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三九章 玉壶小洞天
    在一个路口,陈志宁和应元宿下车去,紫和峰与他们挥手作别。

    应元宿闷闷不乐:“紫家这是什么意思?”

    陈志宁一笑:“很简单啊,让我知难而退。”

    应元宿当然明白,只是心头不快,故意发个牢骚而已:“紫和铃真的比他还厉害?”应元宿也的确被刚才那一拳震到了。

    陈志宁点点头:“紫家乃是古老世家,不会用那种虚言欺骗的下作伎俩。”

    紫家家大业大,家族之中的晚辈之间必定也会经常切磋,胜负如何只要用心打探一下就能知道。

    应元宿无奈摇头:“紫家的手段果然厉害!”

    陈志宁也点点头,紫家没有让紫和铃出面,避免了各种嫌疑。紫和峰的实力也足够震慑,让对手知难而退。

    他们在擂台赛之前进行这些事情,而且参与的人很少,陈志宁有充足的时间来想办法怎样退出擂台赛。

    比方说“走火入魔”一下,比方说外出遭遇危险负伤,这样的话他就可以体面地退出擂台赛,两家还能不伤和气。

    紫家当然不是因为陈家才这么做,他们是给皇室面子。

    如果陈志宁只是个一般的对手,甚至只是一名靠着自己的实力,拼杀到了豪杰阵四强的正常修士,那么他肯定会接受紫家的好意,想办法就此退赛。

    但陈志宁不是一般人。

    他微微一笑走上马车:“走,加上大家,一起去吃顿好的。”

    ……

    陈志宁身边坐着五名女孩,身后跟着两条狗腿子,外围还有四位绝境大修暗中保护。

    而应元宿则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他闷闷不乐的将面前的灵食塞进肚子里:“我就不该答应跟你一起吃饭……”

    一名下人飞快跑进徕:“少爷,有云姑娘的消息了。她刚刚宣布退赛!”

    “你说什么?!”应元宿一下子站起来。

    已经是深夜,这个消息却长了翅膀一样在京师内迅速扩散着。

    应元宿一把抓住下人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陈志宁在一边轻轻拍拍他:“别着急,慢慢问清楚。”

    他将下人放下来,仍旧急躁道:“快说!”

    “是,少爷。按照云姑娘的说法,她在上一战之中战胜了司空定远,但是觉醒血脉再加上身上的伤势,损耗极大,难以及时复原,因而想要养伤一段时间。”

    应元宿起身道:“我去看看她。”

    陈志宁这一次没有拦着他,再说这家伙留在这里也是在“碍事”。

    “别忘了带上你家的灵丹。”陈志宁还是提醒了一句。

    ……

    应府当夜发生大窃案,应公韦老大人珍藏的一枚九阶灵丹失窃,应大督造差点报案,后来从蛛丝马迹看出来是内贼所为。

    而一个时辰之后,有神秘客人到访,将这枚灵丹送了回来!

    应公韦气的将应元宿倒吊起来狠揍了一顿,然后将他关起来不准出门。

    陈志宁得知这件事情之后,也只能苦笑摇头。

    他能帮的都帮了,剩下的事情,就看两人有没有缘分了。

    他也有自己的烦恼。

    ……

    每年的三合会战,都是整个京师的狂欢。

    而前期的三大擂,四强战之前热度还不是最高,毕竟比赛太多,参与的修士也太多,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分散了。

    而一旦四强产生,整个三大擂的热度也会随之猛增,几乎所有的修士都不在急于修炼,或是锤炼自己的法宝,而开始研究三大擂四强修士。

    他们会整天泡在酒馆、茶馆里,和自己的好朋友一起商量、推测,最后得出结论,谁能获得擂主,谁能最终赢得三合会战。

    这种过程,在修士们枯燥紧张的修行生活之中,不仅仅是一种放松的消遣,也是另一种层面的修行。他们在这种讨论和判断之中,提升着自身的修士战斗素养。

    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有各大赌坊出面,请出一些前辈耆老来点评一下今年的四强修士。

    这些人至少也是绝境大修,甚至还有的赌坊能够请来一位天境!

    前辈耆老们大都气质沉稳,一句话说出来之前,都会在脑子里转三遍,这个方面照顾的滴水不漏,但也有些性情如火的大嘴巴,随意的就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今年各大赌坊清楚地耆老们点评三大擂四强,而这其中陈志宁和紫和铃之战,自然是最引人注目的比赛之一,大家都会说两句。

    几乎所有的前辈耆老,再给陈志宁的建议之中,都是和蔡三笑一样的内容:稳守反击。

    “陈志宁应该利用自己的优势,他在阵法方面很有天赋,多炼制几枚阵盾,再多寻找几件防御性的法宝,那么他还是有机会进入豪杰阵决战的。”

    “……阵法、灵丹,阵法防御,灵丹用来补充他的损耗,或许可以坚持到紫和铃莽气耗尽的那一刻。”

    “陈志宁并非没有机会,但他不能意气用事,要务实一些,他要明白紫和铃跟他以前遇到的那些对手是完全不同的。”

    “四成吧,老夫估计陈志宁获胜的机会最多四成。”

    各种品论每天都会传来,陈志宁虽然不在意这些老家伙们怎么看这一战,怎么看自己,但不停地被别人“品评”总是有些烦躁的。

    他索性不再和外界接触,躲进了太学之中专心潜修。

    ……

    紫家,几位老者围坐于宗氏祠堂内。

    “陈志宁还没有决定退赛?”

    “没有,后天比赛,他这是要拒绝我们的好意啊。”

    “罢了,紫家也不用顾忌他,既然他不肯合作,那就让玲儿全力出手吧。”

    “只要不打死,皇室那边都能交代过去。”

    ……

    九个大周天运转完毕,陈志宁松了口气,稍稍休息一下,顺手拿出家中准备号放在储物空间中的灵食吃了几口。

    “吱吱吱……”小六儿好像一滩融化的蜜糖一样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哼哼了几声,向陈志宁表示自己饿惨了。

    陈志宁没奈何的叹了口气,取出灵果和灵食,都摆在它面前:“你真的不吃点?”

    小六儿坚决的摇头,混没有要死不活的样子。

    陈志宁想了想,再次打开指环空间:“不是我不给你吃,实在是……咦!”

    指环空间打开的一刹那,有一层层白色的光晕朝周围扩散而去,随后整个空间展现在了陈志宁面前。

    “打开了!”他一阵惊喜,赶忙去看空间内那三位的情况。

    葫芦老爷仍旧是优哉游哉,不过陈志宁看的出来,它的藤蔓变粗了一点,叶片也多了一些。

    金竹的根部,生长出一截嫩嫩的竹笋!

    而桃树也变得更加粗壮了,原本结在上面的先天灵桃更加红润,最大的变化却是满树桃花盛开!

    陈志宁之前不是没有看到桃花绽放,但每一次一枚灵丹只有一朵桃花开放。而现在,则是满树桃花盛开,一枚枚先天灵桃掩映其中,有一种惊人的美丽。

    陈志宁还没来得及去研究清楚各种变化,小六儿已经一声欢呼冲了进去,毛茸茸的小爪子一伸,铮一声隐藏的利爪弹射出来,直取一枚鲜艳红润甜美多汁的先天灵桃!

    忽然,小家伙前冲的趋势被定住了,陈志宁拽着它脖子后面的软肉把它拉了回来。

    吱吱吱!

    小家伙挥爪抗议,那神情似乎是在威胁主人,我真的挠你,我不是开玩笑!

    陈志宁将它丢在外面:“不准进来,你忘了上回差点挨打了。”他指着葫芦老爷,狐假虎威道:“我家老爷凶神恶煞!”

    小六儿真有些畏惧那一株葫芦,在外面流着口水转了好几圈,竟真的是不敢再冲进去了。

    它不甘心,躲在外面不断地冲葫芦老爷做鬼脸,甚至朝他撅起猴屁股。葫芦老爷云淡风轻,没有理会它。

    陈志宁暗暗腹诽,区别待遇啊!为啥对我都是不假辞色!

    他检查了一番之后,摘了一枚低阶灵丹培育的先天灵桃丢给了小六儿,小家伙一声欢呼抱着连忙啃了起来。

    陈志宁坐在桃树下,嗅着满树桃花的香气,忽然感觉体内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他愕然抬头,只见花粉漫漫洒下……

    “不可浪费了!”他福至心灵,立刻在桃树下盘膝打坐,一股吞摄之力笼罩周围,一粒花粉也没有浪费,全都纳入体内。

    指环小洞天外面,小六儿也吃饱了,将桃核一丢,蜷缩成一团,上下眼皮打架,不一会儿就呼呼睡去。

    小洞天内,陈志宁呼吸之间,有淡金色的花粉在他的七窍内外一进一出,每一次进出金光都会有一部分沉淀在他的体内,让他的境界稳步提升,逐渐逼进了玄融境初期的极限。

    小洞天外,小六儿打着呼噜,小肚皮一鼓一陷,有一股精纯的先天之气在它的体内四处游走,如同一条灵蛇一般,隐隐发出青色灵光。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小六儿率先醒来,它用小爪子揉揉眼睛,打着哈欠用力伸了个懒腰,耳朵后面的容貌之中,扑棱扑棱扑棱……一连竖起了另外四只小耳朵!

    不过等它懒腰完毕,那四只小耳朵又缩回了毛旋儿之中,看上去它还是一只普通的小猴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