片裂痕深深地陷了下去。

    它继续一个蹦跳,腾空千丈,一把朝陈志宁拍了过来来。

    陈志宁猛的睁开了眼睛,一道凌厉的剑意在眼眸之中闪烁着,宛如一丝雷电!

    陈志宁也很恼怒,自己好端端的感悟,被这头大猴子打断了。

    诚然,大猴子已经逼进了九阶,恐怕再吞噬百头强大的凶兽,就能够一举突破九阶,但这也不是你打扰小爷感悟的理由!

    更何况,他在努力“修复”这道剑痕,可是巨猿却在不断破坏山体,还在地面上砸出来一个大坑……

    他一把按在了法宝战刀上!头顶上,横压当世和长恨歌悍然而出。

    他的眼中璀璨的剑意连绵不绝亮成了一片,心中刀意和剑意合二为一!他一声长啸拔刀一击!

    明亮的刀光好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满满而出,迅速的铺满了他前方数万丈的空间。

    似乎能够掩盖一切的刀光当中,传来了一声痛苦的惨叫声,巨兽凄惨,轰的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

    陈志宁手中的六阶法宝战刀啪的一声碎裂了。这件法宝没有别的优点,就是结实。但是现在,也已经承受不住陈志宁这一刀了。

    银色的刀光散去,在陈志宁前方数千丈之外,那头百丈巨猿痛苦的摔在地上,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痕迹。

    它的身上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大片的肋骨被斩断,露出鲜红的内脏,鲜血哗哗流出,在地面上聚成了一道道小溪。

    巨猿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连连惨叫,眼中露出了一丝哀求的神色。

    陈志宁丢弃了刀柄,慢慢走上前去。远处已经传来了呼啸声,有强大的凶兽正在赶来。巨猿哀嚎,似是在苦苦哀求。

    陈志宁冷笑道:“你残杀别的凶兽之时,可曾理会过他们的哀求?”

    但他旋即又是自己摇头,凶兽岂能懂得这些?自己和它们谈什么仁慈?

    “哼!”他一声冷哼,严厉问道:“以后可愿在老爷手下当差?”

    巨猿连忙点头。陈志宁又问道:“可敢背叛?”

    巨猿连忙摇头,连两只巨大的爪子都在摆动。陈志宁这才一点头,打开碧水湾小洞天将它收了进去。巨猿不敢反抗。

    落入碧水湾小洞天之后,凌空忽然有一枚桃子落下来。猿猴一类的凶兽,不断多么强大,最好桃子这一口是改不掉的。

    它伸手接住了却又是一个哆嗦差点失手掉落竟然是一枚先天灵桃!

    有了这一枚先天灵桃,别说身上的伤势了,趁机突破到九阶凶兽都不成问题!果然跟着老爷有大好处。巨猿回忆起久远之前的岁月:难怪那个时候同族们都喜欢找一位主人,哪怕给人当坐骑也甘之如饴,果然有了主人就有了靠山,修炼成长完全不是问题。

    它一口将先天灵桃吃了,安静的趴在碧水湾旁边陷入了长眠。

    但是又有一道阵法和灵焰从空中降落下来,巨猿隐隐感觉若是接受了,自己以后必定要受制于人,但这是老爷送来的,不接受的话老爷肯定不放心,想想那枚先天灵桃,它流着口水哼哼了一声,任凭那些东西降落在自己身上。

    巨猿没有反抗,陈志宁顺顺利利的将它炼为道兵。

    ……

    陈志宁也只是心血来潮,才收了这头巨猿。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小六儿这家伙没有半点成为坐骑的迹象啊!

    京师中大家族豢养战兽已经蔚然成风,陈志宁当然不甘人后。

    他收了巨猿之后就迅速飞遁而去,同时掐动法诀,隐匿了身形。

    刚才那一刀发出,他体内顿时贼去楼空!即便是以他的实力,这种一击杀败巅峰八阶的刀法,也只能施展一次。

    好在两大道阵立刻将力量源源不断地送来,陈志宁不至于在一刀之后就成为待宰羔羊,还能够继续战斗。但也只能进行一些常规的战斗了。

    他将巨猿炼化为道兵,虽然没有道阵配合,但已经保证巨猿不可能背叛他,并且操纵起来更加方便。这方面道兵甚至比京师盛行的一些控制凶兽的法门更高明。

    他遁走时间不长,就有一头巨大的地行虫猛的从山崖下钻了出来,这是一头货真价实的九阶凶兽!浑身散发出一阵阵凝如实质的凶气,一只巨大的口器伸向天空十分不满自己辛辛苦苦赶来却什么也没有吃到。

    山崖上,蜿蜒而下一条身体如同绳索一般粗细的金蛇。

    但是金蛇长的不可思议,绕着山峰缠了数十圈,也是一头罕见诡异的九阶凶兽!

    它和那头巨型地行虫互相嘶吼了一阵子,也很克制的各自退走了。到了这个实力,除非有万万不得以的原因,否则绝不会彼此出手。

    这片大地上,有的是美味的凶兽供它们猎杀。

    陈志宁在一株巨大的古树下降落,钻进树洞中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危险,于是吞服了一枚“十还丹”,将自身的损耗补充回来,而后看看外面的天色,决定在这里休息一夜。

    万古界的天空中始终压着一层厚厚的黑云,也不知道这黑云是怎么形成的,让人感觉似乎里面和大地上一样充满了凶险。除非是九头鸟那样的凶物,否则还真不敢随意在黑云之中穿行。

    白天的时候,因为这一层黑云,地面上的光线就十分昏暗,到了夜晚更是一片漆黑。

    别说月亮了,连一丝星光也看不见。

    ……

    “天黑了。”唐天河的人都是大修,同样谨慎。

    他们在唐天河门下,专门做的便是这一类开拓蛮荒险境、探索未知遗迹的差事,每一个人都有着丰富的经验。

    因而他们一进入这里,就立刻敏锐的觉察到此处非同一般,一路小心翼翼,数次与生死擦肩而过,居然全都活到了现在。

    “夜晚对我们十分不利。”为首的绝融境巅峰说道:“找个树洞躲起来。”

    他们和陈志宁的选择一样。在这种凶险之地,到了夜晚必定是凶兽“大狂欢”的时刻,暴露在野外必死无疑。

    但是一般的山洞多半会被凶兽占据,在树洞中筑巢的凶兽往往体型较小,相对来说实力可能也会弱一些。

    几位大修很快清理出一株古树的树洞一起钻了进去,又用阵基将树洞的入口封闭起来。

    ……

    陈志宁几乎是在天彻底黑下来的那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一阵心惊肉跳。

    小六儿忽然从他的怀中钻出来,对着树洞中某个方向上凶神恶煞的一阵吼叫。陈志宁转头一看顿时汗毛倒竖!

    一只恐怖的恶灵漂浮在那里。但是让人惊讶的是这恶灵却穿戴着华贵的铠甲,甚至还有一道绿油油的光芒凝聚而成的披风。

    在恶灵的身外,有几道细细的火焰锁链,似乎仍旧在熬炼着它的灵魂,让它本就恐怖的骷髅面孔上,又多了几分痛苦和狰狞,让人乍一看之下有种感同身受的难受。

    凡间界也有类似的凶物,而这种凶物的实力非常容易分辨:一阶恶灵往往只是一颗惨碧色的光芒凝聚的骷髅头。

    二阶恶灵头顶上会有一道颜色较深的绿色光线,三阶是两道。

    四阶恶灵会生出身躯,但是没有四肢,五阶多一条胳膊,六阶两条胳膊,七阶多一条腿,八阶则是双腿齐全。

    九阶则会则会在全身生出腐肉和皮膜。

    而万古界的夜晚,陈志宁随便撞上了一头就是八阶恶灵!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恶灵,穿戴者铠甲,身上披着惩罚锁链。

    不过那只恶灵似乎对小六儿十分忌惮,在陈志宁周围飘荡着不敢过于靠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