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一五章 精心备战
    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更是搞得书院系和宗门系一起颜面无光。不过在那位天才去世之后,有关于他提出的“七大难题”和他最后做出的“七大难题破解”,有无数修士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研究,不少大修都是因为参悟七大难题,最终突破瓶颈,荣升绝境,甚至是天境。

    天澜州学中有一位天境,就是七大难题的获益者,他留下了一部《道艺七大精解》,乃是天澜州学中最重要的典籍之一。

    “根据资料……”陈志宁一边翻看一边说道:“吉言庆闭关之前只是一个玄照境后期,这一次闭死关让他一举突破了两个小境界,提升为玄融境初期,这部秘典不简单啊。”

    蔡三笑点点头:“所以你千万小心,我建议你去查一查典籍,太学中有一部《道艺七大精解》的副本,你最好也去看一下。”

    陈志宁点点头,时间紧迫,他要全力备战了。

    ……

    传道阁之中,陈志宁老老实实的按照规程,借阅出来一本厚厚的线装古书。

    在天澜州学中的那一部《道艺七大精解》,乃是当年那位天境直接灌输的玉简,自然是最为精确的,转录的这种副本从各方面来讲都要差了很多,但至少能够让陈志宁对这部秘典有所了解。

    这还是陈志宁第一次接触到这种《道艺》解析出来的秘典,他先看了“七大难题”的部分,顿时一身冷汗,暗自反思:如果不是已经提前知道这七大难题被破解了,以自己现在的水准,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破解的。

    那样的话,自己肯定也会对自己一直修行的《道艺》和书院莽气修炼体系产生怀疑!

    而一旦对自己修行的根本基础产生了怀疑,问题就大了。轻则境界从此停滞不前,中则莽气凝固无法使用,重则功力全废,甚至走火入魔死于非命!

    他仔仔细细的又将这七大难题思索梳理了一遍,最终还是摇头,至少以他目前的境界,对《道艺》的理解,还无力破解这七大难题。

    他也不由得暗暗敬佩,当年那位天才也同样境界很低,更是因为先天不足始终难以突破,但他精研《道艺》却能够提出这样七大难题,并且最终解决了。

    他继续往后看去,关于破解的部分,几乎每看一段,都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一天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他是一边看一边进行试验,等到将七大难题和七大难题破解全部看完,他愕然发现,自己的境界竟然寓所提升,已经隐隐逼近玄融境中期了,似乎只差最后轻轻迈出那一步,就能踏入玄融境中期!

    “前人遗泽。”他一声赞叹,心中自然感恩。

    他随手从储物空间中摸出来一些灵食吃了,也不休息继续往下看去。后面的一小部分,才是真正的《道艺七大精解》,来自于那位天境。

    所谓精解,实际上就是将七大难题破解的部分详细的阐述一遍,并且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毕竟是天境大修,他提出来了一些新的破解方向,并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深入探讨。

    天境的好处就是,他的所有“猜测”,都自己进行了验证,正确的才会记录下来。

    陈志宁大呼值得,自己真应该将七大难题的相关秘典都找来看看,说不定能够一口气突破到绝境。

    一天一夜,陈志宁将这一部《道艺七大精解》彻底研读完毕。他从传道阁之中走出来,外面阳光柔和温暖,陈志宁活动着身躯伸了一个懒腰,慵懒之中有着一些闲适的恬静。

    “吉言庆连续提升两个境界,应该是在第一、第二两大难题上有了突破。”他心中有了定论,回忆着前面两大难题,也就对吉言庆的修为和可能擅长的法术类型有了推测,以便于他早做准备。

    当然,陈志宁不会因此先入为主的认定,对手就会是自己推测的样子。

    他来参悟《道艺七大精解》,只是为了有备无患。事实上在法术方面,陈志宁最大的优势就是属性全面,不管对手擅长哪种类型的,他都能随机应变的应对。

    “可是那件超九阶法宝神兵,才是最大的难题。”他心里嘀咕着。对手有杀手锏,他也不是没有。最差的结果,也就是暴露自己的长恨歌。

    两大道阵重叠,硬拼一件只能发挥出一成威力的超九阶法宝,陈志宁不觉得自己抗不下来。

    他从太学出来,没有回上舍四十七号院,而是返回了自己家中,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

    马车在陈府门前停下来,门子上前来,手脚麻利的在车门下搭上了脚凳:“少爷,您慢点。两位小姐已经等你很久了。”

    陈志宁一喜:“她俩来了。”

    他进了宅院,宋清薇和朝芸儿果然都在,正由蔡琳陪着说话。贝小芽没有出现,不知道在自己房间里做什么。反正她就算是在,也是一根冰柱子杵在三人中间。

    倒是表妹秋安云慵懒的趴在一边的石桌上,还有点婴儿肥的小脸儿压着自己的胳膊,就好像一只午后浅睡的猫咪。

    看到陈志宁回来,朝芸儿还在因为宝琳儿生气,一噘嘴不肯主动跟他说话。倒是宋清薇似乎已经心无芥蒂,大大方方的取出一枚晶符放在桌子上,轻轻一点:“这是托人从天澜州找来的一段光影记录,是吉言庆超九阶法宝神兵出手的瞬间。”

    晶符比一般的玉符有着更好的对于光影的记录效果,激活之后立刻投射出一片立体光幕,将吉言庆出手的那一瞬间完整的展现出来,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那无穷的银光竟然让人有种隐隐刺痛的感觉。

    而最后银光之中传来的巨响轰鸣声,也和陈志宁之前看到的描述有些细微的差别,虽然声音巨大,但是难以辨识,也说不清楚是惊雷声还是兽吼声。

    陈志宁上前握住宋清薇的手:“谢谢。”

    宋清薇笑着道:“这次真的不用谢我,是芸儿担心你,去求了朝爷爷,他老人家动用关系从天澜州找来的。”

    陈志宁一愣,再去看朝芸儿,后者仍旧噘着嘴不肯理他,将笑脸恶狠狠的转到了一边去,陈志宁嘻嘻一笑上前喊了一声:“芸儿妹妹。”

    “干嘛!”朝芸儿朝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答应道。

    “你真好。”陈志宁柔声轻缓的说道。朝芸儿心里一软,又是哼了一声,却不噘着嘴了。

    宋清薇道:“你认真研究一下,说不定会有收获,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这是豪杰阵,每一战都至关重要,不能轻敌大意。”

    陈志宁再一次认识到了三大擂和三合会战在京师人心目中的地位了,连宋清薇这么高冷的女孩都不由自主的被影响了。

    “好。”他答应一声,让蔡琳陪着两女,自己拿着晶符进了修行静室。

    他在修行静室内将这一段光影记录反反复复看了二十多遍,忽然摸着下巴皱起了眉头:“这里……似乎……嗯……”

    忽然袖子里动了动,小六儿探着脑袋钻了出来,似乎是饿了,朝陈志宁拱了拱,然后一蹦上了桌子,小爪子比划着吱吱乱叫。

    陈志宁只好又摘了一枚先天灵桃丢给它。

    小家伙一声欢呼,抱着先天灵桃咔哧咔哧的吃起来。

    好在陈志宁养了这个小家伙之后,就用低阶灵丹重新培育了十几枚先天灵桃,暂时不用为小家伙的口粮发愁。

    小六儿吃饱了之后,又钻回了陈志宁的袖子里睡觉去了。陈志宁则继续研究那一段光影记录。

    ……

    豪杰阵三十二强的第二轮比赛,战场仍旧在太学,太学的战歌堂十分广阔,即便是同时进行十二场比赛也完全足以容纳。

    但是组委会不会乐意的,他们将每一场比赛错开,第二轮有几场焦点之战,陈志宁和吉言庆之战,正是其中之一。

    早上,一只车队顺着大街缓缓驶向了太学正门。马路旁的行人中,有不少也是赶往太学却观战的,看到这只车队立刻兴奋起来,纷纷跟随在其后。

    有年长者向自己的晚辈介绍:“看到没有,那只车队一共四辆马车,最前面的是叶子道,第二辆是于本间,第三辆是何渡,第四辆乃是吉言庆!”

    晚辈愕然:“天澜州最近四年的豪杰阵选手都到齐了。而且看马车的顺讯,最后的吉言庆最显尊贵啊。叶子道三人全都来为吉言庆撑场面。”

    “是啊,这就是修真界,先行一步不算领先,在这里遍地机缘,随时可能后来居上,不到最后天劫那一刻,说也不敢说自己一定是最后的获胜者。

    吉言庆连续被叶子道三人压制,可是现在呢,一件超九阶法宝,就足以让他凌驾于天澜州三十年内所有的天才之上。

    叶子道三人肯定是担心吉言庆记恨,这才不惜自降身份,来为吉言庆开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