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二八章 魔发金铃
    应元宿:“你这个死丫头,应大哥平时白疼你了,以后再也不给你买好吃的了。”

    宝琳儿恍然:“我说实话让你不高兴了?那好那好,应大哥是整个京师最帅的,快点奖励琳儿吧!”

    应元宿:“……”

    陈志宁也被围观的有些不自在了,快步进了演武场,找到了位置坐下来。

    “您要茶吗?”一名身着蓝裙柔软妹子走过来,手捧茶壶。陈志宁只好要了一杯。女孩为他斟满了茶,而后朝他嫣然一笑转身离去,留下一阵香风。

    应元宿无比嫉妒,不住对宝琳儿说道:“蓝月门不行,女弟子们都好没眼光……”

    陈志宁暗呼侥幸,幸亏今天没把宋清薇和朝芸儿带来,不然一定醋浪滔天。

    宾客们渐渐都到了,忽然有个带着兜帽的人坐在了陈志宁身边的位置上。应元宿立刻警惕,陈志宁却好奇:“你应该在专心备战呀。”

    那人摘下兜帽,居然是司空定远。他低着头微微一笑,说道:“我听说是因为你暗中帮助,宝琳儿才击败了云天音,把她挤到了震古台来?”

    他看到了一边的宝琳儿,更加认定了这个传言。

    宝琳儿正将一把酸酸甜甜的果干塞进嘴里,肉肉的小腮帮子长得好像两个栗子,看上去像极了正吃着坚果的小松鼠,乍听到司空定远提到这事,用力把嘴里的果干全都咽下去,想要为陈志宁解释两句,却噎了一下直翻白眼,不由分说抓起陈志宁手中的茶杯一口茶水灌下去。

    看到两人如此“亲密”的举动,司空定远暧昧的笑了笑,朝陈志宁翘起了大拇指:“英雄难过美人关,古来如此。志宁我佩服你。”

    他又看了一眼宝琳儿,心里却在嘀咕:年纪实在有点小了。

    “我先走了,放心,今天一定帮你们把云天音再次击败。”他偷溜出来一小会,跟陈志宁说完话就赶紧回去了。

    陈志宁想拉住他解释清楚,可人家大战在即,他张了张嘴又没说出来,最后转过头来狠狠瞪了宝琳儿一眼。小丫头一脸茫然:“看我做什么?我没事了,一口水下去就好了。”

    应元宿暗自笑的肚子疼。

    他不觉得司空定远能够击败云天音了,大战之前这么随意的溜出来见朋友,司空定远实在托大了。

    可是比赛开始之后没多久,应元宿的脸色就变了。

    云天音从背后摘下玉琴这短暂的过程中,有多个陷阱,这几场之后也被大多数人看穿了,司空定远岿然不动。

    云天音也并不期望依靠着几个小陷阱就能击败太学的天才学子。她将玉琴天音展开来,一支曲子时而宛转悠扬,时而高亢激愤。可是司空定远只有一个应对:他取出一件破了一道裂缝铃铛。

    只要云天音玉指一拨琴弦,他就摇动铃铛。

    铃铛因为已经破碎,声音十分难听,但这种声音极具穿透性,在司空定远的催动之下,只要摇动铃铛,就能够干扰到云天音的琴音。最初几次,猝不及防的云天音甚至因此弹错了几个音符。

    每一次音波轰击的浪潮都会被这只破裂的铃铛干扰,让云天音的攻击断断续续,始终难以对司空定远形成真正的威胁。

    她的境界虽然高,但真正适合战斗的法术并不多。司空定远手持铃铛围绕着云天音满场游走,不时的将一枚枚特殊的丹药摔落在地上。

    这种丹药立刻炸碎,冒出一股古怪的蓝色青烟。

    有人认出来了那只铃铛:“是当年那只八阶法宝魔发金铃?”

    “不错,正是魔发金铃!当年被天境大修击破后不知所踪,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落到了司空定远的手中。”

    “这铃铛已经顶多只能算是五阶法宝,但破碎的铃铛发出的魔音十分杂乱,恰好克制云天音的云琴天音。当真是一物降一物,谁也不曾想到,云天音竟然会被一件五阶法宝克制住。”

    而陈志宁则认出来司空定远丢在擂台上的那些古怪丹药:“是迷磷丹。老应,你家云天音悬了,司空定远认认真真研究过她,想出了对付她的办法。”

    应元宿嘴唇动了动,没说出话来,也没有问他迷磷丹是什么丹药因为他已经紧张无比的盯住了擂台上,顾不上别的事情了。

    迷磷丹是一种非常冷僻的丹药,甚至一些低阶丹师都不知道。

    这种丹药不能服用,投掷出去之后会立刻爆炸,放出一片迷烟。但对付修士没什么用处,因为修士一看到有烟雾肯定会立刻闭气,更有甚者还会直接封闭周身毛孔。

    但凶兽不会。

    所以这种丹药一半是凶兽猎人使用,而且只能在比如山洞、坑道一类封闭环境中使用,否则迷烟的浓度不够,对凶兽没什么效果。

    而擂台上有阵法封闭,恰好属于封闭空间,正适合使用迷磷丹!

    云天音并不认识迷磷丹,她发现自己的琴音已经无法克敌之后,不免有些焦躁,朝身后唿哨一声,想要唤自己的战兽上前助阵。

    可是那只巨大仙鹤刚刚站起来,就噗通一声摔倒在了擂台上。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吸入了太多毒烟。

    云天音大吃一惊,这只仙鹤从小陪着她,对她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这场比赛的胜负。

    “鹤儿,鹤儿你怎么了?”云天音一面抚琴后退戒备司空定远追击,一面急切焦急的询问着。

    司空定远自信一笑,他这一场背后有高人指点,更是送他克敌利器,因而很顺利的占据了上风,现在是收取胜利果实的时候了。

    他上前一步,砰一声大响,背后有四双熔岩滴落的巨大火翼张开,肆意拍打火浪四射。他的《炼世秘火术》比起当初和陈志宁太学一战更上一层楼。

    司空定远一手持着破裂的魔发金铃不断摇动,破坏云天音的玉琴天音,另外一只手朝天一引,身后的火翼光芒当中,飞出来一件宝物落入他的手中。

    “金乌蘸火棍!”宾客之中有人低呼一声,这是京师中一件非常著名的六阶火属性法宝。

    陈志宁脸色一变,司空定远出身寒门,怎么会有魔发金铃和六阶法宝金乌蘸火棍?

    司空定远操控六阶法宝显得吃力,但六阶法宝在手毫无疑问攻击威力大增,也让他信心暴增。

    他凌空虚挥一棒,火焰奔涌风雷轰鸣,威力十分惊人!

    自从上次被陈志宁用大棒子教训了一顿之后,他留下了一个后遗症,对于棍棒一类的法宝没有抵抗力,所以幕后之人给出了几件法宝让他挑选,他立刻选择了这件金乌蘸火棍,现在感觉自己选对,很不错!

    云天音的心沉了下去,对手的强大超出她的预料,并且对她做出了极具针对性的战术。她暗自咬了咬银牙,眼神坚毅起来,此时唯有破釜沉舟与之一拼!

    她双手一变,换了一只曲子,但仍旧像刚才一样,难以对抗司空定远的魔发金铃。

    换了三支曲子之后,云天音的神情更见凝重,双手用力在琴弦上一按,催动了全身灵气,双手沉重,弹出了一只她现在还无法掌控的曲子。

    铮铮几声响起,司空定远脸色微微变,连忙摇动手中的魔发金铃,发出残破刺耳的声音,但也只能很悠闲地干扰到云天音。

    云天音的双唇已经被自己咬出血来,双手被琴弦割开,殷红点点。

    但她坚持住了,硬生生用这只曲子扳回了劣势。

    司空定远嘴角下拉,催动莽气奋力摇动魔发金铃,同时另外一只手将金乌蘸火棍举起,重重在地上一顿!

    轰!

    一圈圈的火焰爆发,顺着地面朝四周席卷而去,这件六阶法宝威力激发,顿时将整个擂台上变成了一片火海,云天音身后一声凄厉鹤鸣,中了毒焰的战兽滚入火海当中。

    “鹤儿!”云天音一声惊呼,手中连连弹出音符,将周围的火焰推开,却不料猛的一声铃音,云天音感觉双手已经不听使唤,噗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铃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刺耳,司空定远拼命地将莽气注入这件法宝之中,魔发金铃上那一道裂痕越来越大,眼看这件法宝就要彻底破碎了!

    但司空定远不在乎,这件法宝本身就是为了对付云天音的,只要能够获胜,破碎了也物有所值。

    云天音彻底紊乱了,她强行催动这支曲子,本就是在刀尖上行走,稍有一丝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噗!”她有吐出一口血来,原本悬浮在身前的玉琴已经维持不住,咣啷一声掉在了脚下。她软弱的朝后退去,靠在了战兽身上。

    “司空定远赢了。”已经有人下了定论。

    司空定远停下了手中的魔发金铃,手持金乌蘸火棍朝前逼近,棍头朝前指向,一团团火焰发出,逼近云天音。

    应元宿猛一下子站起来冲到了擂台边,焦急的看着云天音,用力拍着阵法大叫道:“认输吧,快认输啊,不要再撑着了,再这样要伤到根本了!”

    (下午登录居然没有让我输入那一长串的验证码,简直是生命的感动啊!)(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