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六一章 悟刀
    小陈少爷最近自虐成性,他准备了大量的灵丹,全部用桃树催生为先天灵桃,这些灵丹都是用来补充莽气、灵气的。

    而后,他就在战歌堂内住了下来,发出一刀之后,体内立刻贼去楼空,他吃下一枚先天灵桃,然后打坐两个时辰,将一身力量补充完整,而后继续发出第二刀,再用两个时辰,随后发出第三刀……

    这样不断地压榨自己的极限的情况下,他的刀法逐步稳固,渐渐发现了一些细微处的不足,进而改进。

    而他的境界也在这样反复的消耗之中越发稳固,迈入绝境之后,还能有如此快速的进步,纵观整个太炎王朝的历史,陈志宁也是独一个。

    好处还不仅仅与此,他在补充灵气和莽气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增多了《双极神魔体》的修炼,不断的大圆满之下,陈志宁越发感觉到,这门神奇的心法,有一个变化即将到来。

    这种感觉已经存在很久了,但《双极神魔体》的突破,甚至比修行境界上的瓶颈更难冲破,一直到现在陈志宁才非常肯定,这一次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在战歌堂之中修炼,把负责看管战歌堂的五经博士吓了一跳,陈志宁进去第一天,他没当回事,第二天还没出来,他就有些奇怪了,从阵法隐蔽之下悄悄一看,还好陈志宁只是在打坐修行,没什么问题。

    但是到了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这位五经博士也不淡定了,赶忙去禀报冷八极。冷八极也很意外,赶到战歌堂暗中一看,恰好陈志宁正在练刀,一刀击出虚空照耀!

    此时的陈志宁,已经用短短五天时间,将自己的修为推升到了绝启境初期的极限,因而已经能够连出两刀!

    但是两刀之后,整个人就软瘫了,要躺在地面上休息好一会儿,才能挣扎着爬起来,吃了一枚先天灵桃,而后才能打坐修行,将损耗的力量补充回来。

    如果是一般人,必定只会震惊于陈志宁这一记刀法的强悍,眼睛全都被那炫目的刀光遮住了。但冷八极眼光独到,透过刀光还看出来这种“修行”的好处。

    “极度辛苦,但是效果卓著!”他暗暗点头,做出了自己的评价。

    说实话当初他听说老朋友朝东流收了一个纨绔做弟子的时候并不看好,哪怕是这名少年拥有整个太炎王朝历史上可能是最出色的血脉。

    但是随着一次次的接触,冷八极也逐渐认可了这名少年:“他对自己也有一股狠劲。”

    “或者,应该被称之为,真正的执着!”

    至于陈志宁吃下去的“灵果”,他倒没怎么在意,他隔着阵法,不可能一眼看出来这就是先天灵物,只以为是什么还算不错的灵果。

    他对那位五经博士说道:“不要打扰他,但经常关注一下,以防有什么意外。”

    “是,大人。”

    ……

    “关注”小陈少爷的人有很多。

    陈府门外这几天一直有人暗中观察,但陈府中居然没有人察觉!

    这些人都是普通人,每天换四五人,有的人只是路过看一下,有的人摆个摊位两三个时辰。

    来来往往,根本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太学几个门口,也同样有人暗中监视。这里人来人往,不用那么小心,一共分为三拨人,都是修士,每天轮流监视。

    显然能够动用如此之多人手进行监视,必定是一个庞大的组织。但是组织幕后的人却很意外: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不相信陈志宁对那只铁盒就不好奇,但如果陈志宁打开了铁盒,自己马上就能得到消息。如果他打不开铁盒,应该四处求助才对呀。

    “少年人竟然能够忍住好奇?还是……有什么别的变故?”

    陈志宁进了太学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故弄玄虚将那一截断裂的铁棒放在铁盒中送给陈志宁,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事实上他比陈志宁更着急,这样一连五天,一点消息都没有,他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

    珅太子再一次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嵩明猎场游猎的那一天,陈志宁没有出现。母后大怒,认定这是陈志宁故意的,他好说歹说才算是劝下来,然后自己去调查,果然发现陈志宁进了太学战歌堂就再也没有出来,根据他调查的结果来看,陈志宁很出人意料的在今战堂之中闭关修行!

    几乎从来没有人会在战歌堂之中闭关,但也正是因此,连皇后也觉得陈志宁如果想要找借口,那么这个借口实在太烂了,反倒应该是真的。

    虽说如此,皇后娘娘却仍旧怒气未消,珅太子一再向母后保证,等陈志宁一出关,他负责让小陈马上兑现诺言。

    而后,珅太子只好派了自己的长随,日夜守在战歌堂外面。

    ……

    整整十天!

    陈志宁终于出来了,他意犹未尽,只差一点就能够突破了,但他仍旧卡在了绝启境初期。这一次,并不是对于大道天理的理解不够观摩了天境嬉戏,参悟了刀痕之后这方面已经完全足够这一次差的反倒是元力的积累。

    到了绝境已经和之前的玄境大大不同,需要累积的天地元力极为庞大。

    陈志宁不得不出关,是因为先天灵桃已经吃完了,继续在战歌堂中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他已经能够发出三刀,每一刀的威力,都不逊于他现在全力发出的“天公神雷”。但天公神雷毕竟有些隐患,以后还是应该尽量少用。

    他刚从战歌堂走出来,就看到珅太子的长随眼巴巴的看着他:“陈老爷,您总算是出来了……”

    ……

    珅太子“幽怨”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狼吞虎咽的陈志宁。

    “你也太不地道了……放了我和妹妹们的鸽子,出来之后不但没有一丝愧疚,反而还大吃本王一顿,你这一顿少说也是三千三阶灵玉,本王比你穷多了,你于心何忍?”

    陈志宁确实饿了,十天时间没吃饭,一出来就被珅太子抓到了东宫,他当然不会客气,好在东宫的厨子能做高阶灵食。

    他一边吃一边言不由衷的说道:“我是真的沉浸在修炼之中忘了时间,失信于殿下和几位公主,我也是很内疚的呀……”

    “哼!”珅太子冷哼一声:“矫揉造作,毫无诚意!”

    陈志宁嘿嘿一笑,他对珅太子的观感比皇帝皇后好得多,有时候也会遗憾:他为什么就是皇帝的儿子呢?

    珅太子叹了口气,挥手让周围的人都下去了,而后才说道:“我知道这样逼迫你,你心里有怨气。说实话换做是我,我也一样不高兴。

    不过这一次,哪怕是做做样子也好,你也必须履行一下承诺了,不然母后那里我是真的顶不住了。

    还有,我那些妹妹,好歹也是公主!平日里那些王公贵族的孩子们,都是想方设法的接近她们,你就这么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放了鸽子,你让一群女孩子的面子往哪儿搁?”

    陈志宁无奈道:“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真的让我跟她们轮番做过一场吧?”

    珅太子哭笑不得:“你说的不像是交合,倒像是打架……”

    陈志宁啃着兽肉,咧咧嘴没说话。

    珅太子道:“还是游猎吧,好在上一次消息并没有宣布出去。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咱们就去嵩明猎场。”

    陈志宁将骨头丢在桌子上,抓了毛巾擦擦手:“行!”

    ……

    陈志宁小心翼翼的去了宋家、朝家,跟两女解释清楚,虽说知道他身不由己,但朝芸儿还是委屈的瘪瘪嘴差点哭出来。

    到是宋清薇很大度,只是趁着没人的时候,悄悄对他说道:“不成天境,始终受制于人!”

    陈志宁默默点头,宋清薇在这方面跟他很有默契。

    得到了两女的谅解,陈志宁回家后开始准备,明天游猎?开什么玩笑,小爷没心情陪你们玩耍。

    ……

    “大人!陈志宁回家了。”

    “太好了,陈家有没有什么异动?有没有那只铁盒的消息?”

    “呃……并没有。陈志宁从太学出来,去了东宫一趟,然后就回家睡觉了。”

    啪!一只茶杯被愤怒的摔碎了:“不行,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必须和他摊牌了。”

    ……

    嵩明猎场是距离京师最近的一处蛮荒,不过早在万年之前,就被前朝清扫过了好几遍,真正有危险地凶兽早已经被斩杀殆尽,留下的都是一些低阶凶兽,以供皇室狩猎玩乐。

    而皇室每年都会派绝境大修进入猎场,将这里潜在的危险“清理”一遍,所以对于皇室的成员来说,这里并不比在皇城内危险。

    珅太子昨天千叮咛万嘱咐,陈志宁给他面子,也是为了让宫里那个老妖婆无话可说,所以他一大早很“勤奋”的挨个去公主府,接诸位公主一起去嵩明猎场。

    只不过公主们全都拒绝了他。

    小陈少爷的马车破破烂烂,习惯了锦衣玉食的公主们当然无法忍受。

    终于一行人会合,陈志宁立刻上了珅太子的马车,弄得太子殿下哭笑不得:“你呀,坏心眼真多!”

    陈志宁一笑:“今天可是公主们不给我面子,怪不得我喽。”

    珅太子看看跟在他马车后面,陈志宁那一辆破破烂烂的车子,摇了摇头懒得和他辩解。、,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1406:0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