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一四章 七大精解
    宋清薇哼了一声别过脸去,朝芸儿虎着小脸,用力站在了陈志宁身边瞪着宝琳儿开始磨牙,像一只护食的小猫。

    陈志宁暗自冷汗,他很想说,其实真的没什么,你们都误会了,宝琳儿显然是意识到了无良二人组之中,自己才是做主的那一个,她怕自己不答应,这可是事关修真美食的真谛,小吃丫绝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

    应元宿傻乎乎的一撞陈志宁的肩膀:“你倒是说句话啊!”

    陈志宁看看左右,一缩脖子:“咱们是吃友。”

    “哈哈哈。”应元宿大笑:“好,就这么定了。”

    ……

    应元宿对这个吃友很伤心,他跟陈志宁“借”了一百五十万三阶灵玉,在陈家附近不远处,给宝琳儿买了一座小院子住下来。

    然后宝琳儿谢绝了京师内其他势力的任何宴请,一心一意的呆在自己的院子里,美其名曰:苦修备战。

    她到真是修炼了,不过修炼之余,就是呆呆的等着陈志宁和应元宿过来,带着她出去品尝各种美食。

    这事儿怎么看都像是陈志宁还没有结婚,就养了一个“外室”。

    但实际上他和应元宿都没有这个心思。应元宿和他都有些愧疚,因而想要补偿宝琳儿一下或许在别人看来完全没有必要而应元宿自己没钱,只能找陈志宁借。而为了方便,他看房子的时候就选择了距离陈志宁家近的地方。

    事实上两人至少目前都是把宝琳儿当成了一个用来疼爱的妹妹。

    当然,如果陈志宁真的和宝琳儿发生一点什么,他也乐见其成的。

    凡间界男人三妻四妾乃是常理,钟情一人的,会被称为情圣,大家都很称赞,但并不是主流。

    如果陈志宁四处留情,应元宿完全不会反对,说不定还要帮忙多看几处“外室”。

    而他自己,目前则是一心一意的追求着云天音。整日里愁眉不展,担心云天音不肯“屈服”,又担心云天音屈服了之后会心里委屈……

    这件事情的后遗症是,“江湖传言”陈少帮应少追求天之骄女,还没成功呢自己先蓄养起了外室……

    应公韦应老大人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急忙亲自出面把陈志宁请过去,要将应元宿“借”他的一百五十万三阶灵玉还了,又一再拜托他继续帮应元宿“追求”云天音。

    陈志宁想出来的那个计划,应元宿未必有多喜欢,只是不得不接受,却很对应公韦这种朝堂耆老的胃口。

    应老爷子担心陈志宁不“尽心尽力”,陈志宁也只能暗叹一声,不肯收那一百五十万灵玉,但跟应老爷子保证,自己一定会倾尽全力。

    ……

    多出来这么一个妹子,陈志宁的肩上担子更重了。

    英雄场第一阵,陈志宁给宝琳儿的阵盾是五阶法宝,金色小箭虽然是六阶,但留了一手,那件法宝只能使用三次。

    现在,陈志宁重新炼制了六阶阵盾和完全版本的金色小箭。又在应元宿的死缠烂打下,为宝琳儿炼制了一件“天丝茧”,配合她的第二山神术使用。

    做完这些,陈志宁越发内疚了:“不行,一定要想办法弄到一些顶级材料,给自己爹娘和老婆们炼制几件高阶法宝!”

    不知不觉之中,七天时间就过去了。因为忙于这些琐事,他的备战并不充分。

    ……

    “这一场你会很艰苦,我对于结果并不乐观。”蔡三笑认真收集了对手的资料。

    “天澜州吉言庆,玄融境初期。天澜州乃是我太炎最重要的三个州之一,距离京师不远,民风彪悍,特别崇尚修行。”

    “最近七百年来,天澜州州学人才辈出,几乎每一届豪杰阵,他们都有人杀入十六强。”

    “以吉言庆的年纪,实际上三年前他十六岁的时候就应该来参加豪杰阵了。但是那一年,天澜州派出的是更加出色的叶子道,而那一年叶子道也不负众望,最终成绩是豪杰阵十六强。”

    “而后两年,似乎每年都非常不巧的有一位新人冒出来,超越了吉言庆抢到那个名额。”

    “前年是于本间,他也同样杀入了十六强。”

    “去年是何渡,他的成绩是最近几年天澜州最好的,最终进入了八强。”

    “所以吉言庆一直蹉跎到了十九岁才来参加豪杰阵。但你不要以为这样的他容易对付。”蔡三笑叹息一声:“真不知道应该说是他有大机缘,还是你不走运。天澜州州学一再压制之下,迫使他不得不闭死关寻求突破。”

    “结果谁成想,他不但参悟了天澜州州学的一部秘典,而且还意外的在闭死关处打通了一面古老墙壁,发现了里面一座神龛,得到了其中一件超九阶法宝神兵的认可!”

    陈志宁也不由动容,坐直了身躯:“超九阶法宝?”

    蔡三笑点点头:“超九阶神兵整个太炎王朝也没有几件,如果不是因为法宝认主,他根本保不住这件宝物。但认主之后,一旦吉言庆被杀,这件法宝也就会自动破空飞走,重新化作一场机缘,等待下一位主人的到来。”

    “所以,杀了吉言庆也难以取得这件法宝,也就没有人愿意出手了。”

    他刚说完,陈志宁就疑惑问道:“法宝认主?自动飞走?重化机缘?还有这等事情?这是吉言庆自己说的?”

    蔡三笑摇头道:“他自己说的肯定不会有人相信,这是一位天境暗中观察后得出的结论,还有另外两位天境验证过了。”

    陈志宁沉吟一番问道:“这件超九阶法宝是什么?”

    “不知道。”蔡三笑摇头:“这件法宝施展出来的时候,被一团耀眼的银光笼罩,除了他本人和至亲之外,目前恐怕只有那三位天境知道究竟是什么。”

    陈志宁想了一下也就明白了:“三位天境都想要交好一位持有超九阶法宝的天才修士,很有默契的为他保密。”

    “是的。上一场吉言庆战胜了古来郡郡学的天才学子,玄照境巅峰的范思衡,全场压制对手,甚至连法宝都没有动用就获胜了。

    整个京师,已经将他列为新的三合十三鹰之一,他把‘七夜花’姚晓晓挤出去了。

    吉言庆是在这一次三大擂开赛之前才突破的,而消息从他们天澜州传到京师需要一些时间,所以一开始京师的人都以为连续被州学压下三年的吉言庆,这一次被派遣前来,是州学对他的补偿而已,都认为他难以闯入三十二强,谁承想竟然是擂主的有力争夺者。”

    陈志宁也暗骂一声晦气,这里是凡间界,修真为王,五海四界之上散落着大量机缘奇遇,他既然遇到了也只能去面对。

    “他能够发挥出这件超九阶法宝几成威力?”

    “呵呵,不会超过一成,但已经足够横扫绝境以下的一切对手了。我帮你联络了天澜州的一位好友,他得到这件超九阶法宝之后,唯一一次出手就是在天澜州州学的豪杰阵选拔战上,一举击败了一位玄融境中期的对手!”

    蔡三笑将一枚玉简递给他:“这是那位好友帮我收集的,他使用这件超九阶法宝时候的景象。”

    玉简内,是那位好友的描述,蔡三笑担心自己再转述一遍会产生偏差,索性直接给陈志宁看了。

    陈志宁看了玉简,按照那位好友的描述,吉言庆出手的时候,一片银光好像无数枚细小的银针向外攒射。他和对手全部笼罩在银光之中,周围有人听到光芒内有上仙擂响战鼓的巨大声音。

    而当光芒散去,他的对手已经倒地不起,吉言庆手下留情,并没与彻底废掉对手,这让他在天澜州有着不错的风评。

    陈志宁思考一番,这种简单的描述,情报线索太少,实在难以判断到底是什么样的法宝。

    “凡间界历史上的超九阶法宝是有数的,但并没有一件和吉言庆的这一件特征相符,大家猜测可能是一件从未出世的超九阶法宝。”

    陈志宁问道:“他闭关的地点在哪里?参悟的是什么秘典?”

    “闭关地点是他们吉家祖宅后山的一片遗迹之中,据说吉家人都会在此闭死关,而且成功的几率极大,现在看来,应该都是这件超九阶法宝暗中影响的作用。

    而他参悟的,乃是天澜州学的一部《道艺七大精解》。”

    自从太炎王朝设立书院以来,各地州学围绕着书院系的根本传承《道艺》也研究出了很多分支。

    四千年前,天澜州有一位天才精研《道艺》之后,提出了七大难题,对《道艺》的整个修炼体系,从根本上提出了质疑!

    一时间天下哗然,宗门系力挺这位天才,不遗余力的打击书院系。书院系焦头烂额,马上召集天下大修,一起功课七大难题。

    闹哄哄的十几年时间,书院系才终于解决了这七大难题,稳住了阵脚。

    而帮助他们解决了这七大难题的人,竟然就是提出七大难题的那一位天才!宗门系和书院系闹了十几年,耗费人力、物资无数,最后才发现原来这只是一个“修炼痴”自说自话、自问自答的一个“游戏”!

    而更加可笑的是,那位“修炼痴”天才,因为先天不足,终其一生的境界也没能突破玄境……(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18 06:0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