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五零章 对手逆天
    御造堂已经炸开了锅:“什么?又是陈志宁?”

    从御阵堂到御丹堂,现在轮到了他们御造堂。似乎所有的改进计划,都跟他扯上了关系,虽然不能说他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的确不可或缺。

    “这小子想干什么!?”大督造咬牙切齿:“擅自插手我们御造堂的事情,真以为老夫最近隐忍就是好欺负了吗?!老夫要进宫面圣,老夫要去告御状!”

    御造堂一群眼高于顶的器师们也是义愤填膺:“大人,不能轻饶了他们,天狮卫和陈志宁一个也不能放过!”

    大督造一头恼怒去了,走到门口又自己回来了。

    他思来想去,这个时候不是告状的好时机,大胜当前,无论是天狮卫还是陈志宁,都是威望最高的时候,这个时候去告状,只是京师百姓的口水就能把自己淹死。

    “这笔账给他记下,日后一定要找回来!”

    但大督造心中也不免会想,当初如果强硬一点,把陈志宁从御丹堂那里要过来,或者让他两边一起帮忙,那么局面就和现在截然不同了,至少不会这么被动。

    “可惜啊……”

    ……

    又过了一天,英雄战决战打响,东陵剑派的“剑摄八荒”向司南,最终战胜了“醉饮鬼方”马成虎,成为了陈志宁的对手之一。

    又过了三天,震古台的擂主诞生,散修之中百年不遇的奇才“赤霄五云”火炼天一路爆冷,成为了最后的获胜者。

    他是五十年来,震古台唯一一个真正散修出身的擂主。

    他最后获胜的瞬间,所有观战的散修大受鼓舞,一起高举双臂,似乎是在向整个凡间界证明,散修也可以成为最出色的修士。

    寿王方面也十分满意,虽然中间多有波折,但这一届三合会战,毫无疑问是五十年来最名副其实的一次:书院系,宗门系,散修,修真界三大派系终于在最终的擂台上汇合了。

    观众们更是开心,看你们怎么打!

    以往各届三合会战,都是两名书院系或者两名宗门系,二打一先解决对外部敌人,然后再来个内部对决。

    今年三方势力一起入围,这可就为难了。

    陈志宁的案头,已经摆上了两位对手的资料。

    蔡三笑坐在他对面:“我动了整个家族的力量,这是能够找到的最全的资料了。”

    蔡三笑心里也挺美,如果三合会战陈志宁能够夺魁,自己就应该高升了吧?

    陈志宁拿起两份资料都看了看,足有一顿饭功夫,才合上了资料,掩卷叹息道:“上苍宠爱,得天之幸。”

    东陵剑派乃是太炎王朝的一流宗门,即便是比不上那几个顶尖宗门,也相差不多了。而山门后那座“东陵”上埋葬了数万柄飞剑的“剑坟”更是冠绝太炎,让他们成为了毫无争议的太炎第一剑派。

    向司南乃是孤儿,他的师尊乃是东陵剑派“执剑四老”之一的青龙剑尊。

    青龙剑尊阁下当年万里追杀一名东陵剑派的叛徒,苦战一场之后将强敌斩杀,但自身也受了重伤。他的灵丹已经消耗完毕,返回宗门的路途中,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否坚持到山门下。

    路上忽然心血来潮,改变了一段路线,在一座破落的土地庙之中现了被遗弃的向司南,而在襁褓旁边,生长着一株“墨玉宝芝”。

    他用墨玉宝芝治好了伤势,越觉得这孩子乃是自己的福缘,于是带回山门细心抚养调教。

    向司南一岁的时候就在剑坟中爬行玩耍,而剑坟之中的万剑杀气却都不会伤他。

    三岁的时候,向司南得到了剑坟之中第一柄飞剑的认可,那柄飞剑高达五阶!在剑坟之中虽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宝物,但五阶飞剑驮着一个三岁孩童,整日在山门内飞舞掠过,总是闹的鸡飞狗跳。

    也让山门内的普通弟子自惭形秽嫉妒的吐血。

    他们辛辛苦苦修炼到几十岁,数次进入剑坟,期望能够得到一柄前辈留下的飞剑的认可,却没有飞剑搭理他们,这小孩子还不知道怎么修炼,却已经有了一柄五阶飞剑!

    而后,四岁的向司南一开始修炼就体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山门中的“执剑四老”一致评价:这小子是个天生的剑修!

    七岁,他得到了第二柄五阶飞剑,八岁第三柄,九岁连续两柄……现在十九岁的向司南,已经有了“剑摄八荒”的外外号。

    他随身有十四柄飞剑。

    五阶飞剑一套八只,名为“东极八景”。

    六阶飞剑一套四只,名为“四柱天经”。

    七阶飞剑一柄,名为“龙过留痕”。

    柄,名为“古道风雷”。

    “东极八景”和“四柱天经”都有相应的剑阵配合,而他的“龙过留痕”和“古道风雷”却从来没有使用过!

    在英雄场,他战胜马成虎那一战之中,他展现出来的最强战斗状态是一人操纵十二柄飞剑,将东极八景和四柱天经一起施展出来,狂风暴雨一般的飞剑攻击,彻底摧垮了马成虎。

    “玄融境巅峰的境界。”陈志宁暗自一句,比自己现在的状态还要高出一小阶。

    “十二柄飞剑一起施展……我倒是真的很期待能够看到这样的景致!”他喃喃自语:“而他带着七阶飞剑,又带着八阶飞剑,八阶恐怕只能出一击。七阶能出几击?三击?”

    蔡三笑说道:“向司南目前最著名的一战并不是他和马成虎这一战,而是他在一年前,一人面对八位剑修,那八人恰好来自太炎八个州,而且都在不同的方位上。

    他一人十二剑,杀的八人打败而逃,这才有了剑摄八荒这个外号。”

    陈志宁点点头,也称赞了对手一句:“果然是天生的剑修。”

    而另外一个对手“赤霄五云”火炼天的成长经历,简直就是一段传奇!

    事实上在五年前,火炼天还只是南部边陲的一个采药小童,名为“阿火”。他家境贫寒,有老母卧病在床,有幼妹需要抚养。而他起早贪黑,进入蛮荒,冒着生命危险采摘灵药,也只能勉强让一家三口填饱肚子,想要攒够为母亲治病的钱都是奢望。

    至于现珍贵灵药私藏起来卖钱这种事情,更是想都不要想。药头给每一个采药人身上,都套上了一枚“禁环”,只要现了灵药,采摘之后就会自动飞入禁环之中,以普通采药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反抗禁环。

    某一天“阿火”在采药的过程中,现了一只从山坡上滚落下来的小兽,应该是刚从蛋壳中孵化出来,还没有长出毛,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分外可爱。

    他动了恻隐之心,用自己的午饭喂给小兽吃。

    却没想到,这只小兽乃是那一片蛮荒之中的王者九岳龙的幼崽!

    就是这么巧合,九阶凶兽知恩图报,以自身乳汁喂养阿火三次,他立刻变得力大无穷,一把扯掉了脖子上的禁环,从此一不可收拾。

    在九岳龙的指引下,他在蛮荒的火山群中现了一座古老洞府,得到了一整套的《火云部三十六神书》,一路修行之下进步如飞。

    而后又是九岳龙,为他猎杀九阶凶兽“蛟蛊蛇”,以蛇胆助他修行。

    五年时间内,一饭之恩九岳龙用五次大机缘回报,每年一次,“阿火”彻底脱胎换骨,他开始在南疆崭露头角,给母亲治好了病,买下了大宅院,安置了妹妹。

    而后,他想到要去京师闯一闯。

    他给自己改名“火炼天”,孤身闯入京师。

    因为他崛起的时间太短,名气还局限在南部边疆,京师内没人听说过,因而才没有被选入“三合十三鹰”。

    这批所谓的“黑马”,其实有些名不副实。

    他在四强战之前都是三招内解决对手,直到最后决战,才真正动用了“火云神禁术”。

    蔡三笑指着资料上最后部分说道:“传言说九岳龙感觉到和他的恩情已尽,离开了那一片蛮荒,所以火炼天才会前来京师。

    但我觉得这种传言不可尽信。而且我严重怀疑,九岳龙留给他一件强大的宝物用来防身,可能是七阶或者是八戒的法宝,也可能是一次远距离召唤九岳龙的机会!”

    陈志宁点点头,禽兽报恩的事情在凡间界并不少见,更何况是高阶凶兽?

    凶兽和妖族在这方面尤其看重,因为若是欠下恩情未了,飞升之时必有羁绊,一旦失败后果十分严重。

    陈志宁以为自己的福缘已经算是深厚,但是和这两人一比,尤其是火炼天……自己的福缘就算是“矜持”了,火炼天这种,当真是简单粗暴。一看就是凶兽的风格。

    蔡三笑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陈志宁摊开身躯,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上道:“三方会战,必定是较弱的两方先联手,击败最强的那一个,而后剩下两人再进行对决。”

    蔡三笑说道:“话虽如此,可这中间也十分复杂,怎么确定谁是最强的那一个?即便是确定了较弱的两个怎么在合击之中尽量保留实力,却又要保证打败最强者?还有合作的双方信任问题……这些都是麻烦。”

    陈志宁点点头,坏笑道:“但不管怎么说,我都不愿意成为最强的那一个。”

    蔡三笑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