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四零章 无赖战术(一)
    小家伙还有些迷迷糊糊,就在它愣坐醒神的功夫,忽然小洞天内猛烈一阵,一股灵韵气浪瞬间席卷而来,小家伙猝不及防一声怪叫,被大浪冲过一样冲到了一边去,它连忙抓住了一只椅子才算是没有被直接冲到墙壁上。

    “吱吱吱!”小家伙严重抗议,陈志宁在小洞天之中醒来,活动了一下身躯,抬起手来,一团团光晕在掌心闪灭,他微微一笑,对小六儿说道:“玄融境中期了!”

    抬头一看,满树桃花闭合。

    他躬身一拜:“多谢老哥慷慨相助!”

    桃树大哥枝丫轻轻摇摆,似乎是在谦虚。

    经过了这一次的蜕变,三株植物似乎都有所变化,而整个指环空间的变化毫无疑问是最大的。

    “当初装着三枚种子的那只玉瓶……似乎也不简单。”他点头心中推测。

    这个小洞天,应该被称为“玉壶小洞天”。

    陈志宁关闭了玉壶小洞天,然后朝小六儿一招手:“过来,咱们回家去。”、小六儿窜上来,陈志宁无意之中摸到了它的脑后,讶然道:“这……你也……”

    原本的四只毛旋儿中,明显各自多出来一团小肉:“六耳都长出来了!”

    ……

    陈志宁回到家中才知道,自己闭关两天,而明天就是他和紫和铃半决赛的日子了。

    陈雲鹏和秋玉如专门赶回来和他一起吃了晚饭,秋玉如不停的给儿子夹菜:“怪,多吃点,长力气!明天狠狠把紫家那个丫头教训一顿,哼!”

    外界一边倒的看好紫和铃,这让秋玉如很不高兴。

    陈雲鹏笑道:“多吃两口灵食就能马上变强大了?”

    “你这当爹的怎么回事?就不知道鼓励儿子一下?多吃灵食难道没好处?”秋玉如一阵抢白,弄得陈雲鹏尴尬:“好好好,多吃多吃,行了吧?”

    他摇摇头,问陈志宁:“你想好了吗,明天怎么打?”

    陈志宁一边吃一边撇嘴说道:“那些所谓的前辈耆老,都觉得我的实力不如紫和铃,如果和她对攻,一定挡不住她的元破极。

    但我偏不让他们猜中,我会一上场就抢先进攻!”

    ……

    同一时间,紫家内宅,紫和铃正在和堂兄紫和峰对战。

    两人在家族的演武堂中,周围有阵法保护,但两人都修炼的是破坏力最大的“元破极”,一阵疯狂对轰之下,震得阵法摇摇晃晃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

    紫和峰揉着胳膊退下,笑着道:“下次真得换七阶阵法了,不过七阶阵法消耗灵石的数量大增,家里肯定限制咱们的使用次数,以后就不能这么痛快的对战了。”

    紫和铃香汗淋淋,头发都沾湿了。她大大咧咧的坐在地上,伸着两条长腿:“家里规矩真多。”

    紫和峰问她:“陈志宁已经拒绝了咱们的好意,你明天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上了擂台,打呗。”

    “我是说你打算用什么战术?另外,打到什么程度?”

    紫和铃双手拢着湿发,一笑道:“所有人都在说陈志宁面对我应该稳守反击,但我知道他不会这么做。

    从他发迹开始,到进入太学的各种作为,他从来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他拒绝了咱们的好意,就证明他觉得自己能够战胜我,所以他明天一定会一上来就出其不意的率先猛攻!”

    紫和峰怔了一下:“不会吧,他只要想获胜,就应该理智自处,不会自不量力的和你对攻吧。”

    紫和铃自信一笑:“要不咱俩打个赌?”

    紫和峰连连摇头:“我不跟你赌,从小到大你就没输过。既然你看穿了他的战术,你准备怎么办?我提醒你啊,家里可是最看重和皇室的关系,你千万手下留情。”

    “放心!”紫和铃满不在乎的一摆手:“他好歹是我的师弟,我不会真的痛下杀手的。不过这小子居然敢拒绝本小姐的好意,怎么也要让他吃点苦头,哼哼!”

    ……

    蔡三笑一大早就来到了陈家门口,接了陈志宁一起去太学。

    宋清薇拉上了朝芸儿,蔡琳赶紧拽上贝小芽,四女一起紧跟着赶往太学,要去为少爷加油助威。

    陈雲鹏夫妻也抽出时间来,准备在开赛前赶过去观战,秋玉如坚定的认为,这是去给儿子“庆祝胜利”。

    宝琳儿是最可怜的一个,应元宿被关在家里,她和四女有些格格不入,孤零零的一个人,鼓足勇气出了门,然后站在门口一脸茫然:不知道该往哪儿去!

    到了这个时候,可怜的丫头才想起来,她几乎每次出门都是两位大哥带着的,要么去参加擂台赛,要么去吃修真美食。

    “不能气馁!我可以一边问路一边找过去。”宝琳儿一握小拳头,信心满满的出发了:“嗯嗯,路上如果正好有小吃摊,就顺便买一点,我这真是为了给陈大哥庆祝胜利,绝不是因为我自己想吃!”

    ……

    今天太学打开了两扇侧门,陈志宁从左侧进入,紫和铃从右侧。

    距离太学还有很远,陈志宁就听到一阵阵欢呼声,不过大部分都是在喊着“紫师姐”,他顿时不开心了。

    蔡三笑还在紧张的看着紫和铃的资料,希望能够在最后关头,帮助陈志宁找出一个能够战胜紫和铃地方法。

    陈志宁走到这一步,也大大出乎他的预料,反而让他患得患失起来,十分期盼陈志宁能够更进一步。

    “你准备的怎么样了?”蔡三笑问道:“炼制了几枚阵盾?”

    陈志宁笑了笑,左手一抬,一枚小巧的阵盾嗡一声出现在掌外两尺。他左手一收,右手抬起,嗡一声另外一枚阵盾出现在右手外。

    而后,他全身一抖,声音不绝,一共七枚阵盾从全身各处飞了出来,组成了一个巨大的“乌龟壳”,将陈志宁保护在下面。

    蔡三笑大为满意,点头道:“甚好,至少立于不败之地!”

    陈志宁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忽然一道人影冲到了他的车边,不由分说蹭一下跳上了马车,高声叫道:“快走快走,快进太学!”

    陈志宁意外:“老应。”

    车后面几个修士正飞驰追来,京师内禁止飞行,但这些修士飞奔的速度一点不亚于飞行。

    “我爹……”他连连催促:“快点快点。”

    马车在那几名修士追上来之前,进入了太学之中。那几人自然而然的被挡在了外面。应元宿松了口气:“今天是志宁你关键一战,怎么能少了我?”

    “那几个是我爹的心腹,我逃出来的时候被他们发现了,竟然紧追着我不放!不过他们不敢进太学撒野,嘿嘿。”

    陈志宁怜悯的看着他:“你偷偷跑出来,回去后一定会被应老爷子打得屁股开花。”

    应元宿得意洋洋:“所以应爷不打算回去了。”

    “你说什么?”

    “我找个地方住上几个月,等我爹和爷爷气消了我再回去。不用担心我,这种事情我以前又不是没干过,你呢,准备的怎么样了?有没有把握打败紫和铃?”

    陈志宁对这家伙有些无语,不过他倒是真够义气,专门为了自己的比赛偷跑出来。

    “待会等着看好戏吧。”

    ……

    冷八极最近整理古籍的进展有些不顺利,再加上上一次天境牌局输了,心情不大好。他来的有些晚,推门进了那间屋子准备观战,却看到朝东流也在,顿时不悦道:“你怎么又来了?我那里可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你那孙女婿属蝗虫的,所过之处片甲不留。”

    今天这间屋子里没有别人,两老说话也随便了很多。

    朝东流一瞪眼,佯怒道:“本座是来看学生比赛的,你那点可怜的收藏,本座何曾在意过?”

    冷八极哼哼一声说道:“你喝的时候可没这么有骨气。”

    朝东流摇头叹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呀,还是像当年一样,太在意细节。你已经是太学大祭酒了,做人要大气!”

    冷八极:“……”

    他被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终于决定不跟这个无耻的老友在这个额外难题上纠缠:“你的学生这一场要面对真正的考验了,似乎你一点也不着急?”

    朝东流摆摆手,眼中流露出一丝隐藏的极深的忧虑:“该做的,那小子自己都做了,我一个老家伙,也不以战斗见长,就不要去瞎指挥了。”

    ……

    方食禄嘴里嚼着一种特殊的植物叶子,这东西在太炎叫做“樱叶”,刚开始嚼的时候让人很不习惯,但是慢慢地就会觉得越来越有味道,让人欲罢不能。

    他也是来到京师之后,才开始嚼樱叶的。

    他溜溜达达的进了太学,怀里揣着厚厚一摞赌票。陈志宁把自己所有的闲钱全都投了进去,这是一笔数百万三阶灵玉的巨额资金,陈志宁一开始还担心这些赌坊肯不肯接受这笔赌注,暗中和方食禄小心交代着要分开不通的赌坊投注,然后还要编造各种说辞,甚至是不得以的时候,采用激将法。

    但他真真小看了京师这潭水到底有多深!数百万三阶灵玉的赌注,赌坊眼睛眨都不眨就接下来了……

    (晚上还有一更!)(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06 04:5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