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一三章 和好如初
    宝琳儿下意识的将两件宝物运用的恰到好处,让云天音一时不查竟然真的阴沟里翻船!

    云天音呆呆的看着自己眼前的那一只金色小箭,如果不是对手手下留情,她可能已经香消玉殒了!

    但是自己怎么会输?自己的实力明明比对手强很多啊。

    难道说这就是法术的威力?毕竟较技决战胜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她到现在也还没有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输掉的。而台下的应元宿已经吓得站了起来,等他看清楚那只金色的小箭仅仅是停在了云天音的面前,才长出了一口气,慢慢坐了回去。

    然后苦笑摸着心口,对一边的陈志宁说道:“太险了,我真有些后悔同意你这个计划了。”

    陈志宁撇撇嘴:“没骨气的家伙。”

    擂台周围鸦雀无声,云天音的支持者们也是完全呆滞,没有想到这一战会是这样的结果。

    而宝琳儿那些有些的支持者们却是迅速响起了一片欢呼声。

    “太精彩了!”人人称赞。

    而看台上,蓝子龙等人也是大大意外,他们早已经做好了恭贺云天音的准备,甚至有几个年轻却身份不凡的修士,已经在暗中计划,等到这一场比赛结束,私下里邀请云天音一起出游。

    但是现在,他们却改变了几乎,不由得看向了宝琳儿。

    仔细一看,这丫头长的也不错嘛,只是白山术派的身份有些麻烦。不过,如果她真的能够在英雄场中走下去,甚至一直走向三合会战,那么白山术派的身份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一场获胜的是……白山术派,宝琳儿姑娘!”蓝子龙上台宣布结果,周围一片欢呼声,但夹杂在其中更多的则是惋惜声。

    云天音的仙鹤身上的束缚已经解除,委委屈屈回到了主人身边,哀鸣几声,用身躯蹭着主人,它灵智不低,隐约知道是自己拖累了主人,显得十分愧疚。

    而云天音,还没有从战败的巨大失落之中走出来,但不忍心责怪自己的宠物,用手摸了摸它的脖子,低声安慰道:“没事的,不怪你。”

    她回了回神,淡淡一笑对宝琳儿说道:“你很不错,恭喜你。”

    然后带着自己的战兽落寞的离开了擂台不知去向。

    应元宿看的一阵心疼,想要追上去安慰一下,却被陈志宁拽住了:“没必要了。她早晚会知道是咱们做的这一切,你觉得现在追上去合适吗?”

    “可是……”

    陈志宁摆摆手:“没关系,她会想明白的。”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已经被很多人围住的宝琳儿,说道:“你现在去运作,震古台还没有开赛,还来得及把云天音塞进去。”

    应元宿哑然:“还让她去参加震古台?那咱们忙活这一场,到底为什么?”

    陈志宁道:“你不能真的把她的希望彻底破灭吧?让她遭受一些打击,是要让她和天脉宗明白,这里是京师,不是他们想得那么简单。

    但你要真的就这样放手不管,你觉得云天音会嫁给你?

    你把她再塞进震古台,是表达自己的善意,你愿意帮助她,并且能够帮助她。她虽然事后心里还是会不舒服,但只要你努努力,她还是有希望选择你的。”

    应元宿被他说得有些晕头转向:“好吧,反正我都听你的。要是我娶不到媳妇,这辈子就赖上你了。”

    陈志宁吓得一个哆嗦,往后一缩:“你想干什么?!”

    应元宿呸了一口:“你瞎想什么,我是说以后吃你的喝你的!”

    “哈哈哈。”陈志宁也是开个玩笑,开解一下他的心情而已。

    “行,我去了。”应元宿从出云门出来,外面人影憧憧,却早已不见了云天音。他想着伊人,有些愧疚,不由得微微一叹。

    紧接着他就赶紧去安排让云天音参加震古台的事情了。

    这并不是很难办。震古台人数更多,开战的时间更晚,为的就是吸纳豪杰阵和英雄场前期意外爆冷的少年天才,他们总会预留几个名额,如果有这样的天才,立刻接洽吸纳进来。如果没有,那就随便找几个人凑数。

    ……

    陈志宁也没有在出云门中多呆,虽然他修炼有青云志,可是出云门当年是圣者堂的外围势力,这让他很不喜欢这里。

    宝琳儿还被众人包围着,小丫头虽然有些茫然,但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适应。

    他想了想,没有招呼宝琳儿独自离去了。冷酷一点讲,宝琳儿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完成了“使命”,不再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他们虽然利用了宝琳儿,但也送给了宝琳儿一场宝贵的胜利。她从此在京师留下了自己的名字算是各取所需互不相欠吧。

    陈志宁踏上自己的马车的时候,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这个借口似乎难以说服自己,他心中还是有一些不舒服。

    马车开动的时候,摇摇晃晃,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云天音不是傻瓜,宝琳儿也不是。她虽然单纯,但恐怕早已经想明白了,今后还愿不愿意和他们相交,陈志宁很是怀疑。

    “罢了。”他一个苦笑,看来自己的确不太适合做这一类的事情。他不由得骂了一句:“都怪应元宿这个损友!”

    ……

    陈志宁下一场比赛在七天之后这个时间很充足,给大家留足了养伤的时间。

    他的下一个对手是天澜州州学的吉言庆,一位玄融境初期的学子,不过他的年纪有些大,已经是十九岁了,若是今年豪杰阵成绩很好,就会顺势留在京师,进入太学继续修行。

    实际上以他的境界,进入太学的话,可以直接开始上舍生挑战。

    陈志宁第一场轻松战胜了临阵提升的郑青厚,这还是他第一次站在一个广阔的舞台上展现自己,让整个京师都看到了自己的实力。

    因为那一场,陈志宁的实力终于得到了广泛地认可,外界普遍认为,这第二场,双方实力不相上下,而陈志宁乃是太学上舍生,所以胜率还要大一些。

    每年的三大擂和三合会战,都是京师所有修士的狂欢,同样也是京师内各大赌坊的节日。

    陈志宁第一场的时候,要准备自己的比赛,还要帮助宝琳儿,忙的晕头转向,把下注的事情读都忘了,这第二场他终于想起来了。

    于是一大早,他叫上了两条狗腿子跟着,一起杀奔各大赌坊。

    转了一圈之后却闷闷不乐的回来了,一路走一路不住抱怨:“京师的人为什么会看好我呢?我猜只是参加了一场豪杰阵的比赛啊,不确定的因素还很多呀,凭什么把我的赔率设置的这么低?”

    陈忠和陈义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少爷说了,人家看好你还得罪你了?

    陈志宁转了一圈,自己获胜的赔率低的吓人,他顿时兴趣缺缺也懒得下注了,回来的路上就一直抱怨。

    到了家门口,正好撞上应元宿。

    陈志宁觉得没赚到就是赔了,所以心情低落,看道应元宿也不太热情问道:“震古台的事情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应元宿也是兴致不高,淡淡的回答一句,然后凑到陈志宁身边问道:“昨天……我走了以后,宝琳儿呢?你把她送回去了吗?”

    陈志宁摇头:“昨天一鸣惊人,有的是人想送她回去,我才不去凑那个热闹呢。”

    应元宿脸上有些纠结,陈志宁看看他,道:“我们的合作关系已经结束了,你如果还是觉得亏欠她什么,给她送去一些灵玉吧。”他又叹了口气:“算了,五千灵玉,咱们一人一半好了。”

    应元宿点点头,遗憾道:“小吃丫其实人挺好的,可惜以后恐怕不会跟咱们有什么交往了。”

    陈志宁有些沉默,并不想再多说。

    陈义从外面进来道:“少爷,两位小姐到了。”

    他口中的两位小姐不会是别人。

    宋清薇和朝芸儿跟着进来,不过却是三个人。宋清薇眼神有些清冷,拉着身后的女孩说道:“这丫头在门口探头探脑,想进来又不敢进来,嘻嘻,我一猜就是来找陈大少爷的,下车一问果不其然。我就帮你带进来了,不用谢我。”

    朝芸儿抱着胳膊,撅着小嘴儿,摆出一副“我很不开心”的样子故意不去看陈志宁。

    宝琳儿委委屈屈:“我……我本来想去找应少爷的,可是他家在内城,我进不去,就只能来找你了。”

    应元宿大喜,笑道:“你现在可是京师名人。”

    宝琳儿一撇嘴:“昨天比赛结束,好多人要请我吃好吃的。可是我吃来吃去,都觉得没有你们带我去吃的那些好吃。”

    她吸了吸鼻子,非常笃定的说道:“我觉得,他们都不懂得修真美食的真谛。”

    应元宿咧开嘴大笑起来:“那当然,应爷我可是吃遍京师内外,连京师八卫有什么好吃的我都知道,跟着我们吃香的喝辣的没错的!”

    宝琳儿很没出息的连连点头,但是她跟应元宿说话的时候,圆溜溜的眼睛一直在水汪汪的看着陈志宁。(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18 12:46:17