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一七章 天公神雷
    “哈哈哈!你中计了!”

    吉言庆一声大笑,被陈志宁双鞭缠住的十三道望天神剑,恰好都处在特殊的位置上,组成了一种神秘的剑阵!

    十三道望天神剑一震,配合着核心上的玉符,爆发出了一道强大的元力漩涡,十三道望天神剑剑尖扭转,朝向了漩涡内。

    陈志宁双手抖动起来,两条“神龙”似乎已经无力控制住那十三道桀骜不驯的神剑。

    吉言庆面带微笑,胜利似乎就要到来,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如此强大,连续两场,没有动用最后的杀手锏,仅仅凭借自己的法术,就已经足够击败对手。

    “皇室宠儿?呵呵,不过如此。”他心中淡淡说道。

    陈志宁脸上却并无慌乱之色,他冷静的看着吉言庆,叹息一声说道:“你真的要在我面前耍弄阵法?”

    吉言庆一愣,很快想起来这家伙可是被垒石老人看重,亲自招入护城大阵改进计划的!他暗呼一声不好,自己失策了,怎么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陈志宁则是摇头,他细致的钻研过吉言庆,甚至专门去研究了《道艺七大精解》,所以吉言庆大致会施展什么样的法术他已经心中有数。

    而吉言庆不出所料的施展出这一座“沉沦剑阵”,就说明他已经骄傲了,仗着超九阶法宝,他自认胜券在握,并没有细致的去研究对手,专门的制定战术。

    他身后的天网之中,落下一道冰冷的剑意,唰一声将十三道望天神剑中的一道冰冻,整个剑阵瞬间崩塌,中央那巨大的元力漩涡轰然破碎,爆炸的威力惊人,朝着四面八方呼啸倾泻,如同决堤的洪水。

    陈志宁居于其中,火鞭和雷鞭如同两道绕体神龙,将他护持住不受影响。

    而吉言庆则是飞快后退,他更加清晰的感觉到,十三道玉符正在一道一道的破碎中!

    他勃然变色,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的风度,怒喝道:“你竟敢毁我灵符!”

    陈志宁哂笑:“抱歉,我可能没有告诉你,我们在比武啊!”

    吉言庆被他讽刺得老脸一红,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说辞,铁青着脸道:“很好,你果然停住了,那么接下来,我们就不要让大家失望了吧!”

    战歌堂外一片惊呼,众人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了超九阶法宝的任何一个细节。

    在战歌堂中,某个隐秘的房间内坐着几个人,大祭酒阁下终于把自己从堆积如山的古老书简之中拔出来,坐在了这里。

    陪着他的还有几位,其中之一,赫然正是朝东流!

    之前几位老人都是淡然笑谈,只是偶尔看一眼战场,但是当吉言庆这句话出口,大祭酒和朝东流都严肃了不少,认真看着战场。

    ……

    陈志宁微微眯起双眼,暗暗一笑:有些乱了分寸了吗?

    一团刺目的银光从吉言庆的身体内迸射出来,光芒刚刚出现,就有一股宏大莫名的可怕力量笼罩了整个战场,连封闭和构架战场的大阵也摇摇晃晃,发出了喀喀的响声,显然是有些承受不住了。

    只有直面他的陈志宁,才真正明白这一件超九阶法宝有多么可怕。也只有他,才看清楚了那银光乃是从他的胸口心脏位置上“点燃”的。

    最初只是针尖大小的一点银芒,而后迅速的膨胀成为一团银光整个过程极为迅疾,若不是陈志宁之前已经有了推测,恐怕也不会。

    但超九阶法宝的强大,还是大大出乎了陈志宁的预料,银芒射来瞬间将他的六识彻底封闭。眼不能视、耳不能闻、鼻不能嗅、肤不能感、灵觉也一片错乱……甚至他感觉到,连自己的思维都有被凝固的趋势。

    而在这一片银光之中,他想要后退,却已经失去了方向的感觉,不知道那里是前那里是后,甚至头脚是否颠倒,他现在也不能确定!

    “好可怕!不愧是超九阶!”陈志宁心中凛然,更是不敢怠慢,“横压当世”全力催动,同时在天网之中,另外一座道阵缓缓启动,长恨歌和横压当世并行,陈志宁的气息一步步攀升,玄融境初期的境界,却操纵着绝境的力量。

    “这是什么力量?”银光当中处处如针刺,吉言庆的声音也好像一道道钢针一样刺着陈志宁的鼓膜,其中带着更加尖锐的抨击和讽刺:“哼,小孩玩大刀,稍不留神就会伤到了自己!”

    陈很志宁没有说话,他撑开自己的力量,弹指打出一枚枚阵徽。

    这些巴掌大小、盾牌形状的阵徽能够如同宝琳儿的阵盾一样张开一面面半球形的防御阵法。但陈志宁现在六识感知都被干扰,因而他没有将这些阵徽放出去,而是紧贴在自己身上。

    十八枚六阶阵徽,将他全身上下牢牢地保护起来。

    战歌堂外,观众们听到了一声声沉闷的巨响声,好似惊雷,又像是兽吼!

    陈志宁猛的后退,似乎被什么强大的力量击中了,一口鲜血喷出来。同时吉言庆的冷笑声传来。

    陈志宁想要去捕捉对手的行踪却毫无用处,他下意识的几个躲闪,吉言庆却并没有进攻。

    银色的光芒如同钢针一般,一层层的不断向他的体内渗透,他感觉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银芒之内隔绝一切,就算是天境大修,只是看影像也不会发现什么疑点。”陈志宁一咬牙,双极神魔体启动!

    “天公神雷!”他一声大喝,双手虚抱,当中出现了一颗黑色的铁球,似是某种法宝。

    而实际上,灵气和莽气一同涌入这颗中空的特殊球体之中!

    “什么东西!”吉言庆感觉到了什么,暗中吃惊,心中狂吼:“鼎老助我!”

    似乎有什么东西受到了召唤,一阵阵强烈的心脏跳动,泵出强大的元力,将银色光芒变得更加凝实!

    外面的众人再次听到了那一声声如同闷雷又好似怒吼的巨大声音,陈志宁咬紧了牙关,灵气、莽气一同涌出,有两大道阵加持,他能抖动用的力量超过了一般的绝境!

    如此海量的莽气和灵气混合在一起,产生的强大破坏力,就算是一位天境修士也不敢小看!

    陈志宁吐出一口浊气,其中混杂着学沫,将手中的那一颗圆球缓慢推送而出。

    圆球好像没有重量,又好像本身就处在一个没有重力和阻力的空间之中,轻飘飘慢悠悠的朝着银芒深处落去。

    那座房屋内,朝东流和大祭酒一起变色:“不好,这阵法恐怕撑不住!”

    大祭酒一个闪身,已经到了战场外,双手一抬,腰间一条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蓝布腰带松开,迅速扩大缠绕住了整个战场。

    朝东流看到这一幕,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几乎是那一条神秘的腰带捆住整个战场的瞬间,陈志宁推送而出的那颗圆球中庞大的灵气和莽气猛然混在了一起。

    爆炸并没有马上到来,强大的破坏力首先向内塌陷,造成了一个类似于奇点的奇特黑点,在银芒之中分外醒目!

    而后如同恒星诞生一般的爆炸,从这一点上呼啸而出,即便是银芒强大,也难以阻挡这种猛烈的冲击。

    吉言庆原本还十分有信心,笃定只要有鼎老助我,一切敌人都是浮云,却不料这股力量一爆发开,他就脸色惨变,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不能够完全施展的超九阶法宝,也挡不住这一击!

    “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什么天公神雷,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这些念头一瞬间纷呈于他的脑海之中,而后一股可怕的力量袭来,连银芒都破碎了,他的抵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全身一颤,就被这股力量轰的昏迷了过去。

    那颗圆球却不是金属的,而是陈志宁用一种特殊的木头制成,一旦爆炸,所有的材料瞬间烧成了青烟,确保绝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而在强烈的爆炸之中,陈志宁终于如同外面众人那样,听到了那一声巨响,果然如同惊雷,又好似怒吼。

    他微微一笑,将铁页丹高高悬起,滴溜溜的转动之中,太古神人像落下,垂绦一般的光芒护住了自身,似乎是要保护自己不被爆炸的余波伤害。

    他悄然送出一丝意念,而后再不动声色。

    战歌堂外,众人看到那银芒笼罩,知道是吉言庆动用了超九阶法宝,自始至终兴奋不已,终于可以亲眼目睹超九阶法宝神兵的威力了!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之后战局并不按照他们预料的那样发展。陈志宁忽然喊了一声什么“天公神雷”,就有一股强大的爆炸将银芒彻底摧毁。

    那可是超九阶法宝啊,天公神雷,那是什么东西?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它怎么可以击败超九阶法宝!

    剧烈的爆炸在他们难以置信的眼光之中横扫一切,持有超九阶法宝的吉言庆就像一只沙包一样被甩了出去。

    而后爆炸的力量狠狠撞在了战场大阵上,整个大阵喀喀喀的一连串碎响,裂痕密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