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五七章 诸般奖品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台下观众并不意外,颇有些同情的看着他。

    他天生剑修,刚会爬的时候就在剑坟中玩耍,他爱剑成痴,甚至不惜和八阶飞剑共生。但这一切,在今日一战之下,显得是那么的凄凉而微不足道。

    他的对手用绝对的实力压制了他和另外一名对手。

    如果一对一输了,还容易接受一些,但是二对一却自始至终被压制,最后输得如此憋屈,当真是修真生涯的一种悲哀!

    陈志宁朝他点点头,看向了后面的火炼天。火炼天早已经心如死灰,张开双手摇头道:“我也不是对手,我自己下去。”

    他返身毫不犹豫的跳下了擂台。

    “新的三合会战魁首!”难情剑客的声音在高处响起,缥缈宛如神明之音:“陈志宁!”

    “陈志宁!”京师九城回荡!

    一片灵光照耀天空,将这一战的前后经过,在京师的高空反复播放,让京师中没能到场的人,不管是达官显贵,还是蜷缩在城墙下的乞丐都能看到。

    校场四周,御林军举起武器振臂高呼。

    皇帝和皇后都带头站起身来为他鼓掌。

    向司南落寞的走下擂台,此时没有人注意他。难情剑客从空中落下来,撤去了擂台上的阵法,和陈志宁并肩而立,抬起他的右手高高举起:“陈志宁!”

    观众们狂热回应:“陈!志!宁!”

    秋玉如兴奋的像个小女孩,抓着丈夫的手连连道:“咱们儿子赢了!赢了!”

    陈雲鹏老怀宽慰,忍着眼眶的酸胀感:“是啊,赢了。”

    一种亲朋好友,有欣慰有得意有骄傲……

    陈志宁站在台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参加三大擂最初的确有些不快,甚至因为太学没有将名额直接给他而有些怨怼,但一路走一路战,这些情绪渐渐地都被忽略了。

    他面对每一个对手都要全力以赴,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却顾及自己的这些情绪。

    而每一次的全情投入,看到战斗的经过顺着自己安排的战术发展,最后获得胜利,这种感觉无比美妙。

    一次三合会战,让他不由得沉浸其中。

    陈志宁环视周围,能够看到一些熟悉的人,但大部分都是陌生。每一张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笑容。他渐渐的也笑了。

    或许,这也是修行的魅力之一?

    他抬头望天,不知道遥远的九霄之上,是否就是仙界?

    修行之路漫漫,期间也有各种精彩!

    ……

    寿王府的效率很高,第二天就将三合魁首的奖励送了过来。

    队伍并不浩荡,因为种类并不多,但却派了九位绝境大修沿途保护,因为奖励珍贵,怕有人铤而走险。

    寿王总管和陈志宁交接完毕,笑着一拱手:“小陈兄弟验证无误,我们才好回去交差。”

    陈志宁连连点头:“没问题!”

    “那我等先告辞了,再次恭贺小陈兄弟。”

    “先生慢走。”

    将人送走,陈志宁再也没有了矜持,哈哈一笑恨不得望天上撒钱:“发财了!”

    一般来说,三合会战魁首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个名头,有了这个名头今后在整个太炎,尤其是在京师就会有一个极为光明的前景,从此资源不缺,任何一个势力都愿意招揽一位魁首。若是想要入朝,至少也是个八品起步。

    但是对于陈志宁来说,这反而不算什么好处,因为这些好处他都唾手可得。

    他现在看重的,反而是这些物质上的奖品。

    每年三合会战的奖品都有所不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事实上整个凡间界任何一个擂台都是如此,奖励往往会有一个标准,但不会每一届都是相同的奖品。

    好比某一做擂台,上一届的奖品是七阶法宝甲,但下一届的时候,炼制七阶法宝甲的一种材料实在找不到,那就只能改为七阶法宝乙,大家都明白凡间界事情如此,只要是七阶就可以,不会强求。

    而三合会战更特殊一些,每年的奖励只有一个最低标准,没有最高标准。

    这个最低标准就是,七阶法宝一件,七阶阵法一座,七阶灵丹一枚。

    三合会战极受欢迎,寿王根本不用自己准备奖品,每一届三合会战都有很多大商人争着抢着要提供奖品。

    今年因为三合会战极为精彩,愿意提供奖励的人,和提供的奖品都创了新高。

    陈志宁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堆盒子,陈忠陈义也是留着口水站在一边,正要上前帮少爷打开,却被陈志宁一把赶开,而后臊眉耷眼嬉皮笑脸的跟蔡琳说道:“还是我家小琳琳来帮少爷打开吧。”

    两个狗腿子很受伤,但也不敢去跟蔡琳争。

    蔡琳很开心,脆生生的答应了:“好的少爷。”

    “七阶法宝千机索一件。”蔡琳说着,打开了那只锦盒,锦盒内部有玉片组成的阵法,保持法宝威力不会外泄。

    陈志宁拿了过来,这是一种用紫青金丝和万年藤葛为主要材料炼制而成的宝物,他查探了一番感觉还不错,点头道:“回头炼进天网中,和白蛟筋融合,天网捕获的能力必定会大大提升。”

    蔡琳又拿起第二只盒子,这是一直用古老树干整个掏空制成的奇特盒子。“少爷,这个盒子为什么如此奇怪?”

    陈志宁笑眯眯的道:“那是百年红楠木的盒子,这种木头的作用只有一个,保证盒子内的灵药药效不会外泄。”

    “灵药?”蔡琳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株茎秆紫金,只生着三片叶子的灵药,最奇特的是,这灵药的根须竟然长的如同人腿一样。

    盒子内附着灵药的说明:“八阶灵药三叶金草。”

    “八阶!”陈忠陈义倒吸一口凉气。

    陈志宁满意道:“这个还不错,能够炼制什么灵丹?让少爷我回头好好考虑一番。”即便是不炼制灵丹,八阶灵药也极为罕见,只是这一株三叶金草价值就超过了五百万三阶灵玉!

    “少爷,再看看这个。”蔡琳又从中挑出一只小巧的玉盒:“这是……”

    她打开来,里面是一枚十分朴素的翡翠指环。成色非常好,翠绿翠绿,不带一丝杂质。

    “碧水湾小洞天!”蔡琳一声惊呼,大容量的储物空间很常见,但真正的小洞天却很罕见。尽管有些小洞天可能空间还不如储物空间大,但洞天就是洞天,从等级和成长性上来说,完全不是储物空间所能够相比的。

    陈志宁将这枚指环拿过来,莽气送入一阵探查。

    从等级上来说,这仍旧是一件七阶法宝。

    好一些的小洞天至少也是八阶,所以碧水湾小洞天内的空间的确不大或者应该说,能够被利用的空间不算大。

    这里是一片广阔的海湾,海水成碧蓝色,海风轻抚,浪花拍打礁石。景色倒是很优美,但小洞天内绝大部分的空间都被大海占据了,能够利用的只有海湾附近大约三亩左右的土地,这些土地还大都是岩石。

    “也还不错,或许可以用来圈养海生凶兽。”

    他不由得想到了冥镜珠。

    尽管他手上已经有了蟠桃园,但小洞天这种东西从来不嫌多。

    “还有什么?”他将指环戴在了手上,又问道。

    蔡琳拿起第四只盒子,这是一只一尺半长的铁盒:“少爷,这个盒子竟然加锁了,打不开。”

    陈志宁看了一眼,铁盒通体遍布细密的纹路,竟然是一种四阶阵法。而且盒子上有三道铁箍,但并不是蔡琳所说的“锁”,而是一种阵法禁制。

    阵法禁制高达六阶!

    陈志宁忍不住一笑,将铁盒放在了一边:“先不管这个,看看别的。”

    六阶阵法禁制对于现在的陈志宁来说不算什么,但提供这件东西的人既然决定赞助奖品,却又用这种手段,有些许“考校”自己的意味,他心里有些不喜欢,先丢在一边不管。

    桌子上还剩下两个盒子,这两个盒子都是用温润的碧玉制成,表面刻着花纹,其中一个上面的图案是刀盾交叉的图案,另外一个则是一串金钱。

    两个狗腿子立刻卖弄起来:“少爷,第一个是太炎北部最大的修真镖局‘镖’的标记,第二个是京师最大的商会之一‘钱串子’的标记。”

    这两家赞助三合会战并不意外,陈志宁点点头,蔡琳先打开了镖的那只盒子,里面放着一枚巴掌大小的玉璧。

    “这是七阶材料蕴金灵玉!”陈义认出来,但陈忠给了他一巴掌:“蠢货,你没看到与比上面雕刻的那些文字吗?”

    陈义不服气:“我当然看见了,但那是文字吗?你念出来吗?”

    “这个……”

    玉璧性质古朴,打磨的十分粗糙,一看就是古老之物,而玉璧的表面确实雕刻着一些特殊的符号,有些像文字又有些像图案,连陈志宁也认不出来,他将玉璧收起来:“回头去问问大祭酒大人。”

    不过仅仅是这一块七阶蕴金灵玉已经是价值不菲,如果上面的那些“文字”真正蕴含什么大道,那可就是价值连城了。

    蔡琳打开了最后一只玉盒,这一只玉盒当中,空空如也只有一个折叠起来的信封。

    蔡琳一愣:“少爷,这是什么意思?”

    陈志宁打开来一看,不由得笑了:“钱串子给面子。”

    (这几天只能两更了,16号又要出门,攒点稿子,唉,事情咋这么多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