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二三章 天境牌局(一)
    陈志宁却并不忌惮方书画的这种攻击,但他还是请人帮忙尽量手收集对手的资料,他担心方书画像自己一样有什么隐藏的杀手锏。

    不过随后有各种消息从通海州传来,方书画似乎就是如此,他性格随意,大大咧咧,不像是那种处心积虑隐藏狠辣手段的人。

    但陈志宁仍旧不放心,暗自准备着。

    宝琳儿这一场的对手是南方“大道图”的章有玉。大道图是一个类似于白莲教的教派,有自己的一套信仰,不算完整但已经足够,修炼的便是信仰的神明从上界流传下来的各种功法。

    章有玉不是京师的新人,他在京师已经三年了。

    大道图有个传统,会将一些很有天赋的少年送往京师分坛,让他们在京师之中一边历练一边修行。章有玉被寄予厚望,一只雪藏,直到今年才被推出来,就是想要在英雄场中一鸣惊人。

    前几年,大道图在英雄场中的成绩都很不好,最佳的成绩也只是六十四强,进入决赛圈。

    今年章有玉出马,轻松杀入十六强。

    宝琳儿换了功法之后修行进步一日千里,不过境界上跟章有玉还是没办法相比。好在他们白山术派的人,一向擅长“以弱胜强以低杀高”,这倒不是什么问题。

    陈志宁帮宝琳儿做了针对性的战术设计,又让应元宿出面,找了一位和章有玉的境界、战斗风格都差不多的修士,给宝琳儿当陪练。

    是的,到了这个阶段,任何一场胜利都弥足珍贵,做出多少准备都不嫌多。

    至于云天音,她在震古台要轻松得多,面对的毫无根基的散修公孙天闻,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看,公孙天闻都只有被她横扫的份儿。

    隔了两天,在如火如荼的三大擂各种消息当中,有一个不起眼的消息开始在京师之中慢慢流传:吕灯白“活”过来了。

    并没有太多人在乎这件事情,但皇室的一些秘密部门仍旧出动了人手,暗中检查了一下。几种秘法暗中施展,最后肯定这就是吕灯白,不是被人夺舍了。

    于是他们仍旧按照之前的方针,暗中打压,但表面上却十分“尊敬”吕家,对它们的一些“小错误”视而不见。

    陈志宁听到了消息之后微微一笑,银芒乃是老怪物,各个方面处理的滴水不漏,不需要自己多操心。

    他一面修行,准备下一场战斗,一面还要去传道阁查阅典籍,争取进一步完善《天魔大禁术》。

    中午的时候,他从传道阁出来,蔡三笑在门口等着他:“大祭酒阁下让你过去一趟。”

    陈志宁一缩脖子,弱弱问道:“我能不去吗?”

    他前次帮助一群为老不尊的家伙,将大祭酒阁下的存货一扫而空,最近一直在担心冷八极报复自己,这不就来了?

    蔡三笑嘿嘿一声,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当然不行。”

    逃不掉的陈志宁只好认命,已经打定了主意,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朝东流老师身上!并且,小陈少爷毫无心理负担。

    轻车熟路的来到了画榕楼,蔡三笑敲门得到了许可一推门,他自己让开了,指了指里面有些幸灾乐祸的对陈志宁说道:“进去吧。”

    陈志宁硬着头皮走进去。

    “这里。”冷八极的声音从一间屋子中传来,陈志宁循着声音走过去,门虚掩着,他轻轻推开,一片瑰丽闪烁的灵光如同水银泻地,他被震撼住了。

    屋子中摆满了巨大的书架,书架上分门别类的整理好了各种古老的书简。

    “书简”只是一个统称,有的的确是书简,但材质有竹子、玉片、角片、骨片、木片等等。也有一些就是直接刻在兽骨上,还有的是石板、甚至绳结。

    而冷八极正在专心致志的梳理着一堆破破烂烂的竹简。这些竹简已经腐朽破烂,几乎没有一枚是完整的。

    但冷八极仍旧专心致志,施展着极耗心神和莽气的秘术,灵韵流淌顺着现有的部分衍生补充着缺失的部分。

    陈志宁推开门的一刹那,正有一篇古简就要被补充完整,他看到一枚枚古老简朴的文字,正在冷八极的操纵下虚空排列着。

    陈志宁安静的站在一边等候,过了小半个时辰,冷八极终于完成了这一次的工作,他一挥手,所有文字烙印在一面玉板上。

    冷八极微微一笑,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水,对陈志宁笑道:“等急了吧?先坐。”

    陈志宁躬身坐下来,问道:“刚才那一篇……似乎不是修行功法?”

    “确实不是,只是一片记录了古老年代百族在大荒之中生活的历史。”冷八极说道,似乎是看出了陈志宁的疑惑,他又说道:“的确复原那些古老功法的价值更大,但我们不能仅仅以利益为动力。

    了解我们的祖先,研究他们的历史,是对我们自身的一种深层次的探究,而且可以让我们吸取经验教训,未来避免犯错误。”

    陈志宁点点头,心中暗感敬佩。

    “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冷八极一边整理着东西,一边问道:“你晚上有事吗?”

    “没什么事情。”他实话实说,下一个对手方书画不算什么强敌,该做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

    “晚上几个老朋友凑在一起玩玩叶牌,少个端茶倒水送干果的人,你过来吧。”冷八极没有征询他意见的意思,直接“征用”他。陈志宁猜测,这是对自己扫光他存货的惩罚,而他又是太学大祭酒,不能不答应,于是只好捏着鼻子做了这个“下人”。

    “好吧。”

    冷八极递过来一笺纸:“这是地址,戌时开始,不要迟到了。”

    “是。”

    陈志宁拿着那张纸退了出去,出去打开一看,上面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地址,甚至没有注明到底是什么地方。

    陈志宁苦笑一下。

    ……

    晚饭的时候,他一口气吃了五百六十份灵食,简直是山吃海吞。而后琢磨着:“应该换一位厨师了,这种级别的灵食已经无法满足我的要求,得提高灵食的等级了。”

    他吩咐下去,让陈义去问问,现在的厨子能不能做高等级的灵食。

    而后,他叫了马车,陈忠陪着往那张纸上的地址而去。

    转了几圈之后,他赫然发现,这个地址竟然是内城!

    陈志宁对京师还是不够熟悉,否则在拿到地址的时候就能分辨出来。陈志宁有些头疼,晚饭之后用不了多久内城就会关闭,而且进入内城是需要许可的。

    他找了一座内城城门,看看能不能想办法进去。不料到了城门口,守城的将领一看是他,微微一笑:“小陈少爷,请进去吧,我们得过吩咐了。”

    陈志宁意外,对那名将领笑了笑进去了。

    马车不紧不慢的前行,越走越偏僻,到了一条内城城墙下,非常幽静的巷子。

    “是这里?”陈志宁下了马车,看看门牌的确是这里。一扇小门,门板古旧,两旁的墙壁也只是普通的青砖,似乎没什么特别之处。

    陈志宁嘀咕一声:“还真是低调。”

    他上前敲门,刚刚抬起手,那扇小门自己打开了。

    陈志宁意外,顺势走进去,里面是个小院,真的很不起眼,使用的材料也就是普通的砖瓦木头,不见一点奢华。

    陈志宁心中嘀咕:“大祭酒阁下到底是跟谁玩牌?为什么选择这么一个低调的地方?”

    但他很清楚,这地方可是在内城,即便低调主人也不会普通。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转头去看那扇小门,小门已经自动关闭。

    陈志宁心中震惊:“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是阵法?是法宝?不论是阵法还是法宝我都有着很深的造诣,可是为什么我却在这座小院内看不到一点阵法或者是法宝的痕迹?”

    那扇小门普普通通,看上去就是一扇木头门。

    陈志宁心中凛然,恭敬的走进了正屋,里面坐着一个人,笑道:“不错,你来得早一些,正好布置一下。”

    陈志宁大为意外:“垒石老人?!这、这里是您的住处?”

    “是啊。”垒石老人微微一笑:“我这人要求不多,头有片瓦、脚有立锥之地就够了。”

    他正像一位普通的居家老者一样,将一张木桌搬到了屋子的正中央,一边还摆放着茶具和一些干果点心。

    陈志宁恍然:必定是阵法。恐怕整个太炎,也只有垒石老人才能够将阵法布置的如此了然无痕,让他也毫无察觉。

    垒石老人指着那些茶具说道:“你把这些整理一下,摆放好。这帮老家伙,过一段时间就要来闹腾一番。”

    有人不高兴了,声音传进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既然如此今天我一定要多赢你一些。”

    语气不善,但是声音陈志宁听了很耳熟。

    紧接着门口出现一个高大魁梧身影,陈志宁再次意外:“道无涯阁下!”

    正是在长平卫算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天境大修道无涯!(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 12:3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