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二七章 蓝月门
    “志宁你当心一些,老夫听说姚晓晓最近曾经出入过代天候的一处别院,恐怕那位侯爷又要对你不利。”

    陈志宁连忙道谢:“晚辈一定注意,多谢前辈提醒。”

    “不是什么大事,咱们是自己人。”他微笑一下,拍了拍陈志宁的肩膀走了。陈志宁立刻明白朝东流的用意。

    让派系中的人都认可自己,有什么事情也就可以互相照应。

    “代天候……呵呵,他又忍不住了啊。”陈志宁嘴角的笑容有些发冷。即便现在的他,想要挑战代天候还有些以卵击石,但他也一定会有自己的反击,会让代天候这种人也感到很不舒服!

    送走了宾客们,自有下人们打扫。朝东流把陈雲鹏夫妻和宋志野请过去,不准小辈们进去,陈志宁立刻“忸怩”起来,整个人好像喝了几百坛真意酿一样迷醉起来。

    谁都能猜出来长辈们在商量什么,宋清薇白净净的脸颊上一抹掩饰不住的嫣红,她不停地想要把陈志宁赶开,陈志宁就是不让她得逞。

    等长辈们出来,彼此十分客气,陈志宁凑上去很想问个清楚,却被陈雲鹏一瞪眼赶到了一边去。

    “朝老,宋大人,我们先告辞了。”陈雲鹏带着儿子出来,看他在车上记得抓耳挠腮,终于忍不住哈哈一笑:“笨小子,你本事那么大,这种事情还不是得为父出马?”

    陈志宁大喜:“成了?”

    陈雲鹏含笑点头:“成了是成了,不过阻力重重啊,你想想皇室。”

    陈志宁狂喜的心头立刻笼罩上了一层阴云,是啊,即便是三家的长辈都同意,他也要过了皇室那一关。

    陈雲鹏叹了口气,道:“小子,你想跟自己真正喜欢的人过一辈子,同走修行路,甚至是未来一通问鼎天道,飞升仙界做那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首先要成为天境,而且还不能是普通的天境,至少也要是天玄境!”

    陈志宁用力一点头:“我会拼尽全力的!”

    他抬起头来看着父母,双目如炬:“不仅是为了我自己,也为了咱们陈家,为了给爹娘、还有曾祖父讨回公道!”

    ……

    第二天陈志宁很早就醒来,他昨天睡得很踏实,尽管不能公布但三家老人已经暗中说定,让陈志宁终于确定,宋清薇和朝芸儿这两只小白兔,以后就是陈大灰狼的啦。

    一想到这个,不管前路有多么坎坷,他都信心十足动力百倍!

    所以昨晚修炼之后,他今天又起了个大早,小陈少爷要奋发图强。

    不过早膳的时候,陈义禀告道:“少爷,谭不易想要见你。”

    “谭不易?”陈志宁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是谁。之前他给了谭不易最后一次机会,让他第二天来找自己,谭不易并没有出现。

    在当时那种环境和氛围下,他认为谭不易应该已经备受挫折和打击,可是他仍旧没能幡然醒悟,陈志宁已经放弃这个人了。

    他很少会给人两次机会,可谭不易却没有把握住。

    谭不易对他有些用处,但也不是很重要,他一忙碌起来,就把这人给忘了:“他来做什么?”

    “小的不知。”陈义道:“他很早就来了,已经等了一个时辰了。”

    陈志宁却不为所动:“让他回去,好好干活。”

    “是。”

    谭不易没有走。

    陈志宁用过早膳之后直奔太学,要去四十七号院修炼。谭不易看到了少爷的马车,但是没有得到许可,他不敢过来,一直在后面跟着。

    他不是太学学子,不能进入太学,于是就在太学门口等着。

    陈志宁也懒得理会他,自行修炼去了。

    两天之后,他破关而出,准备迎接自己的下一场豪杰阵比赛。

    有太学的同窗来告知他:“你家的那个谭不易,一直在外面等着。天黑了他就回去,第二天一大早还没开门他就来了,继续等在外面。”

    陈志宁沉了脸,将陈义叫来:“你去告诉谭不易,我陈家花钱雇他是炼丹的!不是让他在太学外面闲坐的。他要是不想干了,就给我滚蛋,把这个月的薪俸退回来!”

    “是。”陈义去了,没多久回来了:“少爷,谭不易说了,他可以免费帮陈家干一辈子。”

    陈志宁哼了一声,才说道:“让他进来。”

    谭不易跟着陈义进来,看到陈志宁仍旧是一脸平淡木然,但他跪了下去。

    陈志宁看着他,一言不发,谭不易也低着头一言不发。

    良久良久,陈志宁淡淡问道:“有什么事?”

    “我想出人头地!”谭不易异常郑重的说道。

    “为什么以前不想?”

    谭不易迟疑了一下,轻声说道:“我妹妹来了。”

    陈志宁忽然想到昨天出门的时候,在门口看到的那个衣着简朴的半大女孩:“那是你妹妹?”

    谭不易的脸颊抽动了几下,显然心如刀绞:“是。”

    陈志宁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妹妹还未成年,却一个人从西璧郡前来京师?”

    谭不易身躯微微颤抖,良久才吐出四个字:“家中蒙难。”

    而后,他便不肯再多说,一个头磕下去,咚一声落在青砖地面上:“少爷曾经说过,你可以造就我。小人不敢有太大奢望,唯求丹道有成,其余的事情小人自己处理。”

    陈志宁看了看他:“好,我可以答应你,但你何以回报我陈家?”

    “若能不死,此生此身归属陈家,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陈志宁丢出一张灵符:“这是你自己说的。”

    谭不易捡起那张“奴灵符”印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呼一道灵焰窜起,火焰并无实质,不伤人却将灵符烧去,上面的符文印在了他的灵魂之中。

    此生此世,无法背叛。

    “你且回去等候,你的事情我自有安排。”

    “小人遵命。”

    谭不易退下,陈志宁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怎么培养谭不易?

    谭不易的资质还算不错,否则也不可能在西璧郡脱颖而出,让他们家里砸锅卖铁也要将他送来京师。

    只不过在京师的发展很不顺利罢了。

    很多外埠的天才进入京师都会如此,原本的天之骄子,忽然发现周围都是不逊色于自己的同辈,以前不用太努力就能够鹤立鸡群,现在拼尽全力也只能泯然众人矣,这种巨大的落差对信心是一种巨大的打击。

    熬不过去的,就会像谭不易一样,一直这样沉沦下去。

    推测着谭不易以前的经历,他想到了一些方法,但首先要做的是另外一件事情:“陈义,安排人去西璧郡打听一下,看看谭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少爷。”

    ……

    云天音的比赛比陈志宁早了好几天,震古台现在还是三十二强,他们趁着豪杰阵和英雄场这段时间没有比赛,多安排了一轮,这样随后三大擂的比赛才能同步,最后会合于“三合会战”。

    云天音这一场的对手是司空定远,陈志宁和应元宿约好了一起去观看。宝琳儿一定要跟来,因为它听说这一次的战场在蓝月门。

    蓝月门是京师内唯一一个以女弟子为主的宗门,实力马马虎虎,更像是一个女修们为了自保,而团结起来的帮会。

    她们勉强算是宗门系,但和散修们关系一直不错。

    蓝月门的总坛外是几条很有“特色”的街道,卖各种胭脂水粉,卖各种首饰衣裳,卖各种点心小吃最后一条才是重点。

    应元宿有点替云天音担心:“你跟司空定远交过手,你感觉他的实力如何?云天音她能不能获胜?司空定远这段时间的境界有没有提升?”

    陈志宁笑道:“关心则乱。我跟司空定远交手是我刚进入京师的时候,他也是太学优秀学子,这段时间肯定又有提升。”

    应元宿顿时绝望:“这么说云天音没希望了……”

    陈志宁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依我看,云天音至少有七成的胜面。”

    “啊?那就太好了。不过她杀入十六强,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以后可就不好办了……”

    陈志宁是真拿他没办法了。

    进入蓝月门总坛,青春靓丽的女修一下子多了起来。她们身材窈窕,身穿裁剪得体的蓝裙,彬彬有礼的引领着宾客。

    陈志宁三人很低调的进来,但三人的身份无论放在哪里都会格外引人注目尤其是在一座以女弟子为主的宗门内,身怀超一流血脉的陈志宁就像是黑暗中的一只火炬一样引人注目。

    前面领路的女弟子约么二十出头,身材和心思一样成熟,她摇动着曼妙的身段在前面走着,还时不时的回头冲陈志宁嫣然一笑,声音轻柔如同羽毛一般,每一次开口都挠得人心中痒痒。

    远处近处,时不时的会有女弟子们或者单独或者结伴经过,胆小的躲在柱子或者窗户后面悄悄观看,胆大的故意和陈志宁擦肩而过,留下一道香风,或者是一只罗帕。

    应元宿嫉妒的眼睛瞪得像一只蛤蟆,不停地跟宝琳儿嘀咕:“这小子有什么好?不就是有一道超一流血脉吗,长的也没有我帅……”

    宝琳儿认真的看着两人进行了比较,对应元宿说道:“应大哥你家的法宝镜子是不是出了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