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五九章 道痕(一)
    “那是自然。”贺老说道:“不过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先例。在一千六百年前,当时一位年幼的皇子在御花园中玩耍,无意之中进入了前朝皇城,得到了一场天大机缘,随后顺势顶替了太子,最终继承大统。”

    “原来如此。”陈志宁有些疑惑:“前朝已经覆灭,皇城被摧毁,残余部分掩埋在地下,可是为什么又有如此之多的机缘深藏其中?并且能够影响到皇室立储?”

    贺老道:“前朝的历史流传下来的很少,似乎是今朝刻意而为。不过据一些传说而言,前朝曾经盛极一时,差一点统一了凡间界,甚至当时已经在打造八十八艘太御金舟,要驶过五海,征服其他三界。”

    陈志宁咋舌:“最后却毁灭在了太祖手中?”

    “当年那一战前后因果实在扑朔迷离。”贺老说道:“如此强大的一个王朝,按说就算是腐朽,也不会轻易被推翻。甚至有传言……”

    陈志宁问道:“什么传言?”

    “……有上界插手!”

    陈志宁一愣,再次想起了上一次敬仙的经历,于是又有一丝疑云浮上心头。

    两人商谈了一番,贺老假装帮助陈志宁调整了一下“横压当世”而后将他送了出去。

    陈志宁也询问了贺老,对于太炎鸟道兵的提升问题,贺老也是一筹莫展,皇室培养的太炎鸟全是一阶凶兽,别处又找不到如此之多的禽类火属性道兵。

    陈志宁还要继续与皇室虚以委蛇,他假模假样的去跟皇后致谢,皇后却忙于他务,派人出来打发他回去了,陈志宁也乐的轻松。

    这一次的危机,有贺老暗中相助算是度过去了,但也给陈志宁一个警醒。

    他已经是绝境大修了,对整个京师展示了实力,暂时不需要过于高光,接下来一段时间必须低调,闷声发大财,争取早日突破天境,才能庇护家人,进而复仇皇室,打垮圣者堂!

    回去的路上,陈志宁已经定下了今后一段时间的方针。

    等他到了家门口,却发现宫中竟然有人已经提前一步在他的家门口等着他了。老太监是皇后身边的人,笑眯眯的抄着手站在陈家门口,见到陈志宁下车,微微一躬身,道:“陈少爷,后日太子殿下和几位公主游猎嵩明猎场,娘娘请您到时一起陪同。”

    说完,也不需要陈志宁回答,转身施施然走了。

    陈志宁脸色有些不好看,回到房中咬牙切齿:“这个老妖婆,真当少爷是圣人不成?哼,你把女儿送上门来,难道不怕小爷我吃干抹净了不认账!

    想要血脉?哪有那么容易,小爷我自控精关,看你怎么办!”

    陈忠陈义一起上前,翘起大拇指:“少爷和当如此,坏出境界!”

    陈志宁气不打一处来,一脚一个将他们踹出去。

    “哎哟。”

    “哎哟!”

    两个倒霉蛋被陈志宁踢出去,正遇上蔡琳,两人哭丧着脸道:“蔡姑娘你可别进去了,少爷正在气头上呢。”

    蔡琳叹了口气,走进了房中。她收拾着被陈志宁打在地上的家具,开口说道:“少爷不是那种人。”

    陈志宁恼火道:“谁说的?你忘了少爷在启東县,那也是混世魔王的级别!”

    “扑哧”蔡琳一下子笑了出来,眼眸流波情意绵绵:“谁说不是呢?那个时候呀,人家一听说是被少爷你买回去了,吓得连哭都不敢呢,你可真是个小魔头。”

    陈志宁也被她的话勾起了在县城的回忆,回想一下不过一年多之前,却恍如隔世一般。

    他看着蔡琳,身材均匀合适,一年多来将养的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腰肢纤细,脖颈修长细润,一身得体的丫鬟衣衫穿在身上,更显得格外乖巧懂事。

    和记忆之中那个第一次见面时瘦瘦小小的丫头重叠起来,让他心中涌起无限怜爱。

    他朝蔡琳招招手:“来,到少爷这来。”

    蔡琳白白的小脸儿微微一红,有些扭扭捏捏,但还是过去了。

    陈志宁拉着她坐在腿上,轻轻拍着她的手说道:“其实我也就奇怪了,当年我也没干什么坏事啊,为什么名声就那么差呢?”

    他的确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大多也就是纨绔之间争强斗狠、争风吃醋罢了。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个半大少年祸害乡里。

    蔡琳也是摇头,脸上发烫。少爷的手开始不老实了,揉揉这儿,捏捏哪儿,小丫头已经微熟,经不起撩拨……

    其实陈志宁知道为什么,各大势力都会诋毁对方的继承人,败坏他们的名声,陈家其实也在这么做。

    他将头埋在蔡琳的秀发之中,深深吸了一口,有一股栀子花一样的香气,他十分满足,轻轻在蔡琳的脖子上吻了几下,忽的一笑道:“娘还是偏心你,你瞧你这衣衫可是上号的水缎,比那些丫头的布衫好多了。”

    秋玉如已经把传宗接代的重任着落在了蔡琳身上她显然不看好贝小芽,可能也没人会看好她。

    跟小丫头腻歪一阵,陈志宁心情好了动力百倍,他站起来将蔡琳拦腰抱起:“哼哼,不就是游猎吗,少爷我以身饲母老虎!”

    蔡琳抱着他的脖子暗暗一笑,那可是和太子公主出游,以你的本事公主们还能用强不成?这事情虽然令人不快,但怎么也不至于慷慨激昂。

    只是少爷心头不快,她却是不会这么说出来的。

    “哎!”蔡琳的屁股忽然被少爷的魔爪拍了一下,顿时一声惊呼,陈志宁哈哈一笑:“走,吃饭去,吃饱了才好做坏事!”

    ……

    午膳陈志宁没落得清闲,因为应元宿带着宝琳儿来了。

    应元宿闷闷不乐,一边吃着高阶灵食一边跟他说道:“你说我这事儿能成吗?”

    陈志宁摇头,毫不客气道:“没希望了。”

    “嗷?!”应元宿一声惨叫,被打击的不轻:“真的?”

    “假的。”陈志宁捉弄了他一下,哈哈一笑:“你最近去见她了吗?”

    “她在闭关修养,谢绝外客。”应元宿更不开心了。

    “她说不见客你就不去了?”陈志宁一撇嘴:“走,我这就带你去见她。”

    应元宿有点怂:“这样……不太好吧?”

    陈志宁想了想:“我给你出个主意:你每天都去,也不纠缠,请她的侍女通报一声,如果云天音不肯见你,你就老老实实回去,每天都带一些小礼物,不用贵重,只要女孩子喜欢就行。另外她那边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全力协助就行。”

    应元宿听出来了:“这是要水滴石穿啊?”

    陈志宁叹了口气:“就看你多久能滴穿了。”

    应元宿想了想:“行,就这么办。”

    打发走了应元宿,陈志宁下午回到太学,先去向冷八极道谢。

    如果没有冷八极支持,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到绝境。冷八极对此倒是并不居功,让他用心修行。

    陈志宁将镖奖励给他的那一枚玉璧取了出来,双手呈上问道:“大人,这玉璧上是什么文字?”

    冷八极看了一眼:“蕴金灵玉?”

    “正是。”

    他接过去之后,看了一眼上面的文字,眼睛立刻再也挪不开了:“这……似乎很简陋,但其中似乎蕴含大道……”

    陈志宁等着他接下来的话,可是好一会儿都没声音,再一瞧,大祭酒阁下已经沉浸其中,两只眼睛冒着光,压根不记得还有客人在了。

    他苦笑一下,起身来道:“这枚玉璧先放在大人这里,有什么结果的话,还请大人通知学生一下,学生先告辞了。”

    冷八极摆摆手,眼睛还是动也没动一下,陈志宁起身来出去,到了门口冷八极忽然想起来说了一句:“明天准备一下,他们几个手痒痒了。”

    天境牌局重开。

    陈志宁连忙答应了。

    ……

    他从画榕楼出来,就回了自己的四十七号院。

    在静室中修炼了几个时辰,然后动手将千机索炼入了天网之中,和白蛟筋融合,将整个天网拘拿的能力提升了一个档次。

    随后,他有些不甘心的打开了阵法,钻进了院子下面的前朝皇城遗迹。

    一路向下,路过了一处处废墟,再次来到了那座青铜战兽前面。前朝皇城藏有大机缘,这一小处就能成就一位天境!而且这里最大的机缘,天轮眼阁下还没能取走。

    他发现了这里,到目前却是一无所获自然是极为不甘心。

    他绕着青铜战兽又转了一圈,尝试了各种方法,仍旧和上一次一样毫无所获,终于还是一声长叹,准备返回地面上了。

    “反正宝物放在这里,除了我没有人知道,除了我也没有人能够取走,早晚都是我的。”他自我安慰着,正要转身离去,忽然脚下踩到了一片碎石。

    陈志宁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挪开自己的脚,灵识朝下一扫,浑然震撼!

    他立在原地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只觉得整个人、整个灵魂都被冰冻住了。

    他颇有些僵硬的张开口,吐出一口气来,活动了一下身躯,莽气、灵气涌动,整个人才算是恢复了正常。

    而后,他慢慢蹲下身,用手将地面上的碎石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