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二五章 天琼流泉
    陈志宁混不在意,道:“不死童子有点难对付,但也不是没有办法,你们白山术派以法术见长,只要法术不断消耗他的生命力,你就能够获胜。

    其实最终的战斗,很可能是一场互相消耗的战斗。是你先灵气耗尽,无力在发出法术,还是他生命力消耗完,重伤无法复原。

    谁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获胜者。”

    宝琳儿圆溜溜乌黑黑的眼珠子一转,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陈大哥,你给我准备多多的修真美食,我一边吃一边打,消耗的灵气用灵食来补上!”

    她似乎对自己能够想出这样的好主意很得意,用力的一拍手开心的笑了:“哈哈!”

    陈志宁一头冷汗:“你……这也算是一个主意。”

    陈志宁当然不能像这小丫头这样不靠谱,他指定的策略是:灵丹。

    宝琳儿接连提升之后,仍旧只是个玄照境初期的修为,将突破玄照境中期。这个阶段想要快速补充灵气,高阶灵丹反而不行,因为她的修为无力快速“消化”高阶灵丹,陈志宁试验了几次之后,为她炼制了一炉三阶灵丹。

    灵丹服下迅速就能转化为一股精纯的灵气,可以将宝琳儿的一身灵气补充大约两成。

    一炉灵丹三十六枚,足够将她的灵气补充七个来回。

    宝琳儿很开心,每日勤修不辍,也不知是忽然开窍了还是机缘巧合,竟然将一直没有突破的五山术法中第四山炼成了!

    陈志宁对此哑口无言,他渐渐发现,自己的福缘的确不错,但似乎身边的人也不差,正应了那句古话,各有机缘莫羡人。

    陈志宁从宝琳儿的小院子里出来,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一辆马车急速而来,嘎吱一声停在了他的车前,应元宿那张兴奋地大脸从车内露出来:“志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终于突破了,我现在是玄启境巅峰的修士了,哈哈哈,我爹说的没错,我天资不俗,只是以前不肯努力罢了……”

    陈志宁:“……”

    ……

    陈志宁不打算住在家里了,他回到了四十七号院,在天地元力浓郁的院子中刻苦修行!

    但修炼本就不是那么容易前进的,玄融境本身又是一个十分关键的境界,感悟和积累同样重要,他虽然羡慕别人的机缘,却也知道自己仍旧要稳扎稳打。

    在四十七号院修行的时候,他就将小六儿放出来。这家伙现在以先天灵桃为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

    它却不怎么长大,始终是拳头大小十分灵巧可爱。

    四十七号院内没什么天敌,它整日里捉蜻蜓挖蚯蚓,玩的不亦乐乎。

    ……

    姚晓晓十八岁,双眼有灵,脸腮宛若桃花,尖尖的下巴天生有种惹人怜爱的魅力。她修行的根本功法也是《道艺》,同样是大江州的前辈精研出来的一道分支。

    而她的根本法术,则是姚家独有的《黯然录》,偏于黑暗诡异莫测,但威力强大,姚家先祖凭借这一部法术神通,多次以弱胜强创下了大江州姚家偌大的产业。

    几乎每一位从外埠赶往京师参加三合会战的修士,都有一个目标,要在京师站稳脚跟。

    姚晓晓也不例外。

    姚家数次谋求成为京师世家,却总是功亏一篑。除了自身实力的原因之外,京师中各方势力的集体排斥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所以姚晓晓今天出现在了这里,虽然今天从这里走出去,恐怕会被有人信看到,进而宣扬出去,对她的名誉有所影响。

    这是一间画室,四周都是白墙,正中央一张大桌子,上面铺开了一张宣纸。各种毛笔和砚台都是绝对的珍品,就算是在皇室的宝库之中也未必有多少。

    一个墙角摆放着一只青花瓷的大缸,里面放着不少卷起来的作品,姚晓晓只是安静的跪坐在一只蒲团上,低着头,没有好奇的去翻看或者是打量什么。

    过了一会儿,画室的门被人轻轻打开了。姚晓晓抬起头来,进来的是一名中年人,此外再无他人,姚晓晓心中失望,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颔首致意:“令先生。”

    令先生微微一笑道:“代天候大人公务繁忙,令我前来见姑娘。”

    姚晓晓微微一笑,姿容如画:“我懂的,整个京师的人都知道,代天候阁下很不喜欢陈志宁。”

    令先生却是玩味一笑:“不,皇室并不知道。”

    姚晓晓心中不赞同,却没有反驳:“我能够替代天候阁下击败他。”

    冷先生只是说道:“可是他击败了身怀超九阶法宝的吉言庆。”

    姚晓晓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有《七星涌灵术》,可以将修为强行提升到玄融境后期,维持一顿饭的时间,击败他不成问题。”

    冷先生摇摇头:“还不够。”他从袖子里取出一只小盒子放在了姚晓晓面前:“所以侯爷帮你一把,这是冥镜珠,将他拉入其中,配合你的《黯然录》和《七星涌灵术》,他必败无疑。”

    姚晓晓动容:“可是号称裁取冥海杀域一片的冥镜珠?”

    “正是!”

    姚晓晓点点头:“侯爷想要什么结果?”

    冷先生故意幽默了一把:“像以前的吕灯白一样。皇室还需要他的血脉。”

    “交给我了。”

    “很好。只要你能够成功,珅太子选妃的时候,侯爷会全力推荐你成为太子妃!”

    姚晓晓一阵激动,藏在袖子中的双手互相紧握。

    ……

    七阶天琼流泉乃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天地精粹。对于现在的陈志宁来说,直接饮用下去,也足以强行提升一个小境界。

    不过到了他现在的层次,这种提升算是一种“虚”升。

    因为他还没有领悟到足够支撑起下一个境界的大道天理——空有力量却没有境界。

    不过若是以天琼流泉为主药,炼制一炉灵丹的话,将这一炉灵丹服用完毕,累积的效果要比直接饮用强上至少一半。

    说不定到时候陈志宁的境界可以逼近玄融境后期。

    他今天想要完善丹方,因而将天琼流泉取出来,用手指轻轻沾了一点在口中品尝一下,感受一下药效。

    没由来的,他忽然想到:如果用天琼流浆来浇灌三位老爷会是什么结果?

    葫芦、金竹、桃树,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只不过葫芦老爷苛刻得让他绝望而已。

    很可能珍贵的天琼流泉浇灌下去,三位老爷美滋滋的却什么好处也结不出来,他就亏的血本无归了。

    但是这个很冒险的念头一旦冒出来,就像野草一样在心中疯长。

    他压下了这个念头,理智的告诉自己还是炼丹划算,但无论怎么样也静不下心来完善丹方。

    陈志宁将手中的毛笔一丢,苦笑一下抓起了那瓶天琼流泉,而后打开了指环空间。

    站在三位老爷面前,陈志宁举起了手中的玉瓶,说道:“今夜孝敬三位爷,您们尝尝还算可口?”

    一瓶天琼流泉并不多,陈志宁均分的灌溉在了三株植物下,每一株其实分到的也并不多。陈志宁想了想,有些恶作剧的又从自己的收藏之中,找到了几坛三百年份的真意酿——也不知道是谁送的,什么时候丢在储物空间里的——他将这几坛真意酿也一并浇灌在了三株植物下面。

    将空坛子丢出去,陈志宁隐约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忽略了什么事情。

    猛然间他想起来,自从三株植物在自己的指环空间内扎根,他似乎、好像、也许……从来没有浇过水!

    他只是不停的在给三位老爷喂灵玉,却忘了植物生长需要浇水……

    于是小陈少爷悄悄地一缩脖子,施施然关闭了指环空间。

    “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变化呢?”他自己猜测着,充满了期待。

    ……

    陈志宁等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些迫不及待得打开指环空间,想要检查一下是否与什么变化。

    他心念一动,可是指环空间却没有任何反应。

    “嗯?”他隐约感觉有些不妙了——这枚储物指环和自己本身相互关联,只要一个念头就能打开。而且陈志宁心里其实很清楚,这枚指环和别的储物空间已经有所不同了,可能是因为三株植物的原因。

    比方说他可以随意进出这个空间,而一般的储物空间除非已经达到了小洞天的水准,否则活物是无法进出的。

    但今早他念头一动储物空间却没有反应,这是怎么回事?

    他将指环摘了下来,仔细擦了擦,然后认真地默想一番,这才“用力”的催动了意念,下达命令打开储物空间。

    这一次指环有了反应,慢慢的有一道空间之门被打开,但陈志宁却目瞪口呆,因为打开的空间之中,迷迷蒙蒙有一片白茫茫的影子。

    有一种虚虚实实的感觉,让他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自己好心好意给三株植物浇灌了一瓶天琼流泉,为什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该不会把自己的最大依仗给弄没了?

    他一阵心慌。但手中的触感却十分奇特,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但又似乎根本没有触碰到。

    他闭上了眼睛,开始朝着那一片白茫茫之中倾注自己的灵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