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三六章 铁印
    陈志宁随手打碎了,尖顶中滚落出来一只小小的圆铁桶。

    没有阵法、没有禁制,似乎是普普通通。他将之打开,里面放着一枚手指大小的三棱形铁印。

    “奇怪的形制。”

    铁印表面粗糙,似乎并不是铸造,而是锻打而成。印纽很奇怪,是一断奇特的镂空结构,像是在不规则的随意扭动。

    而印面上,则是一枚看上去并不复杂,但有很多细微之处的符文。

    “样子有点古怪,不过挺好看的。”他随手摸出来一根绳子,穿上铁印,一把将小六儿抓过来,给它戴在了脖子上。

    小六儿居然很臭美,觉得自己也有首饰了,很是“搔首弄姿”的摆了几个姿势,逗得陈志宁哈哈大笑。

    铁印本来就不大,落进了小六儿长长的猴毛之中,轻易还不能看见。

    “走吧。”他带着小六儿出了这一片地下皇城。

    陈志宁将阵法重新关闭,掩住了那一道门户,而后想了想,有自己布置了一番,在其上又增加了一层伪装,更加稳妥保险。

    而后,他直奔传道阁。

    花了半个时辰,他就查到了一段历史:三百五十年前,京师八卫之一的火铜卫发生地震,波及京师。火铜卫损毁极大,后来城墙和护城大阵全部重建,但京师中,只是倒塌了一些民房而已,并没有引起重视。

    “三百五十年前,而岳茂阁下大约是在三百年前入住四十七号院,时间对得上。”

    那一场地震对于京师的影响比表面上看起来要大一些,让那一片前朝皇城抬升起来,随后被岳茂发现,他打开门户,开凿了通道,直达下方的前朝皇城,从中得到了大量的修炼资源,甚至是修炼功法,而后一路高歌猛进成为天境。

    最后却因为贪图那座宝库,前往冥海杀域而陨落在其中。

    陈志宁甚至比岳茂还要贪心但他目前暂时无力“贪婪”。青铜战兽和宝库都不是他现在能够染指的。

    于是他将这个秘密暂时埋在心底,专心开始准备下一场豪杰阵大战。

    四强无弱者,以后每一场都是苦战。

    因为专心钻研冥镜珠,他还不知道自己下一场的对手是谁,他从传道阁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紫和铃。她是上舍直接参加豪杰阵三人之中唯一的女子,不过陈志宁和她不太熟,犹豫着要不要打个招呼的时候,紫和铃忽然一个横跨步拦在了他的面前。

    这女孩二十出头,身高腿长,胸前平平淡淡。

    她比陈志宁还要高半个头,一身英姿飒爽的水蓝色武士装,用一根大红色的腰带将小蛮腰扎的紧紧地,显得十分纤细。

    而且整个身体看上有七成比例都是两条长腿。

    她居高临下等着陈志宁,陈志宁差不多猜到自己的对手是谁了,他嘻嘻一笑:“紫师姐?”

    紫和铃插起腰来,身上香气淡然,飘进了陈志宁的鼻孔中。

    “你退赛吧,我不打小弟弟。”紫和铃霸气四溢,陈世宁被雷的不轻,他比划了一个手势,示意两人拉开距离,但这个手势看上去就像是要伸手去按上紫和铃的胸口,立刻引来了高挑女孩的秀眉竖挑。

    陈志宁连忙道:“擂台上见。”然后转身就走,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

    “小弟弟?哼!”陈志宁悻悻,还有点不太开心,因为没有遇到邓广全。

    整个太学都在欢庆,因为四强全都是太学上舍生。

    毫无疑问如果遭遇邓广全陈志宁会更有动力,一定会想方设法打得他满地找牙。但是面对紫和铃,他同样不敢掉以轻心。

    高挑师姐今天的“挑衅”看似偶遇,实际上颇费心思,若自己真的留下什么旖旎想法,下一战中必定不会全力以赴,而赢下这一场,就能挺进豪杰阵决战,距离三合会战只有一步之遥!

    “邓广全和何冲,紫和铃师姐都很熟悉。他们都是上舍生中的老对手,恐怕师姐最怕遇上的就是我了。”

    陈志宁心中分析着,一面双手挥舞,将冥镜珠炼入了“横压当世”的阵法中枢当中。也只有阵法中枢能够承受起六阶法宝了。

    下午的时候,宝琳儿闷闷不乐的来了,坐在陈志宁小院的堂屋里,抓着桌上的零食就吃起来。

    应元宿悄悄告诉陈志宁:“你没去看她和安若山的比赛,小丫头有些不开心呢。”

    宝琳儿和“不死童子”安若山的比赛很重要,他为宝琳儿制定了战术,但宝琳儿仍旧没有把握。小丫头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没底的时候,除了美食最能让她感觉到踏实的就是陈志宁和应元宿了。

    而作为两人之中的主心骨陈志宁不在,她当然不开心了。

    尽管宝琳儿最后惊险赢下了比赛,可是她鼓着小腮帮子,翻着白眼明示自己在生气。

    陈志宁暗呼一声抱歉,他的比赛之后,无意沉醉于冥镜珠的空间规则之中,不知不觉的错过了这场比赛。

    他大大咧咧的走过去,从储物空间里掏出来一堆灵果先放上去,小吃丫一歪头:“不吃!”

    “这是开胃水果。”陈志宁道:“今天晚上呢,我本来准备请你们吃寒牙宴,不过你要是不喜欢也就算了……”

    宝琳儿的眼睛亮了,口水涌了:“是那个传说一场宴席一百道菜,每种只有一口,口口美味皆不同的寒牙宴?”

    陈志宁点点头:“我十天前定下的,一直到今天才轮到,你去不去?不去就算了,我喊别人……”

    “去!”宝琳儿窜到他身边,点头哈腰变成了人形美犬的架势,毫无尊严:“陈大哥累不累,小妹给你捏捏肩膀,捶捶腿?”

    应元宿暗中朝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寒牙宴每天只有十个人的份额并不是大厨故意端着架子,而是因为食材真的只有这么多。一般来说八阶凶兽肉,而且是特定的那几种,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猎取到的。

    三人吃的满意,应元宿剔着牙摇摇晃晃的走出来,对陈志宁说道:“这种活动好,以后组织的话请再带上我。”

    陈志宁肉痛:“我组织没问题,你掏钱就行。”

    他随口问道:“云天音那边怎么样了?”

    应元宿顿时变得闷闷不乐:“他觉醒了剑意琴音血脉之后更加被看好了,听说袁家老二也找人去天脉宗提亲了。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京师著名的纨绔,身份地位都不比我差。”

    他似乎已经认命,摆手道:“别说这些扫兴的事情了,琳儿丫头,你下一个对手是谁?”

    宝琳儿还在回味,陈志宁的忧虑,应元宿的苦闷,在她这里统统不是事,一顿寒牙宴可以解决一切人生问题。

    “啊?”被应元宿一喊她才从美味的回忆中恋恋不舍得走出来:“下一场?让我想想啊,哦哦哦,是恩教的‘醉饮鬼方’马成虎。”

    应元宿一拍脑袋:“怎么是他啊。”

    陈志宁问道:“英雄场那边是什么情况?”

    “宝琳儿是今年最大的黑马了……”

    “黑猫!”宝琳儿严正更正。应元宿一翻白眼没理她:“开赛前大家公认最强五人,也就是三合十三鹰中英雄场的五人,有三人杀入了四强,唯一一个例外就是小吃丫。”

    陈志宁回头看看宝琳儿,还是蛮有成就感的,这丫头几乎是他一手扶进四强的。

    “恩教的‘醉饮鬼方’马成虎,北极宗的‘紫脉绝命手’南星斗,和东陵剑派的‘剑摄八荒’向司南。这三人之中,马成虎的功法和法术最为诡异,恩教也一直很神秘,虽然教徒极多,但真正核心信徒人数却很少,能够接触到他们最顶级传承的更少。

    马成虎在之前的几场大战之中,一共使用了十四种法术,七件法宝,九座阵法……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还有多少隐藏的手段。”

    陈志宁皱皱眉头:“杂而不精。”

    “但每一种手段都能克敌制胜,可能并不算是专精,但也一定不好对付。”应元宿说道。

    陈志宁想了想:“小吃丫你别怕,咱们以不变应万变!”

    ……

    三大擂如火如荼,到了这个阶段,那真是每一场胜负都至关重要了。

    豪杰阵、英雄场、震古台,四强之间各自施展手段,场内的场外的无所不用其极。正大光明一些的,就是阳谋;阴险一些的,收买、下药、暗算,只要能降低对手获胜的可能性,全都施展出来。

    相对而言,紫和铃师姐在传道阁外面,“调戏”了陈志宁一下,真的算是温和手段了。

    “紫家住在内城。”蔡三笑身为陈志宁的擂台导师,最近是越来越尽职尽责了。这一次不用陈志宁多说,已经提前将调查好的资料,给他送了过来。

    第一句话,就让陈志宁明白了他的对手是什么级别。

    整个京师,权贵无数,王侯世家多如牛毛,一共才有多少人有资格进入内城?

    (估计今天只能一更了,欠两章了,出差累成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