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二二章 银芒中鼎(三)
    “可恶!”银芒愤怒,小鼎猛的膨胀起来,那口大钟似乎就要敲响。而陈志宁仍旧淡定,只不过此时背在身后的双手,掌心里满是汗水!

    “啊!”银芒一声压抑的怒吼,猛的将小鼎停下,那口大钟却处在随时可能敲响的状态:“小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妄图控制本座?想要得到这件超九阶法宝?绝不可能!这都是本座的根本,本座拼着和你同归于尽,也不会让你得逞!”

    陈志宁摇头:“前辈错了,晚辈对您的法宝绝无觊觎之心,只不过前辈信不过晚辈,晚辈也一样信不过前辈。您答应的条件,晚辈需要一个保证。”

    他用手一指金色的光茧:“这只是一个保证罢了。”

    银芒怒道:“难道本座以后就成为你的奴隶?这绝不可能。”

    “非也,晚辈仍旧只需要前辈出手三次。不过……晚辈如果死了,前辈这个禁制也就无人能够破解,所以……前辈还得保护晚辈的安全。”

    银芒愤怒:“竖子欺人太甚!”就似乎要催动那口大钟,陈志宁顺势给他一个台阶:“前辈息怒,晚辈绝不会擅自使唤前辈,您是前辈是尊长,晚辈保证,只要您接受这个条件,以后一定毕恭毕敬。”

    银芒停了下来,怒哼一声:“罢了,本座苦守数万年,总不能终于脱困却功亏一篑吧,唉……”

    他一声叹息,大钟落回小鼎之中,虚影闪烁一切消失不见。

    银芒不再挣扎,任凭金色的光茧逐渐收缩。光茧化作了一层层的金色符文和阵法,烙印在身躯之上。

    甚至有一丝丝的金芒,渗透进了银芒之中。

    不过,这光茧并不仅仅是限制银芒,也帮助他迅速获得了这具身体的控制权。银芒一声冷哼:“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

    陈志宁心中哂笑,你这狡诈无比的老家伙也好意思说这话?

    寂静片刻,虚空躺着的“吕灯白”忽然睁开眼睛,而后慢慢坐了起来。他的瞳孔之中有一圈银色的光芒闪烁而过,似乎还在适应。

    而后他略带僵硬的转动了一下脑袋,看向了陈志宁,双眼冰冷刺骨,不过很快陈志宁就感觉到,眼前这人,变成了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吕灯白。

    “前辈好手段!”他一声赞叹,知道对方已经用特殊的精神法门将自己的灵魂伪装成了吕灯白。

    “不必和我如此客气,你是陈志宁,我是吕灯白。”他说着站起来,走到了陈志宁面前:“为了不露破绽,你我还是敌人。”

    陈志宁一笑:“自然。”

    他微微一拱手:“明日,整个京师都会知道,风城吕家唯一的希望,吕灯白又活了过来,即将掀起一段新的传奇!”

    “吕灯白”淡淡道:“我不会太高调。”

    陈志宁一点头:“如此,我就告辞了。”他留下一枚玉符:“这是传讯玉符,如果我需要你出手的时候,就会动用他。”

    “好。”吕灯白面皮不自然的抖动了一下,将玉符收了起来。

    陈志宁走出去两步,忽又转身问道:“晚辈还有一事不明,前辈为什么要伪装成与吉言庆同生共死的姿态?还故意让天境也误会,一旦吉言庆被杀,你就会破空飞走,重新化为机缘,等待新的主人?”

    吕灯白生硬道:“若不如此,人人都来抢夺,那就不是本座挑选合适的宿主,而是无数宿主争夺本座了。”

    陈志宁恍然,的确应该如此:“前辈思虑缜密。”

    他说完再无疑问离开。

    嘭!

    陈志宁刚走,身后吕灯白就一拳将那张巨大的圆桌砸的粉碎。陈志宁微微一笑,丝毫不动怒。

    ……

    出了吕家,迎风一吹,陈志宁背后汗津津的一阵寒冷。

    “好悬!”他悄悄吐出一口气,隐藏行迹顺着黑暗返回家中。这件事情从和吉言庆一战之后,他就一直在谋划,没有人能够商量,他一个人反反复复将计划不断的完善补充,想到什么不足就马上修改。

    吉言庆得到所谓的超九阶法宝之后,一直秘而不宣,甚至只动用了一次,就让他感觉有些可疑。反复观看光影录像之后他更增疑惑。

    等到大战之时,他看到那一点银芒是从吉言庆的心口扩散开去,立刻明白这是一种“寄生”而不是什么“共生”。

    如果仅仅是一件超九阶法宝绝不会如此。

    而在和这件超九阶法宝对决之中,他又感受到了一丝丝极为隐蔽的灵魂之力。一般的修士不会察觉,但陈志宁有铁页丹,他对灵魂的力量十分敏锐,立刻分辨出来除了吉言庆自己的灵魂之力外,还有另外一丝隐藏的极深,显得有些“古老”的灵魂之力。

    于是他能够确定这件所谓的超九阶法宝绝不简单,送出一道意念,做下了今晚一个约定,

    陈志宁担心对方不来,专门在战后毫无必要的放出铁页丹。铁页丹在灵魂方面的能力,果然让对方如约而至。

    他在院子之中布下的各种禁制,本就是为了让对方发现,从而让他轻视自己,降低警觉。

    而在吕灯白的身体内绝无任何猫腻,银芒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要得到一具自己可以完全操控的躯体,必定会有些激动,注意力主要放在躯体上。

    而他说出自己和圣者堂的深仇大恨,和银芒讨价还价,也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

    真正的布局在那张古旧的拔步床之中!

    陈志宁暗中收集了数种极为高明的禁制,其中最主要的四本秘典,得自于太学传道阁。然后用金竹解析一番,得出一部前所未有的“魔神大禁术”!

    差一点就超出了陈志宁的能力范围,幸好他刚刚得到了那一只元核刀笔,在这一过程之中对他帮助极大。

    这种禁术控制不住超九阶法宝,但能控制住银芒,银芒当年即便很强,但现在也已经被消磨的力量所剩无几。

    一环环的布置,终于最后成功。

    这其中起最大作用的,其实不是陈志宁的布置,而是银芒的一种侥幸心理。他苦守数万年,当然不可放弃任何一线希望,哪怕知道被陈志宁以禁术控制住,却也兴不起同归于尽的决心。

    陈志宁安然入睡,心中十分满足,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够得到一位身怀超九阶法宝的顶尖打手!

    不过他也不能携带,银芒不会乖乖受制,等他恢复一定的实力后就会想方设法的拜托陈志宁的束缚。

    陈志宁要在那之前,不断加强自己的“魔神大禁术”。

    ……

    “大懒虫,太阳都晒到屁股啦!”朝芸儿在门外叫着,想要进去将他闹起来,又害怕这家伙没羞没臊得给自己来个“坦诚相见”。

    朝芸儿很肯定,那个坏哥哥肯定做得出来。

    陈志宁昨晚精神绷得太紧,一觉睡下去忘记了时间,直到朝芸儿来过来喊,他才慢慢醒来。

    等他洗漱完毕,朝芸儿已经把早膳都摆在了桌子上,白生生的小手支着下巴,满足的看着他:“快吃吧,我早就吃过了。”

    陈志宁一边吃一边和她聊着,有些意外:“清薇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因为今天是爷爷让我来的,待会我还要去清薇姐家。”

    “老师?”陈志宁想起来画榕楼里一群为老不尊的老顽童们。

    “对呀,过几天是爷爷的寿辰,他准备办一场家宴,不用大操大办,直把一些亲近的人请去,你们家,还有清薇姐他们家,当然就由本小姐来通知啦。”

    陈志宁恍然,却又有些好奇:“老师今年高寿了?”

    朝芸儿捂嘴一笑:“爷爷可是不服老呢,前年的时候他说自己一百五十岁,可是今年他决定过一百二十岁的大寿。”

    陈志宁也是哭笑不得。

    朝芸儿又道:“而且爷爷过寿很随性,每年的日子都不一样,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一天生日。”

    陈志宁隐约感到,老师似乎是需要过寿的时候,就过寿了,若真是如此这一次老师召集大家应该是有事情要宣布。

    “好,我和爹娘一定去。”

    朝芸儿完成了任务,开开心心的去找宋清薇。陈志宁在家中休息片刻,吩咐一声:“把对手的资料拿过来。”

    陈志宁已经杀入豪杰阵十六强,而上一轮擂台赛全部结束之后,十六强进八的抽签也随之开始。

    十六强之中,有很多陈志宁熟悉的名字,他在太学上舍的三位同窗:紫和铃、何冲和邓广全。

    此外,还有众人最早评定出来的十三鹰之中的“灵瞳”赵同力,“七夜花”姚晓晓。

    但不知是不是组委会故意安排,陈志宁避开了所有强者也或者说,所有强者避开了他,尽量保证他们都能够进入八强。

    陈志宁这一轮的对手,是来自通海州的“书痴”方书画。据说他已经能够将自己的丹青造诣,融入到自身的修为之中,战斗起来随意挥毫泼洒,场面宏大壮观,威力非比寻常。

    他之前连胜两场,也都十分轻松,他本身就是玄融境初期的境界,要高出对手不少,而且他的法术十分另类,一上台猛攻一阵就杀的对手手忙脚轮,趁机赢下了比赛。(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22 06: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