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四六章 擂主(一)
    陈志宁悠悠醒来,整个人精神饱满,提升到玄融境后期的好处正在慢慢的体现出来,他一眼望去,整个世界似乎有所不同了。

    只要他愿意,他能够从一种更深层面来看待这个世界。

    他推测如果自己真正成为绝境大修,那将会是一个巨大的跨越,到那个时候,才能够真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整个凡间界,甚至是对修行,产生另外一种层面的认识。

    早膳之后,陈雲鹏和秋玉如亲自陪着他前往太学。刚到门口,就遇上两拨人,一拨人是宋清薇和朝芸儿,另外一拨是应元宿带着宝琳儿。

    应元宿知道宋清薇和朝芸儿在陈志宁心中的地位,所以笑脸相迎。可是宋清薇看到他身后的宝琳儿,态度就冷淡了几分。

    大家汇合一处,浩浩荡荡的前往太学。陈志宁问朝芸儿:“我老师呢?”

    “爷爷直接去太学了。”

    陈志宁就想到大祭酒阁下,不由得暗笑。

    ……

    何家那边,阵容比陈家要奢华得多。

    何家乃是京师老牌世家,家中出过多位天境,现在还有一位闭死关的老祖宗乃是天启境中期。

    这样根深蒂固的大世家,能够动用的人脉关系堪称惊人!

    何崇杀入豪杰阵决战,何家当然广发请帖,邀请亲朋故旧前来观战。今天一大早,车队就从何家出发,很快消息就传开了。

    与何家有姻亲关系的四个大世家家主亲至。另外还有绝融境大修六人,七阶制器大师一人,七阶阵师一人!

    这样豪华的阵容,一下子就把陈家那“寒酸”的助阵队伍给比下去了。

    车队在外城受到了夹道欢迎,支持者们高呼着何冲的名字,认定了他就是豪杰阵今年的擂主。

    他们抵达太学的时候,道路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喧闹声震天,甚至有人准备了锣鼓大肆敲响起来。

    太龙卫分出来三十人,花了好大力气才将他们护送进了太学。

    今日太学内的布置也是不同,战歌堂外的广场上,立起了一座高台,高台上摆着两排坐席。

    一边属于何冲,一边属于陈志宁。

    这是给双方亲友观战的地方,毕竟不同于普通比赛,到了决赛必定会有一些重量人物前来。

    每年决赛,亲友们之间的实力比拼也是看点之一,当何家的车队抵达太学,他的支持者们一片欢腾,随着今天专门配备的司仪高声介绍,和何家有关系的世家大族掌舵人一个个坐上去,绝境大修一个个坐上去,大师也坐上去何家这边“兵强马壮”,而陈家那边,却还是一片冷清。

    这也让陈志宁的支持者有些垂头丧气:“为什么咱们这边宾客席只坐了陈志宁的父母?与他一起来的其他人怎么没有坐上去?”

    “坐上去干什么?几个小女孩,不但不能壮声威,跟对面一比还有些丢人。”

    “可是……人家好歹来了啊……”

    宋清薇和朝芸儿等在下面,朝芸儿东张西望找自己爷爷,没让他们等太久,一声钟响,司仪高声宣布:“朝东流老大人到!”

    “大祭酒阁下到!”

    一对损友联袂而至。

    朝东流是陈志宁的老师,这关系不是什么秘密,他理所当然会坐在陈志宁这边。陈志宁的支持者们暗暗松了一口气,自己这边总算是有一位重量级的宾客了。

    果然朝东流一上台,想也不想直奔陈志宁那一侧。冷八极就有些为难了。他是太学大祭酒,陈志宁和何冲都是太学学子,按说他应该不偏不倚才对。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朝东流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冷八极一翻白眼,只好坐了过去。

    观众们一片惊呼!冷八极挨着朝东流坐下,抱怨一句:“老夫被你坑死了!”朝东流嘻嘻一笑,对于能坑到他很是开心!

    有这么两位重量级的宾客坐下去,陈志宁这边虽然仍旧处于弱势,但毕竟不那么难看了。

    何冲那边没有了压倒性的优势,他的支持者们不免有些遗憾,对着冷八极一阵嘘声。冷八极淡淡道:“老夫乃是绝融境巅峰,你们隐藏在人群之中也无用,老夫一眼望去,颗颗粒粒,谁也逃不掉!”

    这些人中不少都是太学学子,也有些是亲友在太学中,立刻全部收声不敢再挑衅他老人家。

    本以为宾客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却没想到冷八极反而不停朝着正门处张望,过不一会儿,有司仪高声唱和道:“御丹堂应公韦老大人到”

    应元宿一缩脖子钻到了椅子下面。

    应公韦大步而入,冷八极和朝东流一起迎接,应公韦哈哈一笑:“来得晚了些,还好赶上了。”

    他一屁股坐在陈志宁这边,压根没有给何冲的支持者留下一丁点幻想的余地。

    应公韦还没来得及搜寻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孙子,就听见司仪又在唱和:“御阵堂晋伯言老大人到!”

    晋伯言来了,他只好跟着一同起身迎接一下。

    晋伯言一进来,就有些不给何家面子的叫嚷道:“志宁这孩子今天准备多久结束战斗呀?依我看,有个半个时辰差不多了吧。”

    何家人脸色难看,但御阵堂和晋伯言在朝中地位超然,他拿人家没办法。

    晋伯言坐下来之后,两家的宾客就有些分庭抗礼的意思了,分量都差不多了。而何家这边还有些尴尬,因为他们那边那位七阶阵师,正好是晋伯言的手下……

    应元宿悄声问陈雲鹏:“志宁那孩子准备的怎么样了?”

    “他很努力,应该没有问题。”陈雲鹏心里也没底,因为他完全不知道儿子到底做了什么准备。

    就在这时,天空中飞来一枚玉符,冷八极似乎早有准备伸手抓了一看,不满的嘀咕一句:“来就来呗,自己不会进来?还要老夫去接?”

    虽然嘀咕,但他还是站起来,没有跟别人打招呼,自顾自的走了下去直奔太学正门。

    到了正门,特别麻烦,还得大开正门迎接,冷八极很不耐烦,但是既然来了还是礼数周到吧。他吩咐一声,正门大开,外面有三个人走进来。

    看守正门的五经博士们很惊讶:谁呀?居然要太学大开正门迎接?

    冷八极朝他们招手:“快点,决战快开始了。”

    为首的老者微微一笑:“莫慌,时间来得。”

    四人一起进了里面,来到战歌堂外一起登上高台,晋伯言吓了一跳:“老大人您怎么来了?”

    垒石老人呵呵一笑:“这小子不错,我正好有空,大家凑一起过来看看。”

    台下一片哗然,有人认出来了,新来的三人,为首的乃是整个太炎王朝唯一的超九阶阵法大师垒石老人!

    左边是天境强者空九天,右边是天境强者道无涯!

    三人谈笑间在陈志宁这边坐下来,顿时就好像给天平的一头,压上了一座大山,平衡毫无悬念的朝着陈志宁这边倾斜下来。

    这三位,随便一人都要完胜对面何家的阵容!

    何家家主已经有些冷汗了:什么情况?!陈家在京师根基浅薄啊,就算是陈志宁很受皇室宠爱,可是超九阶大师和天境强者不用讨好皇室呀。

    难道真的是陈志宁的关系?

    他们有些难以置信。

    原本喧闹一片,得意洋洋的何冲支持者,也渐渐变得鸦雀无声了。

    “时间差不多了吧?”垒石老人随口问了一句,几乎是同时,玉磬敲响。

    ……

    何冲整理了一下双肩上的六阶法宝,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露出一个颇有风度的微笑,从那扇阵法门户之中走了出去。

    这一战,将要影响他接下来的人生走势,能否在修行道路上平步青云,今日一战至关重要。

    他缓步出现在战场之中,几乎是同时陈志宁也走了进来。两人身后的阵法门户随着光芒消失,战歌堂外,欢呼声骤然而起排山倒海!

    阵法内,两人内心如湖,一片宁静。

    “陈师弟!”

    “何师兄。”

    两人彬彬有礼的互相致敬,何冲抬手一比:“请吧,这一战大家已经期待太久,不要再折磨他们了。”

    他研究了紫和铃的战斗过程,紫和铃就是一开始给了陈志宁说话的机会,结果就被不知不觉的被引导了。

    他不会给橙子宁这样的机会。

    陈志宁也是抬起自己的右手:“请!”

    两人眼中灵光璀璨如同碎星爆发起来,身影轰然而出,如同两颗奔雷。

    陈志宁随手放出四道法术,在身外凝聚成了四道巨大的灵光长河,来回席卷抽打。

    何冲随手一拍抓住了他的一道光芒长河,陈志宁忽然发现自己这一道法术失效了!何冲的手中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宛如大日一般,自己的法术好像冰雪,遇上了大日迅速的被融化了。

    他没有想到何冲的《大化禁术》竟然如此了得,连忙将其余三道光芒长河抽回来,却已经来不及了,何冲脚下一踏,一股光芒如同沸泉一样爆发出来,缠绕住了两道光芒长河,立刻又将这两道法术化去!

    陈志宁只来得及将《云葬藏雷诀》的光芒长河收回来,他将铁页丹高高升起,太古神人像的光芒洒落护住自身,警惕的看着何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