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六九章 宵小如鼠(一)
    陈志宁心中当然惦记着嵩明猎场中的那一群焰灵隼!

    这可是替代太炎鸟,成为“横压当世”道兵的最佳选择了,从一阶凶兽换为四阶凶兽,横压当世的威力会暴增数倍,就算是他将来提升到绝融境后期,应该也足够用了。?

    不过一旦他迈入天境,恐怕现在设计的这些道阵都要废弃,那个时候他将会面临一个全新的选择,对于未来大道的选择。而那个时候,他对于力量的理解肯定也和现在大不相同这些都需要重新设计道阵。

    但是现在嵩明猎场被太龙卫封锁了,而且那些焰灵隼是为了对付泛滥成灾的白冥鼠,他也不能心安理得的将所有的焰灵隼变为自己的道兵一旦白冥鼠从嵩明猎场释放出来,恐怕用不了多久整个京师都要被它们祸害了。

    而这件事情最大的难度还在于,怎么避开皇室的监察。

    他准备回家去和父亲商量一下,出来一看已经是深夜,太学早已经关闭了大门,他一时技痒,沿着太学的围墙溜达着,果然不多时就现了一处阵法较为“薄弱”的地方。

    说是薄弱,但笼罩整个太学范围的大阵,乃是堂堂七阶!

    一些重要位置更是达到了八阶,而如传道阁这种地方,更是九阶大阵!

    陈志宁抬起手来,一道道光芒刻线飞出,落在了围墙的阵法上,很快就将阵法的“外甲”剥开,露出里面的阵法结构来。

    陈志宁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阵,而后凝眉沉思,双手下意识的挥舞着,一道道阵法刻线闪闪烁烁时隐时现。

    终于,他似乎是想明白了,抬手间光芒刻线飞舞而出,落在了阵法结构上,就好像一条条灵活的蚯蚓落在了泥土中一样钻了进去。

    一开始陈志宁还只是在尝试,但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他渐渐有了信心。又过了片刻,他便笃定自己能够破解这座大阵。

    果然,时间不长,七阶大阵围墙上的部分咔嚓一声轻响,露出来一道门缝一样的空隙来。

    陈志宁一笑,闪身钻了出去。

    他跟随垒石老人和晋伯言改进护城大阵的时候,见识过很多七阶阵法,并且经常跟随着七阶、八阶的大师,耳濡目染之下对于高阶阵法的知识实际上已经了解了不少。

    而他提升到绝境之后,本身实力大大提升,对于阵法的某些细节部分甚至已经可以做到“暴力拆解”的地步,所以破解七阶大阵,他虽然一开始没有太大信心,但还是依靠自己强大的阵法累积和天赋成功了。

    而太学门口,还有岳先生的手下在暗中监视,尽管大门早已经关闭了。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小陈少爷今晚上灵机一动,竟然打开了阵法从别处钻了出去!

    岳先生和他的手下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还以为陈志宁还在太学里。

    一直到了陈志宁从家中出去,采购自己需要的一些灵药,守在陈府外面的眼线才现,大吃一惊连忙报告给岳先生。

    岳先生这种人,成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的性格,但往往坏事也是因为性格。

    寿王殿下对他的评价很准确,善谋而多疑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不可能不多疑他得到报告之后,第一反应就是陈志宁故意躲开了自己监视!她这是在对自己表达一种不满。这让岳先生暗暗后悔,同时有些担心,若是如此,即便自己积极主动一些,和陈志宁的合作,还会顺利吗?

    他不免又有些犹豫起来。

    他的侄子走进来,有些不满说道:“叔叔,侄儿说句不中听的话,咱们何必在陈志宁这一棵树上吊死?

    以咱们开出的价码,太古遗宝洞府一座,免死金牌一块,翠玉灵湖一座,座,能够请动九阶大师!

    而且那地方虽然凶险,但本身就是一处大机缘所在,只要咱们把帝浆流的消息散布出去,立刻有无数人不要钱也会跟咱们合作!”

    岳先生并不生气,他知道侄子是为自己不平,但他还是摆摆手:“你不明白,那地方……太神秘,绝照境以上完全无法进入。而且处处机关,需要的绝不仅仅是一位阵法大师,或者是制器大师,咱们需要一位真正的全才!

    而且就算是咱们,倾尽全力也只能将一个人送进去。若非如此,这件事情又怎么会拖延到现在?”

    他叹了口气,望向了后花园中神木森梁的方向,眼中满是愁苦和怜爱:“十年前就是因为没有找的合适的人选,咱们强行将一位三合会战魁送进去,结果再也没有了消息。

    这次我们不能这么鲁莽了,可是如果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啊,就算是森梁在,你妹妹她恐怕也坚持不了十年了。唉……”

    他顿了顿,才说道:“所以陈志宁是我们最佳的人选。”

    侄子嘴唇微微动了一下,低下头去忍住没有反驳他,但眼中还是有些不服气。

    ……

    陈志宁今天一大早向父亲讨教了一番,父亲帮他想了一个主意,他感觉以自己的实力能够实现,于是立刻付诸实施。

    在京师就有这个好处,需要什么东西,只要有钱都能买到。

    即便是没有现货,只要你拍出足够的高阶领域,也有商会屁颠屁颠的帮你运过来。

    不过陈志宁要的这些灵药都不算冷僻,他在京师三个大药行转了一圈就凑齐了。

    他当然不会需要什么就只买什么,还多买了大概一半的无用灵药。这一次用不上,可以存着,以后早晚能用上。

    反正灵药这种东西,存放在储物空间中,药效也不会流失。

    陈志宁忙了一上午回到家中,立刻闭关开始炼丹。

    而一直到了中午,岳先生在吃饭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立刻沉声吩咐下去:“去仔细查查一下,陈志宁是怎么从太学离开而不被咱们现的?如果是负责监视的人失职……”事关自己的女儿,岳先生语气森然:“按照家法处置,绝不宽容!”

    “是!”

    事实上岳先生的直系手下都是很能干的,到了晚上就找到原因了,岳先生结果调查结果来一看,也是怔了一下:“真的?”

    心腹手下立刻躬身应答:“绝对没错。属下亲自去那一段围墙检查了一下,陈志宁的确打开了一条阵法缝隙,不过……”

    “不过什么?”他苦笑一下,道:“他在这道缝隙上,又用自己的阵法封锁一下,只有他自己能够进出。而且根据属下观察,他加上去的这一道阵法封锁,可要比太学原本的七阶大阵牢固严密太多。”

    岳先生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他摆摆手,心腹自动退了下去。

    良久,坐在太师椅上的岳先生一声叹息,眼中却有名为希望的火苗在跃跃跳动:“七阶大阵,随手破之!而后又随手布阵,远七阶的平均水准!这等良才,正是我所求也!

    怜儿,你终于有希望了!”

    岳先生下定了决心,命人立刻准备一份厚礼能够让岳先生称之为厚礼的绝非一般的价值,他准备明天一早,正是拜访一下陈家。

    ……

    既然是白身之王,掌管整个京师乃至整个太炎的地下世界,岳先生自然最讲规矩。于是当天晚上,就有衣着光鲜的手下,持着岳先生的帖子造访陈家,递上名帖,很客气的告诉陈雲鹏,明日岳先生亲自到访。

    陈雲鹏接了名帖却是一头雾水:“岳先生?白身之王?他来找我们做什么?”

    秋玉如皱眉问道:“难道我们最近无意之中触犯到了他的利益?”

    最近陈家的传铃商号扩张的极快,这其间不可避免的会和一些老商家、老势力有所冲突。不过陈雲鹏沉吟一下之后摇了摇头:“不是我妄自菲薄,不管咱们做了什么,都不值得堂堂白身之王亲自登门拜见。”

    “而且……如果是坏事,岳先生不会这么正式的登门拜访,而会命人通知我们去见他。”

    夫妻俩也想不明白,于是一面派人连夜调查,一面按下心头疑惑,明天见面自然一切了然。

    第二天,陈府门前颇有阵仗。

    岳先生的车队在整个京师都十分有名,这车队如此正式的出现在陈府门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同寻常。

    立刻便有人在远处街角探头探脑的张望着,希望能够亲眼目睹岳先生的尊荣,而后回去好跟邻里好友们吹嘘一番。

    岳先生面色凝重的从车中走下来,那些好事者们看到这脸色,立刻开始了“推断”:陈家要坏了,岳先生登门面色不善!(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